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七百五十八章 胃药

第七百五十八章 胃药

    尽管一惊一乍,胡德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没有发生。

    吃完早餐,苏顾找机会把瑞鹤扯到一边,告诉她。两人发生了什么,其实胡德全看到了。

    “我不做人了。”瑞鹤右手捂着脸。

    相当没有良心,苏顾还有心情站在旁边笑,然后他吃了瑞鹤一拳头。不重,但是绝对不轻,不属于请客吃饭那种。

    不过已经被发现了,瑞鹤也就坦然了。科罗拉多主动索要戒指都做得出来,自己又算得了什么。

    总之这已经是好几天后了。

    阳光从窗户洒进客厅里面,矮几上面放着围棋棋盘,信浓持白射水鱼持黑。她们当然不是玩围棋,镇守府里面能玩这一个仅仅那么几个人罢了。棋子不是放在十字线上,而是方格内,她们在玩五子棋罢了。然后,作为大人,信浓已经连续输了好几把了。

    “这里。”

    实在看不下去了,胡德伸出纤细的手指点在棋盘上。她是皇家海军的荣耀,有时候的确会做出不符合身份的事情,事实上历史与政治、艺术与设计、文学、音乐、哲学什么都懂。每次被俾斯麦、欧根亲王欺负,只不过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谁会等你丝条慢理。

    “哦。”得到高人指点了,信浓连忙应了一声,迅速落子。

    区区五子棋罢了,没有焦灼的劫争,没有屠杀大龙的愉悦,没有点睛之笔让人进退不得。眼看就要赢了,又给信浓有苟延残喘了一番,射水鱼忍不住说:“胡德姐姐,观棋不语哦。”

    镇守府中,最喜欢指指点点非龙骧莫属,所以大家玩棋、玩牌都会把她赶走,毫不留情那种。胡德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头没有那么硬,她道:“好了,我不说了,你们下吧。”

    一番较量,一着不慎,射水鱼输了,她顿时把气撒在胡德上面:“胡德姐姐,你走了,找提督陪你下棋吧。”

    胡德往旁边看,苏顾正在和大青花鱼下将棋。她在旁边坐下,贴得很近。如果是以前,一定会为自己和提督如此亲近而高兴,但是如今已经不算什么了。最亲密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姑且不说,亲吻、牵手、自然而然的膝枕、背靠着背看书、蜷缩在怀抱中看书,所有都尝试过了。

    苏顾道:“大青花鱼,你还蛮厉害嘛。”

    “当然了。”不管玩什么,赢不了妹妹射水鱼,但是对付信浓和大凤没有问题,可惜她们只会将棋。一起生活那么久,大青花鱼和她们玩过不少,水平不低。

    “不要说我欺负人,给你一次机会主动投降,免得把你杀得太惨了。”镇守府中那么多日系,苏顾也陪她们玩过。

    大青花鱼不满说:“明明自己要输了。”

    不到五分钟,苏顾看看棋盘,已经没有赢的机会了,而且将棋想要和棋太难了,他俯下身去:“投降输一半。”

    “不要。”大青花鱼曲指弹了三下,苏顾的鼻梁,力道还不小。

    “不玩了,不玩了。”苏顾摸了摸鼻子,作为提督,老是输,实在不像话,对手还只是小萝莉。可是输人不输阵,“我还是擅长象棋,你又不会,不然让你车马炮都可以了。”

    轻轻哼了一声,大青花鱼看到胡德,甜甜地叫:“胡德姐姐。”

    苏顾走开了,他看到大凤盘腿坐在坐垫上,吃着点心,正在和瑞鹤聊天。

    “你们以前住在鹤城?”

    “不是。”瑞鹤说,“良贺县。”

    “小县城。”

    “天龙和龙田是当地办事处的负责人。”瑞鹤说,“我和姐姐到处跑。”

    “我去过鹤城,没有去过良贺县。”

    “你去哪里干嘛?”瑞鹤好奇问。她一直感觉那里,完全没有值得称道的地方。

    “看薰衣草,一片一片,真的好漂亮。”

    “不觉得。”

    大凤又问:“瑞鹤,你去过京都吗?”

    “去过,走了一天,就买了几件衣服,吃了点东西。晓响雷电几个人,她们倒是经常自己就跑去玩。”

    反正是舰娘,不需要担心危险,正如小宅一个人满世界乱跑。尽管战列舰和驱逐舰有一点差距,但是在陆上,完全没有什么可以造成威胁。对战斗力只有五的人类来说,战斗力一万,战斗力一百万没有任何区别,不是对手。

    大凤道:“六驱呀,话说响不是改名叫做信赖了。”

    “就算改名了,姐妹的情分不变。”瑞鹤呵呵笑起来,“改名改命,曙光女神变成重庆了,她的料理水平不错了,再也不是炸鱼和土豆。”

    顺手拿了一个点心吃了,又拿了一个,苏顾插嘴:“大凤,你还有心思聊天?”

    “劳逸结合。”大凤唉声叹气,然后竖起三根手指,“我已经很努力了,一天写了平时三天的字数,还要更多点。”

    苏顾想了想,他道:“只是你平时根本不用心吧。”

    大凤说不出话来,她顿了顿:“提督,你这样不会讨女孩子喜欢。”

    “抱歉,我有很多女孩子喜欢。”苏顾看了瑞鹤一眼。

    瑞鹤面无表情,她道:“大凤,我和你说过了吗?我们原来住在良贺县,养了一只已经去势的柴犬,名字就叫做提督。”

    苏顾道:“那条柴犬的名字明明叫做阿黄。”

    瑞鹤道:“翔鹤姐姐只是当你的面叫阿黄,私底下还是叫提督。”

    “反正我的名字叫做苏顾。”哼哼了一下,苏顾恶狠狠看向瑞鹤,盯着嘴唇。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太轻松了,后面是第三次、第四次。

    瑞鹤扭过头去,不说话。

    “阉了、柴犬、提督,哈哈,提督。”大凤笑得前俯后仰。

    苏顾没好气抢走大凤的点心:“走了,回房去了。每写一千字,要不然一章,允许你休息一下,十分钟。”

    已经和出版社约定好了在月底交原稿,老实说,时间算是很充裕了。

    奈何某天才美少女作家一直以来每天不务正业,如今已经没有几天了。尽管她口口声声不着急,只要在死线之前交上去就够了,时间还是不算是充裕。如果还差得很多就算了,以后回到镇守府再说了,偏偏不是太多了,加班加点很快还是能够赶出来。

    总之大家出去玩了好两天,商场、动物园、公园,这几天在家里面陪着她,不如说监督她赶紧完成了。

    “弱者!”

    旁边。胡德不是太擅长将棋,只是了解规则罢了,她下国际象棋还差不多。大青花鱼轻而易举击败了她,笑得肆意妄为,她豪气冲云大喊:“还有谁?”

    “我去教训她一下。”瑞鹤见不得大青花鱼那么嚣张,主要是担心苏顾做什么。

    把位置让给瑞鹤,胡德看着不爽离开客厅的大凤的背影:“我也想要试一下了,写。”

    “准了。”苏顾站在胡德的身边,一起围观,想要看瑞鹤如何把不可一世的大青花鱼杀得七零八落。

    很快到月底了,大凤终于还是完成了,把原稿顺利交了上去,校正的工作就不管了。

    当天下午,大凤彻底放松了,感觉终于走出了地狱。

    双腿并拢斜放,胡德坐在书桌边,正捏着茶杯杯耳优雅地品着红茶,她的作品终于舍得给苏顾看了。

    苏顾拿着一沓手稿,没有几页,看来只有一章:“这就是你的,不是胡德痛打俾斯麦?”

    “当然不是了。”胡德眨了眨左眼,抚摸着睡着自己大腿上面的鱼饼,浅浅地笑,大方说,“受到大凤的启发,根据真人真事改编。”

    苏顾看了看,轻轻地念:“她站在公寓阳台上面,看着路灯下相拥的两个人。右手不由自主抓紧心口的衣服,感觉心如刀绞。寒冷的晚风,像是冰刀,剐得她遍体鳞伤。明明是灯火辉煌的城市,她只是感到一阵孤独和落寞。大滴大滴的眼泪肆意流出来,划过脸颊滴落在冰冷的地面上。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来,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接吻也好,拥抱也好,还是喜欢上那家伙也好。”

    “这一段我最满意了。”胡德说,“提督,感觉怎么样?”

    苏顾道:“完全不对吧。”

    “艺术加工啦。”胡德说,“你就说我写得好不好吧?”

    “好,好得很。”

    一边说,苏顾放下了手稿,他真的忍不住了。

    “胡德,来,放下这一个。”他先从胡德的手上把红茶杯拿了下来。

    “生姜给我。”他又把生姜抱开,放到鱼饼的旁边。

    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扯住胡德脸蛋,扭来扭去:“白学家去死好了。”

    胡德委委屈屈,心想明明写得很好,提督也真是的。

    次日,大青花鱼和射水鱼每人背着一个大背包,信浓的身边放着一个大拉杆箱。

    不是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回镇守府了。

    没有绑成双马尾,大凤一头火红长发只是简单披在身后,她穿了一条连衣裙亭亭玉立:“提督,我先说了,我不确定她们就在那里,已经很久都没有去过了。”

    “如果没人就当旅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