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回到里面去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回到里面去

    大魔之戒的城门吱呀一声自己关闭,而这城里面所有的院门却都吱呀吱呀的自己打开。安争小心翼翼的走到其中一户人家的门口往里看了看,看到的场面无比的毛骨悚然。

    比安争他们早一些进入了大魔之戒的魔族修行者,有好几个在这个院子里背对着安争他们站着,石像一般,而手却向后伸出来,一下一下的招手。

    “这些人是怎么了?”

    杜瘦瘦看着那些人,感觉自己被扔进了一个戏台上,是那种在盒子里的戏台。除了他们之外,其他人都变成了那种提线木偶,或者是剪纸做成的小人。

    “进入幻觉了?”

    陈少白问了安争一句。

    他们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凶险,也不止一次进入了幻境之中难以自拔。有些时候幻觉比真刀真枪的厮杀还要可怕,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最终连自己怎么死掉的都不知道。

    曾经感受过的那些环境,每一个都很可怕。如果这个大魔之戒从进门开始每个人都进入了环境的话那么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门并没有开,所有人其实还都在大魔之戒外面。进入环境是从以为门开了那一刻开始的,也就是在徐尚带着人拦住安争他们的那一刻。

    安争经历过不同的幻境,感受过各种各样的恐怖,所以要想甄别幻境他比别人知道的更多。思考是不是出于幻境,也比别人思考的更多。

    “徐尚呢?”

    安争回头看了一眼。

    之前还紧紧盯着他们的徐尚果然不见了。

    陈少白往四周看了一圈,哪里有徐尚的影子。

    “你是说咱们进了徐尚的圈套?”

    “可能吧,徐尚是要死守大魔之戒的,就算是他明知道自己挡不住古荡然也依然没有选择退避,是有死志之人。可是他又不像是个蛮干的,你不觉得他在之前见到古荡然的时候说的话过于慷慨激昂了吗?那些话是故意说出来的,目的可能是想让古荡然看轻他。古荡然本来就不觉得徐尚是自己的对手,在得意之中这种轻视就会变得更深。”

    安争沉思了一会儿:“徐尚很清楚,要想最终成为赢家,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我们和古荡然分开。因为他不知道古荡然和咱们到底什么关系这些如果都是幻觉的话,那么他成功了。”

    安争走进那个院门,杜瘦瘦从后面喊了一声,安争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人不要进来。

    安争缓缓的走到院子里那些人的前边,看向那些人的脸。

    没有脸。

    他走到侧面的时候以为就要看到那些魔族修行者的脸了,之前安争从衣着判断出其中有一个魔族修行者自己见到过,可是转过去之后安争发现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他转到了另外一侧,看到的还是背影。

    从门口看这些人是后背,转到院子里面看这些人还是后背。而这个转变的过程你却根本发现不了破绽,走到一半的时候会错觉马上就要看到这些人的脸了,然而看到的却依然是后脑。

    “没有脸。”

    安争的脸色却变了。

    “没有脸”

    陈少白的脸色也变了,因为他在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之前进入魔界的时候看到的那些壁画。其中有一幅壁画上就是无脸怪的大军进攻仙宫,屠杀了大量的修行者。而魔族,仙宫,人间界的修行者甚至包括妖族都在拼了命的抵抗。虽然那只是壁画,但依然给了人无比的震撼。

    那些无脸怪到底是什么,到底来自什么地方?

    而此时此刻,在这个大魔之戒之中,他们看到了这样的幻觉。

    陈少白也没有忍住走进来看了看,那些人似乎没有什么威胁,只是站在那不停的招手。不管是从前面看还是背面看,都是在招手

    “这他妈的有什么意义?”

    陈少白看向安争:“就摆在这招手就得了?”

    安争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如果咱们真的进入了幻觉,那么首先考虑一件事这个幻觉的目的是什么,杀了咱们还是别的?在农村,很多时候菜田瓜田的低头都会放上稻草人,有的人会把稻草人做的很逼真,风吹起的时候稻草人也会这样的摆手招手”

    玄庭和尚瞬间反应过来:“有人想把咱们吓走。”

    安争点了点头:“也许吧,他觉得咱们是那些来祸害菜园瓜田的鸟雀。”

    玄庭和尚看着那些只有背面的魔族修行者:“如果咱们是鸟雀,那么这些人是什么?”

    “我不知道。”

    安争看向外面,大街上比之前更加的冷清了。这个小城之前涌进来的人,足以让这里人满为患。所以现在无法确定的是,到底幻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若真的没有进来过,大家一直都在大魔之戒外面

    安争忽然间说道:“我们和古荡然不是一路人,我是大叱的传人,这位是魔主的传人都不是假的。我们这次来,是想寻找长莫长老问一个真相。”

    他抱拳:“我们对徐家充满敬意,绝不会与徐家为敌。”

    没有人回答他,四周一片寂静。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些站在院子里的魔族修行者忽然都转过身来。当转过来的时候,杜瘦瘦吓得嗷的叫了一声他看到了脸,那些魔族修行者根本就不是什么无脸怪,每一张脸都那么清晰,那么熟悉杜瘦瘦看到的,是几个杜瘦瘦。身材高矮都不一样,但是脸都是杜瘦瘦的脸。

    其他人也一样,安争看到了几张自己的脸,陈少白看到的是自己的脸。所有人都在那些魔族修行者身上看到了自己,一样的空洞,一样的面无表情,一样的如行尸走肉。

    “走!”

    安争拉了杜瘦瘦一把往后撤,可是就在这时候,那些魔族修行者的脸开始变了,一会儿变成杜瘦瘦的一会儿变成安争一会儿变成陈少白,而且他们的身体也在发生改变。大概几秒钟之后,他们的身材变得和他们的脸般配起来,脸是杜瘦瘦的时候身材就高高大大,是陈少白的时候就显得瘦削一些

    “这会儿已经不是稻草人了。”

    安争他们迅速的撤出去,然后就听到了一声一声的惨呼。这些惨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每一个声音都非常的惨烈。安争他们看到数不清的修行者从一个一个的院子里冲出来,每一个都惊慌失措。在他们后面,跟着一模一样的修行者。和那些魔族修行者不管是身材还是长相都一样,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面无表情。

    一个魔族修行者哀嚎着从院子里退出来,疯了一样的往城门方向跑。在他出来的那个院子里,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魔族修行者面无表情的走出来,然后缓缓的抬起手在自己额头上点了一下。这动作看起来古怪的不得了,而且点的那一下也没有什么气息波动,不激烈,不恐怖,只是怪异。

    而他只是点了一下,之前飞奔出去的那个魔族修行者的身体忽然笔直的摔了下来,摔的狠极了。就好像在半空之中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木头,就那么摔在那一动不动了。而这个人摔倒的位置,和安争他们并不是很远。

    安争看了一眼:“死了。”

    一个活生生的魔族修行者,被一个从院子里出来的和他一模一样的修行者杀了,杀的方式如此的诡异如此的难以想象。就点了一下自己,对方就死了。

    然后那个面无表情的人开始一步一步往门外走,大魔之戒的外面。走到城门口附近的时候身子忽然飘起来,仿佛是穿过了一层薄膜,然后就消失不见。空间出现了细微了波动,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我知道那些曾经想进封印之地的人是怎么死的了。”

    陈少白咽了口吐沫:“我们不该进去的。”

    之前他们进去的那个院子,不断幻化着面容的那些人也走了出来,面容基本上已经固定。安争进去了,陈少白进去了,杜瘦瘦进去了,其他人没有进去,所以出来的三个人分别是安争,陈少白和杜瘦瘦。

    “这不是什么幻觉。”

    安争叹了口气:“比幻觉刺激多了。”

    “现在怎么办?”

    杜瘦瘦紧张的问了一句,他真怕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家伙,抬起手在额头上点一下。自己若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挂掉了,岂不是冤枉?好歹是也男子汉大丈夫,拼了命的厮杀一场,痛痛快快的战死也就罢了。要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真不能接受。

    在他们身边,一个又一个的魔族修行者飞奔而走,之前冷清的大街恢复了之前人潮涌入时候的热闹非凡。不同的是,这些魔族的修行者比进来的时候还要疯狂,跑的速度更快了。而安争他们就显得很特殊,他们像是站在大浪之中的几块很不一样的石头。

    越来越多的从院子里出来的魔族修行者抬起手在自己额头上点了一下,越来越多的魔族修行者突兀的摔倒在地上就此死去,谁也不知道那个点额头的动作和死亡的联系在哪儿,可是这种死亡又是无法挽回的。

    死去的魔族修行者倒在地上,很快就变成了飞灰消散不见。而那些从院子里出来的魔族修行者开始往城门口走,穿过那层看不到的东西。倒在外面的,或许就是人们认为的尸体了。

    “安争,想个办法啊!”

    杜瘦瘦急的喊了一声,因为他看到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家伙已经抬起手来了。

    “回去。”

    安争忽然说了两个字,眼神飘向那个院子。

    “回到里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