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25章

    可是一想起之前傅殿宸和南宫静泓等人对叶锦幕的描述,也知道以她现在的能力,世上还要叫她吃亏的人还真是不多。

    看叶锦幕此刻的神情,她也的确像是成竹在胸一般。

    看来,叶家真的不会是她的对手。

    叶婉和叶弦跟他们坐在并排的位子上,此刻听到叶锦幕的话,叶弦也有些好奇的看向她,问道:“阿锦,你打算要回去叶家了么?”

    在他看来,叶家那群人敢那样子对叶锦幕,的确应该早点将他们收拾了才行。

    越迟收拾他们,他们在世上享受越多,凭什么?

    如果不是叶锦幕有着那个鉴宝的异能,还有着小鳞的存在,他们此刻一定还在吃苦。

    他们在吃苦,而叶家的人在享乐,这是他万万不能忍受的!

    他早就想要对他们出手了,现在听叶锦幕想要回叶家去,他的心里顿时有些雀跃起来。

    叶锦幕点点头:“没错,等到将表哥的事情解决好之后,我们就回去。”

    “好,我们到时候就回去!”

    叶弦眼神闪亮,点点头。

    飞机很快就到了申城。

    一到申城,叶锦幕四人就直接拦了辆车子,直接朝云石镇赶去。

    对于云石镇这个地方,楚轻寒以前也是听江铭川说过的。

    当然,那时候的江铭川,只是将叶锦幕当成一个纯粹的表妹。

    然后忍不住在楚轻寒的面前,将以前和叶锦幕经历过的事情,都对楚轻寒这个朋友说出来而已。

    楚轻寒那时候听着,还对江铭川有些羡慕。

    明明叶锦幕不是江铭川的亲妹妹,可是却与江铭川有着那么深的兄妹亲情。可是他呢,楚蒹葭那时候心里一直想的就是怎么样来算计他,根本就让他感受不到一丁点的温情。

    虽然他也的确有萧婵娟这个很好的表妹,可是在萧墨染这个超级妹控的面前,他与萧婵娟还真是没有什么更多的接触。

    所以他的潜意识里,其实还是很希望有着一个妹妹存在的。

    当意识到叶锦幕有可能会是他的亲妹妹时,他的心里才会那么雀跃。

    想着这件事情的时候,楚轻寒的心里,突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

    那件事情,是南宫静泓和傅殿宸等人,都曾经在他的面前提起过的。

    那就是,慕叶具有极高的赌石水平和鉴宝能力!

    那时候,楚轻寒还只是将慕叶和叶锦幕当成两个人,虽然今天知道了两人是同一个人,但还是也在心里为江铭川担忧,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一层去。

    但是现在,想起妹妹这一话题的时候,他的这个念头,瞬间又被激发!

    他蓦然望向叶锦幕,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小锦,你是不是对赌石和鉴宝很有研究?”

    他一边看着叶锦幕,一边眼里闪耀着期待的光芒。

    叶锦幕被楚轻寒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怔了下,有些呆愣的点头:“对啊……”

    既然楚轻寒知道了她是慕叶,那对于这些,就自然是非常了解的。

    为什么还要再问?

    难道……

    叶锦幕的心里,也涌起一个念头来。

    关于那个念头,她以前也猜测过。

    此刻听楚轻寒提起,这个猜测,也渐渐的变得有实质了起来。

    果然,楚轻寒又问道:“那小锦,你是能看到石头内部,以及,那些宝物的宝气吗?”

    楚轻寒的这个问题,在叶锦幕的心里,如同投下了一大块石头,让她再也无法冷静下来。

    她瞪大双眼看着楚轻寒。

    果然!

    果然她鉴宝的这个异能,是源自楚家!

    果然,她非常有可能,就是楚家的人!

    还没等叶锦幕回答,从她瞪大的双眼,楚轻寒就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他一把将叶锦幕紧紧抱住,喃喃说道:“小锦,你果然就是我的妹妹!”

    叶锦幕也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哥哥,难道这个异能,是只有楚家的人才有的吗?”

    楚轻寒将叶锦幕放开,低头看着她,不断点头:“对!这个异能,只有我们楚家人才有!所以,我才能凭着这个异能,成为一个赌石和鉴宝的奇才!”

    他心潮涌动下,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说出来的这些话,对于旁人来说,是多么大的震动。

    虽然叶婉和叶弦都是知情人,可是,出租车司机,却也是在这里的啊!

    叶锦幕在楚轻寒问她问题的时候,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只有小鳞反应了过来,在两人对话的时候,就展开了结界。

    见两人依然在说着话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小鳞朝天翻了个白眼,终于忍不住说道:“主人!你们够了!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出租车司机一个外人在吗?你们说的这些话,如果被出租车司机听到了又会怎样?那样楚家的秘密就会被大家都知道了!”

    听小鳞这么说,楚轻寒和叶锦幕才反应了过来。

    不过看到小鳞不慌不忙的模样,叶锦幕又不由一笑:“不是有你在吗?我相信就算我们忘了,你也会帮我们弄好结界的!”

    小鳞又朝天翻了个白眼:“真是受不了你这样的主人,什么都要我来操心!”

    叶锦幕又不由笑了笑。

    不过经过小鳞这么一打岔,两人的情绪也冷静了不少。

    叶锦幕对楚轻寒问道:“哥哥,这个异能是所有楚家人都有着的吗,还是只有一部分人才有?”

    “基本上来说,所有有着楚家血脉的人都会有,只是高或者低的区别。所以那时候,当发现楚蒹葭没有的时候,我们才会对她的身世有着怀疑。”

    “原来是这样。”

    叶锦幕心里也了然了。

    她之前也有些困惑,为什么明明DNA测验楚蒹葭是楚家的人,但楚轻寒和萧如靥却一直不肯相信这个结果。

    虽然有着楚蒹葭对他们两个做的过分的事情的原因,可也不至于就这么断然的觉得。

    但此刻听说楚蒹葭没有这个异能,她便明白,为什么楚轻寒会这么笃定了。

    不过——

    叶锦幕有些担忧的说道:“哥哥,楚家这么多年这个秘密都没有被人知道,是不是这在楚家是个绝密?”

    “当然。”楚轻寒点头,“楚家有着严令,任何人都不能将这个异能传出去,否则就会被族规极为严厉的处置。当然了,如果有着这个异能的事情被别人知道,谁知道会不会被沦为别人获取利益的工具。所以楚家的人在外,都不曾将自己有这个异能的事情宣扬出去,最多说的,是因为我们楚家的训练,才能让楚家人有着这样的能力。所以这么多年来,大家也都以为我们楚家是有着什么特训的能力,而根本无法想象到其实我们是有着异能的。”

    “那么……”叶锦幕将自己担忧的问题问了出来,“楚蒹葭如果将这个秘密宣扬出去怎么办……”

    “不用担心。”楚轻寒笑了笑,“其实一开始发现楚蒹葭没有这个异能的时候,我们全家都为了保护她,就没有将这个秘密告诉她。不然她听说整个楚家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异能,一定会觉得难过。没想到,我们那时候的这个想法,却也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楚家的秘密。”

    听楚轻寒这么说,叶锦幕才放下心来。

    那时候,楚轻寒和萧如靥,也一定是以为楚蒹葭是他们楚家的人。

    直到楚蒹葭做出那些对不起他们的事情,他们才渐渐的起了疑心。

    她也是没有想到,他们当时的做法,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既然楚蒹葭不知道这个秘密,那就说明这个秘密还是很安全的。

    叶锦幕也没有那么担心了。

    楚轻寒又问道:“小锦,你现在的异能怎么样?”

    他听南宫静泓和傅殿宸说的那些,似乎叶锦幕的鉴宝能力和赌石能力都特别厉害。

    不过那都是听说的,他还是比较想听叶锦幕自己来说。

    叶锦幕想了想,说道:“基本上只要是石头,我就能很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东西。并且每个宝物上面,就算宝气很淡,只是近几十年来的宝物,我也是能看出来它们的宝气。”

    听到叶锦幕的这些话,楚轻寒的心里涌起一阵惊异。

    他按捺住这种惊异,继续问道:“那久远的宝物呢?你能看到哪个年代的宝物?”

    “基本上只要是宝物,我都能看到,哪怕是先秦年间的。并且越久远的宝物,它们身上的宝气就越加的深厚,我越能把它们识别出来。”

    这个时候,楚轻寒心里的惊讶,还真的是不能用任何语气来形容。

    他瞪大眼睛看着叶锦幕,仿佛在看着一个怪物。

    叶锦幕看到楚轻寒这样的眼神,禁不住问道:“哥哥,怎么了?”

    难道她的天赋,是楚轻寒都感到吃惊的?

    她有那么厉害?

    “小锦,你简直是太厉害了!”楚轻寒忍不住惊叹道,“小锦你知道吗?我们楚家最厉害的一个先辈,也只是久远的能查到汉代的宝物,近代的,只能查到明代的宝物而已。再久远或者再近年代的宝物,他们就看不到上面的宝气了。至于赌石,大家并不能看到里面的东西,而是只能隐约感觉到里面有着宝物而已!”

    他一边说着,一边更是啧啧称赞的看着叶锦幕。

    能看到无比久远和无比近代的宝物,那是多么厉害的能力啊!

    尤其是,还能看到石头里面的东西,那更加是让人叹为观止的能力!

    也就是说,叶锦幕的能力,超过他们楚家所有的先辈!

    甚至让那些先辈们,都望尘莫及!

    楚轻寒的话说完之后,这下感到惊讶的,反而是叶锦幕了。

    她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所有先辈的能力,真的都比不过我吗?”

    这可真是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事实了。

    毕竟楚家传承了这么多年,居然都没有一个先辈跟她有着相近的能力,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她上辈子的异能,跟这辈子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她的异能,并没有经过小鳞的提升,就有这么厉害!

    叶锦幕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愤懑无比的情绪。

    她有着这么厉害的异能,如果回到楚家,她必定能成为一个让楚家所有人都惊叹的奇才。

    不管是谁,估计都会将她当成是掌上明珠来看待。

    可是上辈子,她不但没有替楚家做任何一件事情,还将自己这么厉害的异能,全数奉献给了狼心狗肺的叶家人。

    这样想着,叶锦幕心里对叶家的愤恨,也越发的深了。

    楚轻寒伸手轻抚着叶锦幕的头发,仍然在不断惊叹:“真的!小锦,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的能力,真的是楚家这么多年来,最厉害的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