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61章 大结局(下)

第361章 大结局(下)

    楚轻寒在叶锦幕的头上摸了摸,说道:“小锦,我已经将事情告诉我老妈了,马上我爸和爷爷肯定也知道这些事情。他们知道你要对付叶满江,都会来帮你的。还有舅舅,应该也会来帮我们的。”

    “舅舅?”叶锦幕以前的记忆里,只有江云楼才是她的舅舅。

    现在听楚轻寒一说,才想起来她在这边也有个舅舅。

    那就是萧墨染的老爹萧镇海。

    那是不是说,萧墨染就是她的表哥了?

    叶锦幕也看向萧墨染,心情很是有些复杂。

    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出,萧墨染对她的印象可不是特别好。

    毕竟他一直喜欢的就是萧婵娟那样的女孩子,对于她,他应该是出于这些天的交情,才一直保持着起码的客气的。

    但是他的心里,应该对她是没有任何好感的。

    这样的一个表哥,谁知道以后相处起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想起来,似乎江铭川这个表哥,比他可是好多了。

    算了,以后就先看一看吧,如果萧墨染还是不喜欢她,那她也只是跟以前那样和他相处就好了。

    楚轻寒对大家笑了笑,说道:“现在我们继续我们的计划,一边等着之源调查慕云纯,一边就进行将叶家夺回来的计划!我倒要看看,在我们楚家和萧家的压力下,叶满江到底会不会马上将小弦认祖归宗。”

    可是叶弦的表情,却是似乎有点失落。

    叶锦幕看向叶弦,问道:“阿弦,你怎么了?”

    叶弦朝叶锦幕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只不过是想起来,你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亲人,可是我的亲人,却不知道在哪里。”

    到底他还有没有亲人,他都不知道。

    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都不在人世了,让他永远都没有了亲人。

    听到叶弦这么说,南宫静泓有些同情的在他的肩上拍了拍:“没事的,我们都帮你去找吧!”

    “没用的。”叶弦叹了口气,“之前阿锦就已经在帮忙找了,但是却一直都没有结果。”

    凌锦城在一旁说道:“你的身上就没有任何的标志吗?没有任何你父母留下来的线索?”

    叶弦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毕竟我爸妈从小也没有跟我说起过这些事情。如果真的有什么线索,估计叶满江是知道的吧。”

    “那我们就别等了,直接去叶家问叶满江吧!”

    楚轻寒也点头说道:“没错,现在这是最好的办法了!等到小弦认祖归宗,将叶家继承到手之后,我们就帮助小弦去找到他的亲人!”

    大家都同意楚轻寒的做法,直接朝叶家走去。

    叶满江见到大家没多久都回来了,心里自然还是有些开心的。

    不过他的心里还是很不安。

    只因原先他特地请到申城来帮助他的星极道长,突然失去了联络。

    不管他怎么样去联系,星极道长都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让他的心里,不由升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甚至都怀疑是不是星极道长遭遇到了什么不测。

    叶锦织的心里也是有些失望的。

    她原本以为,只要星极道长来了,就能够将她的血脉换成楚家人的血脉。

    那样子,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楚家的人了。

    可是没想到,星极道长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反倒是叶锦幕这个碍眼的存在又回来了。

    大家在叶家暂时的住了下来,等待着楚家和萧家对叶家出手。

    果然第二天,萧如靥就打电话给了楚轻寒:“儿子,你告诉小锦,我们做了一个超级大的动作!叶家很快就会被你们解决了!”

    楚轻寒没有想到楚家和萧家的动作这么快,马上就对叶家出手了。

    楚家是京城三大世家之一,经济实力极为的强大。

    他们自然是从经济上来打压叶家。

    至于萧家,他们那么庞大的情报机构,自然很是非常容易的就将叶家这些年的不法勾当都全部调查到手了。

    有着这些调查到的资料,明面上给叶家开了各种巨额罚款,以及关停他们的一些分公司,也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

    只是一天,叶家的那些产业,就已经被折腾得差不多了。

    叶满江不由感到一阵焦头烂额。

    他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突然一夜之间就被人这样子对待。

    要他相信这都是偶然的,他绝对不相信的。

    难道那些他们叶家的对头都正好这个时候发力,让他的那些公司遭遇到打压?

    难道他们产业各方面的问题,都刚好在这天爆发?

    这怎么可能?

    绝对是得罪了人!

    并且,得罪的,还是几乎可以说是在华夏国一手遮天的庞大存在!

    但是,他怎么可能会得罪那些人?

    他一向都是对比自己势力大的人无比的恭敬,唯恐得罪了他们。

    唯一做过过分的事情,就是将叶锦幕和楚蒹葭给调换了过来。

    难道,这次对他做这些事情的,是楚家?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来,就被叶满江给否决了。

    怎么可能!

    如果楚家知道了他曾经做过的事情,他怎么可能还会在这里好好待着?

    料想楚家早就来兴师问罪了。

    叶锦幕也不会再回到叶家。

    叶满江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打算再等等。

    想看一下,如果他按兵不动,对方会不会停手。

    可没想到,第二天,叶家更多的产业,都遭遇了各方面的打压!

    整个叶家的经济命脉,都几乎全部都被伤了!

    这一下,不但叶满江坐不住了,就连叶家的那些长老们,也都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

    他们几乎全部都走了出来,询问叶满江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才让叶家突然变成这样子。

    叶满江虽然口口声声说这件事情他并不知情,只是因为刚好叶家遭遇到了这些事情而已,但是叶家的那些长老们都不相信,都要他给出一些交代来。

    叶满江烦不胜烦,被弄得焦头烂额的,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叶锦织见叶满江这个样子,又将好女儿的特性发挥了出来,对叶满江说道:“爸,如果真的是有人来算计我们叶家,那你为什么不去找楚轻寒他们帮忙呢?”

    叶满江听了叶锦织这话,顿时双眼一亮。

    对啊!

    他怎么这么傻!

    怀疑是叶家得罪了人,并且还是得罪了不得了的人,可是现在在叶家的这些人,哪一个家世不是特别惊人的?

    有着他们的帮忙,那还怕什么?

    叶满江忍不住满脸赞扬的对叶锦织说道:“不愧是我的乖女儿,想事情就是比别人要聪明多了!那我现在就去找叶锦幕,让她来说动那些人来帮助我们!”

    叶满江此刻心里充满了浓浓的愤恨。

    为什么结识那些人的,偏偏是叶锦幕?

    就不是叶锦织!

    难道就是因为叶锦幕是楚家的血脉,所以才与那些人天生就有着投契的气场吗?

    不,他不允许这样!

    他要等到星极道长来到叶家,然后将叶锦织的血脉也改变了!

    到时候,叶锦幕就只不过是落毛的凤凰,只能任他揉捏。

    叶锦织听到叶满江的话,心里也很是不忿。

    凭什么!结交那些人的就是叶锦幕,而不是她!

    哼,等到她成了楚家的人,她一定要将这些人全部抢过来,让他们都对叶锦幕冷言冷语!

    叶锦幕通过小鳞一直都在监视着叶满江和叶锦织,知道他要来找她,所以索性就在自己的房间里等着叶满江大驾光临。

    叶满江来到叶锦幕的房间,见叶锦幕在这里,心里大叫好巧。

    他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对叶锦幕说道:“小锦,你怎么一个人在房间里啊,你的那些朋友们呢?”

    叶锦幕对叶满江笑了笑,说道:“他们在跟阿弦商量一些事情呢!”

    “小弦?”叶满江挑了挑眉,怎么叶弦又跟那些人的关系那么好了?

    “对啊,爸爸你不知道吗,那些人其实都是阿弦的朋友啊!他们是看在阿弦的面子上,所以才对我这么好的。”

    “什么?”叶满江大惊失色。

    敢情他一直对叶锦幕这么殷勤客气,完全就是浪费感情啊!

    那些人,居然会是叶弦的朋友?

    那个野种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结交到那些人!

    叶满江一听叶锦幕跟那些人没有关系,现在连跟叶锦幕客套的心情都没有了。

    他对叶锦幕假笑了一下,说道:“小锦,小弦现在在哪里啊,我找他有点事情!”

    叶锦幕很是老老实实的说道:“他们现在就在阿弦的房间里面,你可以去那里找他的。”

    叶满江嗯了一声,就离开了叶锦幕的房间。

    等到叶满江离开之后,小鳞鄙夷的冷哼了一声:“切,就算来演戏,也不演个全套!一听你跟傅殿宸他们没有关系,他对你的态度马上就不耐烦了,这演技就连我看不下去!”

    叶锦幕笑了笑,说道:“小鳞,你也没必要这样了,反正他本来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吗?你何必要对他报以什么期待?再说了,我们这样子,也只不过是在跟他演戏,让他将阿弦认祖归宗而已,所以他什么态度,我们何必再计较呢?”

    “哼,主人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倒是好受多了!主人你说得对,一想到叶满江再怎么狡猾也还是被我们骗了,我心里就感到很是开心啊!”

    小鳞说完这话,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般,说道:“对了主人!有一件事情,我觉得我们必须要解决了!”

    叶锦幕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事情要解决,只能疑惑问道:“什么事情?”

    “就是江铭川身上的那个命格啊!”小鳞叹了口气,说道,“主人,难道你忘记了,江铭川当时身上还有个正在萌芽状态的命格,正是因为那个命格还没有萌发出来,所以我们才可以将另外一个命格放在他的身上。但是,这样一来,他原来的那个命格的生长状态就会被抑制住。如果只是短期的抑制还行,但如果长期都被抑制住,那这个命格很有可能就死掉,以后再不复存在了!”

    “什么?有这么严重?”叶锦幕还真是没有想到,那个命格被抑制住,会有着这么严重的后果。

    她赶紧对小鳞说道:“小鳞,那我们马上将现在这个命格撤掉吧!”

    小鳞笑了笑,说道:“主人,你现在不怕江铭川对你的感情了吗?”

    “你这个鬼丫头,原来是想要跟我说这句话呢!”叶锦幕失笑,“原本我害怕表哥对我的感情,只是因为我以为我跟他是表兄妹而已。但是现在,已经证明我是楚家的人了,跟他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自然是可以将那个命格撤掉的了。”

    “原来是这样啊!”小鳞突然嘿嘿笑了一声,“那主人,我可不可以理解,其实你对江铭川的感情也并不排斥,所以才同意将这个命格撤掉的?”

    “你这个鬼丫头,你在瞎说什么呢!我只不过是将他看成是我的表哥罢了!”

    叶锦幕在小鳞的头上敲了下,没好气说道。

    虽然如此,但是叶锦幕的双眉,却是不由微微的皱了起来。

    以后她和江铭川并没有血缘关系了,江铭川以后对她的感情,也不会被他忘记了,她以后对江铭川的感情,真的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在她的心里,以后真的可以将江铭川单纯的看成是她的表哥吗?

    叶锦幕摇了摇头,实在是感到感情的事情太复杂了,索性也不再去想了。

    小鳞在一旁看着,看着叶锦幕一副很是伤脑筋的模样,唇边又是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她这个主人可真是迟钝啊!

    明明对那些人并不是没有感情,却是一直自欺欺人,认为对他们的感情只是朋友或者亲人而已。

    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跟了这么一个迟钝的主人,让她都不停的为她操心!

    唉!

    但是小鳞也不敢去提醒叶锦幕,生怕说多了,会让叶锦幕产生排斥逆反的心理,从而连带对那些人都不喜欢了。

    另一边,叶满江来到了叶弦的房间。

    一路上,他都在斟酌着字句,考虑着要怎么样去跟叶弦说。

    毕竟他以前对叶弦可是极差的,比对叶锦幕还要差得多。

    不但不允许他上叶家的族谱,更是在叶满仓夫妇空难去世后,就将他赶出了申城。

    结果现在却要去找他帮忙,就算用脚趾头想,叶满江都知道叶弦肯定不能答应。

    毕竟叶弦可不是跟叶锦幕一样傻。

    叶弦一直对他很是排斥,如果他去找叶弦帮忙,谁知道会遭到对方什么样的嘲讽和打击。

    但为了叶家的未来,叶满江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前往。

    大不了到时候答应叶弦的一些要求。

    叶满江就不信,只要他跟叶弦交换了条件,叶弦还会不答应他的要求。

    叶满江来到叶弦的房间前面,房门此刻已经关上了。

    叶满江伸出手敲了敲门。

    叶弦此刻正在跟楚轻寒等人一起待在房间里面。

    叶锦幕早就打电话通知过他们,说叶满江现在正要来找他们。

    所以现在一听敲门声,楚轻寒就不由失笑:“没想到叶满江来得这么快,看来他真的是为了叶家的事情心急如焚啊!”

    如果不是叶锦幕的要求,楚轻寒早就想要把叶满江挫骨扬灰了。

    居然敢这样子算计他们楚家的人,把他们当傻子耍,给这么点教训怎么可能?

    不过叶锦幕这个方法也不错,从精神上来打击叶满江。

    也不知道从叶满江手里将叶家骗过来之后,叶锦幕还打算怎么样对付叶满江。

    叶弦走上前去将门打开,看见是叶满江,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怎么是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就算不是演戏,他的心里对叶满江也满是恨意。

    一方面是因为叶满江对他这些年的态度,更重要的,还是他对叶锦幕做的那些事情。

    叶满江早就料到叶弦会有这样的态度了,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看来这一次,事情真的会很复杂了。

    叶满江朝叶弦挤出一个讨好的笑脸,说道:“没什么,我就是来看看你,毕竟我是你的大伯啊!”

    叶弦心里冷笑。

    以往就算叶满仓夫妇在世的时候,叶满江也是不许叶弦这样子叫他。

    现在有事情要找他帮忙,叶满江倒是将这个称呼祭了出来?

    叶弦忍不住冷笑道:“别这样,这个称呼,我可不敢叫出来!谁知道叫出来之后,又会不会被人骂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叶满江脸皮不愧极厚,听到叶弦的这句话,没有为自己以前的行为感到羞愧,只是觉得自己真是短视。

    他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叶弦有结交到这群人的手段!

    如果能看出来,早知道他就对叶弦的态度好一点了!

    跟对叶锦幕一样,将叶弦洗脑了,现在来找他帮忙,估计也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了!

    叶满江的心里满是后悔。

    他只能再朝叶弦陪笑道:“小弦,你这是在说什么话呢,就算你爸妈已经去世了,但你跟我的关系并没有断掉啊!你这样子对大伯,大伯真的好伤心啊!”

    叶弦冷笑一声:“别套近乎!我可不是你们叶家的人,又没有上你们叶家的族谱,你什么时候成我大伯了?”

    “小弦,你这是在说什么话呢,整个叶家谁不知道你的身份,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的大伯啊!”

    叶弦冷着脸,根本就不答他的话,只是拉着门,一副要关门的模样:“滚!”

    “诶诶诶,小弦,你别关门啊!我还有话要跟你说呢!”叶满江一见叶弦这动作,顿时急了。

    他赶紧伸出手握住门把,阻止住叶弦关门的动作,一边拉一边叫道:“小弦,你别关门好不好,我真的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啊!”

    叶满江突然福至心灵,想出了一个在他看来极为靠谱的办法。

    叶弦现在不想帮他,不就是因为他没有把自己看成是叶家的人吗?

    所以现在叶家的盛衰荣辱,都跟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但是,如果叶弦成了叶家的人,那到时候就算不要他去让叶弦帮忙,恐怕叶家的那些长老们都不会坐视不管。

    今天不管怎样,他都要忽悠叶弦进了叶家族谱!

    哪怕叶弦再不愿意,他也一定要做到!

    叶满江打定了主意,手下的力道也似乎瞬间大了很多,彻底将门给掰开了。

    叶弦不耐烦的看着叶满江:“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叶满江唯恐叶弦再度将门关上,赶紧说道:“小弦,以前你爸妈在世的时候,最大的遗憾就是你没有能够入了叶家的族谱。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你爸妈在世的时候也对你非常的好,难道你就不想让他们的遗愿得到实现吗?”

    叶弦冷笑:“说得冠冕堂皇的,难道我不能入叶家的族谱,我爸妈死不瞑目,不就是因为你吗?”

    叶满江哪怕脸皮再厚,听到这话也是不由讪笑了一声,说道:“我那时候不是一时之间脑子糊涂了吗?可是现在我清醒了过来,意识到亲情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叶家实在是没有多少的小孩子,小锦和小织也需要有个哥哥来照料了,所以小弦,你就入了叶家的族谱吧!”

    “呵呵,你当我是傻子?”叶弦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叶满江,“你是什么人,阿锦不懂,我还不懂吗?还说什么亲情才是最重要的,这种昧着良心的话,你是怎么能说出来的?哦对了,我忘记了你根本就没有良心,所以说出这种话来,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的!现在想来,也许是因为我对你有用,所以你今天才特地来找我吧,对不对?”

    叶满江被叶弦说得心里冒火。

    本来叶弦就是他一直瞧不起的存在,他以前对叶弦一直是冷嘲热讽的。

    可是现在,他以前看不起的人,却在他的面前嘲讽他。

    这种落差真的是极大。

    但是,想起自己要来找叶弦帮忙,叶满江也只能忍着气。

    他挤出一丝笑来:“小弦,别这样说嘛,我是真的想要你入叶家的族谱的……”

    “要不要我猜一下你这样做的原因?”叶弦笑了声,说道,“是不是你们叶家出了什么问题,所以想要来找我的朋友们帮忙?可是生怕我不是叶家人不肯为你出面,所以就想让我入了叶家的族谱。到时候,就算我不想帮忙,叶家的那些老头子们,也都会一窝蜂的出来求我帮忙,是吗?”

    叶满江被叶弦说中了心事,心里不住暗骂这个兔崽子真是太狡猾了,但表面上却是一点异样都没有露出来。

    他又是笑了笑,说道:“小弦你说什么呢,我们叶家又会出什么事情?”

    “既然没有出什么事情,那也就不要我帮忙了,是吧?”叶弦也笑了笑,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请你回去吧,反正我对入你们叶家族谱的事情,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说着,叶弦又一副要关门的模样。

    叶满江彻底急了。

    看来他是不能继续跟叶弦各种打太极了,还是要直言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

    要不然叶弦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那就麻烦了。

    叶满江赶紧说道:“小弦,我知道其实你还是想要入叶家族谱的,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请叶家的长老们都来见证这一场面吧。你也想想你的爸妈,你难道忍心见他们死不瞑目吗?”

    叶弦冷笑道:“你别把我爸妈搬出来了,他们如果知道我是被这样子入的叶家族谱,料想也不会让我答应的!你之前就一直不愿意让我入了叶家族谱,就是生怕我抢了你们叶家的继承权,可谁知道,不管是我爸妈还是我,我们都对叶家没有任何的兴趣,一切都是你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对于叶弦的话,叶满江一个字都不信。

    他以己度人,从小就对叶满仓充满敌意,一直觉得叶满仓是自己想要成为叶家家主的重大阻力。

    后来他成了叶家的家主,又开始觉得叶满仓收养叶弦,就是为了跟自己抢位子的。

    所以他千方百计不肯让叶弦入了叶家的族谱。

    现在听叶弦这么说,也觉得这只不过是他的托词罢了。

    但他也不敢反驳叶弦的话,只是陪笑道:“对对对,我知道小弦你淡泊名利,对叶家的家主之位根本就不看重……”

    叶弦微微一笑,说道:“不过,就算我对叶家家主的位子没有兴趣,但我也不想就这样被你操控……”

    听到叶弦这话,叶满江的心里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他看着叶弦,皱眉问道:“你想干什么?”

    “很简单!”叶弦笑了笑,“想要我入叶家的族谱,让我给你们叶家背锅,可以!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叶满江心里不祥的预感越发的强了。

    “你写个遗嘱,让阿锦继承你叶家家主的位子。”

    “不可能!”叶满江失声叫了出来,“这怎么可能,我不会答应你的!”

    别说叶锦幕身为一个女孩子,想要成为叶家家主,是叶家那群长老们绝对不会答应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他怎么可能会让叶锦幕继承叶家?

    要继承的话,也是叶锦织!

    “哦?不可以?好吧,那就算了,我跟你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叶弦一副又要关门的模样。

    叶满江看到叶弦这副模样,心里又是不禁有些着急了。

    他转念一想,反正让叶锦幕当叶家的继承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如果他不答应的话,叶弦也肯定不会跟他合作。

    唯一的办法就是,他先暂时装作答应了叶弦的要求,等到叶弦替他将叶家的事情解决后,他到时候再翻脸!

    叶满江心里这个念头转了一遍,没有任何迟疑的点点头。

    “哦?你这样的话,是答应我的要求了?”叶弦一扬眉,“难道你不想让叶锦织继承叶家了?”

    叶满江没有想到叶弦将他心里真正的想法都看透了,心里大骂叶弦是个兔崽子,但表面上却是笑道:“小弦,你在说什么呢?小锦和小织都是我的女儿,不管谁继承叶家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我怎么可能会只想让小织继承叶家呢?”

    叶弦不置可否的笑了声,没有说话。

    叶满江赶紧说道:“小弦,你看我现在都答应了你的要求,你也该答应我的要求了吧?”

    “这还不够。”叶弦笑了笑,说道,“你得立下字据!要不然到时候你反悔的话,我可是找证据都找不到了!”

    叶满江的脸色抽搐了一下,很想将眼前的叶弦甩到九霄云外去。

    但想起来他要求叶弦的事情,只能忍住了。

    算了,立字据就立字据吧,到时候大不了说这都是叶弦伪造的好了!

    叶满江笑道:“你这小子,怎么那么谨慎呢!好吧,那我就立字据吧!”

    “行,立字据的时候,你可别忘记了在字据上面盖下你身为家主的印章啊!”

    看到叶弦又提出一个要求来,叶满江真的恨得牙痒痒的。

    他只能将家主的印章拿了出来,顺着叶弦的要求,和叶弦立下了字据。

    哼,现在叶弦还没有答应他的要求,他就先顺着叶弦。

    等到事情解决了,到时候叶弦不还是随便他揉捏的?

    叶满江心里恨恨的想着,将字据收了起来,再度对叶弦说道:“小弦,我回去跟长老们商量让你入族谱的事情啊,你别忘了跟你朋友说我们叶家的事情啊!”

    叶弦点点头,淡淡问道:“什么时候?”

    “没多久了,我尽量在今天下午就促成这件事情!”

    叶满江现在是生怕耽误一点点时间,让叶弦改变了他自己的想法,到时候就不好了。

    迟则生变,他还是赶紧将这件事情告诉长老们吧。

    反正让叶弦入了叶家的族谱,也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当然了,让叶锦幕成为叶家继承人的事情,他是一个字都不会跟长老们提的!

    叶满江喜滋滋的离开了叶弦的房间,等到他离开,楚轻寒走到叶弦的身边,说道:“真是没想到,叶满江这么容易就被骗到了。”

    “恐怕他现在还以为,我是真的想要让小锦成为叶家的继承人,所以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那一点去了吧。至于我要入叶家族谱这件事情,料想他到现在都还会以为那是我被他逼的,并且还是他占了大便宜。”

    “既然他这么想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楚轻寒在叶弦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小弦,至于你的身世,我已经要之源去查了。等到查完慕云纯的事情之后,他就会去调查你的事情。你的dna信息,我也已经提炼出来了,到时候让之源去全国的dna遗传库里面前去对比,看看到底有没有谁跟你的dna匹配的。”

    “嗯,谢谢轻寒哥。”

    叶弦点点头。

    楚轻寒的这个办法,确实是最好的办法了。

    现在他还没有入了叶家的族谱,所以也不方便去找叶满江打听他以前身世的事情,唯恐打草惊蛇了。

    等到下午他入了叶家的族谱后,他再去问叶满江这件事情不迟。

    料想叶满江现在这种有求于他的时刻,肯定会对他的要求予取予求的。

    万一叶家没有跟他身世有关的东西,那他就只能完全寄希望于秦之源那边的调查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在这个期间,楚家和萧家又再度对叶家出手了。

    叶满江被这些下属报来的噩耗折腾得焦头烂额,只希望下午快点到来,让叶弦入了叶家的族谱,好让他的那些朋友们赶紧出手。

    如果还不出手的话,谁知道叶家会被楚家和萧家弄成什么样子。

    所以等到长老们全部集合了之后,叶满江忙不迭的将叶弦请了出来。

    叶弦和叶锦幕以及其他人都朝叶弦入族谱的现场走去,几乎所有叶家的长老们都在这里等着。

    见到叶弦出来,那些长老们也知道叶弦现在已经是他们唯一的救星了,看到他的时候,都是满脸看着最有出息的小辈慈爱的笑意。

    看到这些人的嘴脸,叶弦心里不由冷笑。

    这些人跟叶满江一个样,以前叶满仓夫妇想要让叶弦入了叶家的族谱的时候,叶满江出来反对,这些人也都全部站在了叶满江这一边。

    结果现在,有求于他了,就都出来对他这么殷勤。

    呵呵,他一定会让这些人,也全部都没有好日子过!

    并且,听叶锦幕说的,这些人在叶锦幕上辈子,也全部都是叶满江的帮凶。

    叶弦更加的不想将他们放过了。

    叶弦入族谱的程序也不难,很容易就解决了。

    让叶满江有些放心的是,叶弦没有在这次仪式上将他同意叶锦幕成为叶家下一任继承人的事情说出来。

    要不然,谁知道会在现场造成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要知道这些长老们可都是老封建,是绝对不会允许让叶锦幕一个女孩子成为叶家继承人的。

    所以这些年叶满江都打算徐徐图之,将这些长老们的权力架空,让这些长老们彻底失去话语权,到时候再让叶锦织成为下一代的继承人。

    只可惜他这个计划还没有实施,就被迫和叶弦签订了协议。

    不过他转念一想,叶弦不将这个协议公布出来,应该也是跟他一样,生怕被这些老封建们反对。

    仪式刚刚完成,叶满江就将叶弦拉了出来,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弦,你可要你的朋友们赶紧帮忙啊!”

    叶弦点点头:“你放心,我早就跟他们说了,他们也答应了,只要我入了叶家的族谱,那就说明我已经是叶家的人了。既然是叶家出了什么事情,他们看在我的面子上,自然也是会帮忙的。”

    “那就好那就好!”叶满江心里不住的咒骂叶弦真是走了狗屎运,居然能交到这样的朋友,并且那些人可真够傻的,只是因为叶弦成了叶家的人,对叶家的忙他们就会去帮。

    他怎么就遇不到这么好的朋友!

    叶满江的心里真是又嫉又恨,叶弦这时候又说道:“对了,我想问个事情。”

    叶满江虽然心里对叶弦嫉恨得要死,但表面上依然是一副慈爱的模样:“什么事情,你说!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嗯,这件事情你肯定知道。”叶弦也不客气,直接问道:“当年我被我爸妈收养的时候,我的身上有什么信物吗?”

    叶满江顿时紧张了起来:“小弦你怎么了?难道你刚刚入了叶家的族谱,就想着要找回你自己的亲生父母吗?”

    此刻叶满江真的很害怕叶弦找到了亲生父母,就马上脱离了叶家。

    这样的话,他那些朋友们不来帮助他就惨了。

    叶弦笑了笑,说道:“你放心,我已经答应了要帮叶家的忙,就一定不会食言。至于我找不找回我的亲生父母,难道你就不期盼?你难道我希望继续留在叶家,到时候对你下一代的继承人位子产生威胁?”

    叶弦的话,让叶满江的全身瞬间就迸发出了冷汗。

    没错!

    叶弦说得真的没错!

    叶满江不由暗恨自己难道是变蠢了,为什么居然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叶弦都说了,现在他会帮叶家,可是以后,他没有利用价值之后,他到底留不留在叶家,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相反,他离开叶家,反而是更好的结果。

    所以,他还是赶紧帮叶弦找到他自己的亲生父母吧!

    叶满江顿时一点都不敢隐瞒,直接说道:“小弦,我实话跟你说,当年你爸妈捡到你的时候,你是被人扔在了一个垃圾桶边上。不过当时你身上穿的衣服倒是看起来挺高档的,不像是没钱人家穿的东西。并且在那些衣服的上面,还有着一个很奇特的标志。”

    “什么标志?”叶弦听到叶满江的话,顿时激动了起来。

    他还真的想不到,在叶满江这里,居然真的能问到跟他身世有关的情报。

    那个标志,说不定也是跟他原先父母有关的情报。

    就算他不认识,只要找到萧墨染他们问一问,肯定就有结果了。

    叶弦只感到手脚都似乎在颤抖,只想着叶满江赶紧将这些衣服拿过来,让他去好好的萧墨染他们好好的问问。

    见叶弦这么激动的模样,叶满江笑着对他说道:“小弦,我今天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帮我的忙才是啊!”

    叶弦点头:“你放心吧,他们一定会好好帮忙的。”

    叶满江得到叶弦的保证,这才心满意足的去将叶弦以前穿的衣服拿了过来。

    叶弦接过叶满江拿来的衣服,在衣服上面找了找,果然看到在衣服的内侧,有着一个小小的标志。

    这个标志是一把很小的刀。

    但是这个标志,却是叶弦从来没有看到的。

    看来,也只能去问问萧墨染了。

    在叶弦告辞离开的时候,叶满江又是反复的叮咛他一定要好好的帮忙。

    叶弦根本没有心情听叶满江说的话,他拿着衣服就朝萧墨染的房间走去。

    当然在一路上,他还打了电话给叶锦幕,说他拿到了线索,现在正在去找萧墨染。

    叶锦幕听到叶弦电话里这么说,心里也替他感到开心。

    她也朝萧墨染的房间走去,想去看一看那个标志到底是什么。

    叶弦来到萧墨染房间的时候,叶锦幕也刚来多没久。

    叶弦将衣服拿出来,对萧墨染说道:“这就是我说的那件衣服。”

    萧墨染接过叶弦手里的衣服,翻开那个标志看了一眼,脸色就不由变了。

    这个时候楚轻寒傅殿宸等人也来到了萧墨染的房间里。

    看到萧墨染这样的神色,南宫静泓叫了出来:“怎么了?墨染,你赶紧将那个标志的来历说出来啊!”

    一看萧墨染的神情,就知道他绝对是已经知道了那个标志到底是什么。

    萧墨染叹了口气,说道:“你自己看吧!”

    南宫静泓接过萧墨染递来的衣服,看了一眼,也是神色一变。

    他一脸看到鬼一样的神色,喃喃说道:“不是吧,怎么可能这么巧……”

    其他人看到南宫静泓这样的神色,也不由有些急了。

    纷纷都想走上前来,想要看一看这个标志到底是什么。

    南宫静泓看了他们一眼,将衣服直接递给叶锦幕:“还是你来看看吧!”

    叶锦幕也是满腹疑团,这个标志难道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吗,为什么一个个的脸色都变得这么难看?

    可是当她自己接过衣服来看了一眼之后,心里也是不由有了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不是吧?

    叶弦的身世居然是那样子的?

    看到叶锦幕的神色也不好了,大家心里的疑惑更加的深了。

    大家也不好去叶锦幕的手里抢衣服,只能将疑惑的视线投向了她。

    叶锦幕叹了口气,看向了叶弦。

    叶弦被大家这样的反应弄得一头雾水,同时心里也有些期待。

    这是怎么了?难道他的身世是一个很骇人听闻的东西吗?

    并且,这些人,居然都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世是什么样子了。

    难道他的亲生父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

    这样想着,叶弦的心里,不由有些激动起来。

    原先,这些喜欢叶锦幕的人中间,就他的身世是最普通的,他的力量也是最薄弱的。

    就算想要保护叶锦幕,他也是比他们更加的力不从心。

    现在,他真实的身份出来了,似乎还是很了不起的存在。

    这是不是说明,以后他会有着和这些人平起平坐的的资格了?

    叶弦忍不住问道:“阿锦,我的亲生父母到底是什么人?你能跟我说说吗?”

    叶锦幕对叶弦笑了笑,说道:“阿弦,你还记得许墨吗?”

    “许墨?”叶弦第一反应是叶锦幕旗下的艺人,但想起之前对许墨身份的了解,知道他居然是无极帮的少帮主。

    叶锦幕为什么突然跟他提起许墨?难道他的身世,跟许墨有着什么关系?

    叶锦幕接着说道:“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无极帮帮主生了一对双胞胎,但是却被自己帮中的叛徒带着其中一个逃了出来。随后虽然那个叛徒被无极帮杀死了,但那个小孩子却是下落不明,很多人都怀疑他已经去世了。但尽管如此,无极帮帮主和夫人,却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那个孩子……”

    叶锦幕刚说到这里,叶弦就只感到自己的心脏在不停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叶锦幕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那个失踪的孩子,其实就是他?

    其实,他也是无极帮的少帮主?

    如果他真的是这个身份,那可真是太厉害了!

    要知道现在无极帮就算在帝都里面,也是让这些世家贵族们不敢小瞧的存在。

    如果他真的是无极帮帮主的儿子,有着身份的加成,他打败那些情敌的可能性,就越发的高了。

    萧墨染点头说道:“没错,这个标志就是无极帮的标志。所以你的身世,很有可能是跟无极帮有着关系的。不过,你到底是不是无极帮帮主的孩子,还需要去验证。”

    南宫静泓则是很激动的在叶弦的肩膀上拍拍:“哈哈,如果你真成了无极帮的少帮主,可别忘了兄弟我啊!毕竟许墨那个小子,我们很多人跟他的关系可没有多近,想跟无极帮攀上交情也没有办法,可是跟你就不同了!”

    凌锦城看着叶弦,心里也很是无语。

    无极帮跟天云帮的关系一向十分复杂,虽然两家是姻亲关系,但因为两个帮派长期以来的明争暗斗,所以两家现在基本上都很少有什么交情。

    现在没想到无极帮的少帮主却成了他的小师弟,不得不说命运还真是个奇特的存在。

    如果将来叶弦成了无极帮的帮主,也不知道两家的关系能不能缓和一点。

    毕竟如果叶弦是无极帮的少帮主,那可是他的亲姑姑的儿子。既是他的师弟,又是他的表弟,两家的关系想不近都难。

    之前许墨也是他的表弟,但因为两家相隔比较远,两人一年都不能见上几面。

    许墨的性格又比较叛逆,一直都不想接手无极帮的事务,对帮派中的事务一点都不感兴趣,对凌锦城做的事情也没有兴趣,所以凌锦城跟许墨的关系还真的不是很亲近。

    相比许墨来说,凌锦城还真的很期待叶弦真的能是无极帮帮主许天擎的儿子。

    但在场心情最复杂的,还是傅殿宸。

    他现在心里是将叶弦看成是他唯一的情敌,没想到叶弦居然有可能有着这么强大的身份。

    那么,他以后面对叶弦,是不是更加的没有了任何的胜算?

    这么一想,傅殿宸顿时感到自己的前路一片黑暗。

    小鳞在叶锦幕的肩膀上切了一声,说道:“这是没想到,叶弦这小子居然走了这么一个狗屎运,身世这么厉害!”

    她说完这话,又环视了一眼四周:“唉,真是失望啊,你表哥居然不在这里,不然就可以将他那个命格拿过来了!”

    他们这一次回到叶家的时候,江老爷子和江铭川没有跟着一起回来,所以一直到现在,江铭川身上的那个命格也没有换回来。

    叶锦幕的心里有些复杂。

    她跟无极帮的人打过一些交道,也知道一点他们的行事准则。

    按照她对许墨的理解,许墨还真的是对无极帮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

    如果叶弦真的是许天擎的儿子,那将来继承无极帮的人,应该就是叶弦了。

    她真的不知道,将来如果真的成为了无极帮帮主的叶弦,跟现在的叶弦,又会不会是同样的一个人了。

    将来的他跟她,还能保持像现在一样的关系吗?

    叶锦幕的心里,不由充满了浓浓的怅然。

    萧墨染对叶弦说道:“既然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这样的猜想,那我们就立刻去通知无极帮的人。到时候跟你进行一下dna测试,应该就能很简单的知道,你到底是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了。”

    叶弦点点头。

    凌锦城在一旁说道:“还是我打电话告诉姑父和姑姑吧,这些年他们一直都在寻找表弟。但是他们一直找不到,尤其是姑姑,都差不多要为表弟的事情急疯了。如果你们打电话给他们,他们不会感到开心,反而会觉得你们是不是去消遣他们的。但是我说就不一样了,我的话他们还是会信的。”

    萧墨染点点头。

    许天擎和凌千水的心情他们还是懂的,毕竟一直以来都处于失望中,如果突然一个人要给他们希望,他们说不定没有了要接受的勇气,反而会觉得那个人是不是在开他们玩笑。

    但是凌锦城毕竟是他们的侄子,这种玩笑他们还是坚信凌锦城不会随便开的。

    凌锦城将手机拿出来,拨通了凌千水的电话:“姑姑,我是锦城。”

    那边传来凌千水有些疲倦的声音:“锦城啊,你找姑姑有什么事情吗?”

    叶弦竖着耳朵听着那边凌千水的声音。

    虽然一直都是被叶满仓夫妇当做亲生儿子一般养着,但是其实他的心里还是一直很期待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的。

    他一直很想问他们一句,为什么要将自己抛弃。

    如果他们确实不好,他的确不会再圣母的认回去。

    现在得知,他有可能不是被抛弃,而是被无极帮的叛徒带出来的。

    所以他的心里,一直很期待能与自己的亲生父母相认。

    对于凌千水的声音,他觉得就算只是听一听,心里也会觉得十分的满足。

    凌锦城开门见山说道:“姑姑,我现在在申城,在这里我似乎找到表弟了,你们要不要过来——”

    “你表弟?”凌千水的声音有些讶异,“小墨什么时候到申城去了?之前不是看他还在帝都吗?”

    “不是小墨!”凌锦城解释道,“姑姑,是当年被余德威带出去的那个孩子,我在这里遇到他了!”

    “什么?”凌千水惊叫了起来,“锦城,你说什么?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怎么可能会被你找到……”

    她的声音渐渐的越来越低,越来越无力,说到最后的时候,似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一般,一点声息都没有了。

    然后,只听一声“咚”的声响传来!

    凌锦城心里一急,慌忙叫道:“姑姑,姑姑,你怎么了?姑姑!”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那边传来一个蕴满焦急的声音:“千水!千水,你怎么了,千水!”

    凌锦城赶紧叫道:“姑父,姑父,你快点接电话,我是锦城!”

    “喂锦城,你有什么事情吗?你姑姑到底怎么了?”

    凌锦城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听许天擎这么问,正打算解释的时候,只听那边传来凌千水纤弱的声音:“天擎,锦城说小砚找到了……”

    “什么?”许天擎一声大喊,声音里面全是不相信,“小砚都失踪这么久了,我们也找了这么久,一直都没有找到他,怎么可能就那么巧被锦城给找到?锦城,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跟你姑姑开这样的玩笑?难道你不知道你姑姑已经受不得一丁点的刺激了吗?”

    听到许天擎声音里面的怒意,凌锦城赶紧解释:“不是的姑父,我说的都是真的!他现在是我的师弟,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他现在的养父母在一个垃圾桶边上捡到了。在他以前小时候穿的衣服上面,有着无极帮的标志,所以我们都怀疑,他是不是就是失踪的表弟!”

    “真的?”许天擎禁不住也有些相信了。

    其实就算他不信,但为了凌千水,他也愿意去尝试一遍。

    万一是真的呢?

    那凌千水这么多年的夙愿,就能够成真了。

    她的心病,应该也能彻底痊愈。

    “当然是真的了!姑父,你们就过来一下吧,跟小弦做一下dna测验,如果他真的是表弟呢?反正你们过来一下,也不过是耽误一点点时间!”

    “好,我们马上就过去!”

    许天擎毕竟是一代枭雄,马上就决定好了自己的心意。

    就跟凌锦城说的那样,他们去申城,横竖不过是花一天的时间。

    可是,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他们失踪的儿子呢?

    反正已经失望过这么多次了,不在乎再多失望一次了。

    许天擎将手机挂断,凌千水靠着他的肩膀,脸色苍白,显然是刚刚受不住刺激差点晕了过去。

    她看着许天擎,问道:“锦城说的都是真的吗?”

    许天擎怜爱的抚摸着妻子苍白的脸颊,说道:“你放心,我觉得锦城这孩子不会乱说话的。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赶紧去申城,跟那个孩子做一下dna测试,没准他真的是我们的孩子呢!”

    “好,我们马上就去申城!”凌千水点点头,“我也希望,这一次找到的,真的是我们的小砚。”

    看到凌千水脆弱的神色,许天擎的心里又再度泛起苦楚。

    他知道,这些年凌千水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寻找许砚,可是因为毕竟当年留下的线索太少,他们每次找到的都不是真正的儿子。

    太多次的失望,都让他们两个以为,许砚已经不在人世了。

    可是没想到今天,凌锦城又给了他们这样的希望。

    这一次,是真正的希望,还是再一次的希望呢?

    许天擎已经不敢去期盼了。

    他打了个电话给下属,让他们去订了两张最近去申城的机票。

    另一边,凌锦城对叶弦说道:“小弦,我姑姑和姑父应该很快就要来了,叶家这边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如果许天擎和凌千水来到了叶家,通过dna测验确定了叶弦是他们的孩子,以他们俩这么多年寻子成魔的心态,说不定马上就要让叶弦回到无极帮。

    可是现在,叶弦还没有继承到叶家呢,就回到许家,肯定不利于他的计划。

    叶弦的眼里闪过一抹坚决的光芒:“那就在他们来叶家之前,我们先将我们的计划给实施了!”

    大家都不由有些无语。

    现在就将计划实施,会不会太快了?

    大家都不由将视线投向叶锦幕。

    叶锦幕看了叶弦一眼。

    叶弦心里的想法,叶锦幕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毕竟她跟叶弦这些年来的默契不是白给的。

    她知道,现在叶弦的心情跟她之前那样,听到有可能是自己亲生父母的消息,就很想赶紧去见他们,去跟他们相认。

    所以现在叶弦恐怕已经是心急如焚了,想要赶紧将这边的事情全部处理完。

    但是,这边的事情要处理完毕竟需要时间的,所以凌锦城才会那样问。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叶锦幕笑了笑,说道:“那这边的事情,我们就赶紧处理完吧!毕竟我也跟阿弦一样,很想快点见到我的父母!”

    叶弦听到叶锦幕的话,眼里闪过一抹愧疚和感动。

    她知道,叶锦幕之所以这么说,都是为了他。

    楚轻寒拍了拍叶锦幕的头,说道:“既然你也这么说,那我们就赶紧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然后我们一起去帝都!”

    说完这话,楚轻寒看着大家,说道:“叶家我们已经对付得差不多了,现在就需要小弦出面,去让那些长老们都承认他的继承权。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们就不出面救叶家!”

    南宫静泓第一个举双手赞成:“好啊好啊!我等这天已经很久了,我们赶紧去办吧!”

    “那叶满江和叶锦织,小锦你打算怎么处理?”

    听到楚轻寒这么问,叶锦幕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他们交给我来处理吧,哥哥,到时候就需要你帮忙一下了!”

    “没事,有什么忙尽管开口,我一定会帮你的!”

    叶锦幕的心里一阵暖意涌起。

    果然,这才是真正的亲人。

    上辈子她到底是怎样眼瞎,才会觉得叶满江他们对她的是亲情?

    叶满江他们表现出来的,分明跟楚轻寒表现出来的,完全不同!

    这一次,除了叶满江和叶锦织,还有陈家的那些人,她也全部不会放过。

    至于陈家,之前在对付叶家的时候,也顺手对付了陈家。

    陈家虽然是申城三大家族之一,但因为之前苏城陈家的事情,大大伤了元气。

    所以这一次,陈家很容易就垮了台。

    南宫静泓也在一旁叫道:“叶锦幕,你放心吧,我们也都会帮忙的!说吧,你要抓谁,我们一起去抓!”

    傅殿宸和萧墨染等人,也在一旁表示着自己的态度。

    叶锦幕感激的看了众人一眼,说道:“我们先将叶满江和叶锦织抓起来吧,他们失踪后,阿弦继承起叶家来也容易多了。等这件事情忙完后,我们再去抓陈家的人。”

    “好啊好啊!”南宫静泓迫不及待的叫了起来。

    叶锦幕对南宫静泓这样的态度很是有些无语。

    他对这些暴力的事情,未免也太热衷了吧?

    让叶弦继承到叶家很容易,叶满江和叶锦织被抓住后,他们只是威胁了那些叶家的长老之后,他们见叶满江都不出面,也只能同意了让叶弦继承叶家的要求。

    虽然叶弦身上没有流着叶家的血液,但是他好歹上了族谱,并且还有着那么强大的后援。

    如果要光大叶家,那就只能去靠叶弦。

    反正就算叶弦当上了叶家的家主,也是不能罢黜他们这些老头子的长老之位。

    只要能给他们带来利益,家主谁当区别不大。

    叶弦很轻易的就拿到了家主的印记,还有另外一些叶家家主才具备的隐形的权力,他也全部都得到了。

    等到将这些全部拿到手了,叶弦马上行使了家主的权力,宣称将在场的长老们全部都剥夺权力。

    长老们听到叶弦的这句话,不由又惊又怒。

    长老甲怒道:“叶弦,你别欺人太甚!你以为你能当上家主是因为什么?你都不是叶家的人,我们既然能捧你上去,自然也能将你扯下来!你以为你当上了家主就可以一手遮天了?我们告诉你,你那是妄想!”

    长老乙也附和道:“对!你只不过是一个野种罢了,居然以为当上了我们叶家的家主就可以将我们都废掉!我告诉你,就算叶满江也没有这个权力,你以为你能做到?我们当长老的时间,远胜过你当家主的时间,你以为你能对付得了我们?”

    “是么?”叶弦微微一笑,说道,“那么你们自己看一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啊?”

    听叶弦这么一说,这些长老们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脚,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变得有些麻……

    大家都惊怒的看向叶弦,怒道:“你对我们干了什么?”

    “难道你们忘了,你们进来的时候,喝了一些什么饮料么?”

    众人大怒:“你居然对我们下药!”

    “其实不对你们下药,要想要收拾你们也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杀鸡焉用牛刀,既然能用轻便的方法,我自然是不会多费其他工夫的。好了,现在既然你们都已经不能动了,那你们现在也成了砧板上的肉,任我们处置了。”

    这些长老们依然在破口大骂,但都被叶弦完全忽视。

    他朝门口的方向叫道:“你们都进来吧!”

    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了。

    楚轻寒和叶锦幕走在最前面,叶锦幕对叶弦问道:“视频拍好了吗?”

    “当然拍好了,并且,还是挑选的最好的角度拍的,叶满江一定会看得很满意!”

    叶弦的话,让大家不由失笑。

    楚轻寒看了一眼那些长老们,对叶锦幕问道:“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这些人不是觉得自己的权势很大吗,那就让他们失去权势,然后尝一尝生活的艰辛好了。”

    “没问题!”凌锦城在一旁说道,“对于处理这种事情,我们天云帮最拿手了!既然他们这么闲的话,那刚好我们天云帮有个码头缺少搬货的工人,就让他们去干干活好了!”

    那些长老们听着叶锦幕等人当着他们的面商量着对他们的处理方式,一个个都瞠目结舌。

    他们之前还不懂,为什么叶弦有胆子对他们做那样的事情。

    现在看起来,才知道是后面有这些人的撑腰。

    可是这些人干这些事情是干什么的?难道他们想吞并叶家?

    但是他们的权势比叶家不知道大了多少,他们有必要这么做吗?

    他们真正的目的到底什么!

    看到大家疑惑的表情,南宫静泓朝他们嘻嘻一笑:“你们想知道原因吗?嘿嘿,我就是不告诉你们,让你们就算死,也只是个糊涂鬼!”

    南宫静泓的话,让这些长老们恨不得想扑上前去撕碎了他。

    玩弄他们就这么好玩吗?连个死的原因都不告诉他们,难道真的是要他们死都不瞑目吗?

    看到大家这么愤怒的模样,南宫静泓又是嘿嘿笑了一声。

    不得不说,看到这些人的这种表情,心情还真是挺好的。

    这些长老们很快就被天云帮的人弄下去了,至于他们的咒骂,叶锦幕他们完全是当做没有听到。

    对于这些人,叶锦幕也不想亲自动手,让凌锦城的人去处理他们是最好的。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最大的重头戏了。

    叶锦幕来到关押叶满江的房间,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叶婉和叶弦。

    原先其他人也想跟着来的,但叶锦幕不想让大家知道她重生的事情,所以只让叶弦和叶婉跟着来了。

    至于他们跟来的原因,自然用的是叶满江跟这两人也有仇恨,所以一并来解决。

    三人刚刚走进房间,叶满江就看向三人,眼神中有着掩饰不住的仇恨。

    他不是傻子,当他被抓住的那一刻起,虽然他不知道到底是谁抓住了他,却也是联系这些天的事情,很轻易就猜出了到底是谁在算计他。

    真是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算计他的人,居然是眼前的人!

    他之前还真是傻,居然真的以为叶锦幕是个傻子,可是到头来,最傻的人,是他才对!

    叶锦幕能装傻装得这么成功,她才是最厉害的那个!

    看到叶满江仇恨的眼神,叶锦幕笑了笑,说道:“怎么样?沦为阶下囚的感觉还好吧?”

    “是你!是你设计这一切的!”叶满江看着叶锦幕的眼神几乎可以杀人了,“那些人其实都是你的朋友对不对?你故意让叶弦在我面前骗我,让我将继承权让给你,其实就是对叶弦入族谱这件事情的掩饰对不对?其实你们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让叶弦成为叶家的家主,对不对?”

    “矮油,你还挺聪明的嘛,什么都没看到,居然都能推测出这么多!”叶锦幕一副赞扬的模样,“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们也不多说什么了。现在就先给你看段视频吧!”

    说完,叶锦幕就将刚才拍下的那一段视频,全部在叶满江的面前播放了出来。

    刚看没多久,叶满江的脸色就已经黑了。

    他仇恨的看向叶锦幕:“你们居然让叶弦这野种当了叶家的家主!”

    “后面还有更厉害的呢,你就安静点看下去吧!”

    叶满江见叶锦幕他们并不接他的话茬,也只能再黑着脸看下去。

    当看到这些长老们全部被他们收拾后,叶满江的脸色已经不再是黑色的了,而是变成了死灰一样的颜色。

    他知道,现在叶家已经全部都让叶锦幕和叶弦给掌控了,并且他们的身后还有那些厉害的人存在。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没有办法翻盘了。

    他看向叶锦幕:“我就是想知道,我也没有对你做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这么恨我?毕竟我再怎样,也是你的父亲。”

    “父亲吗?”叶锦幕挑了挑眉,“到现在,你居然还有胆对我说出这两个字来?”

    叶满江自嘲的笑笑:“你果然是已经知道你自己的身世。”

    “身世的事情先不说,你让我跟我的亲生父母分开这件事情我先放在一边。我想跟你算的账是,这些年,你到底对我做过一些什么事情,你应该再清楚不过吧?”

    “所以你现在,就是来跟我算总账的吗?”

    “你说呢?”叶锦幕笑了笑,“你说你这些年对我做的事情,我要怎么做,才能一一偿还给你?”

    叶弦在一旁冷冷说道:“阿锦,对于这种人没必要多费口舌,直接将他折磨死就是了!”

    叶锦幕看着叶满江,心里的感觉有些复杂。

    上辈子,她就是被这个人算计失去生命的。

    可是现在,这个人却被绑在她的面前,任她处置。

    在以前,叶锦幕的心里一直都在想着该怎么样折磨叶满江,让他感受到最大的痛楚。

    至于处置叶满江的方法,叶锦幕的心里都不知道想了多少种。

    但现在叶满江就在她的面前,她却发现,她突然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来处置他了。

    她已经让叶满江最重视的东西离开了他,从精神上真正的打击到了叶满江。

    接下来,还要用什么样的办法?

    叶婉看出来叶锦幕心里的想法,笑了笑,说道:“二小姐,他不是很看重叶锦织吗,那我们就让他亲眼看一看叶锦织的痛苦模样,怎么样?”

    叶婉对叶锦幕的前世很清楚,叶锦织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都对叶锦幕下过很多次的黑手。

    这一世,叶锦幕之所以能重生过来,就是因为叶锦织撺掇陈如梦,陈如梦授意陈如娇,陈如娇再去命令孟婷婷将叶锦幕推入了学校的水池中,才会让她被淹死。

    如果叶锦幕没有重生,那她那时候就已经被叶锦织害死了。

    所以对于叶锦织,叶婉的心里还真是极为的痛恨。

    听叶婉这么说,叶满江的眼里闪过一抹担忧和慌乱。

    叶婉说得没错,叶锦织是他最宠爱的孩子,就是他的心头肉。

    如果他们当着他的面让叶锦织痛苦,那无疑是最让他痛苦的事情了。

    他闪电般的眼神冰冷的看着叶婉:“你少在这里搬弄是非!我们叶家对你不好吗,你要跟着这个野种这么对我!”

    叶婉只是瞟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叶锦幕笑了笑,说道:“看来叶婉说得没错,在你的心里,果然是叶锦织最重要,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当然不能放过这个让你痛苦的好机会了。”

    她看了叶婉和叶弦一眼,问道:“你们觉得,我要怎样折磨叶锦织,才会让他最痛苦?”

    小鳞在叶锦幕的肩头撇了撇嘴:“主人,你怎么不用非死非生?跟对那个星极道长一样就行了啊,你用那个放在叶锦织的身上,然后天天放视频给叶满江看,他一定会痛苦死的啊!”

    叶满江看到叶锦幕肩头出现的小鳞,眼里涌起极度震惊的神情。

    这是什么?是妖怪吗?

    这个妖怪居然还能说话!

    他就知道,叶锦幕就是个妖孽!他当年就不应该贪心,不应该觊觎楚家的秘密,不应该让这个小孩子活下来!

    当时就一下把她给扼死,多好!

    叶锦幕不由失笑。

    小鳞还真是对非死非生这个命格很是有着执念啊,都已经用它来对付过好几个人了。

    不过小鳞说得也对,非死非生能够让人极度痛苦,用来折磨人的确是最好的了。

    叶锦幕点点头:“好,那我们现在就去将非死非生这个命格放到叶锦织的身上去。”

    叶满江听见他们的话,心里的担忧胜过了恐慌。

    他慌忙叫道:“什么是非死非生?你们要对小织干什么!”

    三人谁也不理他,直接就来到了关押叶锦织的房间里。

    叶锦织也跟叶满江一样,正被全身绑成了一只大粽子。

    见到叶锦幕三人进来,她警惕的盯着他们:“你们来干什么?”

    叶弦冷冷说道:“当然是来折磨你的啊,你以为我们来干什么?来放你走的吗?”

    叶弦冰冷的语气,让叶锦织的心里涌起一阵恐惧和愤怒。

    往日她的心里,对于叶弦一直是十分鄙夷的,觉得他来历不明却能被叶满仓夫妇收养,真是走了狗屎运。

    虽然后来听说楚轻寒等人都是叶弦的朋友,心里对他的鄙夷也是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感叹他的运气怎么那么好。

    所以现在,看到叶弦在她的面前姿态这么高,她的心里虽然很害怕,但更多的,还是一种被冒犯的感觉。

    她看着叶弦,神情很是不屑:“你得意什么?你只不过是个被叶家收养的野种罢了,你以为你逼着我爸将你入了叶家的族谱,你就是我们叶家的人了吗?哼,你不过还是个野种罢了!就算你们现在将我抓了起来,我爸爸也会来救我的!”

    叶锦幕真是想不到,现在的叶锦织居然这么蠢。

    到了现在,居然还敢在他们的面前辱骂叶弦,这是嫌死得不够早?

    叶婉嫌弃的看了叶锦织一眼:“别做梦了!叶满江早就被我们抓起来了,叶家的那些长老们也被我们解决了,现在叶弦已经是叶家的家主了!”

    “你说什么!”叶锦织满脸的不敢置信,“你这个叶家的旁支,别在这里造谣了,叶家的家主是我爸,怎么可能会变成叶弦这个野种!”

    叶锦幕淡淡说道:“没必要跟她多说废话了,我们将非死非生这个命格放到她的身上就行了。反正这里有摄像头,叶满江能看到这个房间里面的一切,那以后就让他天天欣赏一下自己女儿的惨状吧。”

    说完,她就让小鳞将非死非生这个命格向叶锦织浮过去。

    叶锦织恨恨的盯着叶锦幕:“什么非死非生?你这个没良心的野种,我们叶家将你养这么大,你却这样对待我跟我爸,你有没有良心——”

    可是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非死非生这个命格就已经到了她的眉心,然后融了进去。

    叶锦织之后的话再也无法说下去,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痛楚神色出现在了叶锦织的脸上,然后,整个房间里面,都响彻了她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叶满江从监控里,将叶锦织的惨状全部都看到了。

    他既心痛又愤怒,不断的咒骂着叶锦幕,但是他的房间被彻底隔音了,声音根本就一点都没有传出去。

    刚才面对他的时候,小鳞还偷偷给叶满江的身上下了一个命格。

    那个命格能够让人浑身无力,连站起来都是一件难事,然后渐渐的身体变成残废,生活都不能自理。

    但也是跟非死非生这个命格一样,虽然会让身体变成这个样子,却是不会让人死去。

    将叶家的事情处理好之后,许天擎和凌千水夫妇也来到了叶家。

    叶弦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一看到许天擎和凌千水,就感到一阵很是亲切的感觉。

    而许天擎和凌千水也是如此。

    但是,现在最需要的,还是要进行一下dna检测。

    正好楚轻寒手里有现成的检验的工具,又能够秒出结果,所以三人也没有任何的废话,就直接进行了检测。

    不过几分钟,检测的结果就出来。

    看到上面符合的结论,三人都是热泪盈眶。

    尤其是凌千水,因为这些年来的期盼,以及现在的喜悦,差不多都要昏厥了过去。

    大家看着一家三口的团聚,都走出了房间,将空间留给了他们。

    走出来后,凌锦城拿出手机,说道:“现在小弦被他们找到了,我也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小墨,让他也来见一见这个哥哥。”

    说着,他拨通了许墨的手机。

    那边传来许墨的声音:“表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并且我先告诉你,我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凌锦城虽然跟许墨的关系不是很亲近,但毕竟是表兄弟,以前也与狠毒事情都开过玩笑。他生怕这一次,也被许墨以为是玩笑,所以一开始就先申明了。

    许墨疑惑问道:“什么好消息,让你亲自打电话来告诉我?”

    “你听到一定会很激动的!”凌锦城卖了个关子,听许墨那边似乎有些不耐烦了,这才说道,“你的哥哥找到了!”

    “哥哥?”许墨禁不住怔住了。

    有一个瞬间,他真的以为凌锦城是在开玩笑。

    但想起之前他郑重的说明,才相信凌锦城应该不是在开玩笑的。

    并且,也不会拿这种他们全家都很紧张的事情来开玩笑。

    除了震惊之外,许墨的心里还有着欣喜。

    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哥哥终于找到了,父母也不要天天都沉浸在自责和悲痛中。

    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如果哥哥找到了,那么以后继承无极帮的事情,也不要全部都担在他的身上了。

    他也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他觉得,现在他身在演艺圈,就过得挺不错的了。

    不知道这个哥哥到底是谁,好想去见见他啊!

    许墨马上问道:“表哥,我哥哥在哪里?”

    凌锦城心里放下心来。

    他原本还害怕许墨和叶弦失散这么多年关系会不好呢,可没想到许墨居然就这么自然的叫出了哥哥,看来他们两个以后的关系不可能会不好。

    他答道:“现在我们在申城叶家,你也过来吧,你爸妈正在这里和你哥哥相认呢!”

    “好的,我马上就过来!”

    许墨挂断了电话,马上交代了自己的经纪人买了一张去申城的飞机票。

    许天擎夫妇和叶弦在里面待了很长的时间,才终于走了出来,三人的眼睛都有点红肿。

    出来后见到大家,许天擎朝凌锦城感激说道:“锦城,这一次都多亏你,我们才能找到你表弟,谢谢你了!”

    “姑父,大家都是亲人,说这些话就没什么意思了。”凌锦城笑了笑,说道,“我刚刚打电话给了小墨,他现在也正准备过来这边。”

    “小墨的心里没有不开心吧?”许天擎有些担忧的问道,毕竟许墨以前一直都是家里的独生子,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哥哥,他会不会担心这个哥哥抢走了他的宠爱?

    凌锦城笑道:“姑父你真是想太多了!小墨听到这个消息很开心,要是不开心的话,他还会马上过来这边看小弦吗?”

    许天擎也不由笑了:“这倒也是。”

    他又看向叶锦幕,说道:“你就是小锦吧,我听小砚说,你跟他从小相依为命,当初他被叶满江赶去苏城,是你坚持要跟着一起去,所以叶满江才继续给小砚生活费的。真是多亏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小砚恐怕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听到许天擎这么说,凌千水的眼泪不禁又流了下来:“那个叶满江真是没有人性,居然这样子对小砚,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叶锦幕笑了笑,说道:“我一直是将阿弦当做自己的哥哥来看的,所以这些事情也没什么好谢的啦!至于叶满江,我们已经给了他足够的惩罚了。”

    “那就好!”凌千水看着叶锦幕的眼神中,有着一抹复杂的情愫。

    从叶弦的叙述中,她很是明显的感觉出,叶弦对叶锦幕的感情极为的深。

    并且,很有可能,不是简单的哥哥对妹妹的感情。

    可是看叶锦幕,她却似乎只是将叶弦看成是一个哥哥而已。

    她要不要在其中帮帮忙,让两人之间的关系转变转变?

    叶锦幕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凌千水给惦记了,她朝凌千水问道:“阿姨,我想问问,你们是想将阿弦带到东北去吗?”

    说实话,这么多年都是跟叶弦一起长大的,如果就这样跟叶弦分开了,她真的很不习惯。

    凌千水的眼里流光一闪。

    叶锦幕这么问,是在舍不得叶弦吗?

    她笑了笑,说道:“对啊,不过以后你也会在帝都,你可以经常来东北看看小砚哦!”

    “好的!”叶锦幕知道,叶弦既然已经被无极帮给认了回去,那以后自然是要继承无极帮的事务。

    至于许墨,看他的样子,也知道他对无极帮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兴趣。

    而叶弦就不同了,他以前就很期盼自己的实力能够强大起来,以后肯定会对无极帮的事情充满了兴趣。

    并且他也必须要在无极帮里面接受各种训练。

    他与她的分离,是必须的事情。

    唯一能做的,就是两人平时互相多走动走动,多去彼此的地方去看看。

    傅殿宸在一旁,听着叶锦幕和凌千水的对话,心里很是开心。

    他本来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叶锦幕和叶弦这么多年的相处。

    但是以后,两人要分开了,以后叶锦幕在帝都,不就是他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吗?

    想到这一点,他的唇角都不由微微翘了起来。

    叶弦的心里也复杂万分。

    他知道,如果他离开叶锦幕去了东北,那以后就不能天天见面了,谁知道傅殿宸会不会趁虚而入。

    可是,他也得理解自己父母的心情。他与他们这么多年都没有见面了,也想跟他们多多相处一下。

    并且他得到无极帮,接受里面的训练。

    最重要的是,他相信,他跟叶锦幕的关系,不会随着这短暂的分离而变淡。

    他们在叶家等了一段时间,许墨终于也来了。

    许墨刚刚来,就不由很想去看一看,他的哥哥到底是哪个。

    在场的人只有叶锦幕叶弦和叶婉他不认识,难道那个哥哥,就是那个看起来相貌丝毫不输于他的少年?

    在许墨看着叶弦的时候,叶弦也看向许墨。

    一看到许墨,他就知道,为什么当初他看着许墨相片的时候,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应该就是这种兄弟间的特殊感应吧。

    许墨与叶弦自然又是一番兄弟见面的情深画面。

    许墨原先更期待的,是叶弦能够替他履行无极帮的责任。

    可是现在见到了叶弦,他的心里更多的,还是遇到自己血肉至亲的开心。

    看到两个孩子相处得这么好,许天擎和凌千水也十分的开心。

    考虑到叶弦的心情,一家人特地在叶家逗留了一天,打算第二天带着叶弦回到无极帮。

    自从许墨一个人来到帝都之后,许天擎夫妇俩都没有见过这个儿子。

    这次总算是见到了,许天擎再度老话重提:“小墨,这一次你跟小砚一道和我们回去。”

    许墨听许天擎提起这件事情,心情顿时不好了:“我都说了,我要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才不想靠你们!再说了,现在都有哥哥了,继承家业的事情,就让哥哥这个长子去多好啊,要我继承干什么?”

    许天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个傻孩子,怎么就那么不开窍!现在如果你是想要干别的事情,我自然不会阻拦你!可你要干的是什么?你要当戏子!你这是想要给我们丢脸吗?这种下九流的职业,我许天擎的儿子居然从事着,你想让我成为大家的笑柄吗?”

    许墨鄙夷的看了许天擎一眼:“现在都什么现代了,你还抱着这样的观念?现在所有的职业都是平等的,我当的不是戏子,是演员!”

    “管你当的是什么,反正我就是不许!”

    看许天擎和许墨吵了起来,叶弦对许天擎笑了笑,说道:“爸爸,没事的,小墨想做什么,让他去做吧。至于无极帮的责任,就让我这个当哥哥的来承担吧。”

    笑话,许墨现在可是叶锦幕旗下公司里面最看重的一个签约艺人了,如果他被许天擎强迫不能从事这一行了,叶锦幕估计得吐血。

    所以他自然是要帮许墨说话了。

    许墨没想到才刚刚相认的哥哥就已经帮自己说话了,心里不由感到十分的温暖和感激。

    他感激的朝叶弦看了一眼,说道:“谢谢你哥哥,爸,你看吧,还是哥哥明事理!反正哥哥也说了,无极帮的事情他来帮忙,以后我就干我自己喜欢干的事情就行了!难道你想我也插手无极帮的事情,到时候我跟我哥兄弟阋墙啊?”

    “呸!你这个熊孩子,乱说什么呢?”许天擎瞪了许墨一眼,但见叶弦都出来帮许墨说话,他也只能作罢了。

    他看向叶弦:“小砚,你现在已经跟我们相认了,名字要不要改回来?”

    叶弦听着许天擎夫妇一直叫他小砚,再结合许墨的名字,已经很容易猜出了他的名字肯定是叫做许砚。

    但是,他现在的这个名字,可是具备极大的意义。

    毕竟是叶锦幕叫他阿弦,都叫了这么多年。

    更重要的是,现在叶锦幕的公司叫锦弦,那可是结合了他和叶锦幕的名字。

    如果他改了名字,那么这一切,是不是都不复存在了?

    叶弦沉默了一下,说道:“名字就不要改了吧,姓改了可以……”

    “许弦?哈哈哈哈!”许墨忍不住笑了起来,“哥,你这个名字怎么叫起来怎么叫许仙,太搞笑了哈哈哈!”

    叶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名字改了后会这样子,一时之间也不由不好意思的笑笑。

    许天擎瞪了许墨一眼,说道:“小砚,你还是将名字改过来吧,不过以前叫你小弦的还是可以继续叫。”

    叶弦点点头,现在最好的办法也只有这样了。

    将这件事情解决后,许墨也忍不住想去看一看叶弦的那些朋友们。

    他真的没有想到,叶弦能这么厉害,认识的朋友居然能是楚轻寒萧墨染这些人。

    不过等他走到他们那边,才发现他原来的猜测全部都错误了。

    这些人,居然全部都是叶锦幕的朋友。

    第一次见到叶锦幕,许墨也跟别人的感觉一模一样。

    真的好想将她的刘海掀起来啊!

    不过她可真厉害,以她的背景居然能认识这么多这么厉害的人!

    真是让他佩服!

    这个时候,突然两个人也出现在了叶家。

    刚一看到其中一个人,小鳞就开心叫道:“哇,他总算是来了!”

    话音刚落,小鳞就动了动手指头,将一个命格从那个人的眉心扯了出来。

    叶锦幕连阻止都来不及。

    江铭川被小鳞将命格扯出来的时候,都有种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处何处的感觉。

    数不清奇怪的记忆突然涌入他的脑海中。

    还有很多记忆,根本就是他无法接受的。

    叶锦幕是慕叶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

    可是,他怎么可能,会对慕叶产生感情?

    叶锦幕可是他的表妹,他这样做,不是**吗?

    江铭川刚刚对自己的这个念头嗤之以鼻,但瞬间,他就反应了过来。

    心里一阵狂喜涌起。

    不对!

    叶锦幕现在已经是楚家的人了,她并不是他的表妹。

    叶锦幕跟他之间,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他终于可以在所有人的面前,诉说出对叶锦幕的感情了!

    江铭川来不及细想,一下子就冲到了叶锦幕的跟前,兴奋道:“小锦……”

    刚刚说完这两个字,江铭川就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但是他的表情,却已经将他心里想说的话语,全部都表现了出来。

    大家都惊诧的看着江铭川,他们都能看出来,江铭川现在看着叶锦幕的表情,根本就不是一个表哥看着表妹,而根本就是,以前他看到慕叶时候的表情!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看着这一幕,叶弦的脸色不由黑了下来。

    江铭川这是怎么了?难道小鳞将那个命格从他的身上扯下来了?

    小鳞干什么怎么这样子没有考虑?在现在这个场所将江铭川的命格扯下来,江铭川肯定会控制不住去向叶锦幕表白!

    这样一来,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叶锦幕的真实身份吗!

    可是叶弦又不能上前去说,生怕多说多错,让大家都知道了叶锦幕的身份。

    江老爷子走到江铭川身边,有些疑惑的说道:“铭川,你在干什么?见到小锦有这么开心吗?”

    他的心里也是有些疑惑,江铭川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对叶锦幕这样的表情?

    难道他是将对慕叶的感情转移到叶锦幕身上了吗?

    这也太奇葩了!

    哪怕叶锦幕现在已经不是他的表妹了,他这移情别恋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江铭川此刻还是处于一种激动的状态中,他仿佛没有听到江老爷子的话,一把就将叶锦幕抱进他的怀中,喃喃说道:“太好了!我终于全部记起来了!我又能记得我对你的感情了!”

    江铭川的这席话,彻底将在场的人都陷入了懵逼中。

    南宫静泓在一旁大喊道:“江铭川,你到底是干什么!你不是喜欢小叶子吗,怎么又对叶锦幕干这样的事情!”

    江铭川根本就不搭理南宫静泓,依然是紧紧的抱着叶锦幕。

    叶锦幕将江铭川推开,朝他一笑:“表哥,你干什么?”

    小鳞做事情真是欠缺考虑,怎么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下直接撤走江铭川的命格?

    难道就这么想让她的身份泄露?

    江铭川被叶锦幕推开,一副受伤的模样:“小锦……”

    他此刻也有些清醒了过来,知道叶锦幕不想让她慕叶的身份泄露出来,所以也不再多说什么。

    但他看着叶锦幕的眼神,依然是掩饰不住的柔情,想让人忽略都难。

    南宫静泓皱着眉头看着两人,总觉得他们两个之间氛围很奇怪。

    江铭川因为叶锦幕已经不是他的表妹了,所以就一下子对她喜欢上了?

    可能么?

    他之前对慕叶的感情,南宫静泓可是非常清楚的。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现场的氛围十分奇怪,萧墨染走上前来,说道:“之源给我发信息了。”

    哼,他才不会说,他听到叶锦幕叫江铭川表哥,心里很不是滋味呢!

    明明表哥只有他一个人,为什么叶锦幕还不对江铭川改变称呼?

    叶锦幕也十分感谢萧墨染的解围,朝他问道:“怎么了?”

    萧墨染拿出手机,说道:“他查探了一下,已经可以确定了钟磬鹤身后的那个人就是慕云纯。真是想不到,慕云纯的伪装能力居然这么强大,能够将所有的人都骗过。如果不是你说她有很大的嫌疑,说不定我们都不会怀疑到她的身上去。”

    “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叶锦幕一直不懂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已经知道了慕云纯的联系方式,我们可以试着去跟她联系一下。”

    “跟她联系?”慕云泽皱着眉头说道,“她会不会恼羞成怒,然后跟我们作对。”

    “我去试着跟她联系一下吧。”

    以叶锦幕上辈子对慕云纯的了解,她清楚慕云纯不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见叶锦幕这么说,大家都露出担心的神情。

    叶锦幕不由一笑:“只是去联系她一下而已,又不会亲自现身在她的面前,你们不用担心了。”

    叶锦幕再三保证不会出问题,大家才放心让她去联系慕云纯。

    叶锦幕拨通慕云纯的电话,那边传来慕云纯的声音:“我一直等着你联系我的那一天到来,果然等到了。”

    叶锦幕也不由笑了:“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觉得我一定会找到你?”

    “如果你找不到我,那我也不会找你当盟友了。”慕云纯笑了笑,说道,“毕竟我们要合作的,可不仅仅只有楚蒹葭的事情,之后还有很多次呢!”

    “原来你早就知道,我也想要对付慕家了。”

    “那是当然!”慕云纯轻笑了一声,“并且,那个慕叶也是你吧?我可不相信她是你朋友这回事,所以我在很久之前,就特地去找了你的相片看看。虽然那张相片还是你很小时候,但也能隐约看出来慕叶跟你那张相片的相似点。既然你特地用出那么个身份来跟慕家作对,那如果我不跟你合作,那岂不是太过浪费资源了?毕竟我们两个的目的都是一样。”

    叶锦幕心里不由暗叹了一声。

    慕云纯可真是厉害,仅仅从她和慕叶是朋友这一点,就想到要去查探她小时候的相片。

    这一点,就算是萧墨染都没有想到。

    叶锦幕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将最大的困惑问了出来:“那么,你为什么要对付慕家?我可真的想不出,慕家到底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了。”

    “是吧?所有人都以为我是慕家的掌上明珠,但又有谁知道,我在慕家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慕云纯笑了一下,但叶锦幕却从这声笑中,听出来一种莫名的嘲讽,“知道我为什么会去追秦之源么?就是因为慕家很早就想让我成为一颗政治联姻的旗子,之所以现在对我这么好,就是想让我死心塌地为他们所用。但是,如果我去追了秦之源,就很容易让众人都以为我身上已经盖上了秦之源的烙印,都不敢打我的主意,慕家也不敢让我随便嫁人。只可惜,如果秦之源一直不肯接受我,那我也只有乖乖嫁人当他们的旗子这一点了。”

    叶锦幕不由沉默了下来。

    她还真的没有想到,慕云纯身为慕家掌上明珠的背后,居然也有这样的隐情。

    慕云纯接着说道:“我就是不明白,凭什么都是慕家的子孙,慕云清可以当未来的家主,可以过自己想过的日子。而我,却只能成为一颗棋子,来替他们铺路?凭什么?就凭他是儿子我是女儿?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所以我自然要证明给他们看,就算我只是一个女孩子,也有能力颠覆慕家!而他们心目中未来家主的慕云清,在我的面前,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叶锦幕继续默然。

    她也觉得,慕云纯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慕云纯能力比慕云清要强得多,如果慕家在她的领导下,一定会变得很强大。

    可是,仅仅因为她是女孩子,就被剥夺了一切的继承权,只能被作为一颗棋子来进行政治联姻。

    如果是她,她也的确不会福气。

    慕云纯笑了笑,说道:“所以我很早就明白,什么都不能依靠,家族、亲人,都不过是可以随意利用的旗子罢了!唯有实力才是唯一能依靠的!叶锦幕,我们都是同类人,我心里的想法你应该能明白。并且我也不希望,你将来也变成被人随意利用的旗子。所以我们两个,以后就一起成长吧,成长到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尤其是男人,都刮目相看的存在吧!”

    叶锦幕真的没有想到,在慕云纯的心目中,居然是将她看成是战友的。

    可是叶锦幕也在心里承认,慕云纯说的话,她都十分的赞同,心里深处,也兴起了一种想要和她并肩战斗的信念。

    她沉默了一会,才语气郑重的对着电话那头说道:“你放心,你说的,我一定会做到的!”

    “好,那就让我们以后一起加油吧!”

    叶锦幕挂了电话,心里的感觉十分的复杂。

    没想到,上辈子身为天之娇女的慕云纯,居然也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所以慕云纯说得对,家族什么的都不可以依靠,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实力。

    但叶锦幕觉得,除了实力之外,还有身边一直很坚定的支持者,也是支撑着她一路走下去的动力。

    她看着眼前这些原先担忧但见到她没有事情就放松下来的眼神,不由露出了笑颜。

    有着这些人的支持,她坚信,在未来,必定还会有着更美好的一切在等着她。

    ------题外话------

    这本书到这里就完结了哈~至于番外的话,大家想看的话,会继续写的~如果不感兴趣的话,就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