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云疏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林云蘅假意的咳了两声,想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过,贺凝霜的目光却依旧是死死的看着这对儿兄妹。

    今天不把这个事情弄清楚了,她还就真的不想这么了了呢!

    “凝霜啊,这个事情,我待会儿上了飞舟跟你说啊,你先冷静冷静啊!”林云蘅被贺凝霜盯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得先说出这样的话,想要安抚一些贺凝霜。

    “你要我怎么冷静?”贺凝霜看着林云蘅,抓着林云蘅的手,一不小心,还劲儿给用大了,林云蘅吃痛的喊出了声之后,贺凝霜才注意到了不妥之处,又连忙问道,“云蘅,你没事吧?还疼不疼?”

    林云蘅的眼中,泛起了泪花,默默地看着贺凝霜,看的贺凝霜一阵内疚。

    自己刚刚的劲,真的用的这么大了么?

    看看云蘅,这都要哭出来了啊!

    只是,虽然心里面内疚中,贺凝霜还是没有忘了刚刚的问题,那就是,“可我还是想问一下,刚刚,你们刚刚是怎么知道我心里面想的?”

    林云蘅和林楚狂对视了一下,然后,沉默。

    贺凝霜:……

    所以说,刚刚这两个人是想着怎么岔开这个话题的么?

    贺凝霜瞪着林云蘅。

    至于林楚狂,还是不敢瞪着的,毕竟,自己还是有求于人的,还不能将这个大神给得罪了。

    贺凝霜默默地比较着,然后,选择了问林云蘅。

    嗯,还是云蘅好欺负一点,而且自己刚刚已经不小心欺负了一下了,现在,再欺负的话,嗯,那也是顺手的了。

    有了一,便有了二,所以,现在对于林云蘅现在还疼不疼的这种问题,贺凝霜已经下意识的忽视了。

    林云蘅:……

    我刚刚,是真的疼的啊!并不是装出来的啊!

    不过,这个心声,并没有人能够听到。

    她不是贺凝霜那样,刚刚居然犯蠢了,将自己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不然,也不会闹出这样子的一出出来。

    最后,等贺凝霜知道了自己的心里面想着什么究竟是为什么被林云蘅跟林楚狂知道了的时候,他们现在已经是要到了萧家了。

    最后,贺凝霜还是被林云蘅拉的,一直是上了飞舟,才肯告诉她真正原因。

    知道了原因的贺凝霜扶额,自己刚刚,真的就这么的蠢了?

    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真的有这么的蠢么?

    贺凝霜看了看林云蘅,林云蘅快速的揉了揉手。贺凝霜这才想起了,自己刚刚情急之下,用力过大,把林云蘅的手给弄疼了,忙拉着林云蘅的手在那儿吹着,边吹还一边问着,“是不是很疼?”

    林云蘅一脸无奈的看着贺凝霜,凝霜是不是傻掉了?

    为什么变成了下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是不是去了下界一圈,变傻掉了?

    林云蘅试探着伸出了手,想要看看贺凝霜这是怎么一回事,被贺凝霜一手打断了。

    “凝霜,你这是要做什么?”林云蘅一脸委屈的看着贺凝霜,似乎在委屈着她打断了她的动作。

    贺凝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我还想说,你想要干什么呢?这么没大没小的,手伸过来想干什么?”

    “看看你有没有生病啊!”林云蘅歪歪头,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林云蘅假意的咳了两声,想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过,贺凝霜的目光却依旧是死死的看着这对儿兄妹。

    今天不把这个事情弄清楚了,她还就真的不想这么了了呢!

    “凝霜啊,这个事情,我待会儿上了飞舟跟你说啊,你先冷静冷静啊!”林云蘅被贺凝霜盯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得先说出这样的话,想要安抚一些贺凝霜。

    “你要我怎么冷静?”贺凝霜看着林云蘅,抓着林云蘅的手,一不小心,还劲儿给用大了,林云蘅吃痛的喊出了声之后,贺凝霜才注意到了不妥之处,又连忙问道,“云蘅,你没事吧?还疼不疼?”

    林云蘅的眼中,泛起了泪花,默默地看着贺凝霜,看的贺凝霜一阵内疚。

    自己刚刚的劲,真的用的这么大了么?

    看看云蘅,这都要哭出来了啊!

    只是,虽然心里面内疚中,贺凝霜还是没有忘了刚刚的问题,那就是,“可我还是想问一下,刚刚,你们刚刚是怎么知道我心里面想的?”

    林云蘅和林楚狂对视了一下,然后,沉默。

    贺凝霜:……

    所以说,刚刚这两个人是想着怎么岔开这个话题的么?

    贺凝霜瞪着林云蘅。

    至于林楚狂,还是不敢瞪着的,毕竟,自己还是有求于人的,还不能将这个大神给得罪了。

    贺凝霜默默地比较着,然后,选择了问林云蘅。

    嗯,还是云蘅好欺负一点,而且自己刚刚已经不小心欺负了一下了,现在,再欺负的话,嗯,那也是顺手的了。

    有了一,便有了二,所以,现在对于林云蘅现在还疼不疼的这种问题,贺凝霜已经下意识的忽视了。

    林云蘅:……

    我刚刚,是真的疼的啊!并不是装出来的啊!

    不过,这个心声,并没有人能够听到。

    她不是贺凝霜那样,刚刚居然犯蠢了,将自己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不然,也不会闹出这样子的一出出来。

    最后,等贺凝霜知道了自己的心里面想着什么究竟是为什么被林云蘅跟林楚狂知道了的时候,他们现在已经是要到了萧家了。

    最后,贺凝霜还是被林云蘅拉的,一直是上了飞舟,才肯告诉她真正原因。

    知道了原因的贺凝霜扶额,自己刚刚,真的就这么的蠢了?

    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真的有这么的蠢么?

    贺凝霜看了看林云蘅,林云蘅快速的揉了揉手。贺凝霜这才想起了,自己刚刚情急之下,用力过大,把林云蘅的手给弄疼了,忙拉着林云蘅的手在那儿吹着,边吹还一边问着,“是不是很疼?”

    林云蘅一脸无奈的看着贺凝霜,凝霜是不是傻掉了?

    为什么变成了下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是不是去了下界一圈,变傻掉了?

    林云蘅试探着伸出了手,想要看看贺凝霜这是怎么一回事,被贺凝霜一手打断了。

    “凝霜,你这是要做什么?”林云蘅一脸委屈的看着贺凝霜,似乎在委屈着她打断了她的动作。

    贺凝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我还想说,你想要干什么呢?这么没大没小的,手伸过来想干什么?”

    “看看你有没有生病啊!”林云蘅歪歪头,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萧疏见着林云蘅的时候,她正在和贺凝霜说话,那眉飞色舞的样子,他已经是很久都没有见着了,不禁有些想念。

    “呆子!你在看什么呢?”正想着,冷不丁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萧疏转过身去,原来是萧家的小姐萧钰。

    萧钰的名字和萧喻很像,每每看到萧钰的时候,萧疏便会下意识的把她当做萧喻一样的妹妹照顾着。

    萧喻,也是一个好姑娘啊!跟云蘅一样好,不对,比云蘅稍微的差了那么的一点儿。

    萧钰也是一个心思剔透的女孩儿了,每次,萧疏误将萧钰当做萧喻的时候,她便会眨眨眼睛,说上一句,“疏哥哥,你这是在透过我,想起了谁?”

    而这个时候,萧疏则是摸了摸萧钰的头,一句话也不说。

    “你是在看那两个人么?”

    虽然,萧疏这次,依旧是什么话也没有说,不过,萧钰却已经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林云蘅和贺凝霜。

    “这一个是林家的小姐,一个是贺家的小姐,大呆子,你跟我说说,你喜欢的那个,是哪个个?”

    萧疏沉默不语。

    萧钰慢慢的凑了过去,一边,还在萧疏的耳边哈着气,“你说,要是那个林姑娘、又或者是贺姑娘,看到我跟你挨得这么的近,心里面,回是什么想法?”

    萧疏不自然的朝着后面靠了靠,一边朝着后面仰着,一边,又下意识的朝着林云蘅看了看。

    “是林云蘅?”萧钰顺着萧疏的方向看了看,这次,没有偏差了,不偏不倚,正好便是林云蘅。

    “嗯。”萧疏低低的应了一声。

    萧钰扬了扬眉,恢复了正常的站姿,懒洋洋的看向了萧疏,“林家的这个,我记得,她好像要比你厉害些吧?”

    萧疏咳了一声,假装没有听到萧钰说的话。

    “好了,既然已经知道了是谁的话,那我就不逗你玩了。”萧钰拍了拍手,准备离去。

    萧疏见着林云蘅的时候,她正在和贺凝霜说话,那眉飞色舞的样子,他已经是很久都没有见着了,不禁有些想念。

    “呆子!你在看什么呢?”正想着,冷不丁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萧疏转过身去,原来是萧家的小姐萧钰。

    萧钰的名字和萧喻很像,每每看到萧钰的时候,萧疏便会下意识的把她当做萧喻一样的妹妹照顾着。

    萧喻,也是一个好姑娘啊!跟云蘅一样好,不对,比云蘅稍微的差了那么的一点儿。

    萧钰也是一个心思剔透的女孩儿了,每次,萧疏误将萧钰当做萧喻的时候,她便会眨眨眼睛,说上一句,“疏哥哥,你这是在透过我,想起了谁?”

    而这个时候,萧疏则是摸了摸萧钰的头,一句话也不说。

    “你是在看那两个人么?”

    虽然,萧疏这次,依旧是什么话也没有说,不过,萧钰却已经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林云蘅和贺凝霜。

    “这一个是林家的小姐,一个是贺家的小姐,大呆子,你跟我说说,你喜欢的那个,是哪个个?”

    萧疏沉默不语。

    萧钰慢慢的凑了过去,一边,还在萧疏的耳边哈着气,“你说,要是那个林姑娘、又或者是贺姑娘,看到我跟你挨得这么的近,心里面,回是什么想法?”

    萧疏不自然的朝着后面靠了靠,一边朝着后面仰着,一边,又下意识的朝着林云蘅看了看。

    “是林云蘅?”萧钰顺着萧疏的方向看了看,这次,没有偏差了,不偏不倚,正好便是林云蘅。

    “嗯。”萧疏低低的应了一声。

    萧钰扬了扬眉,恢复了正常的站姿,懒洋洋的看向了萧疏,“林家的这个,我记得,她好像要比你厉害些吧?”

    萧疏咳了一声,假装没有听到萧钰说的话。

    “好了,既然已经知道了是谁的话,那我就不逗你玩了。”萧钰拍了拍手,准备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