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59章 大结局(上)

第359章 大结局(上)

    钟磬鹤只能忍着心里的极大不爽,对叶锦幕说道:“这件事情我不能做主,我必须要先跟我家小姐汇报一下。”

    “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叶锦幕也没有废话,就任凭钟磬鹤将电话挂断。

    将电话挂断后,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她看向肩膀上面的小鳞,心里说道:“小鳞,弄个结界吧。”

    小鳞马上就将结界弄好了,有些疑惑的问叶锦幕:“主人,你要我做什么事情吗?”

    “之前我们不是有些怀疑,钟磬鹤身后的那个小姐,其实就是申城的人吗?”叶锦幕笑了笑,说道,“现在反正我们在申城,不如你查一查,在申城到底有没有钟磬鹤的踪迹,你说怎么样?”

    小鳞双眼一亮:“哇主人,这一招实在是太好了!如果钟磬鹤在申城的话,那就说明那个少女就是申城里面某个家族的人。那我们要查探出那个少女的身份,也会容易了很多。”

    小鳞的心里也是很开心。

    之前她们虽然想查探钟磬鹤的行踪,但毕竟那时候小鳞的能力不够,申城到苏城又有一段距离,小鳞还真的是没有能力查探到钟磬鹤到底在不在申城。

    可是现在,小鳞的能力得到了提升,她们又在申城,如果钟磬鹤也在申城,那么要查探到他的行踪,那简直是极为容易的事情了。

    小鳞马上将精神力发散了出去,几乎将整个申城都笼罩在了其中。

    另一边,钟磬鹤正在给少女打电话:“小姐,我有事情要请示你一下!”

    虽然他现在跟那个少女的距离并不远,但是现在那个少女因为用了功力查探楚蒹葭的下落,身体也受到了损害。现在正在闭关修炼,希望能够将功力补回来,所以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那个少女都不会见他们这些下属。

    钟磬鹤有事情要找少女,都是打电话给她的。

    那个少女有些清冷的声音传来:“什么事情?”

    钟磬鹤将叶锦幕找他的事情全部跟少女汇报了一下,又很是不甘心的加了一句:“他们真是得寸进尺!小姐你都付出这么多了,他们居然还要我们派人去支援他们,他们简直太过分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少女笑了笑,说道,“谁让我们让他们察觉到我们也是想要收拾楚蒹葭的呢?既然被他们知道了我们的目的,他们如果不加以利用,这些人也不可能会变成现在这般让人惊叹的存在了。”

    钟磬鹤的声音里面依然有着一些不甘:“小姐,难道我们就这样子答应他们的要求吗?”

    “当然要答应了,不然叶锦幕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个少女轻笑一声,说道:“钟叔叔,我们这一次不但要派人去帮助他们,还得要派出精锐去帮助他们。”

    钟磬鹤的声音更加的不甘了:“小姐,你怎么能这样做!他们要我们派人,我们象征性的派出一点就行了,没必要派那么精锐的人去吧?反正我们跟他们的合作,也只是这次收拾掉楚蒹葭而已,等到楚蒹葭被他们抓住,我们跟他们就没有什么接触了!所以我们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啊!”

    “钟叔叔,这你就错了。”少女又是笑了声,“谁说我跟叶锦幕的合作只是这一次?她可不是一个普通人,以后我还不知道要不要依靠她的力量呢,所以自然这一次要打好一起合作的基础,以后才能更好的谈合作啊!难道钟叔叔你不知道,现在叶锦幕已经回到了叶家,并且还被叶满江很客气的对待了吗?谁知道以后申城的势力会不会有什么变更,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对我的计划有什么影响。既然这样的话,那我现在自然是要先跟她打好关系才对啊。”

    听少女这么说,钟磬鹤的心里满是对少女的敬佩之意。

    他家小姐真的太厉害了,这些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可他家小姐却全部都思考到了。

    以现在的示好,来换取叶锦幕以后的帮助。

    以这些天跟叶锦幕的接触,他也知道,叶锦幕并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以后投桃报李的事情,她也自然会做到。

    虽然钟磬鹤的心里,还在有些怀疑叶锦幕到底能不能变得跟少女说的那么厉害。

    不过对于少女的命令,他还是百分百的听取的。

    钟磬鹤恭声说道:“小姐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跟叶锦幕说我答应她的要求。”

    “嗯,钟叔叔,这次的事情,你一定要办好,千万不要出什么纰漏了。”

    “我知道。”

    钟磬鹤等着少女将电话挂断,这才叹了口气:“真是不知道叶锦幕有哪里了不得的,让小姐这么重视她!真希望她能真的变得跟小姐说的那么厉害,也别让我家小姐的一番辛苦白费了!”

    说完,他马上拨通了叶锦幕的电话。

    叶锦幕看到钟磬鹤的电话打过来,唇角微勾。

    刚才小鳞的精神力查探了整个申城,的确是发现了一些了不得的事情。

    果然不出她和小鳞的意料,钟磬鹤真的就在申城!

    并且现在所处的位置,还离她们不远!

    不过有些遗憾的是,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在申城的市中心。

    他也没有跟任何一个少女待在一起。

    所以都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才是钟磬鹤口中的小姐。

    但除了发现钟磬鹤的行踪之外,小鳞还顺带发现了现在正在一起的叶满江和叶锦织。

    他们两个在商量的,正是让他们一直都想要探知的秘密。

    还真是意外之喜。

    叶锦幕看着钟磬鹤打来的电话,按下了接听键。

    那边,传来钟磬鹤依然有些忿忿的声音:“叶小姐,我家小姐答应了你的要求。”

    叶锦幕笑了笑:“既然这样,那就多谢你家小姐了。”

    “这也没什么,毕竟你也知道,我们也只不过是互相帮助罢了。”钟磬鹤一听叶锦幕的这种语气,就忍不住想要发火,但还是被他硬生生按捺住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将少女的安排说了出来:“叶小姐,我家小姐对于这次的合作很是重视,所以不但派出了一些人手来帮忙,派的还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我们其中的精锐。所以我也希望,有着这么多人的帮忙,叶小姐的计划可千万不要失败,不要让我们这么多高手都白白浪费掉了!”

    “钟先生你放心吧,这些我还是知道的。也请转告你家小姐,她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会记住的。”

    钟磬鹤听到这句话,心里这才好受了一点。

    他家小姐的目的,本来就是想要让叶锦幕记住她的人情。

    既然叶锦幕都直言说了她记住了这些人情,那就再好不过。

    至少他家小姐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钟磬鹤将电话挂断,叶锦幕的唇边,又勾起了一抹笑意。

    楚轻寒问道:“小锦,钟磬鹤那边是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了?”

    “对,不但答应了,还派出了他们中真正的高手来帮忙。”

    “这可真是有些奇怪了,没想到钟磬鹤那边这么想要将楚蒹葭给解决掉啊!”

    叶锦幕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有些话中要传递的意思,不是亲耳听到,只是别人转述的话,是感觉不出来的。

    楚轻寒没有亲耳听到她和钟磬鹤的电话,所以自然也不知道钟磬鹤这样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她却轻易就感觉出来了。

    钟磬鹤身后的那个少女,想要跟她展开长期的合作。

    虽然不知道她的身份是什么,但是现在那个少女都已经表露出她的善意,叶锦幕自然也不会轻易拒绝。

    只要那个少女别做什么损害她的事情,她就看一看跟那个少女合作到底有没有什么好处。

    如果是对她也有好处的事情,那自然是合作比较好。

    毕竟跟这个少女都已经合作过这一回了,对彼此也有了最起码的信任,以后再合作起来,也比跟别人合作放心多了。

    就是不知道那个少女为什么对她有这么大的信任,觉得跟她有合作的价值。

    看来在暗地里,那个少女对她,应该也是有着调查的。

    这感觉可真是有些不爽,她对那个少女的情况一无所知,那个少女却知道她的很多事情。

    她一定要将那个少女的身份挖出来!

    这时候,萧墨染跟着李潜和江老爷子也走了过来。

    大家汇合后,便立即离开了叶家,前往机场。

    就连叶满江的送别都没有赶上。

    在他们的身后,叶满江和叶锦织站在叶家的门前,双眼阴沉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

    叶满江看向叶锦织:“小织,现在你总该知道,为什么我不让你去缠着让他们留下了吧?”

    叶锦织点点头:“对不起爸爸,都怪我太冲动了,我还以为之前楚轻寒对我那样客气是对我有什么感情了,所以我还打算去让他留下来呢。可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这样急匆匆的就离开了,就连见我们一面都不肯,看来一切都是我想多了。”

    “小织,你年纪还小,所以很多事情都不懂。”叶满江叹了口气,在叶锦织的面前,他倒是一副真正慈父的模样,“这些人毕竟是人上人,他们的人生跟我们不一样,平素受到的恭敬和景仰都太多,要想打动他们的心是一件极难的事情。你那时候跟楚轻寒短短的相处,是绝对不可能让他对你的态度有着什么变转的。并且就算他们真的对你有了什么真感情,你也别以为这种感情就会长久。他们受到的诱惑也多,不可能会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

    叶锦织连连点头,只感到自己跟叶满江比起来,实在是太傻了。

    她之前真的以为,楚轻寒已经被她给迷住了,她也确实对楚轻寒有着一定的好感,甚至都在幻想要跟楚轻寒长相厮守的念头。

    可是现在被叶满江这么一说,她才感觉到自己真的是太天真,居然做这样不切实际的梦。

    也许是以前申城那些追求她的富家公子们给予她的错觉,让她误以为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是跟那些富家公子一样好对付。

    可没想到,现在她自己刚刚主动出马,就遭遇了一次滑铁卢。

    她果然还是太天真。

    见叶锦织一副听进去了的样子,叶锦幕满意的颔首,又接着说道:“所以小织,在他们喜欢上你之前,你可千万不要轻易的付出感情。就算付出了感情,也别付出太深的感情。要不然到了最后,受伤的还是你自己。并且如果你付出了感情,就绝对会当局者迷,不忍心让他们为你做各种事情,只有对他们的感情不深,你才能随心所欲的利用他们,得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

    叶锦织只感到心里的感悟越来越深,越发的感觉到自己之前真的太稚嫩,将别人都想得太简单,觉得自己是最厉害的那个。

    现在想来,她才是最弱的那个。

    幸亏叶满江将这些都给她剖析了,要不然也不知道她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懂。

    叶满江果然是她的好父亲,也是她一个人的好父亲。

    叶锦织看向叶满江,走上前将他抱住:“爸爸,谢谢你!”

    叶满江看着怀中的叶锦织,眼中闪过慈爱的光芒。

    果然是他与他最爱之人生的女儿,所以才最像他。

    而他,也只有将她,才看成是他真正的女儿。

    也是唯一的女儿。

    原来对叶锦幕,叶满江的心里还有着一些猜疑,觉得她是不是假装成现在这副窝囊的样子。

    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却将这个想法彻底扼杀在了脑海里。

    果然白痴就是白痴,再怎么运气好也是白痴。

    身边有着那么多厉害的人物,她却没有丝毫的长进,真是一个大大的废物。

    哪里像叶锦织,他只是稍加提点,该明白的,就全部都明白了。

    可惜叶锦织没有像叶锦幕那样惊人的运气,能够跟那么多人那么早结识。

    那些运气,如果都是在叶锦织的身上,那该多好!

    叶满江的眼里,闪过一抹冰冷的光芒。

    叶锦幕一行人离开后,很快就来到了机场。

    通过萧墨染那边的关系,他们拿到了最快到苏城的机票。

    去了机场没多久就上了飞机。

    在上飞机之前,钟磬鹤还和叶锦幕通了电话,说他那边的人手已经安排好了,跟叶锦幕等人到时候会在苏城叶家集合。

    现在要等的,就是凌锦城和慕云泽那边的人到苏城了。

    下了飞机后,萧墨染也收到了秦之源发来的监控。

    以及还给他传了一个秦之源自制的软件,通过那个软件,就能够查探到锦绣家园里面的一切。

    锦绣家园的客房里面是没有监控的,但走廊上有监控,能够看到楚蒹葭消失在其中的一个客房内。

    并且进出那个客房的,也只有当初救助她的那个客房经理,楚蒹葭并没有进出。

    所以他们马上就能肯定,楚蒹葭绝对还在那个客房里面。

    通过监控,他也知道了,之前楚蒹葭得救的原因。

    得知楚蒹葭并没有什么很厉害的帮手后,叶锦幕等人才放下心来。

    他们现在这么多人,要对付孤身一人又毫无防范的楚蒹葭,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一路上,萧墨染都在打开那个软件,监视着那个房间的周围。

    只要楚蒹葭没有从那个房间里面走出来,他们就可以完全放心了。

    萧墨染一边看一边说道:“我们要不要在那个房间里面也弄个监控?那样的话,就能完全知道楚蒹葭的动静了。”

    对他的这句话,傅殿宸不由失笑:“如果我们现在去给她的房间里面弄监控,那到底什么人去啊?不管谁去,估计都会引起她的怀疑吧?”

    萧墨染也笑了笑:“我就说说罢了,这的确是一件很是冒险的事情。”

    这一次,他们也是从机场打车去的叶家,所以也是分开坐的。

    叶锦幕和楚轻寒,依然是跟以前的组合一样,是跟叶弦叶婉坐同一辆车。

    刚刚上车,叶锦幕就让小鳞弄了个结界。

    楚轻寒看到叶锦幕有些严肃的神色,眉头也皱了起来:“小锦,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对。”叶锦幕点点头,“我跟小鳞当时就怀疑钟磬鹤的那个小姐是申城的人,然后我刚才在叶家的时候,让小鳞试探性的用神识查探了一下在申城有没有钟磬鹤的气息,果然让我发现了他。”

    叶锦幕的话,让其他三人都不由神色一变。

    楚轻寒赶紧问道:“那么,有没有将那个少女的身份查探出来?”

    叶锦幕叹了口气:“当时钟磬鹤并没有跟什么女孩子在一起,并且他也是身处在申城的市中心,根本就不知道哪个人才是他口中的小姐。”

    楚轻寒的心里也有些失望。

    看到叶锦幕也是同样失望的神色,他安慰道:“没事的,至少我们已经知道,那个少女是申城的人。”

    “对。”叶弦也点头,“到时候让萧墨染去查探一下,估计就能很容易知道那个少女的身份了。”

    之前他们只是怀疑那个少女是申城的人,而现在,却是已经板上钉钉认定了的。

    之前萧墨染就查探过,对慕家有着深仇大恨的申城的世家小姐们,就只有那么几个人。

    之后萧墨染也去对这几个少女进行了查探,但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她们做的事情都是普通之极。

    根本就看不出来是有着什么大本领,能让钟磬鹤都听命于她的人。

    是他们考虑的方向彻底的错了吗?

    叶锦幕忍不住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哥哥,你还记得吗,那时候萧墨染拿出来了一个名单。”

    楚轻寒点头:“我知道,那时候我们怀疑那个少女就是那几个跟申城慕家有仇的存在。可是后来墨染再派人去调查了一下,却是彻底推翻了他之前的那些想法。”

    果然楚轻寒也是跟她一样,完全不相信之前的推断。

    难道他们之前就想错了,那个少女跟申城慕家的仇恨,完全就是她自己伪装的?

    故意用这样的方法,来转移他们调查的视线?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得不说那个少女还真是做得太成功了。

    楚轻寒问道:“小锦,你突然跟我说起这件事情,难道是你的心里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了?”

    叶锦幕有些迟疑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在我的心里,有些似是而非的答案罢了。但是,我真的看不出来,她跟申城慕家会有什么仇恨。”

    “我们之前不是都怀疑了么,那个少女跟申城慕家的仇恨,也许只是她的一个幌子而已。所以我们可以将怀疑的对象扩大一点,凡是有可能的,都要去调查一下。”

    也怪他们之前太大意了,只是将注意力投到那几个跟申城慕家有仇恨的少女身上。

    查出来没有什么问题后,他们依然不死心,还是打算将那几个少女继续查到底。

    但是现在,想问题到了另外一个方向后,就觉得之前的想法实在是太偏离了。

    他们为什么要将精力完全浪费在那些根本就不值得怀疑的人身上?

    如果将目标扩大到所有申城的世家贵女身上,估计早就得出他们想要得到的答案了。

    听了楚轻寒的话,叶锦幕依然有些迟疑。

    “可是那时候钟磬鹤跟我打电话的话,我能够很清楚的感应到,那个少女,是真的恨透了慕家。”

    叶锦幕说着,又看向楚轻寒:“哥哥,你也知道,有的时候,有的话当着你的面说出来,与让别人转述,虽然话的内容是一样的,但因为语气的不一样,你感觉到的意思也是不一样的。那一次,我就是从钟磬鹤的语气中,感应出来了这一点。”

    叶锦幕的话,让楚轻寒的神色间也有了一些深思。

    他们与钟磬鹤也有了几次的接触,再根据以往江湖中对钟磬鹤的描述,他们也知道钟磬鹤性格暴烈,但是却很刚直。

    就算让他去演戏,别人也是会很容易就看出端倪。

    所以也许那个少女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钟磬鹤在他们的面前,都一直是很真实的面对着他们,从来都没有演过什么戏。

    既然钟磬鹤是这样的性格,那时候钟磬鹤的语气,就算钟磬鹤再怎么样掩饰,叶锦幕也是轻易听出了其中钟磬鹤对申城慕家的重重恨意。

    连钟磬鹤都那么恨申城慕家,可想而知,那个少女对申城慕家的仇恨,又会有多深了。

    对于这一点,叶锦幕还是不怀疑的。

    所以她才会更加的困惑,那个少女为什么会痛恨申城慕家。

    楚轻寒叹了口气:“小锦,虽然这样,但你先说一说,你心中最怀疑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会觉得,那个少女没有道理去恨申城慕家。”

    叶锦幕点点头:“好,我就将我心中怀疑的对象说出来。那个人,就是申城慕家的大小姐,慕云纯。”

    “慕云纯?”楚轻寒微微皱了皱眉头,“就是喜欢之源的那个女孩子?”

    听楚轻寒这么一说,叶锦幕也想起了慕云纯喜欢秦之源的这件事情。

    在上辈子,慕云纯也是喜欢秦之源的。

    她对秦之源的情意,也一直表现得十分明显。

    每次看到秦之源的时候,她的眼中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人,只有秦之源一个人了。

    不管在什么场合,她都第一时间就粘过去。

    不管秦之源在干什么,她都不顾一切的缠着他,向他展露出她对他的情意。

    所以秦之源对于这样一个口香糖一样黏着他的人,是相当讨厌的。

    但慕云纯仿佛没有察觉到秦之源的厌恶之情一般,依然是不管不顾的缠着他。

    那时候在慕家,慕云纯是很受宠的,慕天奇简直是将她看成是掌上明珠,对于她喜欢秦之源的事情也是很支持的,甚至还出面跟秦家的长辈说了这件事情。

    帝都慕家的家主慕天浩的妻子是秦家家主秦铭昊的亲妹妹,所以秦家和帝都慕家的关系极好,对申城慕家这个帝都慕家的分支,秦家也还是给几分面子的。

    慕天奇与秦铭昊说了慕云纯喜欢秦之源这件事情之后,秦铭昊还特地去问了秦之源的意思。可秦之源给予的答复却是让慕云纯滚远点,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那时候慕云纯听了秦之源的这句话后,伤心得大病了一场。

    她病重的时候,当时还身为慕云清未婚妻的叶锦幕,还去陪护了她一段时间。

    那一段时间里,叶锦幕简直都要烦死了。

    只因慕云纯虽然都被秦之源那么说了,也因为他病了,却依然是一直在叶锦幕的面前絮絮叨叨的诉说着对秦之源的情意。

    那时候叶锦幕对慕云纯还是有些可怜的,觉得她那么喜欢秦之源却得不到回应。

    相比她,至少与慕云清还是两情相悦的。

    但后来慕云清和叶锦织的事情**裸摊开在她的面前,她才发现,原来她才是最可怜的那一个。

    慕云纯被秦之源那样对待又怎样,至少秦之源在两人还没开始前就先拒绝了她,没有让她投入进来,受到的伤害也小了很多。

    更没有如同慕云清一样,伙同他人一同来算计她,榨取她最大的剩余价值。

    慕云纯当时病了很长时间才好,病好之后,依然是心情郁郁,不复之前的活泼明朗。

    慕天奇心疼这个女儿,还让她出国散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一直到叶锦幕被慕云清等人暗算死掉的时候,慕云纯都没有回来。

    也不知道她最后到底怎么样了。

    想起这件事情,叶锦幕越发的觉得,慕云纯对申城慕家更加不可能有着什么恨意了。

    现在的慕云纯,应该还是在喜欢秦之源却还没有被秦之源拒绝的时候。

    这个时候的慕云纯,性格天真明朗善良活泼,所以慕天奇很是疼爱这个女儿,甚至都超过了喜欢慕云清这个未来的家主。

    只要慕云纯想要的东西,慕天奇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替她找过来送给她。

    这也是为什么慕天奇上辈子会主动去秦家提起慕云纯喜欢秦之源的原因。

    在申城慕家受尽宠爱的慕云纯,会对申城慕家产生恨意,这是叶锦幕怎么都无法相信的。

    尤其是慕云纯的性格这样子,实在是跟钟磬鹤身后那个城府深沉又心狠手辣的小姐扯不上任何关系。

    如果这一切都是慕云纯伪装的,那她只能拜服。

    这等伪装的能力,实在是比她还要厉害。

    如果她真是伪装的话,说不定连对秦之源的感情都是伪装的。

    但是就算如此,她上辈子被秦之源拒绝之后,还在陪护她的叶锦幕面前诉说着对秦之源的情意。

    伪装到了这种地步,还真的是一般人无法做到的。

    那可真是全方位毫无死角的伪装。

    叶锦幕越想越觉得不可能,忍不住对楚轻寒说道:“哥哥,你觉得有可能吗?”

    楚轻寒看着叶锦幕的神色,问道:“小锦,你为什么觉得不可能是她?”

    对于慕云纯,他们还真是没有多少了解,只是知道她是暗恋秦之源的人罢了。

    慕云纯一直缠着秦之源的事情,他们也都是听闻过的,还曾经开过秦之源的玩笑,很是“羡慕”他有这么一个热情的追求者。

    秦之源对慕云泽的纠缠烦不胜烦,但不管怎么样冷言冷语,慕云泽也都是依然如故的缠着他,让他虽然头疼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说实话,楚轻寒的心里,也是有些不相信慕云纯就是那个少女的。

    他实在是无法将那个花痴的少女,跟钟磬鹤身后的那个少女扯上关系。

    他此刻的心里,也是跟叶锦幕同样的想法。

    如果这都是慕云纯的伪装,那她该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啊。

    他们还真是不愿意跟这么个人为敌。

    叶锦幕和楚轻寒对视了一眼,都在这个瞬间,知晓了对方心里的疑虑。

    叶锦幕叹了口气,说道:“哥哥,其实不瞒你说,我对申城慕家的事情,还是有些了解的。”

    叶锦幕的这句话一说出来,叶弦和叶婉的神色都有些变了。

    他们两个都知道叶锦幕上辈子的事情,所以听到叶锦幕提起申城慕家,也都忍不住心里有丝恨意升起来。

    楚轻寒感觉到车厢内的气氛陡然有了些变化,有些不解的看了叶弦和叶婉一眼。

    但他没有多想,又看向叶锦幕:“这么说,你对慕云纯,也是有着一些了解的吗?”

    “嗯。”叶锦幕点点头,“慕天奇很喜欢慕云纯,甚至比对慕云清还要更好。所以就是因为这一点,我才很是不解。申城慕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痛恨申城慕家?所以我才一直不敢肯定那个人就是她。”

    楚轻寒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不过,我们也不知道,慕天奇对慕云纯的喜欢,是真的,还是只是做给别人看的?”

    “不可能是做给别人看的。”叶锦幕摇头,上辈子慕天奇对慕云纯怎样,她都是能看出来的。

    虽然那时候她并没有多么的擅长洞察别人的心思,但现在回忆起以前的那些场景,她都能很轻易看出来,慕天奇对慕云纯的感情,都是真的。

    慕云纯真的没有道理,对申城慕家恨起来。

    唯一的恨点,估计也是因为申城慕家的继承权。

    但是,上辈子慕云纯一直都是一个花痴的形象,还因为秦之源的事情,成为了京城那些家族的笑柄,还得罪了秦家。

    如果她真的想要成为申城慕家的继承人,就不可能会做这么傻的事情。

    不得不说,如果慕云纯是钟磬鹤身后的那个人,那这整件事情,都充满了满满的荒谬感。

    能让逻辑成立的,那就只能是慕云纯不是那个人了。

    楚轻寒见叶锦幕这么确定,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他知道叶锦幕的性格,知道她不是一个信口开河的人。

    既然她都这么确定了,那就说明慕天奇对慕云纯是真的很不错。

    但既然叶锦幕都对慕云纯产生了一些怀疑,那些跟申城慕家有仇恨的申城世家贵女们又都查不出什么猫腻来,那么现在最有嫌疑的那个人,就应该是慕云纯了。

    哪怕叶锦幕都十分确定,她没有动机对申城慕家产生仇恨。

    楚轻寒最终还是忍不住说道:“这样吧,虽然我们都觉得慕云纯不可能是那个人,但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让墨染去查一下她吧。”

    “我也觉得最好是这样子。”叶锦幕点点头,“虽然逻辑上来说,慕云纯对申城慕家不可能产生什么恨意,但也许还有哪个地方是被我们忽略掉的。所以对于她的话,我们还是去查一下比较好。”

    叶婉突然说道:“二小姐,小鳞在申城查探到钟磬鹤的时候,就算钟磬鹤没有和那个少女在一起,难道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就没有见到萧墨染给的那个名单里出现过的人吗?”

    叶婉的话,让叶锦幕和楚轻寒都双眼一亮。

    叶锦幕转头看向小鳞:“小鳞,当时怎么样?”

    “唉,主人啊!”小鳞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我当时就想跟你说了,但是觉得说出来一点意义都没有,所以我就没有说。说实话吧,当时钟磬鹤的附近,确实是没有一个名单上面的对象出现——”

    “怎么可能?钟磬鹤如果是在申城的话,不可能不跟他家小姐待在一起的……”

    “唉,主人,我话还没说完呢!”小鳞抗议道,“当时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名单上面出现过的人,但是,我却看到一团黑气!”

    “黑气!”

    叶锦幕和楚轻寒都不由低呼了一声。

    他们还真是没有想到,那个少女也是修炼了寂灭黑烟的。

    所以小鳞去查探她,自然只能查探到一团黑气了。

    当然了,如果她想透露出自己的行踪,小鳞也是能查探到她的。

    这只能说明,就算是在申城,那个少女也是很谨慎,屏蔽了自己的行踪。

    大家都只能感觉到一阵一筹莫展。

    那个少女这么谨慎,他们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几人面面相觑,还真是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对策来。

    就这样沉默着,大概过了将近一分钟,突然叶弦低呼了一声:“不对!”

    叶弦的声音,将大家从沉默中惊醒了过来。

    叶锦幕看向叶弦:“怎么了阿弦?”

    “我们真是忽略了一个极大的问题!”叶弦的神色间有些懊恼,“如果当时我们没有忽略这个问题,估计那个少女的身份,我们就能查探出来了。”

    叶锦幕三人都是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叶弦。

    他们还真是想不到,到底他们能够怎样,知道那个少女的身份。

    叶弦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不是怀疑慕云纯是那个少女吗?可是又觉得她没有动机这样做。既然这样的话,那小鳞在看到那团黑气的时候,我们再让小鳞去申城慕家查探一下有没有慕云纯的气息,不就能确定慕云纯到底是不是那个少女了吗?毕竟慕云纯只有一个,既然她用寂灭黑烟将自己的行踪遮掩住,那我们就再查探不出一个没有被寂灭黑烟遮掩住行踪的慕云纯。”

    叶弦的话,让叶锦幕三人都是一脸的恍然大悟。

    然后,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一抹懊恼。

    他们真是太大意了,居然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想到。

    如果当时想到了,估计那个少女的身份,就会在那时候,就被他们查探出来了。

    叶锦幕懊悔道:“我那时候怎么就忽略了这件事情了!如果那时候我让小鳞那么做了,就算不是慕云纯,我也可以让小鳞去查探名单上面其他人的行踪。只要谁不在申城,那绝对就是那个人了!”

    之所以能这样肯定,是因为那些名单上面的少女们,都是全部留在申城的。

    包括慕云纯也是。

    小鳞也自责道:“抱歉主人,我那时候也没有想到……”

    并且她的能力,现在也不能在苏城,查探到申城里面的情况。

    “这不怪你,都怪我太大意了。”

    见叶锦幕还在自责,楚轻寒在她的肩上拍拍:“没事的,反正我们现在已经对她产生了怀疑。只要让墨染去查探她一下,估计就能够很容易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那个人了。”

    叶锦幕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子做了。

    等到下次再回到申城,也不知道那个少女会不会依然用寂灭黑烟将自己的行踪遮掩起来。

    万一没有,那就真的没有机会去验证一下那个少女到底是不是名单上面的那些少女了。

    所以只能两边同时下手,才能够让这个猜想被认证。

    叶锦幕只能暂时将这个事情抛在脑后,又对三人说道:“我这次想要对大家说的,除了慕云纯的事情之外,还有一件,就是叶锦织和叶满江的。”

    楚轻寒双眉微皱:“他们又怎么了?”

    “上次小鳞去查探钟磬鹤行踪的时候,顺带也将叶满江和叶锦织查探了一下。”叶锦幕微微一笑,“那个时候,他们两个正在说话,所以被小鳞全部都监听了一个够。”

    楚轻寒也露出了笑意:“那这样的话,我们想要知道的答案,估计也能更加容易得到了,是吗?”

    “对!”叶锦幕点头,“他们两个的对话中,的确是有着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

    叶锦幕笑了笑,卖了个关子,才说道:“那时候,叶锦织知道我们要告辞的事情后,还想着要来找哥哥你,想要让你留下来,不过却被叶满江拦住了。那时候,叶满江说了一句话。”

    大家知道,叶锦幕接下来的那句话,才是最大的关键,于是都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来。

    看到大家满脸的渴求神情,叶锦幕不由失笑:“叶满江说,小织你放心,既然我能够在十五年前将一个人的血脉改变,那我在十五年后,自然也能将另外一个人的血脉改变——”

    叶锦幕才说到这里,楚轻寒就满脸怒意的说道:“我们猜想的果然不错,小锦你身上的血脉,果然是被叶满江给改变的!并且他现在还想再改一次,他想改谁的?难道想将叶锦织改成我们楚家的血脉?”

    叶锦幕在楚轻寒的手臂上轻轻拍了拍:“哥哥,别那么激动,他们就算有这样的阴谋,不也是被我们听到了吗?既然被听到了,那就说明他们是没有机会这样做的了。”

    “可是,有的事情防不胜防,谁知道叶满江那样老奸巨猾,又会不会用什么阴谋诡计让我们中计!”

    楚轻寒说得没错,现在他们都这么讨厌叶锦织,但如果叶锦织被查出来是楚家的孩子,这些人看在楚家的面子上,对叶锦织的态度应该也会有着转变。

    再加上叶锦织与叶锦幕一样,她可是真正的叶满江的亲生女儿,她的一颗心绝对会完全向着叶家。

    到时候,谁知道她又会怎么样牺牲楚家的利益,来满足叶满江的私欲。

    这样的后果,一想就觉得心惊。

    叶满江还真是厉害,连这样变态的办法都能想到。

    如果不是叶锦幕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怀疑,她还真是想不到叶满江会想出这样的办法来。

    幸好他的这个阴谋,被他们听到了。

    叶锦幕对楚轻寒笑了笑,说道:“哥哥,我当时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被你打断了。你想想,如果不是我已经知道了解决的办法,我会说,这是一个极大的好消息么?”

    听到叶锦幕这句话,楚轻寒的神色一怔。

    他满脸欣喜的看着叶锦幕:“小锦,难道你已经知道,叶满江打算怎么做了?”

    叶锦幕笑道:“不但知道他想怎么做,我还知道,做这种事情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你是说——”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听叶锦幕这么说,楚轻寒还是忍不住惊讶了起来。

    他将叶锦幕的手抓住,激动说道:“你已经知道,那个当时对你动手的人是谁了?”

    “对啊!”叶锦幕说道,“虽然叶满江没有说出来那个人到底具体叫什么名字,但我相信,只是凭着叶满江说出来的那些信息,就已经可以让我们将那个人找出来了。”

    楚轻寒满脸期待的看着叶锦幕。

    叶弦和叶婉的神情也有些激动。

    尤其是叶弦的心里,虽然以前也觉得楚轻寒会是叶锦幕的亲哥哥,但是这毕竟都是推测,没有得到验证。

    所以他的心里,还是一直有些担忧楚轻寒和叶锦幕的接触的。

    万一他们不是亲兄妹呢?

    以叶锦幕对楚轻寒的感情,没准楚轻寒会成为他们最强有力的情敌。

    可是现在,经过叶满江亲口所说,叶锦幕的血脉已经改变了。

    那无疑是直白的告诉他们,叶锦幕就不是叶家的人。

    至于叶锦幕和楚轻寒的a为什么不能验证成功,也已经得到了答案了。

    所以现在叶弦的心里真是开心极了。

    叶锦幕接着说道:“叶满江说,那个人叫星极道长,我对江湖中的人士不熟悉,还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哪方神圣。但既然他的本事这么厉害,能够将一个人的血脉都改变,那一定不会是个无名之辈。所以我觉得,只要我去问问师父,就绝对能找到这个人。”

    “星极道长?”楚轻寒的双眉一挑,“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叶锦幕怔了下:“哥哥,难道你也听过这个名字?”

    “我也不确定。”楚轻寒摇了摇头,“也许是我很小的时候听过的吧,但我总觉得,这个名字有几分熟悉。这样吧,我们现在就打电话给李爷爷,问问他知不知道这个星极道长到底是谁。”

    “好。”

    叶锦幕点点头。

    现在越早知道这个人是谁,他们就能够越早准备方案去对付这个人。

    谁知道在他们离开申城的这段时间里,叶满江又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楚轻寒将手机拿出来,给李潜拨了出去。

    那边传来李潜有些疑惑的声音:“轻寒?你有什么事情吗?”

    他的心里还真是有些不懂。

    大家现在都在前往叶家,从这里到叶家的距离也不长,时间更是不多,楚轻寒是忍不住什么事情,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都要给他打电话?

    难道是楚蒹葭那边又出现了什么幺蛾子?

    “是这样的李爷爷,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楚轻寒没有客套,直入主题,“李爷爷,你认识一个叫星极道长的人吗?”

    “星极?”谁知道刚听到这个名字,李潜就差点爆发了出来,“你问这个败类干什么?”

    楚轻寒差点被李潜的声音把耳朵都震聋了,他将手机拿远了一点,这才说道:“这件事情很复杂,等到了叶家之后,我再向李爷爷您解释清楚吧。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您知道这个人吗?”

    “哼,当然知道!”李潜的声音依然有些愤愤,“这个人就是个败类!我们武林中人,都不耻提起这个名字来!你可别说,你跟这个人有些交情啊?”

    “李爷爷,我怎么可能会跟这人有什么交情?”楚轻寒的声音里有些无奈,看来李潜还真是很恨这个人,这么久了都一直沉溺在怒气中,还没有给出他答案。

    “这还差不多!”听到楚轻寒的话,李潜这才冷静了一下,“我告诉你,这个星极以前跟我一样,是出自异术门的。只是因为他就是个败类,做了太多的坏事,所以被我师父开除出异术门了。你这次要找他干什么?”

    楚轻寒这才知道为什么李潜听到这个名字会有着这么大的反应。

    不过星极道长是异术门的人,还是被李潜的师父开除出异术门的,那应该是跟李潜同时代的人。

    难怪他能够有着那么大的本事,让一个人的血脉都产生改变。

    楚轻寒答道:“是叶满江打算让他来做一件对小锦不利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要尽快找到他将他除掉,要不然我们都会受到伤害的。”

    “原来是这样!”李潜这才恍然,接着又怒道,“我就知道,这个败类就算离开了异术门,也是依然坏事不断!居然到现在,又敢算计到我徒弟的头上来,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轻寒,我马上就让锦城的人去查探他的下落,等到抓到他了,我也要代表异术门亲手来处罚他!”

    “好的,那就麻烦李爷爷了。”

    有着凌锦城的天云帮帮忙,要找到一个人那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所以楚轻寒也放心了。

    挂掉电话后,楚轻寒对叶锦幕说道:“看来我们也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叶锦幕点点头,只要将星极道长给抓到,将她的血脉给改回来,她就可以认祖归宗了。

    不过还真是想不到,星极道长也是异术门的人。

    也活该他运气不好,算计一个人,还被偷听到,并且他算计的对象,还是同为异术门的人。

    也活该会有被他们抓住的可能。

    楚轻寒又接着说道:“不过小锦,我们现在都已经知道了叶满江的秘密了,是不是我不必再去接近叶锦织了?”

    想起跟叶锦织的相处,楚轻寒的身上,就一层鸡皮疙瘩起来。

    那个狠毒又虚伪的女人,他真是连看一眼都不想,更别说跟她相处在一起。

    天知道那时候,他真的都忍不住很想直接踹叶锦织一眼,将她踢开自己的身边。

    但想起叶锦幕的交代,他还是只能强忍着跟她演戏。

    这感觉别提多难过了!

    以后,他是不是就可以摆脱这种日子了?

    看到楚轻寒这副委屈的神情,叶锦幕不由失笑:“好吧哥哥,不过在我们抓到星极道长之前,你都是只能继续跟叶锦织演戏,不然会让她看出端倪来的。所以你就向上天祈祷,希望师父能够在我们回到申城之前,将星极道长给抓到吧!”

    “小锦,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哥哥被那个恶毒的女人给染指吗?”楚轻寒满脸的委屈,“要我去面对叶锦织,真的还不如让我去跟李爷爷进行异能术的对抗,至少没那么恶心。”

    “好啦好啦哥哥,那我们就晚点回去申城,等到星极道长被抓之后再回去吧!”

    叶锦幕也不忍心让楚轻寒再做出那样的牺牲了。

    反正现在叶满江最大的秘密都让他们查探到了,他们现在已经没什么可以畏惧叶满江的了,也没有什么事情要求着他了。

    现在就只要让叶满江同意叶弦入了叶家的祖籍,此外就没有什么事情了。

    楚轻寒得到叶锦幕的保证,这才松了口气。

    没过多久,车子就到了叶家。

    下了车后,他们都不敢正大光明的走进叶家,唯恐被楚蒹葭知道他们的行踪。

    通过一番伪装,他们才终于进入了叶家。

    进入了叶家后,众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之前因为他们以为再不会回到苏城了,所以让苏婶离开了这里。

    现在就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了。

    只能叫外卖。

    大家正打算打电话叫外卖的时候,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来。

    大家一看,正是李潜的手机响起。

    李潜按下接听键,那边传来凌锦城的声音:“师父,是我!”

    “锦城?你现在到哪里了?”

    “我现在正在门口,师父,开门吧!”

    大家走到门前,只见在门口正站着凌锦城,以及他身后的一众小弟。

    一看到这样子的凌锦城,大家都不由有些无语。

    原先他们是偷偷摸摸才进来的,可谁知道凌锦城却是这么正大光明就进来了,还带着这么多的人。

    这是唯恐楚蒹葭不知道他们已经回来了吗?

    不过现在多说无益,大家只能先让凌锦城进来。

    既然都已经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了,他们也不想再遮掩什么了。

    楚蒹葭知道就知道吧,大家这么多人,难道还怕她?

    反正她的行踪现在已经被他们锁定了。

    凌锦城进来后,见大家的神情有些复杂,疑惑问道:“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

    大家也不好说他暴露行踪的事情,只能将这个事情忽略掉,问他:“你这次带来的人,大概是什么样的实力?”

    “你们放心吧,他们的实力都很强,至少不比我弱!”

    听到这句话,叶锦幕的心里有些惴惴。

    她之前装成慕叶的时候,可是跟凌锦城交过手的。

    虽然有着小鳞帮忙,但说实话,凌锦城的实力还真的不是特别的强。

    就连能不能比上没有小鳞帮助的她都不知道。

    他带来的那些人,真的没问题吗?

    凌锦城说完那句话后,环视了大家一眼,见叶锦幕的神情似乎有些无语,忍不住问道:“小师妹,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叶锦幕自然不能将心里的疑问问出来,只能是摇了摇头:“没什么。”

    凌锦城见叶锦幕这么说了,虽然心里依然是感到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有再问什么。

    为什么大家的态度都这么奇怪?难道他今天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可是明明没有啊!

    凌锦城满心的疑惑,但却一个字都没有问出来,真是难受极了。

    凌锦城只能转移着话题:“你们也通知了云泽吗?他什么时候来?”

    “不知道,他从京城过来,比你从港城过来还远一点,所以估计会比你迟点到这里。”

    “好吧,那我们也只能在这里等等了。”

    凌锦城似乎有些失望不能马上动手的模样,又看向楚轻寒,问道:“轻寒,楚蒹葭不是你妹妹吗,她什么时候修炼了这么邪门的武功你怎么都不知道?你还真是对她够不关心的。”

    大家都看向凌锦城。

    他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明明知道现在楚轻寒根本就不将楚蒹葭看成是他的妹妹,还一直说这样的话,他是想被楚轻寒揍吗?

    楚轻寒冷冷看了凌锦城一眼,说道:“她不是我妹妹。”

    “呃,你没必要这样吧……”

    凌锦城虽然跟大家的交情都不错,但对于楚家具体发生的事情,还真是有些不了解。

    毕竟就连萧墨染,都只是隐约知道一些内情罢了。

    至于他们这些人,更是连一点内情都不清楚。

    虽然知道楚轻寒和楚蒹葭这个妹妹的关系一向有些冷淡,但还真是不知道两人的关系已经这样子势同水火了。

    他本来还想开开玩笑,但见楚轻寒脸色难看,其他人也都神色严肃,知道现在不是该开玩笑的好时候,于是也闭上了嘴巴。

    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里都沉默了下来。

    这种沉默,还真是让人越发的感觉到难捱。

    凌锦城终究还是忍不住,又问道:“你们还是打电话问下云泽吧,看看他什么时候才会来。”

    大家都看了凌锦城一眼。

    对于他的这种心理,他们还是能表示理解的。

    毕竟凌锦城还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行动,与他们一同并肩作战,所以他激动也是难免的。

    大家与凌锦城虽然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但凌锦城毕竟是天云帮的少帮主,一直都是在港城接受各种训练,实际上与他们真正在一起相处的日子也不是很长。

    现在凌锦城终于能够与大家一同作战了,当然就感到很是新奇。

    看到他这样子,萧墨染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别这样跃跃欲试的,等你知道楚蒹葭的实力有多强,你就不会这么想去跟她打了。”

    凌锦城满脸的不屑:“怎么了?她的实力能有多强吗?”

    他说着,又看向楚轻寒:“轻寒,她是你妹妹,就算她学习了那个什么寂灭黑烟,实力应该也不会强大到哪里去吧?应该还不至于超过你吧?”

    楚轻寒冷笑了一声:“如果我一个人能对付她,还需要叫你来?”

    “不是吧?”凌锦城有些傻眼,“她的实力,真的那么强?”

    楚轻寒看向江铭川:“铭川,你当时是怎么跟锦城说的?你没有把具体的情况告诉他吗?”

    江铭川很是有些无奈的看了凌锦城一眼:“你自己问锦城吧。”

    “嘿嘿嘿。”凌锦城露出一抹尴尬的笑意,“说实话,当时我不耐烦听铭川说那么多话,直接就说我会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其实也不怪我嘛,我听铭川的语气有些焦急,就觉得你们肯定遇到了大麻烦。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自然要以最快的速度来啊!所以我才挂了电话,就马上让人去订了机票,然后所以这么快就来了!”

    楚轻寒一脸的无语。

    大家的神情也是有些无奈。

    敢情凌锦城是不知道现在楚蒹葭的情况,所以才一直这么乐观,一直都跃跃欲试的。

    也不知道等他知道楚蒹葭现在的实力后,又会有着什么样的反应。

    凌锦城见大家都无语的看着他,又是嘿嘿一笑:“好吧,我知道我犯了一个大错误!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请你们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吧!”

    楚轻寒一副受不了他的样子,说道:“其实,这是我们第二次来对付楚蒹葭了。”

    “第二次?”凌锦城有些惊讶了,“难道你们上一次都没有收拾掉她吗?你们真的是所有人都一起去对付她了?”

    “对,是我们在场的所有人一起去对付她的,并且那一次我们还是偷袭,她一点准备都没有。”楚轻寒点头,“就是这样,我们还让她逃了,并且逃了后,她虽然受伤了,可功力还是增长了,以至于到现在,我们都找不到她的行踪。都是靠着钟磬鹤身后的那个少女,我们才将她的行踪找出来。可是那个少女虽然这样做到了,却损失了她自己三个月的功力。”

    凌锦城这下子真的震惊了:“不是吧,楚蒹葭现在这么厉害!”

    他突然感到,自己之前的那些乐观,又是多么的盲目,多么的白痴。

    在座的这些人,功力都比他差不了多少,还有很多比他强大的。

    可尽管这样,这些人都拿楚蒹葭没有办法。

    现在楚蒹葭的实力又增长了,就算加上他,加上慕云泽,可是真的有用吗?

    凌锦城也不由茫然了起来。

    楚轻寒看向凌锦城:“这下你该知道,为什么我们都这么紧张了吧?”

    凌锦城苦笑了一声:“的确,之前确实是我太大意了。”

    他接着又问道:“既然楚蒹葭这么厉害,那我们怎么办?再加上云泽的话,真的可以对付楚蒹葭吗?”

    “我也不知道。”楚轻寒摇了摇头,“不过钟磬鹤那边也派人来了,希望他那边的人能够起到大作用。”

    楚轻寒这话,让大家的心头更加的沉重了。

    他说得不错,在座的这些人,会用的都是简单的异能术和古武术罢了,要对付寂灭黑烟,还真是有些难度。

    而钟磬鹤那边的人,他们的功力应该都跟寂灭黑烟有些关系。

    用寂灭黑烟来对付寂灭黑烟,才是最好的办法。

    凌锦城吐出一口气:“都不是她的对手,还打个什么!话说你们跟我具体说一说,楚蒹葭除了对付过小师妹和殿宸之外,还做过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吗?为什么你们大家要群起而攻之?”

    楚轻寒冷着脸说道:“这些废话以后就不要说了,反正现在的她已经疯了,我们这里的所有人,她都想全部杀死。”

    “不是吧,这么恐怖!”

    凌锦城从楚轻寒的神色间,也知道了大家都不是在开玩笑。

    但他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小时候他跟楚蒹葭也还是有着接触的,虽然觉得楚蒹葭这个女孩子有时候做事情很心狠手辣,但真的想不到她会做出伤害自己亲哥哥的事情来。

    但在场这些人的反应,都告诉他,这全部都是真的。

    看来楚蒹葭真是疯了,既然这样,那也只能全力一拼了。

    凌锦城叹了口气:“好吧,现在我是真的上了贼船了,也只能跟着你们一起去对付她的,真是郁闷啊!”

    萧墨染没好气说道:“郁闷个什么!是我们去偷袭她,又不是她来偷袭我们。就算有人会死会受伤,应该也是她不是我们!你又不会出什么事情,犯得着这样子畏首畏尾的吗?”

    江铭川也有些不赞同的看着凌锦城:“对啊,你之前不是很有自信的吗,现在你的自信哪里去了?”

    凌锦城很是无语的看了几人一眼:“我一开始是不知道真正的内情好吗?既不知道楚蒹葭的真正实力,又不相信她能真的下手伤她的亲哥哥,所以我当然就不害怕了。结果现在我之前认定的事情,你们全部给我推翻了,我不怕才怪呢!”

    他的话,让大家很想笑。

    但想起来楚蒹葭的情况,却又笑不出来了。

    楚轻寒的心里更加的不爽,尤其是听到凌锦城一口一个“亲哥哥”,心情更是分外的火大。

    他很想告诉大家他跟楚蒹葭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现在事情还没有得到确定,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大家。

    大家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大家都在找着铃声的方向,叶锦幕将手机拿了出来。

    楚轻寒有些期待的问道:“是钟磬鹤吗?”

    叶锦幕点点头,将手机的接听键按下,又按下了免提键。

    那边传来钟磬鹤的声音:“叶小姐吗?我已经快到叶家了。”

    “嗯,好的,我们现在就在叶家集合,你到了直接敲门就是了。”

    钟磬鹤有些惊讶的问道:“我们就这样子明目张胆的来,不怕被楚蒹葭知道吗?”

    “没事,你尽管来就是了。”

    反正之前凌锦城已经很是明目张胆的来了,楚蒹葭要知道估计也早就知道了,不差钟磬鹤一个。

    凌锦城在一旁听着叶锦幕和钟磬鹤通话,心里突然一阵豁然开朗。

    他可算知道,为什么他刚刚进来的时候,大家都是一脸的无语了。

    敢情是觉得他太张扬了啊。

    他等着叶锦幕将手机挂断,这才有些不安的看了众人一眼:“我刚才那样子直接进来,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

    大家都用一副“你终于想到这事情了啊?”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凌锦城嘿嘿笑了一声,说道:“哈哈对不起,我一开始真的没有想到这回事。”

    大家的神情越发的无语。

    你好歹也是天云帮的少帮主好吗?为什么一点运筹帷幄的本事都没有,连这样的小事情都没有想到?

    不过想起来凌锦城的性格一向是这样,大家也都只能无语了。

    凌锦城见大家都不说话了,拿出手机来,说道:“现在钟磬鹤的人都已经来了,可是云泽却还没有来,还是我来催催他吧。”

    说着,他直接拨通了慕云泽的电话。

    电话刚刚接通,凌锦城还没有说话,就只听那边传来一个声音:“我已经到了苏城机场,别催!”

    说完,电话就断线了。

    凌锦城听着手机那边传来的忙音,满脸的无语。

    叶锦幕也是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凌锦城那边。

    她上辈子跟慕云泽也没有什么接触,所以还真是想不到,慕云泽说话办事会这样的简单粗暴。

    真不知道他到底又会是什么样子的人。

    凌锦城将手机收起来,嘟囔道:“不就是我的大师兄吗,犯得着这样子给我摆架子吗?”

    大家没有理会他的牢骚,楚轻寒看了大家一眼,说道:“现在云泽和钟磬鹤都要来了,那我们等到他们来了,就直接出发吧。”

    说到这里,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对傅殿宸问道:“殿宸,我们这边的情况,你都跟云泽说清楚了吗?”

    傅殿宸笑了笑,说道:“云泽虽然平时做事情风风火火的,但是对于了解有用的情报,还是很有耐心的。”

    凌锦城满脸的黑线:“喂,我说你们,犯不着这么埋汰我吧!”

    大家都不由失笑,总算是将紧张的气氛松动了几分。

    大家等了没几分钟,就听到敲门的声音响起。

    叶锦幕打开了门,只见在门口站着钟磬鹤。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大概十来个人。

    那十几个人里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但只是看上一眼,就给人一种极为可怕的感觉。

    小鳞在叶锦幕的耳边说道:“主人,他们的身上,都有寂灭黑烟的气息。”

    叶锦幕的神色一凛。

    没想到钟磬鹤身后的那个少女这么厉害,不但能够自己修炼寂灭黑烟,还能够让自己的手下都有着这种可怕的能力。

    也不知道她手上有寂灭黑烟力量的人,又有多少。

    钟磬鹤的脸色依然是很不好看,尤其是看到叶锦幕之后。

    他看着叶锦幕,沉声说道:“叶小姐,我这次带来了十二个人。这十二个人,都是我们这边功力最强大的。”

    “那就多谢你家小姐了。”叶锦幕知道钟磬鹤这么说,只是想向她传递出那个少女的善意。

    既然这样,她自然也是不能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心意。

    她笑着对钟磬鹤说道:“你们进来吧,我们的人也来得差不多了,现在正打算商量战略呢。”

    钟磬鹤点点头,带着那十二个人走了进去。

    进来后,他对几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不过他对李潜的态度,还是比对其他人的态度更加恭敬一些,毕竟李潜可是他当年混江湖时候的前辈。

    他一进来,就开门见山对楚轻寒说道:“这一次的计划,是你来主持的?”

    楚轻寒点点头,还没有说话,钟磬鹤的脸色就冷了起来:“说起来,楚蒹葭还是你的亲妹妹。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们楚家到底对她做了一些什么,让她的性格变得这么变态,就连自己的亲哥哥都要杀了。”

    楚轻寒又听到别人提起“亲哥哥”这三个字,瞬间感觉都要爆发了。

    他真的很想跟大家吼出来他跟楚蒹葭什么关系都没有,楚蒹葭变成什么样子,也跟他们楚家的教育没有半分钱的关系!

    楚蒹葭本来就是已经坏到了根底上,才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懂得给他下毒,懂得将他母亲推得流产!

    这原本就是楚蒹葭自己的问题,别什么帽子都扣到他们楚家的头上!

    但楚轻寒还没有说出来,就只感到自己的手被一只手给握住。

    绵软的触感,让他的理智瞬间回笼。

    他转头,看到身边的叶锦幕,正是她握住了他的手。

    她的双眼里,有着些微的不赞同,见楚轻寒看她,她摇了摇头。

    楚轻寒这才感到自己真正的冷静了下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总算将这种暴戾的情绪压了下去。

    他看向钟磬鹤,淡淡说道:“你这句话简直是太抬举我们了,楚蒹葭这样的人,我们楚家还真是教育不了她。毕竟想要将这样的一个人教育成好人,还真是一件太不容易的事情。”

    钟磬鹤冷笑了一声:“如果真要教育,怎么可能没有办法?说起来,还是你们楚家根本就不将这个当做一回事!”

    楚轻寒又深吸了一口气,才终于没有爆发出来。

    他也冷笑一声,说道:“我们楚家到底教育怎么样,还轮不上外人来指手画脚!反正她到底原本是个什么人,我们楚家的人远远比你清楚得多!她这些年来到底做过什么事情,这些事情到底是在外面还是在我们楚家干的,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既然这样,你还认为她做出这些事情,是跟我们楚家有关系吗?”

    钟磬鹤也知道楚轻寒说的话都是真的,楚蒹葭确实这些年做坏事的时候,都是在楚家外面,不敢让楚家人知道。

    其实这些他都知道,只是想起来被叶锦幕坑了,他心里就不开心,就想惹点事情。

    楚轻寒说完这些话,忍了忍气,才说道:“既然大家已经打算好了要合作,那就别再说那些废话了,一起来商量对策吧。”

    楚轻寒都给了台阶下了,钟磬鹤也不好再纠缠这件事情。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说道:“只是我还是有问题要问你。”

    楚轻寒没好气看他一眼:“那你就说吧。”

    他心里还真是很不耐烦,钟磬鹤还真是没完没了了,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钟磬鹤问道:“其实我想知道的是,楚蒹葭到底是经过了什么事情,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的?只有了解了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我们才有更好的办法来对付她。”

    楚轻寒心里的怒火又燃烧了起来。

    钟磬鹤还真是够了!能不哪壶不开提哪壶吗?都说了不要说这些事情了,他怎么还在提?

    好想发火啊!真的好想发火啊!

    叶锦幕将楚轻寒的手紧紧拉住,看向钟磬鹤,笑了笑,说道:“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的不是么?这个世上,也不仅仅只有楚蒹葭一个人,想要杀了自己的亲哥哥,也想毁灭了自己的家族,你说是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死死盯着钟磬鹤的双眼。

    听到叶锦幕的话,钟磬鹤的眼里闪过一抹冷光。

    但转瞬,这抹冷光就消失了。

    钟磬鹤也看向叶锦幕,冷笑一声,说道:“叶小姐想说什么?是想说,楚蒹葭这么做,是原本自己的根子就是坏的,而不是家庭的原因么?”

    “我可什么都没说,这都是你自己的感觉罢了。”

    叶锦幕耸了耸肩,一脸很是无辜的神情。

    钟磬鹤只感到心里也冒起了火气,总算是知道了楚轻寒心里的感觉是多么的窝囊了。

    很想反驳,但却发现根本无从反驳。

    并且,从叶锦幕的话里面,他还莫名的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似乎多说多错一样。

    为了避免露出更多的信息让叶锦幕知道,钟磬鹤只能忍着气,闭上了嘴。

    叶锦幕的唇角微勾,也没有再说。

    楚轻寒见叶锦幕替她出气了,对叶锦幕笑了笑,感觉到心里的火气也消散了不少。

    在场的人除了叶弦和叶婉之外,其他人都看着叶锦幕和楚轻寒紧握着的双手,神色复杂。

    这两个人是在干什么?

    还一边握着手,一边对视着笑呢,这是在明晃晃的秀恩爱吗?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傅殿宸的心里尤其不是滋味,他命令自己不去看叶锦幕和楚轻寒紧握着的双手,转过视线去看叶弦。

    可是却只看到叶弦无比平静的神色。

    他的心里此刻还真是充满着对叶弦的佩服。

    叶弦到底是真的不在乎,还是强忍着对楚轻寒的嫉妒?

    不管哪一样,都让傅殿宸不得不佩服。

    也不知道他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到叶弦的这种地步,对叶锦幕和楚轻寒的秀恩爱反应这么平静。

    钟磬鹤无话可说之后,总算是坐了下来。

    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后,慕云泽带着慕家的人也来了。

    门刚打开,叶锦幕就朝门口看去。

    对于慕云泽这个大师兄,她还是很好奇的。

    上辈子,慕云泽作为华夏国第一大家族的少家主,名声极为的大。

    他不但出身惊人,本身自己更是本领极大。

    很多贵家千金都对他极为的仰慕,只可惜上辈子一直到叶锦幕死去的时候,也都是没有听说他跟那个女孩子有过什么亲密的关系。

    上辈子申城慕家虽然跟京城慕家一脉相承,两家也曾经有过各种聚会。

    叶锦幕身为慕云清的未婚妻,也是曾经出席过这种宴会的。

    只不过慕云泽似乎对这种宴会不是很感兴趣,从来没有出席过。

    叶锦幕看向慕云泽的时候,慕云泽也朝叶锦幕看了过来。

    跟叶锦幕一样,慕云泽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师妹还是挺好奇的。

    尤其是之前慕老爷子还一直想要让他出面去帮助叶锦幕,虽然被他拒绝,但他还是很疑惑,为什么叶锦幕能够让慕老爷子对她另眼相看,都派人去帮她了。

    难道她的身上有着什么不一般的地方,所以才让慕老爷子都对她与众不同?

    可是这一眼看过去……

    慕云泽只感到头顶上一群乌鸦飞过……

    这是他的小师妹吗?

    为什么造型如此奇特?

    刘海那么长,将半张脸都遮住了,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难道长得就这么见不得人?

    真想将她的刘海掀起来,看看她到底长什么样啊!

    真奇怪,在场这么多人,难道别人都没这个想法吗?只有他想这样做?

    真是奇怪啊!

    这个小师妹真的不是一般人。

    看来当时他没有来苏城帮助她,真是太失策了。

    他早就应该来苏城看一看,他这个能够让大家都另眼相待的小师妹,到底是什么人物。

    希望现在来得也不晚。

    叶锦幕看着慕云泽。

    他的双眼里,带着一种极为果决的气势,还真是与慕云泽之前就给她的感觉很像。

    估计上辈子就算申城慕家跟叶家勾搭了起来,也是斗不过京城慕家的。

    毕竟慕云清就算上辈子那样子处心积虑算计得来这一切,也终究,还是及不上慕云泽。

    但一切都没什么意义了,毕竟从她死的那一刻开始,所有人都被小鳞扭转,时间倒流了。

    只要知道这辈子申城慕家没有什么好结果,就足够了。

    慕云泽进来后,对众人笑了笑,说道:“抱歉,我是最后一个到的!”

    “没事,毕竟你最远,来得最晚也是情有可原。”楚轻寒对他说道,“云泽,既然大家都来了,那我们就商量商量战术吧。”

    “好。”慕云泽点点头,坐了下来,望着楚轻寒,“你们打算怎么对付楚蒹葭?”

    楚轻寒还没有回答,钟磬鹤就冷笑了一声:“还能怎样?自然是趁着她现在不知道去偷袭她,并且还是我们一窝蜂一起上去偷袭她!”

    慕云泽看着钟磬鹤,笑道:“如果大家一窝蜂的上,那难免发挥不出所有人最强的战力,所以我觉得,大家还是部署一下的比较好。”

    “没错,我也赞同云泽说的。”萧墨染点点头,“我们这么多人,如果战斗力加起来,未必不是楚蒹葭的对手。但是如果我们一起上,肯定会对彼此都产生影响,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被彼此连累到。所以我们应该想好怎么样分配我们的战斗力,这样才能将我们的战斗力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来。”

    萧墨染和慕云泽都这么说了,钟磬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点头。

    既然都已经想好了怎么样去战斗,那现在剩下的,就只有怎么样分配了。

    慕云泽来了之后,基本上所有的布置,都是让慕云泽来负责了。

    楚轻寒虽然对于部署这些计划也有着一定的经验,但终究还是及不上慕云泽。

    楚家对他虽然也培养,但培养的方式一直都比较温和,并且楚家更看重的,还是偏向于他鉴宝的异能的培养。

    慕家对慕云泽的培养却严格多了,对他更多的,也是偏向于大的战略方面的培养。

    所以慕云泽对于这种事情,更加拿手得多。

    大家对于这一点都看得很清楚,所以也放开手让慕云泽去做。

    慕云泽也当仁不让的接手了这个任务。

    钟磬鹤虽然心里还是有着不爽,却也是听说过慕云泽的大名的,也没有反对。

    很快,慕云泽就将在场的众人都分配好了。

    “师父,这一次你和江爷爷,就不要出场了,你们两个,就在酒店的大门口守着,万一楚蒹葭逃出去了,你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将她拦截。”

    李潜和江老爷子都知道,慕云泽这样子安排,是为了他们两个着想。

    但是慕云泽都搬出了是让他们来拦截楚蒹葭这个理由,他们也不好怎么样拒绝。

    见两个最棘手的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大家心里对慕云泽都不由有几分佩服。

    如果是他们,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排这两个老爷子,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坚持去战斗。

    可是他们两个如果真的受了什么伤,可是他们完全接受不了的。

    慕云泽将他们两人安排后,又接着说道:“现在我想知道,大家的能力,到底分别怎样。”

    萧墨染等人正想说话,慕云泽不等他们说话就说道:“墨染你们这些人就不必说了,我想知道的是小师妹和叶弦叶婉,还有钟先生等人的实力情况。”

    这些人的实力,慕云泽从未与他们有过接触,所以自然不知道。

    见他问了,大家知道他这么问是跟部署有关系,所以也没有丝毫的隐瞒。

    钟磬鹤老老实实答道:“说实话,我的实力大概是比李门主弱一点,但是我的身上又寂灭黑烟的存在,所以估计是能够跟李门主势均力敌。至于我手底下的这些人,也都是我这边的精锐力量,他们的实力,大概也有我的七成左右。”

    慕云泽点点头,表示理解了,然后将视线投向叶锦幕。

    叶锦幕也答道:“大师兄,虽然我是你们的师妹,但我的实力,应该是不输给二师兄的。只不过跟大师兄你比起来,就不知道谁高谁低了。”

    叶锦幕这话刚刚说出来,凌锦城就不由抗议道:“喂小师妹,你没必要这样子贬低我吧,你又没有跟我打过,你什么时候比我功力高了?”

    叶锦幕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她总不可能说,她在港城的时候,用慕叶的身份与凌锦城打过一次吧?

    在座的只有江铭川和楚轻寒知道叶锦幕是慕叶,所以听到叶锦幕的话,也知道她没有撒谎。

    但是让众人相信,还真是不容易。

    看到凌锦城不服的神情,叶锦幕笑了笑:“二师兄,现在都到了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我没必要撒谎的。”

    “好吧。”对于这个小师妹,凌锦城还是很包容的,虽然心里依然不相信叶锦幕比他强,但叶锦幕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他只好望向叶弦和叶婉。

    这两个也是李潜收的徒弟,也算是他的师弟和师妹。

    总不可能他们两个也比他强吧?

    看到凌锦城的神情,叶锦幕又是一笑:“二师兄,你别看了,阿弦和叶婉都比我厉害。”

    “什么?”

    凌锦城这下子真的完全不能淡定了,他张大了嘴,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弦和叶婉,就像是看着两个怪胎。

    他不断的摇头:“不不不,我不相信!你们明明都比我更晚被师父收为弟子,怎么可能会比我还厉害,你们肯定是在撒谎的,对不对?”

    看到凌锦城这样子,其他围观的人也不由失笑。

    就连李潜都忍不住说道:“好了锦城,你也别不信了,小婉和小弦真的比你厉害,甚至连你的大师兄,也许都比不过他们。”

    这一下,不但凌锦城,就连慕云泽,都忍不住惊异的朝他们看过来。

    慕云泽对于自己的武力一直还是很自信的,毕竟他可是李潜的第一个弟子,并且很小的时候就被李潜收为了徒弟,从小就一直受到很专业很系统的训练,进步比普通人要快得多。

    他也觉得,同龄人之中,他应该算是一个绝对的高手了。

    可是没有想到,叶弦和叶婉这两个比他还小的师弟师妹,居然武力比他还强!

    这个世界,怎么那么玄幻?

    还有叶锦幕这个小师妹,功力也比凌锦城强,那么跟他比呢?

    会不会这个小师妹,功力也比他强?

    天啊!他到底遇到的都是一些什么怪胎啊?

    好可怕!

    慕云泽只感到玻璃心碎了一地,好不容易才收拾好心情,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现在已经知道了大家的实力,那我也知道怎么安排了。”

    他看向叶锦幕,说道:“我们这次是偷袭,所以一开始楚蒹葭自然是不知道有人袭击她,也不会出手来攻击我们。这样的话,我们就只需要展开最强大的攻击就行了,而无需顾及她身上的寂灭黑烟。小师妹,所以这一波攻击,就得让你和叶婉叶弦以及我一起来实施了。”

    叶锦幕点点头,慕云泽又看向其他几人:“我们第一批攻击后,你们这一群人就来第二波攻击。”

    钟磬鹤在一旁说道:“所以我们这些人,就等到楚蒹葭攻击我们之后,才出手?”

    慕云泽点点头:“没错,就是这样。到时候楚蒹葭攻击我们,肯定会用的是寂灭黑烟的力量,而能对付这个力量的只有你们,就只能麻烦你们多辛苦一下了。”

    钟磬鹤很想拒绝。

    毕竟之前只是他们单方面的攻击楚蒹葭而已,却不会承受任何来自楚蒹葭的攻击,所以他们基本上没什么损失。

    可是他和他的这些手下,却是要承受楚蒹葭反攻之后的攻击。

    楚蒹葭现在变得这么可怕,他们这样做,风险可是极大!很有可能非死即伤!

    钟磬鹤真的很不想答应。

    但却知道,慕云泽这样子的布置,真的是最优的布置。

    如果他们不答应,那估计想要解决掉楚蒹葭,那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如果谁都对慕云泽的安排不满,不想去接受不想干,那这次的偷袭计划,也就不要实施了。

    钟磬鹤也只能答应。

    可其实他真的好想拒绝啊!

    慕云泽将计划布置好之后,南宫静泓有些不解的问道:“云泽哥,为什么一开始不我们所有人一起攻击?那样的话,攻击的力量不是更加强大吗?”

    慕云泽笑了笑:“这就是我之前说过的,如果大家一起去攻击的话,说不定反而还不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力量来。毕竟我们也知道,现在楚蒹葭正在一个酒店的客房里,我们如果要突破进去,不可能一下子所有人都进去,攻击面是很窄的。所以如果这个时候,只让四个人进行第一波攻击的话,就能够让我们的力量全部都攻击到楚蒹葭的身上。”

    南宫静泓叹了口气:“好吧,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上一次我们没有成功了。”

    “好了,现在我们走吧。”

    “好!”

    大家都点头,一起出了叶家的大门。

    这一次可真是毕其功于一役了,所有的事情都设计好了,如果还失败,那他们就真的是拿楚蒹葭完全没有办法了。

    楚蒹葭成长得太快,就算是他们,也是跟不上她成长的速度。

    所以必须要在现在她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时刻,就先将她扼杀在摇篮中。

    要不然将来等她彻底的强大起来,就真的不知道有多可怕了。

    大家一起到了锦绣家园这个酒店中,萧墨染一路上还在看着监控。

    监控显示楚蒹葭一直都留在那个房间里面没有出来。

    这一次,他们冲入酒店大堂的时候,是萧墨染带路的。

    刚刚一看到他,酒店的大堂经理就忍不住眉头一跳。

    上一次萧墨染等人前来,他印象极为的深刻。

    说是警察办案,可是哪里有警察办案,将整间房间都轰成那样子的?

    简直跟进行了世界大战一样。

    但是大堂经理却又不敢对萧墨染的身份表示质疑,毕竟萧墨染可是有着警官证的。

    并且,有着那么强大战斗力的人,就算不是警察,也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啊!

    所以这一次,大堂经理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陪笑道:“不知道各位这次来,又有什么事情啊?”

    萧墨染冷笑一声:“上一次我们抓的那个人,现在还在你们酒店里面,所以我们自然又来了!”

    “什么?”大堂经理神色大变,“上一次你们没有将那个人抓走吗?”

    上一次都那么大动静了,居然都没有将他们想要抓的人抓走。

    那么那个他们要抓的人,到底有多可怕啊!

    难道会是什么机器人?变异人?

    哇靠,难道都要进行世界大战了?

    好可怕!

    那个大堂经理脑补了这么多,只感到整个世界都玄幻了,看着萧墨染等人的视线,也是如同看着恶魔一般。

    萧墨染不理会大堂经理的眼神,只是冷冷瞥了他一眼:“怎么,不让我们上?”

    大堂经理陪笑道:“怎么可能啊,你们尽管去吧,哈哈!”

    然后他给其他的人都使了个眼色,大家都乖乖的让开道,让萧墨染等人直接上了电梯。

    因为这么多人一台电梯无法承受,所以大堂经理还特地开放了一台不限重量的货梯,让他们直达了楚蒹葭所在的楼层。

    大家一起走到楚蒹葭所在房间的门口,照理说,以楚蒹葭的耳力,应该能听到这么多人的脚步声的。

    可奇怪的是,此刻楚蒹葭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家都对视一眼,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会楚蒹葭其实已经不在这里了吧?

    但是监控明明显示,她并没有离开这里啊。

    这又是怎么回事?

    叶锦幕对肩膀上的小鳞说道:“小鳞,你能查探出楚蒹葭在不在这里吗?”

    小鳞摇摇头:“我的神识扫过去,发现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不过也有可能,楚蒹葭现在的功力进化了,能够让自己的气息变得虚无……”

    这个理由说出来,就连小鳞自己都没有自信。

    修炼了寂灭黑烟的人,最多能够让自己的气息变成一团黑烟,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气息变得虚无?

    就连钟磬鹤身后的那个少女,功力那么深了,也没有这种本事。

    楚蒹葭就算逆天,又能够逆天到什么程度?

    叶锦幕的心也在渐渐跌落,难道楚蒹葭真的不在这里?

    但是她的心里,依然存着一丝的希冀,希望这次的计划不要走空。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其他人,只见大家的神情,也大多跟她一样。

    既希望楚蒹葭在,但又对自己的这种期盼充满着不自信和不确定。

    说实话,还是这次的事情太过诡异。

    如果楚蒹葭真的能够将自己的气息变成虚无,那她就太恐怖了。

    大家都不愿意看到这一幕,所以还不如宁愿楚蒹葭不在这里,那样至少大家的压力都能小点。

    大家离楚蒹葭所在的房间越来越近,终于,大家还是咬了咬牙,拿出门卡将门打开。

    这个酒店的规格很高,所以门打开的时候无声无息,就算里面有人,也是察觉不到门被打开。

    门刚刚被打开,里面是一片漆黑。

    看到这一片漆黑,叶锦幕等人就知道,他们不得不赶紧动手了。

    本来还打算打开门后,再仔细的看一看楚蒹葭到底在不在,如果在又在哪里。

    可是里面漆黑一片,一打开门,走廊上面的灯光就马上进入了房间里面。

    就算里面的人睡着了,遇到这么强烈的灯光,都有可能醒过来。

    慕云泽快速的闪了进去,朝床上一看,然后朝叶锦幕使了个眼色。

    叶锦幕点点头,同样将这个讯息传递给叶弦和叶婉。

    没想到里面居然真的有人,并且,还是躺在床上。

    难道楚蒹葭正在睡觉?

    叶锦幕来不及细想,四人传递好心里的讯息后,就马上将招式凝聚好,一起将自己的功力朝床上的楚蒹葭袭去!

    四人的功力都是这里最强的,刚刚凝聚出来,就算是他们身后的人,都能感觉到这种强大的迫力和冲击力。

    这股功力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气势,直直朝着楚蒹葭所在的方向冲击过去。

    路过的每一处,都被这种气势全数轰成了粉末。

    楚蒹葭原本正在床上睡觉。

    这些天,她受了重伤,本来是已经打算要离开锦绣家园,去找个更好的地方养伤。

    但一想起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如果她去别的地方,叶锦幕他们肯定会去其他的地方找,但是如果她继续留在锦绣家园,说不定他们根本就想不到她还在这里,完全不会再回来这里找了。

    正是因为这种心理,所以楚蒹葭又重新回到了锦绣家园。

    回来之后,她依然是胁迫之前那个服务员来给她送药送吃的,然后一边养伤,一边在想着要恢复自己的功力。

    她也不知道到底叶锦幕他们是怎么知道她行踪的,但因为惧怕他们再次来攻击她,她连觉都不敢睡。

    更害怕他们来攻击的时候她没有反击的能力,所以除了吃饭之外,她就是一直在修炼。

    没想到她这样夜以继日的修炼方式,却让她的功力突然上升了一个台阶!

    并且这种变化,还让她感到有些奇异,似乎在她得到的那本秘籍上面从来没有说过的。

    她也不知道到底这种变化是好是坏,但只要是能够让她的功力得到提升,那就已经足够了。

    并且就在刚刚,她还发现,她现在如果用寂灭黑烟将自己的身形掩盖的话,居然能够变成虚无的存在!

    也就是说,就算有人在她的面前,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料想钟磬鹤身后的那个少女,都没有能力找出她来。

    楚蒹葭顿时感到心头大喜,也感到一阵轻松。

    她原本已经这么久都没有睡过觉了,现在发现了自己的这个技能,自然是放松之下,就顿时感到极为的困。

    于是倒在床上睡了起来。

    可没想到,她才睡了没几个小时,就又被一阵熟悉的功力轰醒了!

    楚蒹葭的心里又惊又惧,怎么回事,她不是能够将自己的气息变成虚无吗,为什么还能够被叶锦幕他们找到!

    这其中,难道有着什么她不知道的变故?

    其实楚蒹葭自己预估的情况并没有错,叶锦幕等人,现在的确是已经感觉不出她的气息了。

    就连那个少女,现在也是感应不出她的存在了。

    可是,那个少女之前用秘术找到她,是在她的这种技能产生变异之前。

    楚蒹葭百思不得其解,以为自己的这种能力其实是无效的,又突然受到这么强烈的攻击,心里的惧怕越发的深了。

    她恨不得赶紧从窗口逃出去,只有这样,也许才能够躲掉这些攻击。

    但她先一步控制住了自己的行为,她才不相信叶锦幕他们既然是有计划的来对付她,会没有留下任何的后手。

    也许在酒店外面,也有他们的埋伏。

    那样子,她猝不及防逃出去,还是会撞进他们的陷阱。

    楚蒹葭咬了咬牙,既然这样,那她就豁出去了!

    楚蒹葭的身形一闪,一下子从床上滚落地板上,艰难的躲过了这一次的攻击。

    慕云泽似乎能够在黑暗中夜视一般,见楚蒹葭醒了,他也不再掩藏自己的行踪,直接对叶锦幕他们叫道:“她在地板上!”

    一听到这个声音,楚蒹葭的心里就忍不住冒起一簇怒火。

    她没想到,为了对付她,这么多人都出动了。

    就连慕云泽都来了!

    难道现在京城中所有的人都已经联手,打算要除掉她?

    哈,她还真是想不到,她居然有这么大的价值,能够让这么多人都来注意到她啊。

    不过想一想,慕云泽是叶锦幕的大师兄,难怪会亲自来对付她。

    真是不知道,叶锦幕到底有什么魔力,能够让这些人都为了她做出这么多!

    她凭什么!

    她这一次一定要逃出去!

    等到她这一次逃出去,她一定会躲起来好好的修炼,一定会等到功力到无人能敌的那一天卷土重来,将叶锦幕和她的这些保护者们,全部践踏成碎片!

    慕云泽等人又攻击了一波,就往后退,让傅殿宸等人走上前来。

    第二波攻击,又毫不留情的朝着楚蒹葭攻击了过去。

    楚蒹葭又只能转了个身,索性滚到了床底下。

    慕云泽又叫道:“她在床底!”

    慕云泽话音刚落,傅殿宸他们又凝聚招式,朝床上攻击!

    只听“轰”的一声,他们的攻击全数落在了床上,宽大的床瞬间变成了无数的碎片,在房间中央爆裂开来。

    楚蒹葭无比狼狈的躺在地板中间,无数的碎片落在她的身上,让她全身上下都如同刚刚从垃圾堆里面冒出来一样脏。

    楚蒹葭的双眼里闪过一抹狠戾无比的光芒,这些人真当她是好欺负的吗?

    哈,她不发威,难道就真的以为她没有能力对付他们?

    她倒要看看,她这些天功力提升了,到底威力怎么样!

    既然这些人不开眼来找她,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拿他们来练练手!

    楚蒹葭从地上站了起来,也凝聚起招式,一股黑气从她的手掌心冒出来。

    然后,这股黑气迅速凝聚成一团黑色的气流。

    这股气流一直缠绕不休,然后变成了一条黑色的气龙,直直朝着门口的方向袭去!

    看到这条气龙来势汹汹,叶锦幕神色一变,叫道:“大家退开,这是寂灭黑烟!”

    听到叶锦幕的话,大家都神色一变,然后纷纷避了开来。

    这股寂灭黑烟从人群的缝隙中钻了过去,直直的射入对面的墙壁中。

    只见那面墙壁仿佛被泼上了无数的浓硫酸一般,被这股寂灭黑烟沾上,只能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然后那面墙壁上冒起了无数的气泡,整面墙壁瞬间被腐蚀得凹进去了差不多十几公分。

    大家看到这面墙壁变成这个样子,心里都不由升起一阵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