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28章

    叶锦幕也想起了上辈子的事情。【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的确,申城慕家家主慕天奇对于慕云纯这个女儿当真是极为的疼爱,像江老爷子说的超过了慕云清,也是很有可能的。

    上辈子,为了笼络住她,慕家都牺牲慕云清来跟她定亲了。

    可是对于慕云纯,慕天奇却没有对她的亲事进行任何的安排。

    一般的世家千金们,到了成年的时候,基本上都已经开始要安排联姻对象了。

    但上辈子她离世的时候慕云纯已经二十岁了,还没有听说过这方面的事情。

    对慕云纯的任何要求,慕天奇也是有求必应的模样。

    叶锦幕的心里,也不由对自己之前的认定产生了怀疑。

    萧墨染听就江老爷子这么说,也是怔了怔。

    但他依然说道:“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决定要去查一下她。反正之前也说了,查了那么多人,多查她一个也不要多花费多少精力,万一她真的有问题呢,那我们就节省了很多工作了。”

    对于萧墨染的话,大家也都觉得很有道理。

    大家也都决定第一个去查慕云纯,然后,还将各自认为有嫌疑的少女也勾画了出来,然后总结出了一个名单。

    叶锦幕看了下那份名单,可以说,上面除了慕云纯之外,其他的人,她连名字都没有听过。

    不过对于她们的家族,她还是有些耳闻的,的确貌似都是一些跟申城慕家有着仇怨的家族。

    将这些名单总结后,萧墨染就将这些任务交给了他的手下。

    折腾了这些事情之后,傅殿宸和南宫静泓也还没有回来,天却已经黑了。

    楚轻寒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天,微微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殿宸和静泓,很有可能会在楚蒹葭睡着之后才回来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叶锦幕的心里也有些无奈,少了傅殿宸和南宫静泓两人,战斗力确实会有些下降,“不过,楚蒹葭今天会不会休息还不知道呢,毕竟修习了寂灭黑烟的人,体质可是比一般的人要好,也不需要天天休息。”

    楚轻寒点点头。

    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楚蒹葭一直不休息,那么他们就找不到楚蒹葭。

    一旦找不到她,谁知道她又会闹出来什么幺蛾子。

    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等了。

    正在这个时候,叶锦幕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她将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却见打她电话的人,居然是周予香。

    难道是锦弦娱乐出了什么问题?

    叶锦幕看了一眼身边,江老爷子和李潜都已经离开了,可是江铭川还在这里。

    虽然江铭川已经知道她是慕叶的时候,但是叶锦幕还是害怕在他的面前提起这个事情会勾起他不好的回忆,于是就拿着手机到一旁接听了。

    按下接听键之前,还特地让小鳞设下了一个结界。

    她将接听键按下,只听那边传来周予香有些着急的声音:“慕总,锦弦娱乐出事了!”

    一听周予香这么说,叶锦幕的心里就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周予香一向是一个很淡定的人,就算有极大的风浪,她都能安然面对。

    但现在,周予香的语气却这么焦急,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叶锦幕赶紧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周姐,你慢慢给我说。”

    周予香只感到,叶锦幕的声音,仿佛给她带来一种很是安宁的力量。让她原先有些慌乱的心,瞬间平静了下来。

    她想起来叶锦幕的手段,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困难,根本就不算什么。只要有着叶锦幕在,再大的困难,也是能很轻易就解决掉。

    她的语气也平缓了下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们锦弦娱乐突然接到了上面的施压,让我们跟许墨解约。我拿不定主意,也不敢得罪上面的人,所以就赶紧打电话给慕总你了。”

    “上面的人施压,让我们跟许墨解约?”

    叶锦幕的双眉也微微的皱了起来。

    许墨的身份,难道跟她们以前看到的不一样?

    他不仅仅只是东北一个富商的独生子?

    居然能惊动上面的人来施压,让他们跟许墨解约。

    看来许墨的能量,很不简单啊。

    居然不需要他们家族的人自己来跟锦弦娱乐谈,而是直接让上面的人来施压。

    这说明,他们家族,至少在上面是有人的。

    这可不仅仅是单纯有钱能做到的事情。

    叶锦幕迅速将这些线索集结起来,又问道:“上面给我们施压的,是什么人?”

    “是上面主管娱乐和文化的几个部门,并且,还基本上都是副部长级别的人。”周予香的心里也是跟叶锦幕的感觉一样。

    她签过那么多的艺人,还从来没有哪个艺人的身后有这么大的能量。

    这个许墨,真的不简单。

    叶锦幕的心里,对许墨的身份再度进行了一次估量。

    居然能惊动那些部门,还是副部长的级别。

    难道许墨的家族,势力能够与京城三大家族相称?

    他到底是谁?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的心里现在可不怕。

    只要许墨自己坚持留在锦弦娱乐,她就有办法来解决这些事情。

    她又对周予香问道:“那许墨呢,他什么态度?”

    周予香答道:“我将这些事情都告诉许墨了,他只说希望慕总你能做到之前答应好他的事情。”

    “我知道了。”

    叶锦幕的心里也放松下来。

    许墨的这句话,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保证了。

    既然许墨想要留在锦弦,那她自然要保住他。

    毕竟有着许墨在,给她带来的好处,可是会远远大过她现在为了保住许墨付出的能量。

    再说了,在上辈子,许墨的经纪公司能做到的事情,难道这辈子她就做不到?

    “你告诉许墨,我会答应他的条件的,让他放心。不过这段时间,他最好不要独自出门,要出去,也要我给他安排的人陪同。”

    “慕总,难道你决定要保住许墨吗?”周予香的语气里有些疑惑,“可是,现在给我们施压的人权力那么大,我们真的能保住他吗?”

    “放心,只要许墨自己想要留在锦弦,我就自然能做到。”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慕总,我会将那些话好好告诉许墨的。”

    周予香的心里虽然依然有些担忧,但既然叶锦幕给了她这样的保证,她也只能选择相信。

    毕竟除此之外,也没有了任何的办法。

    叶锦幕将电话挂掉,叹了口气,望向了肩上的小鳞:“小鳞,你现在还是不能查出来许墨的身份吗?”

    如果能知道许墨的身份,那要处理这件事情,就容易多了。

    小鳞也叹了口气:“我真的查不到啊!不过主人你怎么就忘记了,就算我不知道,楚轻寒他们肯定会知道啊!毕竟听周予香那么说,许墨的家世肯定跟楚家相差不大,我想他们肯定都认识。”

    “对啊!”

    叶锦幕这时候才想起这件事情来。

    放着身边好好的资源不用,有着楚轻寒等人在身边她都不问,反而让现在能力都没有完全恢复的小鳞来帮忙,她怎么就一时脑袋转不过弯呢?

    叶锦幕让小鳞将结界撤掉,拿着手机朝楚轻寒等人的方向走来。

    而在另一边,江铭川在叶锦幕刚刚拿着手机去接电话的时候,一脸失落的看向楚轻寒:“小锦现在是怎么了,连接个电话都躲着我们。”

    楚轻寒自然知道为什么叶锦幕会这么做,但是当着江铭川的面,还真是不好将真实原因说出来。

    他只能对江铭川笑了笑,说道:“我也不知道,也许小锦是有着什么秘密。不过你也别感到失望了,小锦不是连我和小弦小婉他们都躲着吗?”

    听楚轻寒这么说,江铭川心里才好受了一点。

    可是他真的很想和叶锦幕回到跟小时候那样的相处模式,两人都是没有任何秘密隐瞒的。

    可是现在长大了,叶锦幕似乎有很多秘密他都不知道,这种感觉真的是很不好,似乎他这个表哥越来越不被叶锦幕需要了。

    这时候,他看到叶锦幕朝他们走过来,一副似乎要问什么的模样。

    不等叶锦幕开口,他就马上问道:“小锦,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帮忙的吗?”

    是不是总算到了有他这个表哥表现自我价值的时刻了?

    叶锦幕点点头:“对啊,我的确有事情要让你们帮忙。”

    这句话刚刚说出口,叶锦幕就觉得自己说错话了。

    现在她要问许墨的事情,不就又会勾起江铭川对慕叶的记忆了吗?

    她怎么就忘记了,现在在江铭川的面前,最好不要提起慕叶的事情呢?

    叶锦幕马上望向楚轻寒:“哥哥,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你能过来一下吗?”

    江铭川的心里顿时又如同掉入了冰窟窿里。

    他很是哀怨的看向楚轻寒。

    刚刚楚轻寒才安慰他,说叶锦幕对他们的态度没有区别。

    可是现在,叶锦幕有什么问题,第一个选择要问的居然是楚轻寒,而不是他!

    为什么叶锦幕对楚轻寒这么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都比对他这个表哥要亲密?

    为什么!

    叶锦幕没有注意到江铭川哀怨的眼神,依然只是在看着楚轻寒。

    江铭川只能自己出声抗议:“小锦,为什么有事情你不问我,而只是去问轻寒?”

    叶锦幕转过头,看到江铭川满脸的怨念,心里还真是有些无语。

    她当然有着只能去问楚轻寒的理由了,但是却根本不能对江铭川说出口,这种感觉真是酸爽。

    叶锦幕只能对江铭川笑了笑,编出一个理由来:“因为我要问的是楚蒹葭的事情啊,自然只有哥哥一个人知道了。难道表哥对楚蒹葭的事情,要比哥哥还要更加了解吗?”

    叶锦幕的这个理由,还真是让江铭川没有办法来辩驳。

    可是,为什么叶锦幕对楚轻寒的称呼,会是“哥哥”?

    听起来,比他这个表哥还要更加的亲密!

    江铭川又陷入了深深的怨念中。

    可是叶锦幕已经没有注意他了,她走到楚轻寒身边,两人一同朝庭院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她还一边让小鳞设下了结界,让别人根本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江铭川很是不忿的看向身边的叶弦,希望找到一点同仇敌忾的感觉:“小锦为什么对轻寒这个样子?明明我是她的表哥,你也是她的堂哥,可是看小锦的样子,他对轻寒却比对我们两个还要更加当成哥哥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