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29章

    叶弦心想我可不想让叶锦幕当成哥哥看,她只将楚轻寒当成哥哥看那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但当然不可能当着江铭川的面将这话说穿。

    他只是笑了笑,说道:“我觉得没事啊,阿锦有轻寒哥这个哥哥宠着她,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情,我们应该为她感到开心才对啊!”

    江铭川顿时陷入了更深的怨念中。

    为什么你都不嫉妒啊?

    自己的妹妹被人抢走了,你都没有什么感觉吗?

    你到底有没有将小锦当成是你的妹妹?

    见叶弦丝毫不配合他,江铭川也只能独自品尝这种被妹妹无情抛弃的滋味了。

    另一边,楚轻寒感觉到自己和叶锦幕的身边被小鳞设下了结界,有些好奇的看向叶锦幕:“小锦,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叶锦幕点点头:“对啊,我想问你的事情,其实是锦弦娱乐的一些事。”

    “锦弦娱乐?”楚轻寒一挑眉,“难怪你不想让铭川听到你要问的事情,你是害怕他听到锦弦的事情,会想起你慕叶那个身份的事情?”

    “嗯,我现在生怕在表哥的面前提起跟慕叶有关的事情,会勾起他对慕叶的回忆。虽然命格已经压制了他对慕叶的感情,但谁也不知道,如果天天在他面前提的话,他又会不会重新对慕叶有着什么感情。”

    楚轻寒也对叶锦幕的话深以为然。

    虽然现在江铭川已经忘掉了自己对慕叶的感情,但是,感情这种事情是很奇怪的。

    谁知道现在就算江铭川已经不喜欢慕叶了,可是,如果天天有人在他的面前提起慕叶,他又会不会重新喜欢上慕叶。

    毕竟,一个人的喜好,在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有着太大的变化的。

    他能爱上慕叶一次,就未必不可能爱上慕叶第二次。

    虽然这一次,他已经知道了慕叶就是叶锦幕。

    但是,就算只有一丁点的可能性,他们就不能冒险。

    楚轻寒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对叶锦幕问道:“小锦,你不是说在我们这群人的身上,基本上身上都有着命格的存在吗?并且,一个人的身上,只能存在一个命格。可是这次,你将那个叫‘前尘如梦’的命格放到铭川身上的时候,却为什么没有将另外一个命格拿出来?难道在铭川的身上,原本是没有着命格的?”

    听楚轻寒一说,叶锦幕也想起来了。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想着楚蒹葭和江铭川终于忘掉慕叶感情的事情,对于楚轻寒说的这个问题,还真是没有想起。

    现在听楚轻寒提起来,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将这个问题给忽略了。

    她的心里也有些疑惑起来。

    为什么江铭川的身上没有命格?

    难道是小鳞将江铭川的命格给剥夺了?

    她立即看向肩膀上的小鳞。

    小鳞满脸委屈的看向叶锦幕:“主人,你可别冤枉我啊!我什么都没做啊!”

    “你什么都没做?”叶锦幕依然有些怀疑的看着小鳞,“难道表哥的身上真的没有命格?可是这怎么可能?”

    如果江铭川的身上没有任何命格,那么他是不可能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成为江家未来的继承者的。

    一个人拥有着如此的气运,要说身上不会诞生任何命格的话,那可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可他的身上就是没有命格啊!主人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小鳞的神色更加的委屈了。

    叶锦幕感应到小鳞心底深处的委屈之意,也知道小鳞没有撒谎。

    可是,正因为如此,这件事情才更加的说不通。

    小鳞撇撇嘴:“主人,你应该感到开心才对啊!江铭川的身上没有命格,对你来说,不是一件更好的事情吗?那样,你就不用对他感到愧疚了啊!毕竟他的身上本来就是没有命格的,你给他命格的时候,就不需要剥夺他的命格了!”

    “小鳞,你别说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对不起表哥,不管他身上有没有命格,都是我对不起他。”

    小鳞听到叶锦幕这句话,只能撇撇嘴,没有说话。

    叶锦幕又问道:“小鳞,你真的确定了,表哥的身上没有命格吗?”

    小鳞笃定的点头道:“真的真的真的!江铭川的身上,真的没有任何的命格!我发誓!”

    “可是,以表哥的身份,他的身上不可能没有命格啊!”

    “我怎么知道啊!我的心里也在疑惑啊!”小鳞的神色委屈之极,“其实我发现他的身上没有命格的时候,我心里也是在困惑的!说实话,他的这种情况还真是前所未见,可是,他的身上就是没有命格!这个是绝对可以肯定的!”

    既然小鳞都这么说,叶锦幕也只能相信。

    不过,小鳞都说这种情况是前所未见的,那就说明,江铭川的身上没有命格这件事情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是被他们忽略了?

    其实江铭川的身上是有着命格的,只是还在萌芽阶段,没有彻底的孕育出来,所以才被小鳞当做是没有存在?

    叶锦幕的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小鳞就双眼一亮:“主人,你想得不错,也许事情真的是跟你想的那样的呢!”

    叶锦幕原本只是猜想,没想到小鳞都觉得有道理。

    那就说明,她的猜测,在很大程度上,也许会接近真相。

    “既然这样的话,那小鳞你就好好的观察观察表哥,看看他的身上还有没有其他命格的痕迹。”

    “好的主人,这件事情你尽管交给我!”

    小鳞立即就接受了叶锦幕派给她的这个任务。

    只要叶锦幕不要怀疑她,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楚轻寒在一旁听着叶锦幕和小鳞的对话,神色间有着一丝疑惑:“小鳞,一个人的身上在孕育着命格的时候,也是可以将命格放到他的身上的吗?”

    “当然可以了!”小鳞点头,“只要那个命格还没有孕育出来,还没有成型,那就说明它现在还不是一个命格,自然可以将其他的命格放到他的身上了。”

    “那么,如果将其他的命格放到他身上之后,他原先的那个命格,还能继续孕育吗?”

    小鳞愣了下,才说道:“说实话,你说的这种情况,我还真是不太了解。不过按照理论上来说,一个人的身上是不可能具备两个命格的,所以,江铭川身上原本的命格,应该是不可能会孕育出来的。”

    楚轻寒和叶锦幕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连小鳞都不知道。

    不过,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有可能,那么是不是一个很伟大的发现?

    一个人的身上命格还在孕育的时候,就将另外一个命格放到他的身上。

    而在这个命格在他身上的时候,原先的命格还能继续成长。

    那不但可以让一个人在没有命格的时候,就有着其他的命格来帮助他,还可以让另外的一个命格也诞生出来。

    至于两个命格不能同时存在于一个人身上的问题,只要在他自己原本命格孕育成功的时候,将移植到他身上的命格取出来,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呢。

    当然,也要这个前提是可能的才行。

    小鳞也知道叶锦幕和楚轻寒心里的想法,她也有些激动起来:“主人你放心,我会好好观察江铭川的!我会好好看着,他原先的那个命格,到底会不会成长起来!”

    将这个问题弄明白之后,楚轻寒又看向叶锦幕:“小锦,你要问的那个问题是什么?”

    叶锦幕答道:“之前我们锦弦娱乐的发布会你没有去看,所以不知道我们公司新签约了一个很厉害的艺人。那个艺人虽然才十五岁,但是长相真的是世间少有的了。所以他刚刚一出道,就在全国都几乎掀起了一股热潮,瞬间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新人。”

    “哦?你们锦弦娱乐签约了这么厉害的一个新人吗?”楚轻寒也为叶锦幕感到开心,“我今天还没有怎么看新闻,所以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等会我就去上网看看,那个新人到底长什么样子,能造成这么大的轰动。”

    叶锦幕微微叹了口气:“说实话,这次的事情,就发生在这个新人的身上。”

    楚轻寒顿时担心问道:“怎么了?难道他出了什么事情?”

    “我之前查过他的资料,他只不过是东北一个富商的独生儿子而已。可是没想到,我们签约了他之后,却接收到了上面的施压,让我们要跟他解约。”

    “上面施压?什么人?”

    “是上面主管娱乐和文化的部门,并且跟施压的人,都是副部长级别的人。”

    楚轻寒的双眉也轻轻的皱了起来。

    他自幼就生活在楚家,接触过的阶层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一听叶锦幕这么说,他就敏锐的知道,这个新人的身份,真的非常不简单。

    可是,像他们这种阶层的人,家族都不可能让他们进入演艺圈,他们自己也不会选择这条路。

    那个新人为什么会答应跟叶锦幕签约?

    楚轻寒有些疑惑的看向叶锦幕。

    叶锦幕知道楚轻寒心里的疑惑,解释道:“我查到的资料是他离家出走,因为他确实长得很好看,我觉得他很有商业价值,于是就打算将他签下来。当然,我也答应了他的条件,他不想被家里的人抓回去,我派人保护他。”

    “所以,他要当艺人,是他自己自愿的了?”

    “对,他似乎很不想回到家里,也许是跟家里闹了什么矛盾。”

    叶锦幕的心里,也感到有些无语了。

    她接触的任何世家子弟,基本上都是对自己家族抱有很强烈的责任心,并且,基本上都是将自己放到继承人的位置上的。

    他们不会任性的去做任何事情,做什么事情,都是将家族利益放到第一位的。

    可是许墨,如果他真的也是世家子弟的话,他为什么会似乎对自己的身份很不以为然的样子?并且还那么希望能摆脱掉这个身份,想要靠自己的能力开拓出一片天地来?

    难道他的身份,真的让他那么讨厌?

    还是在其中,有着什么隐情?

    楚轻寒的心里,也有着一丝担忧。

    如果那个新人真的有着那么厉害的家世,那么他的家族自然是不会理会他这样自作主张的做法的。

    现在只是让上面的人来施压,说明那个家族还没有将锦弦娱乐放在眼里。只是认为他们这样的做法,锦弦娱乐就会妥协。

    如果锦弦娱乐不妥协的话,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