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42章

    没准叶锦织这一做法,还能将这其中的某个世家子弟给虏获了呢。

    那样的话,对于他们叶家来说,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叶满江想通了这些事情,将叶锦织的手松开,说道:“那你去做,记得做得漂亮点。”

    “我知道的,爸,你放心!”

    叶锦织的心里很是自信。

    虽然她现在年纪不大,可她长得很是不错啊!并且手段也不低,那些追求她的富家子弟们,一个个都被她耍得团团转,并且还继续被他迷得七荤八素的。

    眼前的这些人,虽然是世家子弟,可年纪也不大,肯定也不比她的那些追求者们难对付。

    这样想着,叶锦织的心里,越发的自信了。

    叶锦织走到傅殿宸等人的面前,还没有说话,南宫静泓就笑了一声,说道:“我早就注意你很久了,没想到你居然自己走到我面前来了!”

    刚一听到南宫静泓这句话,叶锦织的心里就不由一喜。

    她无比的激动的朝南宫静泓看去。

    难道南宫静泓早就看中她了,所以才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

    叶锦织的心里一阵得意。

    她就说嘛,她的魅力果然是很厉害的,就算南宫静泓是南宫家的少主又怎样,就算他见过很多世面又怎样?

    还不是乖乖的被她给迷倒了?

    南宫静泓看到叶锦织得意洋洋的眼神,简直都要想吐了。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她还真当自己是天仙美女了?

    居然还yy他喜欢她,他像是这么没眼光的人吗?

    艾玛,好想吐!

    但是为了要看好戏,他必须得忍,必须得配合叶锦幕来演戏。

    真是好艰难!

    南宫静泓又接着微笑着说道:“你知道吗?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长得像你这么丑的女人走到我面前来的,你说,我会不会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你?”

    南宫静泓伸出手,一把将自己的眼睛遮住,装模作样说道:“哎呀,真是辣眼睛,我感觉我的眼睛快要瞎了!我不敢再看了!”

    南宫静泓这话刚说出口,傅殿宸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平心而论,叶锦织是长得不错的。

    然而,她一直用那样阴暗狠毒的手段来对付叶锦幕,再漂亮,在他的眼里,也是丑陋无比。

    南宫静泓说得没错,这样的女人,还真是连看一眼,都辣眼睛。

    叶锦织被南宫静泓的话气得脸色铁青,再听到傅殿宸的嗤笑声后,感觉整个人都几乎要被怒火燃烧了起来!

    这些人太可恶了!

    她不说长得又多美,但绝对不丑好吗?

    这些人是眼瞎了吗?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气死她了!

    叶锦织在叶家一直都是受尽万千宠爱,哪里被人这样说过?

    她差点就要爆发,可一想到南宫静泓和傅殿宸的身份,也只能勉强抑制住怒火。

    她挤出一丝笑来,正想扮可怜,可谁知道,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南宫静泓,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样子说我姐姐呢!”

    一听这个声音,叶锦织只感到自己原先一直拼命压制的火气,终于再忍受不住了!

    居然是叶锦幕出来做好人!

    还将她原来想说的话,都抢过去说了!

    哼!

    这件事情,就是叶锦幕故意的?

    先是怂恿她去跟南宫静泓他们说话,让她被他们这样子侮辱,都叶锦幕的主意!

    然后,等到她被他们侮辱的时候,叶锦幕就出来替她说话,在这些人面前刷存在感,让他们对她产生好感!

    她怎么心机就这么深,为了刷好感连她这个姐姐都能利用!

    简直太卑鄙了!

    叶锦织一时火气上头,猛地回过头去,朝叶锦幕吼道:“叶锦幕,你别给我假好心!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就是你故意的吗?”

    叶锦幕一副极为错愕和伤心的模样看着叶锦织,不住摇头,喃喃说道:“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子说我,我是在帮你啊!”

    “叶锦幕,你别在我面前装了!”叶锦织看到叶锦幕这副神情,心里的火气越发的大了。

    叶锦幕这样子,在她的眼里,就是彻底的白莲花。

    只因她以前,就是一直用这样的伎俩,装成一朵白莲花,让别人都以为所有的过错都是叶锦幕的。

    明明是她欺负了叶锦幕,让叶锦幕吃了暗亏,却装出这副模样,让大家都以为,被欺负的那个人是她。

    所以现在一看到叶锦幕这副模样,她马上就觉得叶锦幕是在装白莲花。

    她冲到叶锦幕的面前,伸出手指着她,冷冷说道:“我警告你,别在我面前玩这些花招!南宫静泓会这样子说我,就是你的原因!结果你到现在,却在我面前装好人,你以为我看不出来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吗?”

    “我没有!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子说我,我真的没有这样做啊!”

    叶锦幕一副被冤枉的模样,看起来真的是委屈之极。

    再加上此刻叶锦织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衬托着叶锦幕小可怜一样的神态,更是对比鲜明。

    叶锦织被气得几乎双手都在颤抖。

    这些她以前用烂了的伎俩,现在被叶锦幕就这样在她的面前使出来,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这怎么可能不让她生气!

    现在就算她也学叶锦幕这样子做,估计在场的人都会觉得她是在装的,没有人会相信她。

    叶锦织只感到一阵气血上涌,连头都被这股怒气激得混混沌沌起来。

    她终于忍不住,一下子冲到叶锦幕的面前,嘶声叫道:“你还说你没有这样做!你还说你没有这样做!你别给我装了,你以为你在想什么我不知道吗?你就是想让我在大家面前丢脸!叶锦幕,真是想不到,我们就这么些年没有见面,你的心肠居然变得这么狠毒!”

    叶锦幕在叶锦织冲过来的时候,就不断的往后退。

    一边退她一边摇头,满脸的委屈:“姐姐,你真的误会我了,我没有这样想啊!虽然这些年我一直在苏城和阿弦一起生活,我跟你还有爸爸一直都没有见面,可是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我姐姐,从来都没有变过啊,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呢?我只是想让你帮我问一下他们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去叶家而已,我也不知道南宫静泓会那样子说话啊!”

    “哼,你别装可怜了,谁不知道整个叶家,你就跟叶弦的关系最好!你一直都把他当你亲哥哥,却从来都没有把我当成你的亲姐姐!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想回来叶家,谁不知道当年你可是被爸爸赶出去的,你恨叶家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想回到叶家?在别人面前你装装就行了,在我的面前还装,你当我傻吗?”

    叶锦织的话,让叶锦幕的心里,不由暗笑起来。

    看来,叶锦织真的是被她刺激得够够的了,居然连这样的话都能说出口。

    也不知道叶满江听了他最心爱女儿的这些话,心里又有何想法。

    一旁的叶满江听到叶锦织的这些话,心里一顿。

    他顿时朝着叶锦织看过去,眼神凌厉。

    这个女儿是怎么回事?

    平时说话办事都挺聪明的,怎么现在就这么冲动,居然连这些话都说出来!

    他一把冲上前去,将叶锦织的手臂抓住,低声喝斥道:“别说了!”

    叶锦织被叶满江这样子抓住,原先发热的头脑,瞬间冷静了下来。

    她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话,脸色顿时变了。

    该死!

    叶锦幕被人从叶家赶出来的事情,除了他们叶家和陈家的人之外,别的人都不知道。

    如果叶锦幕没有跟别人说过,那这件事情,就永远不会被人知道。

    就算江老爷子怀疑,那也是没有证据的事情。

    按照叶锦幕的蠢样看来,叶锦幕是绝对不会对别人说出来的。

    可是现在,她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叶满江会怎么看她!

    叶锦织心如电转,赶紧想着补救的办法。

    正打算出声挽救的时候,却只听南宫静泓嗤笑一声,说道:“我还说叶锦幕怎么跟叶弦孤苦伶仃的生活在苏城,就连自己的亲爹亲妈也不来看一眼呢。原来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赶出来的啊!这样的事情,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我真是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无情无义的父母和姐姐,叶大小姐,你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啊?”

    南宫静泓的话,让叶满江和叶锦织的心里都不由咯噔了一下。

    他们正要出言辩驳的时候,叶锦幕几步冲到南宫静泓的面前,一脸不愉的看着他,说道:“南宫静泓,你别乱说话!我什么时候是被我爸爸赶出来的,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那时候只是阿弦要去苏城,我也到苏城去陪他而已!并且我姐姐也根本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你别冤枉我姐姐了!”

    叶锦织想要说的话,全部都被叶锦幕说了出来,心里别提多堵了。

    叶满江原先想要解释的话,也同样被堵住。

    他想要表达的,明明也是跟叶锦幕同样的意思。

    但他说出来,和叶锦幕说出来,怎么就感觉意味很是不一样呢?

    明明叶锦幕说得一脸的认真,但他怎么就觉得,别人听了叶锦幕的话之后,反而心里更加的认定,南宫静泓说的话就是对的?

    难道叶锦幕真的跟叶锦织说的那样,一切全部都是她装的?

    他忍不住朝叶锦幕看去,却只见她此刻看着南宫静泓,满脸都是不满和愤怒的神色。

    这个猜想,也被他给压了下去。

    怎么可能!

    叶锦幕这个智商,怎么可能会做到这个地步?

    她明明就跟以前一样,还傻乎乎的以为,他这个爹真的关心她,叶锦织这个姐姐也是真正对她好的姐姐。

    看来,一切都是他瞎想的。

    叶锦织更是被南宫静泓的话冲昏了头脑,才会有那么可笑的想法。

    南宫静泓听了叶锦幕的话,心里一阵无语,禁不住朝她翻了个白眼。

    他明明是在帮着叶锦幕演戏,可是真的没想到会被叶锦幕这样子说。

    好不容易演个戏,还被人逼成了乱说话的反派,这个戏他真后悔接!

    南宫静泓心里一不爽,就忍不住想要将怒火喷发出来。

    当然,怒火针对的对象,就是引起这一切根源的叶满江和叶锦织父女。

    南宫静泓又是嗤笑一声,看着叶锦幕,鄙夷道:“叶锦幕,你是不是傻?你爹和你姐姐对你怎样,明眼人都知道了,就你一个人傻乎乎的以为他们是真心对你好的,你的智商是被狗吃了吗?如果是我的话,我早就跟他们脱离关系了,就你还把他们看成是你的亲人,你还真是蠢得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