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节:天地不仁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节:天地不仁

    因为此前,白起志在击杀秦枫,童渊、李广、墨纹锦和鬼谷子四名真武至尊不得不全力阻挡他,来保护秦枫。

    武家的战力本来就很吃紧。

    就在这时,项籍却主动加入了战团。

    项籍的战力在武家之中,虽不说首屈一指,但也非常可观。

    虽然不抵白起,但与童渊也在伯仲之间,得了项籍的帮助,墨纹锦便抽身出来,去帮助其他圣武学院的强者作战了。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白起此时斗得兴起,磅礴气血冲霄而起,直接格开了童渊等人,箭步朝着秦枫扑去。

    然而,就在这时……

    原本挡在秦枫身前的一道人影,骤然一闪。

    登时,盘腿坐在大阵最中央的秦枫,被彻底暴露在了白起高高举起的骨镰之下。

    “项籍,你——你这是干什么?!”

    童渊、李广等人登时暴怒,正要飞身去救,但是……

    “霸王破阵斩!”

    一道弧形枪影瞬间成形,直接隔断了三名真武至尊回救秦枫的去路。

    事到如今,就算是傻子也看出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项籍,你……你这是逆种!”

    “这白起已经不是白起了,你难道不知道?”

    “项籍,你不配做一个武者!”

    面对三名真武至尊的怒骂,项籍却是手握霸王破阵枪,纵声长笑道。

    “本座要杀秦枫,与他是不是真白起,又有何干?”

    他的目光骤然一凛,寒光闪烁道:“此子从苍穹战场起,就对本尊极不尊重,屡屡出言不逊,本座早想除了他了!”

    他得意道:“哼,就算是本座故意害死了秦枫,那又怎么样?”

    “武家失去了白起,如果再失去了我项籍,谁能抗衡妖祖?”

    “现在,你们该考虑的是,恐怕是为秦枫收尸了吧!”

    电光火石之间,白起的骨镰已是狠狠斩在了端坐于大阵中的秦枫身上。

    项籍不禁得意地纵声而笑。

    “哈哈哈!”

    “痛快,真是痛……”

    可是下一秒,他张狂得意的笑容就在脸上彻底僵住了。

    突变的脸部肌肉甚至都抽搐了起来。

    只见白起斩下的骨镰明明斩进了秦枫的身体里,却是一丝血都没有流出来。

    反倒是一直瞑目而坐的秦枫,睁开了眼睛,一道若隐若现的冷笑竟挂在他的嘴边。

    下一秒,身影消失,一声厉喝竟是从大阵上方的天宇传来。

    “白起,项籍,外敌觊觎,你们仍同室操戈!”

    “你等之名,将被永远刻在中土武家的耻辱柱上!”

    旋即整个天空之中滚滚磅礴力量瞬间形成巨大的气流漩涡,竟是如一道时空之门,在整个战场上方轰然打开。

    一时间天地肃杀,一道黑色人影蓦地飞跃而出。

    在他的身后,整整八对漆黑鬼翼,几如吞天之龙,又如降世魔王,轰然临世!

    “四翼鬼王相当于武圣,六翼相当于鬼王,八翼是……是相当于真武至尊的鬼帝?”

    “鬼道的鬼帝怎么会出手帮助秦枫?”

    “难道秦枫用他的大阵转化了一个鬼帝?”

    “不对啊,被儒道大阵转化的鬼帝实力都会衰弱不少,这尊鬼帝的气势却强得可怕,这是……”

    鬼帝从漩涡之中飞出,右手滚滚雷霆,左手阴雷阵阵。

    两股雷霆力量交织,瞬间朝着下方的白起以及鬼道众生砸落下来!

    “鬼——武——双修!”

    铠甲之下的白起看到这一幕时,目光骤然一滞。

    秦枫世家的众人则几乎忘记了身在战场,欢呼雀跃了起来。

    “是黑旗主秦傲!”

    “傲叔回来了!”

    “秦傲前辈成为真武至尊了!”

    一开始还担心这鬼帝是敌是友的武家众人,听得这话,也是松了一口气。

    秦傲既是鬼武双修,又是秦枫的叔叔,还是真武学院的实际控制者。

    如此,必然是友非敌。

    陡然增加了一尊堪比真武至尊的战力,武家一方顿时士气大振。

    正当众人沉浸在战局逆转的喜悦之中时,大阵之内,阵阵诵经之声再起。

    不过吟诵的诗篇,却不再是《经世集》的内容,也非是纯粹的《度人经》,而是……

    “天养万物皆有定数,为求一己长生,他人命数气运,自私而自利,此罪一也!”

    那吟诵之声与先前稚子的声音相比,也略显沙哑,仿若饱经沧桑的中年人一般。

    “万物由天地所造所养,自当处分,你等无有天地包容万物之胸怀,却要掌控生死,恣你所欲,贪婪无恩,此罪二也!”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其罪三也!”

    所吟诵的内容,正是秦枫在论道大会之上,驳倒永劫圣子的——三大罪!

    三大罪对应的是鬼道永劫圣子一脉的天道“三不公”,三不公是鬼道信仰的基础,这经文却是句句直指要害,直诛人心。

    “鬼道之道,非是以不公之道,行窃天利己之事……”

    “鬼道之道,乃是顺天而行,循天而为,以己身渡化天地苍生!”

    简短两句,将秦枫面对永劫圣子时的论辩清晰简短地叙述了出来。

    霎那之间,许多杀红了眼的鬼道中人蓦地就愣住了。

    “难道……我们的道,圣教的道,错了吗?”

    这些鬼道强者喃喃自语之时,有武家人见状,正要偷袭出手,星舰上的帝女却厉声喝道。

    “不许出手……”

    “静观其变!”

    果然,随着吟诵内容越来越具体,落到“仙道制士,鬼道治民”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鬼道中人都停下手来。

    其中所述的鬼道之道,让他们感觉既陌生又熟悉。

    但隐隐又感觉到,说的十分地有道理。

    就在这时,一声厉喝从平顶山地宫之中响起。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人生于世间,岂可与万物同,岂可与刍狗同?”

    “人生于世间,近不求富贵,远不求长生,此生何用!”

    话音落下,原本安静的鬼道众人,登时又骚动了起来。

    那声音冷冷喝道:“待得一朝飞升日,葬尽苍生又何妨!”

    “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语海!”

    正是鬼尊发声了!

    “我等之大志,岂是你等凡夫俗子可以领会的,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