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60章 大结局(中)

第360章 大结局(中)

    寂灭黑烟可真厉害,只是射入了墙壁中就变成这个样子,真的无法想象如果是落到了人的身上,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真是没想到楚蒹葭的功力变得这么深了,要知道她以前的寂灭黑烟都没有这么厉害!

    叶锦幕面沉如水,对小鳞说道:“小鳞,现在我们怎么办?”

    楚蒹葭的寂灭黑烟变得这么厉害,谁知道钟磬鹤的人,又到底会不会是她的对手。

    小鳞摇了摇头:“我也没办法,所以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要是钟磬鹤都没有办法的话,那我们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叶锦幕只能叹了口气,只感到前路一阵渺茫。

    见楚蒹葭已经攻击了,慕云泽看向钟磬鹤:“你们可以出手了!”

    钟磬鹤的脸色很是不好看。

    他之前还答应来对付楚蒹葭,是因为在他的心里,还是对自己的功力有着一些自信的。

    他本想着,就算楚蒹葭的功力真的得到了提升,应该幅度也不会很大。

    至少还是及不过他的。

    可是没想到,现在她的寂灭黑烟居然这么厉害了。

    他也没有信心,他们到底能不能打得过楚蒹葭。

    但是慕云泽都开口了,他们自然也不好推测。

    并且现在能对付寂灭黑烟的人,也只有他们了。

    钟磬鹤沉着脸,对身后的人叫道:“大家不要留情,用自己最大的功力来对楚蒹葭进行攻击!”

    “是!”

    众人齐声答道,然后都凝聚起招式,在他们的掌心,也是有着寂灭黑烟渐渐的升起。

    楚蒹葭此刻已经没有任何遮掩的站在了房间的正中央。

    见到钟磬鹤等人的举措,她的双眼中充满着嘲弄的光芒。

    当看到钟磬鹤他们掌心的寂灭黑烟时,她的唇边勾起一抹冷笑:“你们还真是不自量力,以为自己的这么点能耐,能对付得了我吗?先不说你们修炼寂灭黑烟的时间有多长,单单看你们能够凝聚的寂灭黑烟,都比我淡了这么多!你们真的以为,你们能是我的对手吗?”

    钟磬鹤冷冷看着楚蒹葭,说道:“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你别以为你的功力现在增长了你就觉得自己多厉害,跟我家小姐比起来,你只不过是个蝼蚁,什么都不是!”

    “就是因为你们都这么认为,所以她才毫不犹豫的出卖我了?”楚蒹葭冷笑了一声,“之前我还在怀疑,到底是不是她出卖我的呢!现在一看到你,我就能够确认我的猜想果然是正确的。没想到我一直讲她看成是朋友,她却一直当我的累赘,还将我出卖给了我最痛恨的人!不过现在这样子也好,至少她在我的面前暴露了,也让我充分的认识到,我只有也如同她一般无情无义,才能够修炼到最高的境界,不是么?所以说起来,我还是得感谢她,毕竟上一次如果不是她的话,我现在还得不到突破呢。”

    钟磬鹤声音冷漠:“我家小姐之前确实是一直将你当做是合作对象的,可没有想到,你却得寸进尺,差点连我家小姐都连累到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家小姐自然是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这一切都是你自己作的,能怪得了谁?”

    楚蒹葭冷笑:“行,什么话都让你们说了,那我的确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手上见真章吧!”

    说完,她的掌心又出现了另外一团黑气,这团黑气又凝聚成一条气龙,直直的朝着钟磬鹤他们冲过来。

    看到这条气龙,钟磬鹤神色严肃:“大家撑开防护罩!”

    话音刚落,众人手上的寂灭黑烟,就马上形成了一个护罩模样。

    这个护罩,将楚蒹葭攻击过来的寂灭黑烟挡住。

    可是不过一会儿,就只能看到,这个护罩被寂灭黑烟慢慢的腐蚀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钟磬鹤神色微变,又将更多的寂灭黑烟添加到了防护罩的上面。

    才总算的避免了自己的防护罩被寂灭黑烟彻底腐蚀掉的下场。

    楚蒹葭冷笑了一声:“你们还真是负隅顽抗,以为就凭你们的这点本事,也能对付得了我吗?哈,我看你们这个防护罩,最多只有几分钟,就会被我的寂灭黑烟给彻底吞噬掉,然后变成我的养分!”

    钟磬鹤也冷笑了一声,没有理会楚蒹葭的话。

    他和他的那些手下,现在都是用左手的寂灭黑烟合成防护罩。

    听到楚蒹葭的话后,钟磬鹤眼中冷光一闪,朝身后的人示意了一下。

    大家都纷纷将自己的右手也拿了出来。

    只见他们的右手中,也同样浮现出寂灭黑烟的气团。

    这些气团刚刚出现,就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混合了起来,然后变成一条庞大无比的气龙,朝着楚蒹葭的方向袭去!

    别说楚蒹葭,就连叶锦幕等人,也是完全没有想到,钟磬鹤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这条气龙可是比之前楚蒹葭的那条还要更加的庞大,气势更加的惊人。

    以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速度,朝着楚蒹葭急速而去!

    楚蒹葭看到这条气龙,眼神中出现了极大的恐惧。

    但是,已经由不得她来慢慢的思索了!

    楚蒹葭就算没有接近这条气龙,也是能够感觉到它的可怕。

    她来不及想,就打算施展身法离开这个房间。

    可是,却根本就来不及了!

    这条气龙,飞速的来到了她的跟前,然后,以一种惊人的气势,贯穿了她的身体!

    楚蒹葭的眼里闪过一抹不可置信!

    她不相信,她的功力明明就有了那么强大的增长,怎么可能还会败在别人的手上!

    尤其还是败在了寂灭黑烟的手上!

    她的不相信!

    可是事实却由不得她不相信,被寂灭黑烟腐蚀的痛楚,很快就传递在她的全身!

    她全身又痛又灼,仿佛整个人都被推入了火中一般,被火焰燃烧着全身。

    可是她却连惨呼也发不出,整个人的意识,就离开了她。

    她的身体,无力的倒了下去,倒在了房间里满地的碎片中。

    砰的一声,溅起无数的灰尘碎片!

    众人看着这一幕,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一开始楚蒹葭还是占据着上风的,也对她自己的实力分外的自信。

    可是转眼间,她就在钟磬鹤他们的攻击之下,失去了生命!

    有没有人来告诉他们,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钟磬鹤他们的实力,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强大?

    大家都不由将视线投向了钟磬鹤,满眼都是困惑和不解。

    钟磬鹤被大家这样看着,却仿佛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视线。

    他和他身后的这些人将招式收了起来,寂灭黑烟也消失不见了。

    做完这些之后,他才走到楚蒹葭倒下的地方,低头看着楚蒹葭的尸首,唇边泛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我早就说了,你敢跟我家小姐作对,那完全就是找死!”

    这一刻钟磬鹤简直是龙傲天附体,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

    叶锦幕等人在身后看着钟磬鹤,神色都复杂无比。

    这就跟看到一条虫子突然变成一条龙一样,感觉奇怪无比。

    钟磬鹤又凝聚出一团寂灭黑烟,将楚蒹葭的身体彻底销毁了。

    一点渣渣都没有留下来。

    大家看到钟磬鹤这样的举措,又是一阵黑线。

    现在的钟磬鹤,真是跟魔王一样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钟磬鹤这才转过身,走到了叶锦幕等人的面前。

    小鳞在叶锦幕的耳边叫道:“哇靠,我能够清楚的感应到,钟磬鹤身上现在的寂灭黑烟,比我们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已经至少浓厚了好几倍。”

    叶锦幕问道:“什么意思?难道他的功力,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么大的增长?”

    难道修炼了寂灭黑烟的人都是怪物,一个个的功力都能够坐着火箭一样的增长?

    那会不会太逆天了?

    “也不一定!”小鳞答道,“很有可能,钟磬鹤的功力是他家小姐给的。毕竟之前我们不是都听钟磬鹤说过么,那个秘籍,修炼的人,只有楚蒹葭和那个少女。既然这样的话,那钟磬鹤他们的寂灭黑烟,其实都是那个少女给的。如果说钟磬鹤他们厉害的话,也是那个少女厉害。”

    叶锦幕有些惊讶:“你是说,钟磬鹤他们其实并没有修炼寂灭黑烟。”

    “应该是。”小鳞分析道,“我觉得他们在这一点上还是没必要骗你的,并且那本秘籍应该是个宝物,要不然那个少女也不会将自己的盟友楚蒹葭都要灭掉,应该就是想自己一个人独吞这个宝物,自己一个人来修炼寂灭黑烟,到时候,她就很有可能成为世上最厉害的人了。”

    小鳞的话,叶锦幕也只能表示赞同。

    的确,那个少女将唯一的盟友楚蒹葭都要除掉,也许就是为了自己一个人来修炼这本秘籍。

    这个少女还真是一个极为可怕的人。

    不过,寂灭黑烟的威力这么大,还真是有着足够的吸引力让她来这样做。

    小鳞感应到叶锦幕心里的想法,有些委屈的说道:“主人,你也别长他人志气别自己威风啊!难道你忘记了,能克制寂灭黑烟的人,就只有我了吗?只要我的能力提升了,什么寂灭黑烟,都通通不在话下了!”

    听了小鳞的话,叶锦幕不由失笑。

    没错,小鳞说得很有道理。

    现在那个少女的能力在提升,可小鳞的能力也同样在提升。

    她现在跟那个少女是合作对象,所以暂时还不怕那个少女翻脸。

    就算将来要翻脸,小鳞的能力应该也提升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到时候,谁怕谁还不知道呢。

    这样想着,叶锦幕的心也放了下来。

    不过,那个少女仅仅是将自己修炼的寂灭黑烟给了钟磬鹤等人,钟磬鹤他们就已经这么厉害了。

    还真是想不到,那个少女自己的功力,又能有多么厉害。

    难怪钟磬鹤能有绝对的自信说,楚蒹葭跟他家小姐作对,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了。

    果真十分的厉害。

    真想去见识一下她的本事。

    她们两个虽然在对话,不过这个时候时间是静止的,所以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察觉到。

    钟磬鹤走到叶锦幕的面前,对她说道:“现在楚蒹葭已经解决了,我就先回去跟我家小姐汇报这次的事情了。”

    虽然他家小姐表示很想跟叶锦幕合作,但是他一看到叶锦幕就没有什么好感觉,自然不想再继续在这里跟叶锦幕待在一起了。

    叶锦幕也了解他的心情,也不想跟着一个对自己有敌意的人相处,于是也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挽留的话。

    见了叶锦幕这种态度,钟磬鹤的脸色更加的不好了。

    他都帮了这么大的忙,可以说楚蒹葭基本上就是死在他们的手上。

    可是叶锦幕对他都是这样的态度,简直就是良心都被狗吃了。

    如果被叶锦幕知道了钟磬鹤心里的想法,一定会想骂句mmp。

    既然钟磬鹤自己都开口了,她自然要答应他的要求了。

    如果要钟磬鹤留下来,钟磬鹤一定会认为她有什么企图。

    她能怎么做?她也很无奈啊!

    钟磬鹤离开后,大家确定他已经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声音了,南宫静泓才终于呼出一口气:“我的天,他太厉害了!寂灭黑烟难道真的那么逆天吗,一个个的都让我们正常人招架不住!”

    慕云泽也皱着眉头:“现在我越发的想知道,他身后的那个小姐到底是谁了。”

    听到大家的话,叶锦幕叹了口气,说道:“其实通过我跟钟磬鹤之前的谈话,我已经能够确定,钟磬鹤自己并没有修炼寂灭黑烟。”

    “什么意思?”南宫静泓疑惑叫道,“钟磬鹤自己没有修炼寂灭黑烟?那他的寂灭黑烟是哪里来的?难道是——”

    他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事实,不由深吸了一口气,下面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了。

    楚轻寒也皱眉说道:“如果钟磬鹤没有修炼寂灭黑烟,那么他带来的那些人,是不是也都没有修炼?”

    叶锦幕点头:“对,应该是这样。我觉得,真正修炼过寂灭黑烟的人,应该就只有那个少女和楚蒹葭了。现在楚蒹葭已经死了,那修炼寂灭黑烟的,也就只有那个少女一个人。”

    叶锦幕的话,让大家身上的汗毛都几乎要竖了起来。

    照她这么说,是不是那个少女之所以要对付楚蒹葭,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少女牵连到了她,更大的原因是,她只想让这个世界上,修炼寂灭黑烟的人,只有她一个?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少女可真是极为的可怕!

    虽然现在他们暂时是盟友,可谁知道这个少女到时候会做出多么可怕的事情来!

    他们真的想不到,如果到时候跟那个少女合作破裂,他们又有没有能力能对抗那个少女。

    慕云泽又说了一句:“我们一定要将那个少女的身份揪出来。”

    对于慕云泽的话,大家都表示赞同。

    的确,跟对付楚蒹葭一样,大家都必须要在她还没有成气候之前,就先将她给铲除掉。

    就这样放任她成长,那将来要对付她可就真的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这是他们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当下大家的脸色都有些严肃。

    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要怎么样将那个少女揪出来?

    一想到这一点,大家都觉得束手无策。

    “其实对于这个少女到底是谁,我已经有了初步的估计了。”叶锦幕看了众人一眼,终于还是打算将自己的推测说出来,“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毕竟我觉得她是真的没有动机这么做的。”

    “小锦,你是说——”

    楚轻寒听到叶锦幕这么说,就知道了她要说的是谁。

    可是之前,叶锦幕不是一直都觉得,她不具备这个可能性吗?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坚定了这个猜想?

    大家听到叶锦幕的话,都不由怔了下。

    南宫静泓更是迫不及待叫了起来:“叶锦幕,你知道是谁了?那你赶紧说出来啊!”

    叶锦幕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还记得吗,那时候钟磬鹤跟哥哥说是不是楚家干了什么,才让楚蒹葭变成这个样子的。那时候我跟他说,难道每个人伤害家人,都是因为家庭逼迫的关系吗?难道没有可能是这个人本身就是这样的吗?那时候钟磬鹤的表情,大家都记得吗?”

    听叶锦幕这么一说,傅殿宸双眼一亮:“我记得,那时候钟磬鹤好像很是不赞同你的这个说法,似乎是想极力证明,是家庭的逼迫,才让人去伤害到自己家庭中的人的。”

    “对!”叶锦幕点头,“就是因为钟磬鹤的这个反应,才让我终于确定,那个人就是我猜想中的那个人。”

    南宫静泓又急急问道:“叶锦幕,你赶紧说吧,那个人到底是谁啊!我都心痒死了!”

    叶锦幕笑了笑,说道:“她就是申城慕家的大小姐,慕云纯。”

    “慕云纯?”大家都不由异口同声的叫出这个名字,“就是喜欢之源的那个女孩子?”

    叶锦幕的这个名字说出来,大家第一反应就不相信。

    他们对于慕云纯还是很熟悉的,对她的印象就是一个花痴。

    他们真的想象不到,一个花痴,居然能是一个幕后黑手。

    她的伪装能力,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不过——

    当他们的视线落到叶锦幕的身上后,又觉得,这个事情,未必不是没可能的。

    叶锦幕在外面的传闻,不也是无脑的废物吗?

    结果呢?

    他们这些人,很多都栽在了她的手上。

    并且还有叶锦幕认定那个人就是慕云纯,他们也突然觉得,这件事情很有可能。

    越想越觉得非常有可能了。

    叶锦幕继续说道:“当时我说过了,那个少女对申城慕家相当的有仇恨,就是因为这句话,大家都下意识的就忽略了慕云纯,觉得她不可能对自己家的人产生什么仇恨。尤其是我先入为主,因为慕天奇真的很宠爱慕云纯,我觉得慕云纯不可能跟楚蒹葭一样恨上慕家的人。但我错了,钟磬鹤的表情告诉我,一定是申城慕家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才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的,并且还将申城慕家视为眼中钉。”

    叶锦幕的这席话,让他们心中几乎就已经认定,那个少女就是慕云纯了。

    慕云泽忍不住惊叹了一声:“真是想不到,那个人居然是慕云纯。”

    慕云纯怎么说也算是慕云泽的堂妹,他跟慕云纯也从小就认识了,相处的时间也比在座的任何人都长得多。

    所以对于叶锦幕的这席话,他产生的震惊是最大的。

    他也很好奇,申城慕家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让慕云纯变成这个样子。

    毕竟他的印象中也是,申城慕家的人,都对慕云纯很宠爱。

    大家的表情都很是有些复杂,恨不得赶紧回到申城,去派人好好的将慕云纯调查一番。

    慕云泽看了众人一眼,说道:“我们现在走吧,回到申城后,再派人去调查一下慕云纯。”

    大家点了点头,都朝酒店的外面走去。

    在路上,萧墨染就朝秦之源打了个电话:“之源,你给我去查一个人。”

    那边传来秦之源有些无语的声音:“之前不是才让我弄个监视楚蒹葭的软件吗,现在你们又要查谁?楚蒹葭被你们解决掉了吗?”

    “楚蒹葭的事情你先别管,现在先给我们去查这个人!”

    “好吧好吧!”秦之源无奈道,“你们给我说说,你们要查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你肯定认识,她叫慕云纯……”

    萧墨染才说到这里,秦之源就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样大声叫了起来,“什么?你说让我去查谁?”

    萧墨染鄙夷的说道:“不就是让你去查慕云纯吗,那么大的反应干什么?”

    “别,千万别!”秦之源忙不迭的拒绝,声音里都充满着一些恐惧的意味,“我现在每天躲着她还来不及,唯恐他们家真的要我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好在我这些年对她这么冷漠,从来不理她,才终于让他们家没有机会开口。可是现在,你居然让我去主动调查她,你是唯恐我死得不够快吗?”

    “你也别急嘛!”萧墨染不由失笑,“我还真是想不到,你会这么怕她,既然你不喜欢她的话,直说就是了,他们家难道还会强迫你做什么吗?并且你一直这么躲着她一直不肯给她拒绝的答复,她才会一直缠着你好吗?”

    秦之源不耐烦道:“随便你说什么吧,反正我是不想跟她扯上什么关系了,别跟我说让我去调查她的事情了!”

    萧墨染又是不由笑了笑,让秦之源的语气越发的烦躁:“笑什么,有这么好笑的吗?”

    “其实吧,我这次要你去调查慕云纯,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而是我们大家希望你去做的。”萧墨染笑了笑,说道,“并且我还要告诉你一个惊天大秘密——”

    秦之源冷哼了一声:“你会有什么惊人大秘密告诉我?别告诉我又是跟慕云纯有关系的!”

    “bingo!”萧墨染笑道,“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让你去调查慕云纯吗,就是因为,这次楚蒹葭的事情,跟她有着莫大的关系!”

    秦之源没好气说道:“有什么关系?难道慕云纯是楚蒹葭身后的那个合作者?她就是修炼了寂灭黑烟的最强高手?”

    “咦?”萧墨染故作讶异的叫道,“之源,你的直觉挺准的嘛,不去写小说真是浪费了,这想象力简直太惊人了!”

    “哼,你别嘲讽我了——”秦之源刚刚说出这句话,语气就不由一震,“你、你说什么?慕云纯就是那个幕后黑手?”

    “对啊,就是这样的,所以你该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让你去调查她了吧?”

    萧墨染听出了秦之源声音里的颤抖,不由心里也感到有些好笑。

    不过这也难怪了,本来一个一直很花痴并且一直死缠着他的女孩子,突然有一天爆出来根本就不花痴,就连喜欢他也是假装的,之所以做这些只是为了伪装罢了,料想不管任何人,都是会跟秦之源一般的反应。

    萧墨染笑了笑,说道:“怎么了,难道你听说了人家喜欢你都是假装的,受不了刺激了?”

    “呸,你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秦之源没好气说道,“她不死缠着我了,我简直感到松了一口气好吗?怎么可能会感到失望?不过这个事情还真是让我感到有些出乎意料,我真的完全想象不到,她居然会这么厉害,连楚蒹葭都比不上她。”

    秦之源一边说着,一边回忆着以往跟慕云纯的接触。

    在他的跟前,慕云纯真的就是一个傻傻喜欢着他,并且还一直没有任何眼色的缠着他的女孩子。

    真的完全看不出来,慕云纯还有这么一面。

    看来不是他太不傻,就是慕云纯真的是城府极深,把所有的人都欺骗过去了。

    秦之源深吸了一口,说道:“行,你们让我去调查她,那我就去!我也想看看,她这样子伪装,到底是为了什么,也想知道,她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

    “其实她的目的,按照叶锦幕打探出来的,应该是想要对付申城慕家的人。不过具体的我们还不是很清楚,需要你去帮我们查探查探。”

    “对付申城慕家的人?”秦之源有些惊讶了,“申城慕家的人不是很宠爱她的吗,又有哪里对不起她了?为什么她居然会有这样的心思?”

    “我哪里知道?不是需要你去查探吗?”

    “好吧,那我就去查,最多两天内给你们答复。”

    “好,那就麻烦你了。”

    萧墨染将手机挂断,对叶锦幕等人说道:“他说两天之内给我们答复,只不过,他似乎很是不能接受慕云纯就是幕后黑手的这个事实。”

    “正常。”楚轻寒很是理解的说道,“几乎所有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有着这样的反应吧,之源感到很是震惊也是情有可原的。说实话,我也很疑惑慕云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除非她也是跟楚蒹葭一样,天生就是这样子,才能够得到解释吧?”

    楚轻寒的话,让凌锦城又朝他投来不解的眼神:“话说轻寒,我一直有件事情不懂,为什么你一直觉得楚蒹葭之所以做出这些事情来,是因为她天性如此呢?她可是你们楚家的人,如果你觉得她天性如此的话,那你不是将自己都骂进去了吗?”

    楚轻寒无奈的看了凌锦城一眼。

    他还真是对这个问题锲而不舍,也不知道为什么楚蒹葭的这个问题,就勾起了他这么大的兴趣。

    他也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看向此刻已经跟他们汇合在了一起的李潜:“李爷爷,那个星极道长抓到了吗?”

    “嘿,你不说这个,我都差点忘记了。”李潜嘿笑了一声,拿出手机,“我之前交代了给了我们异术门的人,让他们去抓他,不过之后我就忘了这事了,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抓到他,我就打个电话去问问吧。”

    说着,他就拨出一串号码。

    接通后,李潜开门见山问道:“师弟,星极那个败类抓到了吗?”

    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一些什么,李潜跟那边聊了几句之后,就将电话挂断了。

    楚轻寒和叶锦幕等人,都期待的看着李潜。

    至于其他不知晓内情的人,则都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楚轻寒,不知道他口中的这个星极道长到底是什么人。

    李潜对楚轻寒一笑:“放心吧,我师弟已经将星极给抓到了,你现在就要去见他吗?”

    楚轻寒和叶锦幕对视一眼,均是心里一喜。

    楚轻寒迫不及待问道:“李爷爷,他现在在哪里?”

    “我师弟这些天正在申城,所以星极此刻是在申城。”李潜答道,“你之前说过,叶满江要让星极做什么事情,所以星极会跑到申城也是自然的。也多亏他这样,才会恰好自投罗网,被我师弟抓到。”

    楚轻寒和叶锦幕更加的开心了。

    叶锦幕笑道:“师父,那我们就赶紧去申城吧!”

    “哈哈,真是不知道真正星极到底对你们做了什么,让你们这么想要抓住他!”李潜无奈的看了叶锦幕和楚轻寒一眼,“你们两个,总感觉有些什么秘密瞒着我们,但我也知道,不管怎么问,你们也绝对不会告诉我们的,唉!”

    凌锦城也叫道:“对,就是这样的!比如楚蒹葭的事情,绝对其中有着什么猫腻,但轻寒就是不肯说!”

    傅殿宸和江铭川的心里都是有些不好受。

    傅殿宸是觉得,叶锦幕和楚轻寒难道真的是已经两情相悦了?不然他们两个之间,为什么会有着共享的秘密?

    并且这个秘密,不但是他,就是别的朋友们,他们都是不愿意说出来。

    江铭川则是觉得,他好歹是叶锦幕的表哥,楚轻寒虽然也被叶锦幕叫做哥哥,但却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

    为什么叶锦幕有什么事情,宁愿去找楚轻寒商量,却从来不找他?

    真是让他感到非常的失望,似乎他作为一个哥哥,已经失职了一般。

    江老爷子此刻的心情,也是跟他差不多。

    他也是叶锦幕的外公,是亲人,但是叶锦幕却也有着一些秘密瞒着他,这滋味真的不好受。

    叶锦幕和楚轻寒看了众人一眼,只能无奈的对视。

    叶锦幕又看向大家,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也并不是我们有意瞒着大家的,只是因为它牵连太大了,并且我们又没有实在的证据,所以才一直没有告诉大家。等到我们去见了星极,将事情处理好之后,我们就会马上将秘密告诉大家的,可以吗?”

    南宫静泓叫道:“叶锦幕,你可千万不要食言啊,一定要告诉我们啊!”

    叶锦幕笑了笑:“那是当然,等到事情解决之后,我们就马上将事情告诉大家。”

    听叶锦幕这么说,大家的心里才稍微好受了一点。

    大家这次没有任何停留,就直接朝申城赶去。

    很快就来到了申城。

    然后,他们驱车前往李潜师弟所在的地方。

    刚刚见面,叶锦幕就看向她这个师叔到底是什么样子。

    只见这个师叔也是一个跟李潜差不多年岁的老爷子,还留着一把山羊胡子,看起来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

    看到李潜等人来了,师叔一边在人群中扫视,一边叫道:“师兄,据说你收了好几个好徒弟,赶紧叫出来给我看看啊!”

    李潜有些无奈的看了这个师弟一眼,对叶锦幕叶弦和叶婉说道:“你们三个出来拜见师叔吧!”

    师叔马上朝他们三个看去。

    叶锦幕等人很是恭敬的对师叔行礼,师叔激动叫道:“哈哈哈,你们三个的根骨果然很厉害,我们异术门有着你们这些接班人,绝对以后会越来越强大,我真是太开心了!”

    叶锦幕三人都很是有些无语。

    第一次看起来这个师叔还真是有些仙风道骨的,可谁知道一说话,就大大打破了他给人的这种感觉。

    分明就是个老顽童啊!

    李潜没有理会自己师弟的激动,只是径直进入主题:“师弟,星极那个败类呢,现在在哪里?”

    听李潜问起来这件事情,师叔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激动,正色道:“星极现在正被我关在一个黑屋里,你们跟我来!”

    李潜点点头,带着众人跟着师叔朝屋里走去。

    他之所以这么急迫,第一是因为听闻星极在外面做坏事,身为异术门的掌门,自然是要将他抓住来惩罚。

    原本星极被异术门前任掌门赶出门派,只是说了他出去之后不能再干坏事。如果做了的话,被异术门知道,绝对会将他抓起来严惩。

    之后星极也是夹着尾巴不敢干坏事,就算干了也是背地里偷偷的干,绝对不敢被异术门给知道了。

    可是现在,他偏偏惹到了叶锦幕的头上,异术门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管了。

    第二点,则是李潜真的很好奇,叶锦幕和楚轻寒到底隐瞒了他们什么事情。

    一群人来到了一个黑屋里。

    师叔将灯打开,大家果然看到了一个看起来道士模样的人被五花大绑着扔在地板上。

    刚一看到一群人出现,那个道士还吓了一跳。

    但看到为首的人是李潜时,道士顿时委屈叫道:“师兄,你可要替我做主啊!我什么坏事都没干,程师弟凭什么要将我抓住!”

    程师叔听了星极的话,怒道:“我呸!你别狡辩了!要抓你可是掌门师兄亲自下的命令,你做了什么掌门师兄也完全都知道,你还在这里狡辩,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星极的神情更加的委屈:“师兄,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啊,你别冤枉我啊!”

    李潜淡淡的看着不断叫屈的星极,忽的一笑:“你真的什么都没干,那要不要我将叶满江也抓过来,好好的问一问,你到底干了什么坏事?”

    “我——”星极彻底无言了。

    他真的想不到,他这么暗搓搓的替叶满江干的事情,李潜居然能知道!

    他们是开了外挂吗?为什么这么隐秘的事情都知道?

    李潜接着说道:“既然你做了坏事,那你就该记得当年师父说过的话。”

    星极见李潜都已经知道了他做过的事情,也只能认命,一时之间心灰意冷,脸色都变白了。

    他听了李潜的话,冷哼了一声:“对,我就是做过!但那又怎样?我都被你们从异术门赶了出来,干什么都不行了,只能帮别人干点事情才能继续生存下去,我有什么错吗?”

    大家都被他的理直气壮说得一阵无语,还真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做坏事都是别人逼的,如果不是被逼到走投无路就不会做坏事。

    真是懂得给自己找借口!

    李潜淡淡说道:“那好,那你就别怪我们给你任何处罚了!这一次,你干什么事情不好,非得欺负到我徒弟的头上!敢欺负我们异术门的人,那就该让你承担相应的后果!”

    星极冷笑:“你徒弟?我什么时候做过伤害你徒弟的事情了?”

    李潜也不知道星极到底做过一些什么事情,他看向叶锦幕,说道:“叶丫头,你跟星极好好说说!”

    叶锦幕点点头,看向星极:“听说你十五年前,替叶满江做过一件事情?然后最近,又打算替他做一件事情?”

    星极这一次来申城,本来就是打算替叶满江做事情的。所以现在一听叶锦幕提起来,自然很快就反应过来叶锦幕说的到底是怎么一件事情。

    他哼了声:“对,我是做过,可是跟你有什么关系?”

    叶锦幕微微一笑,说道:“我就是那个十五年前被你改变过血脉的人。”

    “什么?”星极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叶锦幕。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些人不但知道他在替叶满江做事情,还知道他在替叶满江做一些什么事情。

    就连当年他改变过血脉的那个小丫头都前来了。

    他们连这些事情都知道了,那叶满江肯定也会被楚家的人收拾掉。

    他原本还有些期待叶满江能来救他,可是现在,这唯一的希望也落空了。

    星极看着叶锦幕,极力保持着震惊:“那你想要怎么办?想要杀了我吗?”

    “当然不是。”叶锦幕笑了笑,说道,“你既然能改变人的血脉,那就索性替我改回来,怎么样?”

    “哼,你做梦吧!”星极冷笑道,“你们现在都把我抓来了,还把我收拾成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是不想再让我走出去!我傻了我才替你将血脉改回去!反正现在能改变血脉的人只有我一个,如果我替你改了,我还能走出这个房间吗?还不如一直不改变你的血脉,那样你们反而永远不敢杀了我!”

    星极的答案,叶锦幕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不过,她还真是有些不相信能改变血脉的人只有星极一个。

    叶锦幕看向李潜:“师父,能改变血脉的,真的只有星极一个人会?”

    李潜点头:“没错,虽然不想承认,但能做到这一点的,真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改变人血脉的这种做法,原本就是邪门歪道。星极以前在异术门的时候,就喜欢研究这种邪门歪道的东西。并且他研究的那些秘籍,估计除了他之外也没有人再有,就算有恐怕也已经被他给毁灭了。所以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好吧。”叶锦幕也只能死心了,既然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星极,那就只能让星极乖乖的替她改回来。

    叶锦幕又看向星极,星极听了李潜的话后,唇边的冷笑更加的深。

    他也知道了自己是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所以根本就不害怕在场的人谁敢对他不敬。

    反正是那些人有求于他,所以他自然是一点危险都没有。

    这个小丫头的血脉被他改变,还是当年叶满江花了重金,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他的存在,请了他去做的。

    他虽然知道叶锦幕的真正身份,但看在叶满江钱的份上,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那时候他虽然知道叶锦幕是楚家的人,却也认定楚家不可能知道这一切。并且也想象不到叶锦幕现在居然能成为李潜的徒弟,自然是做起来一点的心理负担都没有。

    可谁知道这个小丫头却是身份逆天,让他做的事情这么快就被暴露了。

    害得他都被抓了起来。

    不管是为了保住性命也好,报复李潜等异术门的人也好,他也是不可能将叶锦幕的血脉改回来的!

    就算叶锦幕已经知道了自己是楚家的人又能怎样?只要她的血脉没有改回来,她就一辈子不能认祖归宗!

    多好的报复手段啊!李潜当年坐视着他被赶出异术门,这些年当了掌门后又一直对他赶尽杀绝,他就是要让他不痛快!

    在场的人都知道星极心里的想法,但是却只感到一阵无力。

    用严刑逼供吗?可谁知道星极到时候会不会在叶锦幕的身上动手脚?

    至于用软的,根本没用,星极会被他们说动才怪。

    那要怎么做?

    叶锦幕也陷入了沉思中。

    这时候,小鳞在叶锦幕的耳边说道:“主人,我有办法!”

    “什么?你有办法?”叶锦幕双眼一亮,“小鳞,你赶紧说说,你有什么办法?”

    “很简单啊!”

    小鳞嘿嘿一笑,“之前你不是有着非死非生这个命格吗?那索性就将这个命格放到他身上好了,我就不信,他的身上被放了非死非生这个命格之后,还能硬气得起来!”

    小鳞的话,让叶锦幕也不由微微一笑。

    非死非生那个命格,之前为了报复孟婷婷的时候,已经用过了一次。

    不过后来叶锦幕认为也报复得差不多了,再加上非死非生这个命格还有着很大的作用,于是叶锦幕便收了回来。

    没想到现在,还能够派上用场。

    叶锦幕笑了笑,说道:“不过这一幕可不能让别人看到,我得想办法让他们都离开才行。”

    “那是当然。”小鳞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你可以让知道内情的人帮忙嘛!”

    叶锦幕笑了笑,看向众人,说道:“我有办法能够让他帮我改变血脉。”

    叶锦幕的话,让大家都不由一怔。

    大家都是将信将疑的看着叶锦幕,南宫静泓直接将疑问问了出来:“叶锦幕,你真的有这个本事啊?不可能吧!”

    “我真的有!”叶锦幕对南宫静泓笑笑,“你放心吧,这毕竟是我自己的事情,所以我肯定不会撒谎的。毕竟这样做,对我自己也不好嘛。”

    大家的神色依然有些不相信。

    叶锦幕看了一眼楚轻寒和叶弦等人。

    他们三个马上就知道了叶锦幕心里的想法。

    楚轻寒笑了笑,说道:“既然小锦说可以的话,那我们就相信她吧。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也行啊。”

    叶弦点点头:“我觉得轻寒哥说得不错,我们可以什么办法都先试一试,如果没用再试试别的。”

    听两个人都这样表态了,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叶锦幕见大家都被她说服了,又接着说道:“不过我可能会采用一点非常规的手段,所以有些不想被大家看到,还希望大家见谅!”

    南宫静泓抗议道:“叶锦幕,你又在卖什么关子啊?非常规又能有多常规?你不会是有着什么秘密瞒着我们吧?你还说见到星极之后,就会对我们说出来你跟楚轻寒的秘密,可是到现在,你也没有说出来啊!”

    南宫静泓可是最难对付的刺头儿了,叶锦幕对他真的是很无语。

    他有什么话都会直接说出来,并且每次提出来的问题都那样精准,让人连想忽视都难。

    叶锦幕只能看了一眼楚轻寒,这个问题让他来回答好一点。

    楚轻寒在南宫静泓头上一拍:“你乱说什么呢?小锦跟你们不是朋友吗,她瞒着你们干什么?我们还是先走吧,让小锦在这里先把事情处理好再说!”

    说着,楚轻寒就拉着南宫静泓朝房间外面走。

    大家见了楚轻寒这样的动作,也只能跟着往外走了。

    在场只剩下了叶锦幕一个人。

    直到所有的人都走光了,叶锦幕才看向星极,唇边露出一抹笑意。

    星极看到叶锦幕的笑意,不知道为什么,只感到心里一阵拔凉拔凉的感觉升起来,让他莫名的打了个冷颤。

    但他还是勉强保持着冷静,看着叶锦幕,说道:“哼,你以为你能有什么办法对付得了我?就连李潜都没有办法,你身为他的徒弟,你以为你有办法?”

    叶锦幕笑了笑,说道:“我到底有没有办法,你马上就知道了。”

    她看着肩膀上的小鳞,说道:“小鳞,开始吧!”

    “好嘞!”

    这里没有其他人,再加上又被小鳞设下了结界,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担心叶锦幕的秘密被别人知道,小鳞也现出身来。

    看到叶锦幕的肩膀上陡然出现了一个光屁股小孩,虽然是很迷你的一个玩偶一样的小孩,但星极还是心中大骇,控制不住的惊叫了起来。

    只可惜,他的惊叫声完全被结界屏蔽了,外面的人一点声音都没听到。

    星极一边叫一边嘶声吼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的肩膀上,又是一个什么怪物!”

    虽然他是异术师,也见过很多常人没有见过的奇怪的事情,但像此刻眼前这样的事情,却是头一次见到。

    这分明只有在玄幻小说里面才出现的情形啊!

    为什么在现实中也有!

    还出现在他的眼前!

    还是来对付他的!

    小鳞露出一抹恶魔般的微笑,对星极挥了挥手:“嗨,你好!”

    星极被小鳞这样的举措弄得更加的害怕了,仿佛看着一个魔鬼一样看着小鳞:“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还能说话,你到底是什么!”

    小鳞见星极被吓成这样,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对着星极眨眼。

    眼看星极被吓得差不多了,叶锦幕才在小鳞的头顶上拍了拍,说道:“别吓他了,要是他被吓疯了那就不好了。”

    小鳞这才停住了笑,点了点头。

    好不容易等到星极道长冷静了下来,叶锦幕走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现在就到了我们两个该结账的时候了。”

    星极道长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别指望我会给你改血脉!既然你是李潜的徒弟,那我自然就不会让你开心的!你只要不改变血脉,你就一辈子都回不去楚家,那样子李潜才会越伤心!”

    “你想多了,有了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你怎么可能会不答应我呢?”叶锦幕笑了笑,指尖逐渐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气团。

    她看着星极道长,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命格的事情?”

    星极道长的双瞳猛地紧缩。

    命格的事情,他身为异术师,自然是听说过的。

    可是叶锦幕突然提起这件事情,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她指尖上的那团黑色气体,就是一个什么命格?

    怎么可能?

    命格只是长在每个人身上的而已,怎么可能会被剥夺?

    就算有人真的有本事剥夺别人的命格,但叶锦幕只不过是个后辈而已,她哪里来的这种本事?

    一定是叶锦幕吓唬他的!

    星极道长自我安慰着,冷笑了一声:“别装了!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帮你吗?你别做梦了!”

    “是么?”叶锦幕笑了笑,说道,“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让你相信好了。”

    她将指尖凑近星极道长,说道:“这个命格的名字叫非死非生,如果人的身上长了这个命格,那他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既然你不肯帮我,那我就将这个命格放到你的身上好了。至于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我想你应该会知道哦!”

    说着,她看了一眼依然在冷笑不信的星极道长,笑了笑,气团就径直朝星极道长飘过去,然后融入了他的眉心。

    命格进入星极道长眉心的那个瞬间,一阵不似人间所有的惨叫声,从星极道长的口中猛然发出!

    叶锦幕将耳朵捂住,无奈道:“以前在孟婷婷的身上见过一次,可没想到现在再次看到这样的情况,还是习惯不了。这声音实在是太难听了,太影响人的心情了!”

    小鳞耸耸肩,一副也是很无奈的样子:“没办法啊,这个命格就是这么变态!”

    此刻叶锦幕和小鳞到底在说什么,星极道长已经完全都听不到了。

    他只能感觉到,似乎此刻他的整个人都已经不受他自己的控制了,并且他的全身上下,不管是**还是灵魂,都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楚。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时时刻刻啮咬着他的身体和灵魂,但是他却什么都看不到!

    这种痛楚不只是表面上的痛楚,而是仿佛从他的身体内部、灵魂深处透射出来,然后传递全身!

    他就算想要去缓解,也是根本无能为力!

    他根本就找不到痛苦的根源在哪里!

    星极道长痛苦得在地上打滚,似乎想要挣脱着什么。可是他的全身都被五花大绑着,根本就完全不能舒展自己的身体,只能在地上滚来滚去,神色痛楚,浑身都几乎被汗湿透了。看起来既可怜又好笑。

    叶锦幕一脚踩在星极道长的身上:“怎么样?想好了没有?”

    星极道长被叶锦幕这样子对待,神志总算是清晰了一点。

    他努力忍着痛,仰头看着叶锦幕,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一切都是你干的?”

    “我不是说了吗,我给你的身上,弄了一个叫非死非生的命格啊,你怎么就是不信?”叶锦幕满脸的失望,“唉,到了现在你还不信,难道是想让我将这个命格在你的身上逗留久一点,让你感受更加深一点吗?”

    星极道长咬牙道:“就算是这样,你也别以为我会屈服!你别以为就这么点痛苦我无法忍受!”

    “哦?你觉得,这只是一点点痛苦吗?”叶锦幕扬眉一笑,“既然你是这么觉得的,那你就好好忍受吧。反正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耗,我倒要看看,你能耗到什么时候!”

    星极道长冷哼了一声,显然是完全对叶锦幕的话一点都不相信。

    叶锦幕也不着急,她索性在一旁坐了下来,看着星极道长在地上不断的滚来滚去。

    非死非生这个命格一开始的确是没有太多的痛苦,以星极道长的心性自然是可以忍受的。

    但是越到后面,就越发的难受。

    从以前她得到非死非生这个命格的醉汉身上就可以看出来。

    那个醉汉后来都是用毒品来麻痹自己,都无法缓解这种痛楚。

    唯有被叶锦幕剥夺掉这个命格后,他就算死了,也是感激叶锦幕的。

    由此可见,这种痛苦又是多么的难捱。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非死非生这个命格的作用也越来越大。

    星极道长只感到自己越发的痛苦起来,不管他用什么办法,都无法缓解这种痛苦。

    并且他的神志,都似乎被这种痛苦给彻底蚕食,浑浑噩噩的,仿佛下一秒,就有可能变成一具没有任何思想的行尸走肉。

    这种发现,让星极道长彻底的惧怕了起来。

    他到底要怎么走?难道要屈服于叶锦幕,让她将这个命格给剥夺掉吗?

    叶锦幕到底是什么人?她难道不过只是李潜的徒弟而已吗,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能力,可以控制命格的存在?

    星极道长的心里一直在做着斗争,一边是太痛苦了真的很想屈服,但另一边想起以前李潜对他做过的事情,又咬牙不肯屈服。

    叶锦幕看着星极道长,心里一阵无语:“他定力就这么强,还不肯服输吗?”

    这么硬气,叶锦幕还真是对他有些佩服。

    换成有些人,这么痛苦的话,估计早就投降了。

    小鳞撇撇嘴:“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过不了一会,他肯定就屈服了!”

    叶锦幕也希望这样。

    不过,叶锦幕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对了小鳞,非死非生这个命格被剥夺后,不是会马上死掉吗?那我们还怎么让星极道长动手?”

    小鳞哈哈一笑:“主人,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让他动手哦!”

    “哦?”叶锦幕在小鳞的头上拍拍:“你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嘿嘿!”小鳞嘿嘿一笑,很是得意,“主人,不是有个异能术能够控制别人的心魂么?”

    叶锦幕想起来,异能术里面,确实有个**术的存在。随着修炼的程度越深,**术的能力也越强。

    但是,就算再强,要想对付星极道长这个前辈,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哎呀主人!你怎么那么傻呢!”小鳞无语的看了叶锦幕一眼,“他就算功力很强,在正常的时候我们不能控制他,但是在他神志被侵害的情况下,我们难道还做不到吗?”

    “哈哈,小鳞你可真聪明!”

    叶锦幕也明白了,为什么小鳞要让自己将非死非生这个命格放到星极道长的身上。

    敢情小鳞本来就没有想着要让他活着。

    让非死非生这个命格放到星极道长的身上,就是想要先侵蚀他的神志,然后再在这个时候,用**术控制住他的心神。

    然后,再将转变血脉的这个秘术学到手。

    小鳞被叶锦幕夸奖,一阵眉开眼笑。

    叶锦幕望向小鳞:“那你觉得,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动手了。”

    “大概再过个四五分钟吧。”小鳞观察道,“他的精神力还挺强大的,要磨起来的难度还真的不小。不过,也最多只能坚持个四五分钟了!”

    叶锦幕这才放下心来。

    两人等了四五分钟后,小鳞对叶锦幕说道:“好啦,主人,你可以动手了!”

    叶锦幕点点头,走到星极道长的跟前。

    此刻星极道长已经差不多成了个废人,感觉到叶锦幕来到了他的跟前,他仰头看着叶锦幕,艰难无比的说道:“我……我答应你……”

    “是么?那你放松点,我现在就将非死非生这个命格从你的身上拿掉!”

    星极道长听到叶锦幕的这句话,顿时感到心里一松,所有的防备都在这个时候消失不见。

    他实在是太累了,真的不想再动用精神力了!

    所以听到叶锦幕的话,他也不想再费心用精神力来防备叶锦幕的什么攻击。

    现在正是好机会!

    叶锦幕心里一笑,星极道长将精神力撤销了,正是她施展**术的好时候!

    叶锦幕没有花太多的精力,就将星极道长给控制住了。

    然后,从他的身上,很是容易的拿到了改变血脉的秘术。

    不仅如此,她还从星极道长的身上,知晓了一些原本没有想到的秘密。

    叶锦幕得到秘术之后,发现这个秘术要学习的话,还是有一些难度的。

    要学习到像星极道长这样子随意改变一个人的血脉,更是艰难。

    不过,如果只是要将一个人的血脉恢复成改变之前的样子,还是极为容易的。

    叶锦幕现在身上有着提高觉悟力的命格,所以学习恢复血脉,很快就学会了。

    她马上施展秘术,将身上的血脉给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叶锦幕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楚家的人。

    就算恢复了原样,但也要跟楚轻寒测试一下,看看到底能不能符合。

    叶锦幕打定了主意,就将非死非生这个命格给剥夺了出来。

    星极道长的眼里闪过一抹不敢置信,然后,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叶锦幕没有再看星极道长一眼,让小鳞撤销了结界,朝门口走去。

    刚刚打开门,就只见在门口围着一圈人。

    看到叶锦幕走出去,大家都齐齐朝她看过来,满眼都是期待。

    南宫静泓当先叫道:“叶锦幕你到底在里面干了一些什么事情?为什么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楚轻寒也是有些焦急的问道:“小锦,你解决了吗?”

    叶锦幕对他们笑了笑,说道:“嗯,事情都解决了!”

    “太好了!”楚轻寒喜出望外,一把将叶锦幕抱住:“小锦,太好了!我现在就带你回楚家,告诉爸妈和爷爷这个好消息!”

    大家都被楚轻寒这句话弄得一头雾水。

    为什么楚轻寒说要带小锦回去?为什么说对楚家的人是好消息?

    大家突然又想起来,之前楚轻寒说了叶锦幕的血脉被改变的事情……

    难道……

    大家的心里,都不由冒出一个惊人的想法。

    叶锦幕笑了笑,将楚轻寒推开,说道:“哥哥,我们不用着急,先检验一下吧,我害怕出现什么差错。”

    “检验?好的,我们马上就检验!”楚轻寒不住的点头,“小锦,我将那个仪器一直带在了身上,就是想时刻都能检查!现在我们就来检验一下!”

    说着,他就将那个dma的检测仪器拿了出来。

    大家此刻见到楚轻寒手里的那个仪器,双眼都不由瞪大了。

    南宫静泓更是结结巴巴说道:“你……你们,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墨染也是一脸复杂的看着他们。

    他跟楚轻寒的表兄弟关系,平时两家也走得特别的近。

    可他完全就没有听说过,叶锦幕跟楚轻寒有着血缘关系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在场心里最接受不了的,还是江铭川和江老爷子。

    他们一直认定,叶锦幕是江云溪的孩子,是他们江家的外孙女。

    可是现在呢?

    却有人出来在他们面前说,叶锦幕很有可能,是楚家的人!

    那就是说,叶锦幕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他们不能相信!

    江老爷子先一步走到叶锦幕和楚轻寒的面前,沉着脸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锦幕看向江老爷子,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她清晰的看到了江老爷子眼里的失望之情。

    她知道,如果她将真相说出来,江老爷子肯定会极为的失望和伤心。

    但是,如果她的血脉能够和楚轻寒符合,那么,她是绝对会回到楚家的。

    到时候,江老爷子还是会伤心。

    在叶锦幕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楚轻寒对江老爷子笑了笑,说道:“江爷爷您放心,不管怎样,小锦都永远是您的外孙女的。”

    江老爷子定定的看着楚轻寒,就如同看着一个抢走自己外孙女的强盗一般。

    但看到楚轻寒坚决的眼神,他还是只能叹了口气。

    如果叶锦幕真的是楚家的人,那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楚家将她认祖归宗。

    但是,既然楚轻寒都说了,叶锦幕永远都是他的外孙女,他的心里也得到了安慰。

    再看向叶锦幕,看着她眼里的愧疚之情,江老爷子的心也彻底落了下去。

    不管叶锦幕的血脉怎样,只要在她的心里认定他是她的外公,那他就完全感到足够了。

    江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你们就先做检测吧。”

    江铭川见江老爷子没有任何的异议,心里也有些讶异。

    但看到三人的神情,也知道了江老爷子这样选择的原因,心里也不由舒了口气。

    不仅如此,他的心里,在得知叶锦幕有可能不是他的表妹之后,有失落,有伤心,但不知道怎么的,却还有着一丝隐隐的窃喜。

    这是怎么了?

    他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明明叶锦幕不是他的表妹,是让他万分不能接受的事情。

    可是他居然感觉到开心,他到底怎么了?

    江铭川的心里不由一阵恐慌,难道他的心里,就那么希望叶锦幕不是他的表妹吗?他怎么能这样子?

    楚轻寒和叶锦幕分别拔下几根头发,然后开始进行测验。

    另一边,傅殿宸走到叶弦的身边,脸色很是不好看。

    他沉着脸问叶弦:“这么说,你是早就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了?”

    叶弦见这一点再也隐瞒不了了,心里颇是感觉到有些失望。

    好失望,以后都不能算计傅殿宸了。

    听傅殿宸这么问,叶弦也不否认,只是点了点头。

    “那你还骗我,轻寒哥跟叶锦幕是情侣关系!”傅殿宸只感到心里一阵怒火涌起。

    他原先一直以为,叶锦幕也喜欢楚轻寒,所以他一直将楚轻寒看成是情敌,对楚轻寒的态度也很是不好。

    可没有想到,他们两个居然是兄妹!

    他居然得罪了未来的大舅子!

    他是嫌活得不耐烦了吗?

    他以前还疑惑,为什么叶弦在看到叶锦幕和楚轻寒在一起的时候,丝毫都不感到嫉妒,并且还对楚轻寒态度那么好呢。

    敢情他是早就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了!

    既然是兄妹,他自然是不用担心了!自然是要对楚轻寒关系好了!

    真是个心机boy,太卑鄙无耻了!

    叶弦微微一笑:“我知道这个秘密,你不知道,所以阿锦的心里到底谁更重要,我想我不说你也知道了吧?”

    傅殿宸本来还想兴师问罪的,但听到叶弦的这句话,他只感到自己如同一只被戳破的气球一般,迅速的瘪了下去。

    没错,叶弦说得对。

    叶锦幕和楚轻寒的关系,叶弦都知道了,绝对不是叶弦自己查到的,而是叶锦幕告诉叶弦的。

    而这件事情,叶锦幕却没有告诉他。

    在叶锦幕的心里,孰轻孰重,真的一想便知。

    傅殿宸顿时感到一阵黯然,连再质问叶弦的气势也没有了。

    他苦笑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叶弦的身边。

    叶弦看着傅殿宸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嘲弄的笑意。

    跟他斗!没门!

    一句话,他就将傅殿宸这个情敌赶跑了!

    感觉真爽!

    不过傅殿宸的战斗力也太弱了,这么简简单单就上当了,他到底是怎么成为华夏国政界第一大家族傅家的少家主的?

    傅殿宸现在对楚轻寒的态度一直这样子,谁知道以后到底会不会被楚轻寒抓住小辫子,给他和叶锦幕之间制造各种阻碍。

    如果楚轻寒这样做,那他就是最大的得益者了。

    说起来,都是傅殿宸自己作死的。

    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之间的交锋。

    他们的注意力,都全部转到了叶锦幕和楚轻寒的身上。

    现在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叶锦幕和楚轻寒有可能是亲兄妹。

    但是,最后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大家也都不敢百分百的确定。

    唯有等待dna检测机器出来的结果。

    跟他们相比,叶锦幕和楚轻寒的心情更加的紧张。

    dna检测机器要出结果,需要等好几分钟。

    就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那个机器显示完成的声音终于响起。

    一份报告从机器中生成出来。

    楚轻寒拿过报告仔细看了起来。

    一旁的萧墨染等人也忍不住,凑了上去,看起了这一份报告。

    那些专业术语,让萧墨染等人看得有些头晕。

    只有楚轻寒因为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研究这件事情,所以轻而易举就看懂了。

    一边看着,楚轻寒的神色渐渐的从紧张松弛了下来。

    就连唇边,也不由露出了一抹笑意。

    看到他这样,萧墨染忍不住在楚轻寒的肩上拍了拍:“表弟,结果怎么样?”

    他的心里也有些紧张。

    毕竟如果叶锦幕真是楚轻寒的亲妹妹,那么,也就是他的表妹了。

    虽然他对叶锦幕一直都没有什么好感,就是因为叶锦幕跟他的亲妹妹萧婵娟完全就是两种人,觉得她城府太深了。

    跟她打交道的话,一不小心,就很有可能被她给坑害了。

    所以他现在跟叶锦幕打交道的话,都是有些小心翼翼的,也不敢将她给得罪了,就怕被她给算计了。

    但是,如果叶锦幕是他的表妹的话,这一切就不同了。

    看现在叶锦幕对江铭川和江老爷子多好啊!

    如果他成了叶锦幕的表哥,说不定叶锦幕对他,也如同对江铭川那样好了。

    又是替他说话的,又是替他打算的,又是帮他追妹子的。

    这样的表妹,多好啊!

    当然了,萧墨染还不知道叶锦幕就是慕叶,要不然心里会更加的羡慕嫉妒恨。

    楚轻寒抬起头,看着萧墨染,咧嘴一笑。

    然后,他还没有回答,就转过身,一把将身边的叶锦幕紧紧抱住,兴奋叫道:“小锦,你果真是我的妹妹!”

    叶锦幕的心里也是被巨大的惊喜所填满。

    她知道,之前她和楚轻寒之间的那种直觉,真的是非常有道理的。

    之前楚轻寒跟她都没有通过dna测验,就一直觉得她是他的亲妹妹,也许,就是因为血缘的关系,让他们一直这样以为。

    结果现在,结果终于出来了,他们真的是有着血缘关系的。

    叶锦幕也将楚轻寒抱住,喃喃说道:“哥哥,我好开心,你真的是我的哥哥了!”

    萧墨染也是非常的开心,叶锦幕成了他的表妹,以后应该不会再那么针对他了吧?

    想一想,就觉得未来真是无比的美好。

    看到叶锦幕这么开心,江铭川和江老爷子的心情更加的复杂。

    他们也知道,在叶锦幕的心里,一直是非常想要渴望亲情的。

    虽然他们两个也对叶锦幕一直很好,但毕竟一个只是表哥,一个只是外公。

    恐怕在叶锦幕的心里,还希望得到父母亲的关爱的。

    可是叶满江和江云溪,一个对叶锦幕只有利用,一个对叶锦幕分外的冷漠,让叶锦幕从小到大,都从未享受到父母的关爱。

    现在叶锦幕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在以后的日子里,她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关爱的。

    毕竟萧如靥虽然后来对楚蒹葭很差,那都是因为被楚蒹葭彻底伤透了心才这样的。在之前,她对楚蒹葭可是万分喜欢的。

    楚江沉的话,因为一直不知道内情,所以对楚蒹葭一直非常关爱,楚家的老爷子也是如此。

    至于楚轻寒的话,之前还没有确定叶锦幕是他的妹妹,就已经对她好了。

    所以让叶锦幕回到楚家,她一定会受尽众人宠爱,成为楚家的掌上明珠的。

    这无疑是最好的结果了。

    江铭川和江老爷子的心里虽然依然是有些失落,却依然是笑着祝福叶锦幕。

    叶锦幕看着两人,心里也有些酸涩。

    她一把将江老爷子抱住,眼泪不由掉了下来,哽咽道:“外公,你和表哥一直都是我的亲人!”

    江老爷子只感到老怀大慰,虽然现在叶锦幕不是她的外孙女了,但依然将他看成是她的外公。

    这一点,真的比被陈家洗脑的江明珊要好得多。

    萧墨染看向楚轻寒,说道:“表弟,你打算什么时候将这件事情告诉你家里?”

    赶紧说吧!

    那样他也可以跟萧家说了,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叶锦幕的表哥了!

    被萧墨染这样一提醒,楚轻寒才清醒了几分。

    他笑了笑,说道:“表哥,你不说的话,我还真是有些忘记这件事情了。”

    他和叶锦幕的血缘得到验证后,一直都处于兴奋中,还真的是将这些事情都忘在了脑后。

    他将手机拿出来,拨出了萧如靥的电话。

    等待着接通的时间里,楚轻寒对萧墨染说道:“表哥,你也打电话告诉舅舅他们吧,说你以后会有个真正的表妹了!”

    之前楚蒹葭因为不被萧如靥喜欢,虽然萧家的人并不是很清楚内情,但因为萧如靥的这种态度,萧镇海和南宫婉玉对楚蒹葭的态度也不是很好。

    就连萧婵娟这个性格单纯开朗的女孩子,对楚蒹葭的观感也不是很好。

    现在如果萧墨染告诉他们,楚蒹葭并不是楚家的人,叶锦幕才是楚家的人,料想楚家的人都会感到很是开心。

    萧墨染等的就是这句话。

    他马上也拿出手机,通知起了萧家的人。

    楚轻寒这边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边传来萧如靥的声音:“儿子,怎么了?”

    “妈,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楚轻寒的声音里面,都充满着压抑不住的兴奋和开心。

    萧如靥忍不住笑道:“到底什么好消息啊,赶紧说,让妈也开心一下!”

    楚轻寒笑道:“老妈,你跟我说说,你现在最想听到的好消息,到底是什么?”

    萧如靥想了想,才说道:“还有什么,那自然是——”刚说到这里,萧如靥就不由一顿,然后叫道:“轻寒,你可别告诉我,小锦真的是你的妹妹啊!”

    楚轻寒哈哈笑道:“对啊老妈,你的直觉真灵敏!”

    “哇,真的啊!”萧如靥的声音里面有些不敢置信,“轻寒,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小锦怎么会突然成了你妹妹的,之前我们不管怎么做都无法让你们两个的dna得到匹配啊,怎么这一次就成功了?”

    “是真的,老妈!”楚轻寒也理解萧如靥的心情,毕竟这件事情之前他们一直努力,但是一点结果都没有。

    可是现在,萧如靥几乎都不抱任何希望了,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也由不得萧如靥大喜之下还有些担心这到底是真是假。

    楚轻寒说道:“其实之前小锦之所以跟我们检查都不符合,是因为她的血脉被叶满江找人改变了。可是现在,我们又找到那个人将小锦的血脉改了过来,所以小锦跟我的验证也就能够相符合了。”

    萧如靥听了楚轻寒的话,这才终于相信了他的话。

    她激动道:“好好好,那你赶紧将小锦带回来,这一次,我是怎么都不会将这个女儿给放开了!我还要去告诉你老爸和爷爷,让他们两个也开心一样,并且安排一下让小锦认祖归宗的事情!”

    楚轻寒失笑:“好的老妈,我们将申城的事情解决完之后,就马上回来!”

    “那还差不多!”萧如靥冷哼了一声,说道,“都是那个叶满江作恶多端,不但将我的女儿调换了,让我这么多年都跟小锦失散,这些年来还对小锦那么差!哼,我一定要让你老爸和你爷爷好好的整顿叶满江一顿!”

    “我们也想要对付叶满江,打算让小弦认祖归宗了,然后让叶家给小弦继承了,那样子才是最叶满江最大的打击。”

    “你放心儿子,我会让你老爸和爷爷这样子做的。还有你舅舅,如果知道他的外甥女被人这样子对待,也会来帮我们的!有着我们两家出手,小小的叶家根本就不是对手!”

    “老妈,那我就放心了,我先挂了啊,我们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

    “好的儿子,我马上就去安排这些事情!”

    楚轻寒将电话挂断后,见萧墨染也刚刚说完电话没多久。

    萧墨染心情有些复杂的看着叶锦幕。

    他刚刚将这件事情告诉萧镇海,萧镇海在电话的那头差不多都要爆炸了。

    萧镇海以前就跟萧如靥的关系极为的好,这些年虽然有些好奇为什么萧如靥对楚蒹葭的态度那样差,却依然是无条件支持自己妹妹的做法。

    现在听到自己宝贝妹妹的宝贝女儿都被人换了还被人虐待,哪里还忍得住。

    他马上就要求萧墨染无条件的支持叶锦幕将叶满江完虐,如果需要什么之源,尽管跟他说。

    萧墨染听到那边萧镇海这么说,顿时心里感到大事不妙。

    以前他在家里就没有什么地位,在他的上面,他爹宠他老妈,也宠他妹妹。

    可是对他,就是十分的严厉。

    结果现在有了一个外甥女,对那个外甥女也那么的看重。

    以后难道他在萧家的地位,会比叶锦幕这个表妹都要低了?

    想起来他原本还以为成了叶锦幕的表哥后能够享受各种福利,可是现在,叶锦幕还没有认祖归宗,萧镇海就已经命令他替叶锦幕办事了。

    以后他的好日子,估计也是不可能了。

    萧墨染立刻感到自己的前路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