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32章

    许墨用帮派里面的处理方式来处理娱乐圈里面的事情,自然是不适用的。

    所以,当周予香用娱乐圈处理方式来对待许墨的时候,许墨没过多长时间就被虏获了。

    现在许墨愿意留在锦弦娱乐,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叶锦幕能够给他他需要的,另一方面,就是冲着周予香。

    周予香将手机接过去,也笑了笑,说道:“慕总是挺厉害的,毕竟她才这么小一个小姑娘,就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建立这么大一个公司,的确是比大多数人都厉害。”

    许墨有些意外的看了周予香一眼:“你对慕叶倒是挺佩服的,她可真有能耐,能够将你也给收服了。毕竟如果你自己一个人创业,说不定出来的成就比她还大。”

    周予香又是一笑:“我一开始跟着慕总,是因为她对我有恩。当时我投资的时候破产了,慕总一下子给我还了一亿的港币,所以我当时为了报恩,就甘愿当她的手下。可是没想到,经过这段时间跟慕总的接触,我已经彻底被慕总给折服了。就算是我自己创业,料想也没有慕总做得这么厉害,毕竟慕总的能量,现在表现出来的,只是部分而已,还有更厉害的一面,就连我都没有看过。”

    许墨的神色有些惊异:“她真的那么厉害?”

    虽然这么问,但许墨的心里,却是不由想起叶锦幕的手里有着天云帮火红色天云令的事情来。

    能够从凌锦城的手里将那块天云令坑过来,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娱乐公司的老板能办到的。

    许墨又不由想起之前叶锦幕拥有着的异能术,心里对这个认定越发的坚决了。

    看来,周予香说得对,叶锦幕这个人,真的不容小觑。

    许墨知道,虽然他身为无极帮的少帮主,可是这个世上能人数不胜数。

    很多不起眼的人,也许就拥有着极大的能量。

    叶锦幕也许就是这样的人。

    许墨的心里,叶锦幕的地位,骤然又提升了许多。

    对叶锦幕,他以后不会再小视,不会只将她看成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了。

    也许,将来他还能有跟她合作的机会呢。

    这个人,他绝对不能得罪了。

    许墨毕竟一直作为无极帮的未来帮主来培养,这种眼光和决断力还是有的。

    虽然依然心里看叶锦幕有些不爽,但一旦看出来她的价值,他还是不愿意将叶锦幕放到敌对的位置。

    许墨的心里下定了决心,也对周予香笑了笑,说道:“听你这么说,以后看来我也要好好的跟着我们的慕总混了。”

    周予香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她自然能够看出来,许墨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不管他现在有什么别的想法,只要他认识到叶锦幕的厉害之处,他应该就不会随意做出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情来。

    周予香不保证许墨能对公司有多少的归属感,只要不胡来,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叶锦幕听着那边许墨挂断电话的声音,心里一阵无语。

    这死小屁孩,身为他们公司的艺人,对她这个老板却没有一点尊重,以后逮到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顿!

    楚轻寒看到叶锦幕将手机收起来,问道:“事情处理好了?”

    “嗯。”叶锦幕点点头,“许墨已经答应跟许家将这件事情说清楚了,只要许家不误会我什么,那我们锦弦娱乐应该就没有什么麻烦了。”

    “小锦……”楚轻寒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叶锦幕有些疑惑的看了楚轻寒一眼:“哥哥,你怎么了?想说什么,就尽管说啊!”

    楚轻寒微微呼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反正我就是觉得,这次许家突然来针对你们公司,似乎内幕不是很简单。”

    “哥哥,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有人设计我了?”

    叶锦幕听楚轻寒这么说,心里也感到有些不对劲起来。

    按理说,许家的人,对于许墨这个人绝对是很了解的。

    他们也应当要知道,许墨想要做任何事情,都是别人逼不来的。

    他要进入娱乐圈,自然是他自己的决定。

    可是,这一次许家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觉得是锦弦娱乐蛊惑了许墨……

    莫非,真的跟楚轻寒说的一样,里面有别人动的手脚?

    叶锦幕越想越有这个可能。

    她的脑中闪过一道灵光:“哥哥,难道是楚蒹葭?”

    “有可能。”楚轻寒点了点头,“楚蒹葭肯定是看到你跟慕叶站在一起,觉得你们是朋友,就顺带也对付起了锦弦娱乐。”

    “她还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叶锦幕的心里也有些无语。

    只是因为她和慕叶有可能是朋友,楚蒹葭恨她,就连带连慕叶都报复上了。

    她的报复心也太强烈了?

    真不知道她从小就在楚家长大,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毕竟楚家的教育看起来还没那么失败。

    难道真的是因为遗传的原因,她继承了叶家人变态的性格,所以才这样子?

    叶锦幕又望向楚轻寒:“哥哥,是楚蒹葭自己对许家的人说的吗?她有渠道直接跟许家联系上吗?”

    楚轻寒摇了摇头:“我们楚家跟许家没有什么交情,这件事情,也许不是楚蒹葭自己直接跟许家说的。”

    “那又是什么联系上的?”叶锦幕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在萧墨染的那张名单上,楚蒹葭和林天娇是同班同学。

    而林天娇,又对许墨有着不轨之心。

    “难道,是她通过林天娇告诉许家的?”

    “只有这个可能。”楚轻寒笑了笑,笑容里面却没有一点温度,“她绝对是故意在林天娇的面前搬弄是非,让林天娇相信许墨是被你们锦弦娱乐蛊惑的。正是因为这样,林天娇担心许墨,自然就会跟许帮主他们这样去说。许帮主和许夫人虽然现在很讨厌林天娇,但毕竟林天娇是真的喜欢许墨,他们也会选择相信林天娇的话。”

    “楚蒹葭还真是贼心不死!”

    叶锦幕的心里,越发的坚定了一定要将楚蒹葭彻底收拾掉的想法。

    楚轻寒微微一笑:“小锦,既然我们有了这么大的发现,何不将它跟许墨分享一下?”

    说完,他还对叶锦幕眨了眨眼。

    叶锦幕收到楚轻寒心里所想,也笑了笑:“没错,这件事情我们被她算计了,只能处于被动的地位。现在都知道是她做的,如果不反被动为主动,那岂不是对不起她的一番苦心?”

    两人对视一笑,叶锦幕将手机拿出来,这次是直接给许墨打了电话。

    许墨刚刚才跟周予香谈完叶锦幕的话,没想到刚刚才停了话题,转眼就看到叶锦幕打了他的电话。

    这时候他经过一番心理历程,对叶锦幕的认识多了一些,所以现在态度也好了很多。

    电话刚刚响起的时候,他就望向周予香,说道:“你家慕总又打电话来了。”

    周予香有些讶异的看了许墨一眼。

    她没有想到,叶锦幕居然会给许墨打电话。

    只因之前叶锦幕找许墨都是通过她,可是此刻,却是主动给了许墨打电话。

    难道有什么内幕,是她不能知道的?

    周予香对许墨笑了笑,说道:“那你跟慕总好好的聊一下,我就先告辞了。”

    许墨对周予香的这种态度,只是撇了撇嘴,但是心里,却是在默默的心惊。

    叶锦幕果然厉害,能够将周予香这样的人都能降服。

    想想他现在手下的人,除了他爹许天擎安排的之外,真正服从于他的,还真的没有几个。

    可他是从小就被许天擎培养的,但叶锦幕呢?她只不过是突然冒出来的而已。

    根据周予香的话,她和叶锦幕认识,也只是在签约他的同一天而已。

    仅仅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够将这样的一个能人收服,叶锦幕果然是一个不容他小看的人。

    许墨看了眼手里的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微微一笑,按下了接听键。

    他倒要看看,就算周予香都不能听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电话接通,他的声音依然欠揍:“喂,不知道慕总找我,又有什么事情?”

    听到许墨这样的语气,叶锦幕真的很想将手机挂断,不要再跟他说一个字了。

    但想起自己的目的,她还是只能忍了忍,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以前做出任何叛逆事情的时候,你爸妈有没有觉得,你这不是自己自愿,而是被人蛊惑的?”

    叶锦幕的这句话,并没有点明什么。

    但许墨也不是一般人,只是听到叶锦幕这么说,就敏锐的感觉到了叶锦幕想要表达的意思。

    他挑了挑眉:“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想说,这次的事情,是有人在挑拨离间,让我家的人怀疑你?”

    叶锦幕笑了笑。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她只是提了提,许墨就能知道她的意思。

    看来,在许墨的心里,应该也是对这件事情,存在了一些疑问。

    “我到底什么意思,我想你应该清楚。”叶锦幕淡淡说道,“反正那个人这样做,我想她针对的,绝对不仅仅是我。要知道,如果我那时候被上面施压没有坚持,我真的很有可能会跟你解约。那个人如此见不得你跟锦弦签约,难道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她算计?”

    许墨虽然知道叶锦幕这么说是激将法,但他就是轻易的被她给激将了!

    他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别想着要利用我来对付那个人!那个人再怎么样,想要对付的也是锦弦,相比我而言,我想更紧张那个人,应该是你?就算我不去对付那个人,料想你也是会出手的,不是么?”

    “就算是又怎样呢?”叶锦幕轻笑一声,“我出手了,难道你的心里会感觉到轻松?毕竟那个人可是连你也一同算计了,但解决她的是我不是你,你的心里感觉很好吗?”

    许墨不得不承认,叶锦幕这么明目张胆的说,真的将他心里的火气都勾了起来。

    他自然知道,这次的事情,绝对是有人在暗中挑火。

    当然,那个人要对付的,就是叶锦幕和她的锦弦娱乐。

    至于他,只不过是那个人利用的一颗棋子罢了。

    虽然那个人针对的不是他,但经过叶锦幕这么一说,他还真的是不得不承认,他的心里,真的是有着火气的。

    那个人将他当成是什么?

    棋子?

    呵呵,他堂堂无极帮的少帮主,居然被人当成了一颗棋子!

    那个人简直是不要命!

    许墨的唇边,拂起了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