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宛启天下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虎视眈眈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虎视眈眈

    林宛莞尔一笑,戏谑地道:“难道,你希望他对我不好吗?那样,你就放心了?”

    周天启闻言一滞,一时也答不上来,眉头拧得更紧了,赌气般地道:“只要他在你身边,我就不放心。他国事那么繁忙,却总往你的宛心殿跑,也不怕被人说闲话。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能不能尽量不要见他?”

    林宛听着周天启这般孩子气的话,听到他话中的醋意,心里却莫名地感到高兴,嘴角也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周天启见林宛听了自己的话,竟然笑了起来,不悦地道:“我说的是认真的,你别以为我在开玩笑,如果他总是缠着你,我就让暗黑叔叔和韦姑姑把你送到连碧城去,或者去药王谷也行。总之,就是不能再让你和他在一起。”

    林宛一怔,眉头微蹙,也认真地摇了摇头,道:“那可不行,连碧城和药王谷都在东边,距封南城有十几日的路程,万一你想见我了,或者我想见你了,可就是真的见不到了。我留在这里,你还能一个月偷偷来看我一次,这样,我就已经知足了。你相信我,我和西门大哥之间只有兄妹之情,我们是好朋友,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周天启目光亮了亮,又暗了下来,口中嘟囔着道:“你对他也许只是兄妹之情,拿他当朋友。可是他对你,却是执迷不悟,虎视眈眈。叫我如何能够放心?”

    林宛微微一笑,紧紧地抱着周天启,声音嗲嗲地道:“天启,你知道我为什么吃得好,睡得好,却还是越来越瘦了吗?就是想你,想成这样的。我把我所有的思想,所有的心念,所有的力气都用来想你了,再也没有多的心思、多的精力去考虑别的问题了。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你,再也容不下任何人。我的爱那么少,全部都给你还不够,又怎么能分给别人呢?”

    周天启顿时只觉得甜如蜜糖,满心欢喜,轻轻地捧起林宛的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眼里的自己,看着她眼中迷人的光芒,心中激动不已。

    林宛看着周天启近在咫尺的脸庞,看着他亮如星辰的眸子,看着他挺直的鼻,温润的薄唇,突然脑中一片空白,心也化成了一片海,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周天启微凉的薄唇轻轻地印在了林宛温软的唇瓣上,二人紧紧相拥,感受着彼此的深情和思念,感受着那种彼此拥有,互相渴望的爱意,渐渐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林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了的,只知道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周天启也已经不在身旁了。

    冰儿守在林宛的床边,见她醒来了,连忙关切地问道:“小姐,您醒了,您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您饿吗?要不要起来吃一些东西?”

    林宛却只是无比失落地,轻轻地问了一句:“他已经走了吗?”

    冰儿一怔,点了点头,道:“是的,小姐,平王殿下天亮前就已经走了。是暗黑大叔亲自送平王殿下离开的,青桐还给平王殿下带上了好些药材和药丸,还有您新研制出来的药粉和药水。您放心吧,暗黑大叔说,他会将平王殿下安全地送回平南军营再回来复命。”

    林宛微微勾唇,点了点头,又闭上眼睛,淡淡地道:“你们做得很好,我不饿,想再睡一会儿。”

    冰儿却不依,连忙从桌上端来一碗汤药,不容商量地道:“小姐,饭可以不吃,但药一定要喝。这是小琪之前给您开的方子,小琪说在您的小日子这几天,每天都必须要喝一碗。”

    林宛无奈地重新睁开眼睛,皱着眉头,撑起了上半身,接过冰儿手中的药碗,一饮而尽。

    这一次,竟然没有觉得有多苦,连冰儿递过来的蜜饯,林宛都没有吃,摇了摇头,又躺下了。仿佛十分疲倦,闭上眼睛,很快就又沉沉地睡去了。

    冰儿知道,王琪的药里有安眠的成分,还可以补充林宛日常所需的营养,所以,林宛再睡一日,也是无妨的。

    一连五日,林宛都是在这种断断续续地昏睡中度过的。醒了,就起来喝药,喝完药,又继续睡。有时候实在饿得狠了,就起来吃一些糕点再睡,仿佛总也睡不醒似的。

    在这期间,周承宽、上官云、靳若心和乌丽娜都会经常来看望林宛。有时候知道她醒了,特意赶过来,却说不上两句话,林宛就又睡着了。

    西门玉清每日都来看林宛,可是,他每一次来,林宛都在睡觉。西门玉清给林宛把了脉,知道林宛的身体正在慢慢地恢复,便又放心地离开。

    这一天,风和日丽,林宛终于觉得自己睡醒了,小日子也过去了,她再也不必喝药了,心情也好了起来。

    林宛穿着一套浅黄色的纱裙,如烟如雾,如清晨的阳光,既好看,又凉爽。

    天气已经越来越热了,周承宽、上官云、靳若心和乌丽娜在湖边的水榭中乘凉。

    见林宛来了,上官云和乌丽娜都高兴地起身,快步迎了过来。二人一左一右,搀扶着林宛,好像林宛真的是那弱不禁风的重点保护对象似的。

    林宛蹙眉,无奈地笑道:“上官姐姐,丽娜妹妹,你们不必这么小心翼翼地扶着我走路,你们这样,我都要不会走路了。我已经完全好了,不就是来个天癸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这句话是上官云之前嘲笑林宛的,林宛此刻却又拿来自嘲。上官云听了,不由白了林宛一眼,没好气地道:“人家只是来个天癸,大不了就是气色差一些。可是,你却不同,你每次可都是到阎王爷那儿去走了一趟。幸好阎王爷看不上你,否则,你可就成了他座下的小鬼儿了。”

    靳若心觉得上官云这话说得不吉利,不由皱眉道:“童言无忌!”

    上官云也知道自己的话说得有些过了,连忙住了嘴,吐了吐舌头,道:“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

    靳若心见上官云赶紧改了口,这才放下心来,莞尔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