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45章

    叶婉立即露出笑脸:“太好了!二小姐,这就是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啊!”

    听到叶婉的话,大家也都不由失笑。

    叶婉确实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他们当时看到叶满江和叶锦织的那副嘴脸,确实有种很想打他们的冲动。

    楚轻寒看了一眼车外的叶满江,对叶锦幕说道:“刚才我一直在看着叶满江的神情,他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异常。”

    叶锦幕点了点头:“刚才我上车后看了他一眼,的确是看不出来他有哪里不正常的。”

    叶锦幕当时之所以当着叶满江的面叫楚轻寒“哥哥”,就是想要看出来叶满江到底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表现。

    可是没想到,却根本一点都看不出来。

    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有任何猫腻,还是叶满江掩饰自己情绪的能力太厉害。

    楚轻寒问道:“小锦,你接下来,打算要怎么做?”

    “很简单,要对付叶满江和叶锦织的话,相信不要我们自己出手,他们自己都会冒出头来。到时候我们要对付他们,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叶锦幕笑了笑,说道,“至于叶满江是不是真的将我和楚蒹葭交换的事情,只要我们去查,应该不会是太难的事情。”

    “可是看叶满江的样子,他要么就没做,要么,就一定会将这件事情掩盖得特别的严,我们要想查出来,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别担心哥哥,我能查出来的。”

    对于叶满江的性格,叶锦幕还是非常了解的。

    他最看重的是什么,她自然也知道。

    只要针对叶满江的弱点,要查出来这些秘密,还真的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并且关于这件事情

    叶锦幕的眉头微皱,也想起了以前忽略了的一件事情。

    在上辈子,叶锦织能这样肆无忌惮的对付她,自然是因为整个叶家都已经对她放弃了。

    但尽管如此,叶锦织做起来,也不会这样的简单粗暴。

    毕竟以前每次叶锦织要算计她,都是暗搓搓的来,而不是直接来做的。

    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叶锦织之所以能这样子做,就是得到了叶满江的授意。

    也就是说,叶锦织说不定也是跟叶满江一样,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那么现在,叶锦织又知不知道这个秘密呢?

    要不要直接从叶锦织那边入手?

    楚轻寒看着叶锦幕这副模样,禁不住问道:“小锦,你想起什么了吗?”

    叶锦幕看向楚轻寒:“哥哥,你觉得叶锦织会不会也知道这件事情?”

    “你说的有些可能。”楚轻寒也点头同意,“关于这件事情,就让表哥去查一查。”

    叶锦幕点头。

    要查探这种事情,萧墨染还是很在行的。

    要从叶锦织那边入手,比从叶满江这边入手容易得多。

    毕竟现在的叶锦织,比起叶满江来说,可是嫩了不少。

    一旁的叶弦突然问道:“阿锦,你决定好了怎么对付陈家吗?”

    从叶锦幕告诉他前世的情况中,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直接逼死叶锦幕的,就是陈奇英。

    真是一个禽兽!

    明明名义上来说,叶锦幕是陈奇英的表妹,可是,他却对她下那样的毒手。

    不过叶满江能容许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就已经间接的证明,叶锦幕跟陈奇英是没有着血缘关系的?

    听叶弦问起这个问题,叶锦幕也想起了跟他一样的问题。

    叶满江能做到这样,说不定陈家的也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看来,从陈家入手也是一个问题。

    陈家她是一定要对付的。

    不但是因为陈奇英逼死了她,再者叶弦的死也跟陈奇英有着关系,她绝对不能容忍。

    楚轻寒有些疑惑的问道:“小锦,以前陈家也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吗?”

    “那当然!”叶弦哼了声,回答道,“陈家做的事情,可不比叶家过分!所以对于陈家,我们绝对不可能放过!”

    楚轻寒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

    他看向叶锦幕,问道:“小锦,陈家对你做了什么?”

    他的心里也是怒气在翻涌。

    没想到这一大家子都是禽兽,叶家欺辱叶锦幕,还有可能是因为叶锦幕不是叶家的人。

    那么陈家呢?

    叶蔓枝好歹是叶锦幕的姑姑,又是陈家家主的夫人,陈家的人看在叶家人的面子上,也不至于做出这样过份的事情来。

    难道陈家的也跟叶家的人一样,知道叶锦幕的真实身份?

    楚轻寒很快就相想通了其中的关节,他对叶锦幕说道:“小锦,有没有可能陈家也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叶锦幕见楚轻寒也跟她一样的想法,越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高。

    她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阿弦应该也跟我想法一样。那么我们要不要让萧墨染帮帮忙,也去查一下陈家的不对劲?”

    “对,当然要让表哥帮忙了!”楚轻寒的眼中闪过一抹冷芒,“不但查这件事情,还要再查一查陈家到底有着什么不法的交易。我就不相信,偌大一个陈家,一点弱点都没有,只要有,被我们查出来,他们就势必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眼里的冷芒越来越深。

    在他看来,陈家的人真是该死,居然敢来欺辱叶锦幕。

    如果叶锦幕真的是他们楚家的人,任何人敢对她有着任何的不敬,他们楚家都不容许。

    居然还做出更过分的事情,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接着说道:“不但陈家,叶家我们也要查——”

    他刚说到这里,叶锦幕就不由笑了笑,说道:“哥哥,叶家可千万不能查啊!”

    楚轻寒看向叶锦幕:“为什么——”他突然反应过来,“我知道了,叶家确实不能查!”

    叶锦幕笑道:“没错啊,现在的叶家虽然的确是叶满江掌权,但最合法的继承人就只有我了。等把他弄倒,到时候继承叶家的人不就是我了。如果我们将叶家的名声弄臭了,我可不想接这么一个烂摊子。”

    楚轻寒忍不住失笑:“就知道你的鬼主意这么多!不过你这样子,我反倒是最放心的,只有这样,你才不会被别人欺负。”

    叶锦幕也笑了笑,心里一阵暖意涌起。

    “不过,因为我毕竟是女孩子,叶家的那些长老们,估计都不会那么轻易让我继承叶家的。关于这一点,我们还是需要一些努力的。到时候,就希望哥哥你们来配合我了。”

    “放心,你要我们帮什么忙,尽管说就是,我们绝对不会推辞的。”

    “谢谢你,哥哥。”

    什么叫亲人,这样的,才是真正的亲人。

    为什么上辈子她就一点都没有看清楚,反而对叶家的人那样子掏心掏肺呢?

    “傻瓜,你是我的妹妹,我不帮你还能帮谁?”

    楚轻寒失笑,在叶锦幕的头上拍了拍,一副看傻妹妹的神情。

    这辆房车上坐的人不太多,除了他们四个,就只有傅殿宸和南宫静泓等人了。

    至于叶家的那些人,因为叶满江觉得现在不能太急于求成,也就没有厚着脸皮坐上来。

    他们此刻正坐在房车后面的一辆普通轿车上。

    叶锦织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前面的那辆房车,几乎要将那辆车子都盯出一个洞来。

    刚上车,叶满江就转头看着她,有些无奈的说道:“小织,你刚才是怎么了,怎么一点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知不知道,要是将那些人得罪了,我们叶家会有多遭罪啊!”

    叶锦织心里一阵愤怒,又一阵委屈。

    刚才的那些事情,不管是谁,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明明就是叶锦幕自己设计的,让她去碰钉子,让她去被南宫静泓这样羞辱。

    是个人,都会生气?

    所以她哪里是做错了?

    就连平时最疼她的叶满江,现在都对她说这样的话!

    叶锦织忍不住嘟起嘴,委屈道:“爸,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那就是叶锦幕故意的!”

    “胡说八道!”叶满江呵斥道,“就叶锦幕那个蠢样,到现在都一直坚信不疑的觉得我们是真心对她好的,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以你对她的了解,你觉得她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吗?”

    叶锦织被叶满江的这句话问得张口结舌。

    没错,叶锦幕明明那么傻,她怎么可能设计出这样的事情来?

    可是,为什么这一次她就吃那么大的亏,还是一个哑巴亏?

    难道是叶锦幕傻人有傻福,误打误撞,就让她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

    叶锦织觉得心里更加的郁闷了,转头看着叶满江,说道:“可是爸爸,这一次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所以我有那样的误会也是可能的。”

    叶满江的心里也有着跟叶锦织同样的想法。

    明明叶锦幕还是那样傻,可是这一次他们两个都没有得到什么好结果。

    还有他,一点好处没捞到,还先为这群人投入了这么多。

    偏偏这些付出还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来的,也无法去拒绝的。

    多槽心!

    叶满江压下心里的这个想法,叹了口气,对叶锦织说道:“别多想了,等到回去叶家后,你就跟那些人好好的接触一下。”

    叶锦织想起来南宫静泓对她说的那些话,还有傅殿宸等人的嗤笑,顿时觉得心里出现了一片阴影。

    她真的很不想再去招惹这些人,再去被他们各种羞辱啊!

    可是,就这样被叶锦幕比下去,又是她无法容忍的!

    叶满江看到叶锦织的神情,就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他在叶锦织的头上摸了摸,说道:“至于南宫静泓,你就别去找他了,这个人看起来很不好惹。至于其他的人,你就先去接近接近。”

    他顿了顿,又接着和索道:“尤其是楚轻寒,你多去接近接近他。”

    叶满江的心里,突然想起叶锦幕对楚轻寒的称呼。

    明明跟楚轻寒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却称呼楚轻寒为“哥哥”。

    可是叶锦幕叫江铭川,可都是只叫“表哥”的。

    这种事情,还真是很不正常,他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叶锦织听到叶满江这么说,点了点头。

    她现在对南宫静泓一点好感都没有,不用叶满江说,她也不会再去南宫静泓面前自取其辱。

    不过叶满江对她要接近楚轻寒的吩咐,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好奇的。

    她忍不住问道:“爸爸,为什么我要去接近楚轻寒?难道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她的心里还真是有些不懂。

    按照家世来说,傅殿宸和萧墨染,都跟楚轻寒不相上下。

    为什么叶满江要她多接近楚轻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