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 489圣诞金苹果,陆家抓小三风波

489圣诞金苹果,陆家抓小三风波

    宋茗玉接过佣人手中的外套,穿在陆正南身上,问道,“什么老同学,我认识吗,需不需要我跟你一起?”

    “不用。”

    陆正南补充,“他来帝都主要是来和我洽谈生意上的事情,这段时间我们陆家在帝都的形势你也清楚,以前我们可以瞧不上他那样的小公司,但现在不行了。”

    宋茗玉本来因为陆正南果断的否认而并不满,听到他后面的解释,她的那丝不满就不见了。

    “那你晚上少喝点酒,要是想回来,就给我打电话,我让管家去接你。”

    “应酬少不了喝酒,不过我会尽量少喝,我晚上不回来,你要是睡不着就让笙儿从公司回来陪你,笙儿最近都没有回过家,你让她回来陪陪你。”

    “我倒是想要笙儿回来陪我,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我们和苏家的关系,笙儿她一颗心又全部是放在谦成的身上,他们过来主动取消和我们的联姻,这对笙儿来说,简直是在挖她的心。想要她回来,谈何容易,我生怕她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家她还是得回来,就这样了,你晚点给她打电话,我和同学约好的时间快到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跟你说了,我走了。”

    宋茗玉,“好的,你晚上小心,注意少喝点酒,还有,别在外面和那些小姑娘接触。”

    陆正南皱眉,“我都这个年纪了,你怎么还担心我会和那些小姑娘有牵扯?她们年纪都跟笙儿一样,我以前对这些没有兴趣,现在更不会有。”

    见到陆正南生气,宋茗玉讪笑,她小心的回答,“我这不是习惯这么说了嘛,你不喜欢就不喜欢。不是说时间快到了,你快走吧,不然迟到就不好了。”

    “恩。”

    陆正南转身离开了陆家。

    他上了车,径直对司机说了个地点,“到晴天公寓群。”

    “好的。”

    宋茗玉看着陆正南坐着车离开,她忽然将吴管家叫上来。

    “老吴,这段时间你知道正南都去哪里,见了哪些人?”

    吴管家,“太太,这,这我一直都是在家里,老爷去什么地方,我怎么会知道。”

    宋茗玉审视道,“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老吴,你是正南最看重的管家,他平时的动向我不相信你会不清楚,你要是真的不清楚,你就不会深得他的重用。”

    吴管家叫屈,“太太,我是真的知道,我是个管家,我怎么可能去擅自询问老爷的行踪。”

    宋茗玉冷冷的看着他,“我上次看到他对你说话,你还小心翼翼的去了外面一趟,你能告诉我,你那次是去干什么了吗?”

    最近宋茗玉总感觉陆正南不对劲。

    直到前两天,她突然发现陆正南的衣服上有一根长长的女人头发,还是贴在他的衬衣上面!

    宋茗玉差点就晕了。

    因为这根头发不是她的!

    这头发是黄色,而她是黑色的,所以这很明显是别的女人的头发!

    头发还是贴在衬衣上面,即便宋茗玉不想承认,她还是不得不得承认,这根头发就是陆正南出轨的证据!

    之后宋茗玉就在观察陆正南,时不时的会问他几句话,有时候陆正南晚上回来,他身上还会有一股浅浅的香气,他以为她不知道,其实她都闻得到。

    陆正南以前哪有这么忙,时不时就会外出,动不动就会不回家。

    宋茗玉将她怀玉陆正南出轨的事情告诉陆笙儿,可是陆笙儿却说她是疑神疑鬼。

    今天陆正南又出去了。

    宋茗玉实在是不能再忍下去,这才有她找吴管家问话的一幕出现。

    吴管家小心的回答,“老爷是让我出去处理公司的一些私事……”

    “吴管家!”

    宋茗玉猛地呵斥,“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不跟我说实话,那么你就可以收拾东西从这个家滚出去,我知道,你觉得你有正南给你撑腰,但如果我非要将你赶出去,我想他是不会阻止我。”

    吴管家额头上冒出冷汗,“太太,我是真的是在给老爷处理私事,我没有骗你,是真的,你要相信我,我在陆家这么多年,是什么品行你还不清楚吗,我怎么敢来骗你。”

    “你是不敢,但是正南他敢!”宋茗玉直接问他,“你告诉我,正南,正南他是不是在外面,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吴管家骇然,“太太……”

    宋茗玉抬手止住吴管家,“你不用说别的,你只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吴管家,“太太,你怎么会这么想,老爷这么多年都是守着你一个人,你们夫妻感情多好,他怎么会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我……”

    宋茗玉冷笑,“你给他处理的私事就是那野女人的事情吧,今天我问过笙儿,正南这段时间到公司去的次数很少,他就算去了,也是没有待多久他就离开,所以他到底去哪里了?!”

    “老吴,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你今天要是给我一个实话,那么出了什么事,我不会迁怒给你,但你要是仍然坚持不说,那么等我查出来,你就不要怪我不给你留脸面。”

    吴管家面露迟疑,宋茗玉不打扰他,他沉默了几分钟,说道,“我不清楚老爷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只是听他的命令,在晴天公寓群买了一套公寓,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不过那时候他告诉我,不能将他在晴天公寓群买公寓的事情告诉你。”

    宋茗玉身体倒退,差点就摔倒了。

    “太太!”吴管家过来扶住她。

    宋茗玉没有看他,她整个人都陷入她自己的思维中,“真的……竟然是真的……他,他真的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我要把你找出来,找出来……”言语间,宋茗玉整张脸都变得很狰狞。

    吴管家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

    ……

    陆清欢和厉景琛到商场买了食材回来。

    陆清欢一一将它们放到冰箱中。

    厉景琛拿出鸡蛋和西红柿,陆清欢问,“你拿它们做什么?”

    厉景琛,“鸡蛋面。”

    陆清欢笑了,“我现在不饿了,刚才在外面已经吃饱了,把它们放到冰箱来吧。”

    “真的不饿?”

    “不饿。”

    陆清欢洗了洗手,厉景琛见她是真的不想吃,他就将东西放到冰箱中,顺序排列好。

    陆清欢到客厅坐着看电视,电视上放着最新的修仙连续剧,陆清欢一边看一边对着厉景琛点评剧情和人物。

    厉景琛附和着她。

    两人直到九点多才上楼休息。

    到了床上,厉景琛搂着陆清欢,薄唇凑到陆清欢的耳边,原本放在她腰间的手也在慢慢的往下滑动。

    陆清欢,“别闹,痒,我要睡觉。”

    “你还没有给我晚安吻。”

    “好吧,是我忘了,我现在给你。”

    “现在迟了。”厉景琛亲吻着她,“我要自己讨回来。”

    厉景琛的亲吻从她的脸颊滑到肩膀,耳垂,陆清欢的呼吸开始加重,在厉景琛要进一步时,陆清欢忽然说道,“三哥,我来例假了。”

    厉景琛,“……”

    他问,“怀孕的时候也会来例假?”

    陆清欢,“……”

    “好吧,被你看出来我是在说谎。”

    “小骗子。”

    陆清欢转过身,看着厉景琛,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唇,笑道,“晚安吻。”

    厉景琛将她往怀里搂,“这还差不多,现在睡吧。”

    “恩。”

    ……

    圣诞节的这天,帝都下着雪。

    陆清欢里面穿着毛衣,外面搭着大衣,全身都是黑色,和厉景琛一起在某个大厦酒店中吃饭。

    陆清欢手提包中放着一个苹果。

    “三哥,你把眼睛闭上,我给你送礼物。”

    闻言,厉景琛闭上眼。

    “把手伸出来。”

    厉景琛照做。

    陆清欢打开包,将里面包装好的苹果放到他的手心中,“现在你可以睁眼了。”

    厉景琛睁眼,看到陆清欢送来的苹果。

    陆清欢,“圣诞快乐。”

    厉景琛拿着苹果,他看向陆清欢,说道,“我也有礼物送给你,眼睛一样还是要闭上,不然待会没有惊喜。”

    陆清欢,“好啊好啊。”她瞬间就把眼睛闭上,显然是很期待厉景琛口中所说的礼物。

    厉景琛同样将礼物放到陆清欢的手中,陆清欢一摸,是个圆形……

    “苹果!”

    陆清欢手中拿着的正是苹果。

    只不过和陆清欢送出来的不同,厉景琛给她的是一个金苹果,体积不大,全部是用金子做的,做工很精致,如果不是颜色是金色,陆清欢还不一定能认出来它是用金子做的,可以想象它做得有多仿真。

    厉景琛问道,“喜欢吗?”

    陆清欢点头,“喜欢。”

    “只不过我送的苹果保质期不长。”

    她送的是可以食用的苹果。

    厉景琛,“等我们回去,我让人将它真空保存。”

    陆清欢摇头,“还是不要了,我本来就是想送给你吃的,这样才能平平安安,所以我还是想你吃掉它,保存的话,有我手中的这个金苹果就够了。”

    “恩,就照你说的办。”

    吃完饭,两人坐车回南苑。

    路上等红绿灯的时候,陆清欢透过车窗,看着外面街道两边的彩灯,各种颜色的都有,挂在树上火树银花,煞是好看。

    上次陆清欢出来时,这些灯还没有亮,现在它们一到晚上都会亮起来,将帝都这一整个城市都装扮得犹如白天。

    厉景琛开车开得稳,陆清欢看着看着,眼睛就满满阖上。

    厉景琛见到她睡着,一手放在方向盘上,另外一只手将外套盖在她的身上,手指蹭了蹭她的脸,陆清欢嘤咛了一声,厉景琛笑着将手收回来。

    陆清欢怀孕八个月,肚子很大,厉景琛将外套盖上去,外套都被陆清欢的肚子挺起来。

    厉景琛对着她肚子说道,“别闹你妈妈,知不知道?”

    陆清欢的预产期是在二月份。

    厉景琛早就将生产的医生找好,只等着预产期到,陆清欢就会被送到医院待产。

    厉景琛慢慢的开着车回家。

    ……

    进到一月。

    陆清欢和谢清梦偶尔见见面,宋东庭也会到南苑来,不过他来是想当陆清欢孩子的干爹,每次他一来,都是用干爹的身份和孩子问好。

    陆清欢倒是不反对。

    宋东庭送了一些和田枣过来,这是他陪着谢清梦到西北那边拍戏时从当地买的,枣子很甜,陆清欢无聊的时候都会拿出来一些咬着吃。

    厉景琛现在都没有去公司,他就在家陪着陆清欢,毕竟他不放心和陆清欢分开,将她一个人留在家里。

    陆清欢将脚搭在厉景琛的腿上,看着手机上下属发过来的信息,陆清欢很欢乐的笑了。

    厉景琛,“在笑什么?”

    陆清欢回答,“我是在为陆笙儿高兴,她要有一个弟弟,或者是妹妹了。”

    厉景琛,“李青青怀孕了?”

    “对啊。”

    陆清欢去见李家人的事情,厉景琛是知道的,李青青和陆正南的事情,厉景琛一直都让下属盯着,不过他没有在意,反倒是陆清欢,她让下属一确认李青青怀孕,就要将消息告诉她。

    刚才就是下属发的李青青怀孕的消息。

    陆清欢,“接下来他们就有得闹了。”

    陆清欢一点都不掩饰她的幸灾乐祸。

    虽然她想要李青青怀孕,给陆笙儿和宋茗玉添堵,但陆清欢也没有想到,李青青会真的怀孕,按照陆正南的性子,他肯定是会自己戴安全套或者是让李青青吃避孕药,结果李青青还是怀孕了,看来不用陆清欢去催促,李青青就已经知道孩子才是她最大的保障。

    ……

    晴天公寓。

    李青青拿着从医院得来的怀孕单,她整个人都是兴奋的。

    她终于怀孕了!

    不枉费她每次都会偷偷背着陆正南将安全套扎一些小洞,有时候家里没有安全套,李青青当着陆正南的面吃下避孕药,等到陆正南离开,她就会使劲给自己催吐。

    而且每一周的周末,李青青都会到医院去检查。

    她是抱着要怀陆正南孩子的目的而来,没有孩子,她就永远只是一个小三,情妇,陆正南要是厌恶她了,随时都可以用一笔钱将她打发,以前李青青觉得没有什么,但现在她自从勾搭上陆正南,住的是公寓,吃的是好东西,就算是出去逛街,她也可以买以前只能够在杂志和电视上看到的衣服,这样的生活,李青青怎么会舍得放下。

    所以她才会那么坚持想要怀孕。

    只有怀孕了,陆正南才不会舍弃她。

    李青青给李光荣打电话,“喂,爸。”

    李光荣,“你什么事啊,没事我就挂了,你爸我正在打牌。”

    “爸,我怀孕了,怀孕了!”

    “啥,你肚子有了?”

    “对啊,爸,我有了!我今天刚从医院回来,医生说我肚子有孩子了。”

    “哎呀,青青,你真是我的好女儿,有孩子就行,有孩子你才能够得到更多的钱,我可跟你说清楚,你一定不要做傻事,你可要将那陆家的那陆正南给我牢牢迷住,一定不能让他把你抛弃了,不管你是撒娇还是撒泼,你都得把他留下来。你要知道,陆正南没有儿子,你肚子要是怀上一个带把的种,以后你就是他陆正南的大功臣!”

    “这种事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我可是想去当一当豪门太太是什么滋味,没有当之前,我才不会做傻事。”

    “你明白就好。”

    “咚咚……”有人在敲门。

    李青青跟李光荣说了再见,她放下电话,她以为是陆正南,她清了清嗓子,走过去开门,“来了。”

    “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跟你说,我今天……”李青青笑着的脸一下子僵住,她看着门外的宋茗玉,问道,“你是谁?”

    宋茗玉冷笑,她用目光上下挑剔的看着李青青,“你就是李青青?”

    李青青,“我是,你是来找我的,可是我好像不认识你。”

    宋茗玉一手推开李青青。

    她从门外走到屋子里来。

    李青青,“哎,我说你到底是谁啊,我没有允许你进来,你怎么就擅自进到我的屋子里面来了?你给我出去,你快点给我出去,你要是再不出去,我就要打电话报警说你擅闯民宅了。”

    宋茗玉穿说奢华,一副豪门贵太太的装扮。

    听到李青青说要报警的话,宋茗玉笑了。

    “你想要报警?”

    “没错。”

    “你报吧,我刚好也想要报警,最好是能让警察将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给我带走。”

    李青青瞪大眼,“你说谁不要脸?你才不要脸,你……”李青青忽然想到宋茗玉说她是小三的话,她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

    宋茗玉,“怎么不继续说了,说啊,我听着的。”

    李青青,“哼,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黄脸婆,怎么,你上门来做什么?”

    宋茗玉说,“你真是好本事,李青青,我的老公你也敢招惹,你还要不要脸了?说说吧,你要多少钱才可以离开他。”

    “你不要把我说得那么庸俗,我不是为了钱才和他在一起的,我是因为爱他。”

    “你给我住嘴!”

    宋茗玉大怒,“正南是我的老公,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他图乐子的一个玩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什么爱不爱的,你就是冲着我们陆家的权势来的,你反正都是为了钱,他给的还不一定有我给你的多。”

    “这里有五十万,你拿着离开。”

    李青青,“五十万?你是打发叫花子吗?”

    “一百万。”宋茗玉再拿出一张支票,“你要是还不同意,那么你一分钱也别想拿。”

    “我不会要你的钱。”

    “做人不要太贪心了,不然到时候你什么都不会得到,我让人调查过你,你不过是当初和陆清欢有关系的李家的孩子,你父亲和哥哥又是爱赌博的人,我随便花钱让人做点什么,他们都可能会在赌场中输得欠下高利贷。”

    李青青,“陆太太,你要是敢动他们,我就敢去动你,我不过是条贱命,我只不过是想过点好日子,比如说你退位,让我去当一当陆太太。反正你这么多年都没有给正南生下一个儿子,堂堂一个陆家,竟然一个儿子都没有,你这肚子是得有多不争气啊,真是丢我们女人的脸。”

    “你,你,你……”宋茗玉猛地将包扔到李青青的头上。

    同时,宋茗玉也扑过去抓李青青的头发,“你就是个不要脸的婊子,我今天非得打死你,我生不生得出儿子管你什么事,你就是个婊子,勾引男人的玩意,谁准你叫他正南的!”

    李青青反抗。

    “我,我当然要叫他正南,你这个黄脸婆,你不知道吧,他可是喜欢死了我在床上叫他正南,他说我比你这个黄脸婆在床上的本事要好多了,哈哈……你给我放开,嘶,疼死了……”

    “我打死你!”

    宋茗玉被李青青一口一个的黄脸婆激怒。

    宋茗玉一边扯着李青青的头发,一边用脚踢她,李青青想到她肚子怀孕了,才刚刚三个周,她可不想和宋茗玉动手将肚子伤到,这样一来,李青青就落了下风。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陆正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