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道君 > 第六一三章 您是不是一直想置我于死地?

第六一三章 您是不是一直想置我于死地?

    明明听到了是结拜,还要这样说。

    而天女教全是女弟子,门规也不许有男女之事出现,这分明是在羞辱惠清萍。

    惠清萍面色一寒,“不会说人话就把臭嘴闭上!”

    “放肆!”随行在旁的易舒顿时出声怒斥,师傅受辱,做弟子的自然要站出来说话。

    龙休抬了抬手打住,“愿意拜就让他们拜,谁也改变不了什么。”瞥向牛有道的目光中意味深长,貌似在让牛有道自己看着办。

    牛有道一脸尴尬。

    管芳仪、袁罡,还有费、郑、夏等人,全都紧张了。

    旁观的司徒耀是既庆幸又紧张,庆幸龙休及时赶到了,不会坐视他之前担心的事情发生,可又担心龙休对牛有道不利,会彻底改变南州和金州目前的格局。

    “弟弟,你还在犹豫什么,莫非想反悔?”惠清萍对旁逼迫一声,逼迫牛有道继续。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两人相继对天起誓磕拜,而后起身插香,又倒酒敬酒。

    关心牛有道的人,皆为牛有道承受的巨大压力捏了一把冷汗。

    殊不知对牛有道来说,压力是表面的,他之前没想到凌霄阁和天女教都会派出长老级的人前来,也没想到龙休会法驾亲临,更没想到这些人能撞在一起,还真是一系列的意外。

    这些情况都是他之前计算不到的情况,他之前仅估摸着燕国三大派会派个能做主的长老来,不认为区区一个茅庐山庄能让龙休这种级别的法驾亲临。

    不过事情他早有打算,这些人撞在一起虽是意外,对他来说,事情反倒简单省事了不少。

    两人一完事,全泰峰插了过来凑热闹,用力拍了拍牛有道的肩膀,热情无比道:“今日一拜,至此开始,你我就是自家兄弟,有老哥哥我在,凡事无须惧怕。”

    斜了龙休一眼的惠清萍亦笑道:“小弟,姐姐我虽比你痴长,可担当却是有的,不管出了什么事,我这个姐姐都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受委屈。”

    两人一唱一和,和之前被逼迫结拜判若两人,现在是抢着表态,极力帮牛有道安心,让他不要怕。

    说白了,两人就是做给龙休看的,现在牛有道是我们的结拜义弟,你动他就是动我们,我们不会坐视。

    也有联手抱团对抗龙休的意味。

    其实两人也没想到龙休会法驾亲临茅庐山庄,之前想到过燕国三大派会派人来,就算来上个长老级别的,他们也是能旗鼓相当对抗的,但龙休一来,则不一样了,身份地位皆不对等,随行人手的实力更是不差于这边,两人必须抱团。

    现场气氛压抑且诡谲,大多数人都不敢吭声了,牛有道适当地保持着沉默。

    “闹完了吗?”龙休问了声,他也没想到亲自跑来会遇上这档子事。

    燕国三大派接到牛有道和商朝宗诉冤告状的信后,南州委屈巴巴请求做主的弱势样子,让三大派忽视了南州这边,人家都请他们做主了,说明南州是他们随时可控的,并不担心,并未第一时间派人介入南州这边。

    身为燕国的最后仲裁者,开始向燕国朝廷要交代了,与燕国朝廷书信往来着,谁想南州悍然出兵,在这时间差内打的定州毫无招架之力。

    后来发现情况不对,丹榜传来消息,宗元战死,赵雄歌出手就不说了,燕国朝廷更是战事告急,请求三大派出面调解。事情搞大了,燕国内部要大乱的节奏,三大派顿时坐不住了。

    三派略做沟通,区区一个茅庐山庄还不值得三派的人全部来到,逍遥宫主动表示来南州这边代表出面,于是龙休亲自过来一看究竟。

    总之来来回回这么一折腾,等到三大派不得不出手摁住南州的时候,几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所以龙休也来晚了,甚至让距离更远的惠清萍和全泰峰赶到了他的前面来到。

    但龙休心中也是庆幸的,幸好自己亲自来了,不然随便派个长老来行事,遇见这情况根本镇不住。

    见无人答话,龙休对牛有道偏头示意了一下,“牛有道,你跟我来。”

    牛有道刚挪步,惠清萍一把拉住了牛有道的胳膊,全泰峰也伸手拦在了牛有道的身前。

    欲转身而去的龙休止步,问:“你们想干什么?”

    两人没回他,惠清萍对牛有道提醒道:“小弟,姐姐也是为你好。”

    全泰峰嗯了声,“老弟,我们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到了这个地步,两人不会轻易让牛有道落到龙休的手中,不然为何见龙休来了还要抢着结拜,就是要个名正言顺干预的借口。

    龙休微微点头,面无表情地盯着牛有道,“我不勉强,你们也不要勉强,愿不愿过来,让牛有道自己看着办。”

    一句话让惠清萍和全泰峰左右为难,牛有道是他们的结拜兄弟没错,可也是燕国的修士,在燕国境内当龙休的面胁迫燕国修士,龙休可就有出手的理由了,两人都不得不把手给放下了。

    牛有道可没有犹豫的意思,立刻朝龙休走去,惠清萍情急之下又一把拉住了牛有道的胳膊,“小弟,不要鲁莽,你可要想清楚了。”

    龙休:“我说了,谁都不许勉强,谁敢妄动试试看,我保证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说罢偏头示意了一下,边上立刻有逍遥宫的随行人员快速写下密信放飞金翅。

    惠清萍和全泰峰相视一眼,都知道人家这可不是在吓唬他们,先不说附近有没有另行安排的人手,首先龙休绝对有能力随时调动燕国境内的各大修行门派对他们围追堵截,哪怕是人手临时从逍遥宫赶来,距离上的优势也不是他们背后的门派能比的。

    更何况,仅凭眼前的实力对比,他们就不是龙休随行护卫人员的对手。

    而龙休的随行人员已经是就地行动,当场将他们给围了,虎视眈眈,随时要出手的样子。

    惠清萍暗中腹诽,没想到会撞见龙休亲自来到,她的手不得不又放下了,一个劲地朝牛有道使眼色。

    “没事。”牛有道微笑一句,继续前行,向龙休走去。

    他不怕,敢做就有敢当的心理准备,在南州这块地面上,他也不是谁想杀就能杀的。

    他是不喜欢拔剑动手,难得出手不代表他不会出手,不代表他是吃素的。

    临行前,他给了袁罡一个眼色,袁罡会意点头。

    “老弟!”全泰峰沉声一喝,欲上前一步,一名逍遥宫的长老已闪身拦住了他,与他四目相对,对峙着。

    龙休转身而去,牛有道跟着。

    管芳仪快步跟上了牛有道,途中一路对陈伯和吴老二等人使眼色,扶芳园一群老伙计,迅速不动声色地往牛有道的去向集结暗布。

    事关身家性命的事情,一旦翻脸,不管打的过打不过,这边才不会管你是不是逍遥宫掌门龙休。

    袁罡挪步到了费、夏、郑三人身边,四人不管眼前的对峙局面,悄然退出,迅速离开了茅庐山庄。

    躲在月门后面偷窥的圆方迅速缩了回去,在墙根下来回踱步,情况不对呀,双手翻来覆去搓个不停,焦虑不已。

    水榭内,龙休凭栏处负手,淡淡问了声,“你想干什么?”

    问的自然是牛有道。

    牛有道束手一旁,苦笑道:“宫主,我是真不想跟他们两个结拜,可您都看到了,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他们逼着我结拜,我不结拜都不行。”

    这个锅,惠清萍和全泰峰还真得背了,许多人不知前面的谈判,现场后来观礼的人,包括龙休也亲眼看到了惠清萍逼迫牛有道结拜,此时的惠清萍和全泰峰也不会说是牛有道逼他们结拜的。

    易舒在旁斥责,“胡说八道,宫主已经出面给你做主了,当场拒绝便可,你有什么好怕的?竟敢当着宫主的面继续和外敌结拜,是何居心?”

    牛有道偏头看向她,“易姑娘,你倒是说的轻巧。是,没错,宫主眼前是能给我做主,回头呢,宫主能一直守在我身边不成?无论是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还是大禅山,都得有弟子在外界行走,我们挡的住他们的报复吗?你能随时给我们这些小人物去找他们出头吗?易姑娘,你高高在上,大派出身没人敢惹,不知道我们下面这些人的难处。”

    “你…”易舒被堵的没话说,强词夺理道:“你在修行界喜欢结拜是出了名的,我看你就是存心的!”

    牛有道不同意这个说法,“易姑娘,你明明看到是他们强迫我结拜,还非要往我头上泼脏水。易姑娘,你到底站哪边的啊,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易舒怒了,“你跟外敌结拜,还说我往外拐?”

    “好了!”木已成舟的事再扯也没意义,龙休喝斥阻止了一声,回头冷眼看向牛有道,“我不是问你结拜的事,南州攻打定州是怎么回事?”

    牛有道掷地有声道:“结拜是扯淡,谁能当真?就等宫主一句话,宫主若说停止进攻,我立刻向大禅山和商朝宗施压,大军立刻便可停下攻势!”

    这态度好!没有任何含糊的地方,龙休听了心里舒服,徐徐道:“不要再闹了!燕国目前面临外敌威胁,自己人不能内讧,立刻让南州大军停止进攻!”

    “是!”牛有道应下,不过又拱手道:“宫主,我有一个疑问想请教,不知该不该问?”

    龙休:“你说都说了,还有什么不能问,什么事?”

    牛有道问道:“宫主,您是不是一直想置我于死地?”

    龙休不知他何出此言,两眼略眯,“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置你于死地了?”

    牛有道:“之前朝廷借机兴兵,欲攻打南州,我不信三大派不知道,但是没人吭声,坐视朝廷大军压境。之后朝廷又派刺客在金州袭击我,而后我回到茅庐山庄,朝廷又集结大批人手再次袭击,杀我数千修士,南州死伤近万人马,血流成河,茅庐山庄外的山野中尽是凄凉新冢,三大派至今无一人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朝廷一而再,再而三挑衅,这般没完没了,敢问宫主,谁能忍得住,我该不该反击?我向三大派陈冤诉苦,等到现在,没等到一句公道话,等来的只是让我住手,意思好像只是我错了,那朝廷呢?”

    PS:锣鼓敲,秧歌扭,贺“沧水哥”梅花三弄,更上层楼,榜首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