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26章

    他原本一直以为,他的异能已经够厉害了,可是没想到,叶锦幕甩了他好多条街。

    他的心里,对叶锦幕这样厉害的异能,不但没有丝毫的嫉妒,反而还觉得无比的开心和自豪。

    叶锦幕感觉到楚轻寒开心的情绪,心里也感到温暖无比。

    事事都为她着想,哪怕楚轻寒不是她的哥哥,她也会将他彻底看成是她的亲哥哥。

    楚轻寒发了好一顿感慨后,又接着说道:“不过小锦,既然你是我们楚家的人,那么这个异能,就有一个需要注意的地方。”

    叶锦幕的心也提了起来。

    她想起来,上辈子她到二十岁的时候,这个异能突然消失了。

    那么这辈子,会不会又是这样?

    可如果这是楚家异能的问题,那么上辈子为什么过了二十岁,楚轻寒依然有着这个异能?

    难道,楚轻寒现在要说的,就是这个问题?

    叶锦幕立刻洗耳恭听。

    楚轻寒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楚家人的这个异能,说实话是有点逆天的。正因为逆天,所以老天自然也会给予一定的处罚办法。那就是,在我们楚家人二十岁之后,这个异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楚轻寒的话,在叶锦幕的心中,又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她原先还有些犹疑,觉得自己有可能不会是楚家的人。

    至于异能的存在,毕竟也有一些不是楚家的人,也会有着鉴宝和赌石的异能的,不是么?

    但此刻,听了楚轻寒的这句话,她的这个想法,却无影无踪。

    同样有着赌石的异能,同样二十岁之后消失。

    并且,她还和萧如靥长得那么相像,还跟楚轻寒与萧如靥有着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有这么多的巧合,如果还说她不是楚家的人,谁信?

    在叶锦幕心潮澎湃的时候,小鳞和叶婉的心里,也同样的不平静起来。

    两人都对叶锦幕的前世经历很是清楚,听到楚轻寒的话之后,心里的想法,也跟叶锦幕一模一样!

    她们两人的心里,都不由松了口气。

    只要叶锦幕不是叶家的人,她们的心里,就觉得好受了许多。

    如果叶锦幕真的是叶满江的亲生女儿,却被叶家的人这么对待。就算叶锦幕报了仇,估计心里也是会对父母亲情感到极为的绝望。

    可如果她不是叶家的人,那么这种感受,她就不会有了。

    除此之外,她还能经受到楚家人无比温暖的亲情。

    这才是最能让她们两个接受的设定。

    叶锦幕拼命将心里的欣喜压制住,对楚轻寒问道:“那么哥哥,我们要怎么办?”

    她此刻,已经彻底将自己当成了楚家的人,这份心情,楚轻寒也感受到了。

    虽然不知道叶锦幕的心情为什么会突然有着这么大的转变,但不管怎样,叶锦幕能这么认定,对他来说,就是极为开心的事情了。

    他笑了笑,在叶锦幕的头上拍了拍:“别担心,如果这么简单就消失的话,那么我们楚家,也不会在华夏国长存了。”

    叶锦幕想想也是,前世楚轻寒到了二十岁之后依然有着这个异能,那必然是有着办法解决的。

    楚轻寒点点头,的确也觉得这样做才是最好的办法。

    小鳞将“前尘如梦”这个命格拿出来,命格直接朝着江铭川的方向飘去。

    只见一阵绿光直接在江铭川的头顶消失,这时候,叶锦幕才松了口气。

    她打开车门下了车,楚轻寒叶弦和叶婉也一起下了车。

    江铭川听到身后的声响,回过头来,有些讶异的看向四人:“小锦,你们怎么来了?”

    叶锦幕仔细看着江铭川的表情,只见他的表情跟以前对待她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区别,这才放下心来。

    看来,江铭川是真的忘记了。

    楚轻寒也有些惊讶,没有想到命格的力量这么强大。

    不过,命格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而叶锦幕又能控制这些命格。

    那就说明,拥有这么强大力量的人,是叶锦幕。

    楚轻寒的心里一阵欣慰。

    有着这么强大的力量,叶锦幕就不怕任何人欺负了。

    叶锦幕对江铭川笑了笑,说道:“表哥,你怎么突然到云石镇来了?外公找不到你,心里很着急,还给我打电话问你到哪里去了。我猜到你有可能来云石镇了,所以,我们就到这里来找表哥你了!”

    江铭川回想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来到了云石镇。

    似乎是因为有什么事情导致心情有些不好,所以来到这里是来散心的。

    可是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他却死活想不起来。

    江铭川只能不再去想,也对叶锦幕笑了笑:“那我们现在就回去。”

    “表哥,你还是先给外公打个电话,外公现在还是在担心你。”

    “好。”江铭川点点头,拿出手机,却发现他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这事情可真奇怪,他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所以才将手机也关机的?

    江铭川摇摇头,将这种奇怪的感觉抛出脑外,将手机开了机,就给江老爷子打过去了电话。

    江老爷子听到江铭川的声音,责怪了他几句,也放心了下来。

    叶锦幕对江铭川问道:“表哥,现在你要去哪里?回家还是去苏城?”

    “还是去苏城,现在楚蒹葭对我们虎视眈眈的,我也必须要在爷爷的身边保护他。还有你,我在你的身边,要对付起楚蒹葭来,也算是有了一份力量了。”

    他说到这里,突然想起楚轻寒在一旁。

    当着楚轻寒的面,就这样商量对付人家妹妹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太过分?

    虽然他也知道,楚轻寒对楚蒹葭这个妹妹一向不待见。

    但好歹也是亲兄妹,他的心里会不会有意见?

    楚轻寒看到江铭川这样的表情,就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他朝江铭川笑了笑,说道:“没事,对付楚蒹葭的时候,我也会出手的。”

    江铭川有些惊讶的看了楚轻寒一眼。

    虽然知道楚轻寒跟楚蒹葭的关系一向不好,可是,楚轻寒会对楚蒹葭这么无情,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的。

    不过这是人家兄妹之间的事情,他也没有细问。

    叶锦幕点头:“那好,表哥,我们一起回去。”

    几人坐着出租车又回到了申城,然后坐飞机到了苏城。

    在路上,江铭川已经听叶锦幕说了对付楚蒹葭的事情。

    现在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等着楚蒹葭休息了。

    至于钟磬鹤身后的那个少女到底是谁,他们也猜测了不少。

    但是,就算是楚轻寒,也是不知道楚蒹葭到底什么时候与什么来历不明的人有着接触。

    为了有更多的人手来对付楚蒹葭,楚轻寒还特地打了电话给南宫静泓和傅殿宸,让他们赶紧也回来苏城。

    到了叶家后,李潜和江老爷子以及萧墨染听到叶锦幕的话,心里也极为的激动。

    这些天他们被楚蒹葭弄得人心惶惶的,现在终于可以对付她以绝后患了,怎么可能不激动。

    不过,他们也跟楚轻寒和江铭川一样,对于提供这些信息给叶锦幕的那个少女,很想知道那个少女到底是谁。

    李潜和江老爷子对楚蒹葭的了解比较少,自然也不知道她到底这些年跟什么人有过接触。

    倒是萧墨染,似乎对楚蒹葭的事情,还是有些了解。

    叶锦幕等人也是将希望放在他的身上,毕竟他是搞情报工作的,对于这些事情,应该还是不至于一无所知。

    萧墨染见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很是得意的一扬头:“我就说嘛,这种事情,还是得让我出面!”

    楚轻寒没好气瞪他一眼:“表哥,你还是正经点,毕竟我们现在说的可是正事!”

    楚轻寒说得没错。

    虽然现在那个少女是站在他们这边的,可毕竟那个少女修习的可是寂灭黑烟,并且比楚蒹葭厉害多了。

    谁知道对他们到底有没有什么坏心。

    如果有的话,那可是一个比楚蒹葭还难对付的存在。

    不摸出她的身份,他们的心里可不会放心。

    萧墨染也瞪了楚轻寒一眼:“你对你自己亲妹妹的行踪都那么不了解,还好意思来说我!你看看我对婵娟,那可是事无巨细都了解得清清楚楚,你还是跟我学习学习!”

    楚轻寒嗤笑了一声,没有接萧墨染的话茬。

    如果再说下去,谁知道萧墨染会怎么样跟他抬杠,至于接下来的话,那都不用说了!

    萧墨染见楚轻寒不说话了,也颇为无趣的撇了撇嘴,这才说道:“据我的调查,楚蒹葭在这之前,基本上都是活动在可控的范围内,也没有跟什么人有过什么不寻常的接触。所以我推测,她这些年跟那个少女的接触,应该主要是通过电话和网络,而不是现实中见面。”

    对于萧墨染的这席话,楚轻寒也点头赞同:“没错,楚蒹葭这些年很少离开京城,平时出去玩也是跟林天娇一起,她应该没有去见过什么不寻常的人。那么,难道她跟那个少女认识,是在更早之前?”

    “没错,很有可能。”萧墨染点点头,“你还记不记得,在楚蒹葭九岁的时候,他们班级出去旅游过一次?”

    “旅游?”

    楚轻寒的双眉微微皱起,仔细想起以前的事情。

    对于楚蒹葭,自从发生那些事情后,他就很少有关心。

    所以楚蒹葭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记得不是太清楚。

    但此刻听萧墨染一提起,他倒是有些印象。

    楚蒹葭九岁那年,他们班级确实出去旅行了一次。

    那时候是去的东北的一座雪山。

    他们去的时候正是寒冬腊月的,本来那个时候去那座雪山旅游,的确是非常好的时节,风景也十分的美。

    可是他们去的那一年,那座雪山上面,却有着一个小山洞突然塌方了。

    所有的学生都被困在了里面。

    楚蒹葭一直读的就是贵族学校,班上的学生都非富即贵。

    这次塌方的事情发生后,立即惊动了所有学生的家族。

    所以在第一时间,这些家族的人就派出了救援的力量,不过大半天的时间,这些学生就都被解救了出来。

    楚轻寒想起那时候的事情,心里还是有些疑惑。

    他看向萧墨染:“表哥,难道你想说,楚蒹葭就是在那时候,接触的那个少女?”

    萧墨染挑眉一笑:“轻寒,看来你是彻底忘记了。那时候一同去那座雪山旅游的学校,除了楚蒹葭所在的小学之外,还有其他的好几所学校啊。”

    萧墨染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不由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