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疯狂神豪玩科技 > 第1140章 我说是破车,它就是破车

第1140章 我说是破车,它就是破车

    这时候,围在展区这里的人,许多都把目光投过来。

    并没有人上前说什么,大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看戏呗。

    不仅仅是华夏人有这个传统,国外的人也几乎如此。

    姚可儿抿了抿小嘴,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卡利,但没说话。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大人呢?”卡利再问。

    姚可儿小嘴紧闭,就是不说话,但背在身后的小手却紧紧地攥在一起,如果熟悉她的人,必然知道她此刻紧张极了。

    “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不说话是吧,不说话我可要报警了!”卡利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两成,看着姚可儿露出了极其不悦的神芒。

    若是放在以前,发生这档子事情,他倒也不会和一个小女生一般见识。

    但今天不同,今天,此刻,他的心情非常糟糕,急需一个发泄的口子,眼前的姚可儿,却正巧撞到了他的枪口上。

    “凶什么凶,我叫什么关你什么事,你谁啊。”

    姚可儿被惊得娇躯一抖,眼眶倏然变得有些泛红,而后扬起娥首,凶巴巴地怼了回去。

    其实,她现在心里是怕的,毕竟对方脸上布满了横肉,看起来牛高马大,手臂都比她大腿要粗,眼里也露着不善的光芒。

    不过,从小到大的傲娇情绪,让她此刻纵然是怕,但也没有示弱的想法。

    “我是谁?”卡利笑了,眯着眼道:“我是大众集团在日内瓦车展的负责人,同时也负责兰博基尼展区,你现在打碎了顶上的吊灯,对我们展区兰博基尼afforest的展览,造成了影响,你知道吗?”

    “我都已经道过歉了,还想怎样?”姚可儿咬了咬洁白的牙齿,不服气地道,“况且,我怎么知道你们这里是不能扒的,又没人提醒我,这种安全问题,你们早在展览开始前就该解决的,现在出了事情,你们就没责任了?”

    说到这点,姚可儿还是很不服的。

    她承认自己打碎吊灯是做错了,但她根本都不是故意的,这人凶巴巴的,到底什么意思嘛,欺负她小不是?

    “你看起来脾气挺大啊,这么说来,还是你受了委屈,我们应该向你赔礼道歉了?”卡利呵呵笑了笑,然后面色骤然转冷。

    “我本来是不想和你计较的,但你现在这个态度,让我没办法随便放你离开,你现在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等到检查结束后,确定兰博基尼afforest没有问题,你才能走,如果有问题,那就抱歉,你得赔钱才能解决了。”

    如果是遇到一般的成年人,卡利会毫不犹豫叫人拖下去处理,不过姚可儿毕竟看起来还小,十五六岁的样子。

    他虽然想发泄,但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在这么多游客面前,让人对她动粗。

    “有问题又怎么样,我又没说不赔,大不了陪你就行了。”姚可儿眼里闪着薄雾,委屈地大声说了一句。

    “赔?”卡利摇了摇头,轻笑姚可儿年少无知,这可不是几百几千能解决的赔偿。

    而此时,在法拉利展区外的通道上,苏诚正在和乔宣、萌提莫有说有笑地聊天。

    直播间里的人数,也由于苏诚的到来,而渐渐上涨,大有突破千万的趋势。

    “苏总,我有件事情要给您汇报。”

    忽然,那名法拉利展区的负责人,来到苏诚旁边,趁着他没说话的空子,对他低声说道。

    “有什么事情,你说。”苏诚一笑。

    “是这样的,刚刚有人来告诉我,说和您一起来的小姑娘,在兰博基尼展区那里,遇到了点麻烦,您……”

    “你说什么?”他话到一半,苏诚脸色猛地一变,笑意凝滞。

    “和您一起的小姑娘,好像在兰博基尼那边,遇到了点麻烦,要不要我去为您处理?”

    负责人见苏诚脸色变幻,立马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大气不敢出一个,说话都是小声小意的。

    “诚哥,怎么了?”

    见苏诚脸色紧绷,乔宣连忙走过来,原本是想要去抱住苏诚的胳膊的,但想到了还在直播,于是便没有出手,只是开口询问他怎么回事。

    苏诚没有答话,摇了摇头,迅速迈步朝着兰博基尼展区走去。

    片刻后,来到了姚可儿所在的地方。

    见到这丫头眼眶红红的,看起来似乎是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但并没有受伤,登时苏诚心头一吁气,连忙上去询问她。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苏哥哥,他凶我。”

    姚可儿见到苏诚,倒也没有像小孩子一般扑到他怀里,但免不了拉着他的袖子,一阵告状。

    “他?”苏诚余光瞥了眼卡利,目光一冷,“怎么凶你的?”

    姚可儿是姚丽娟名义上的女儿,苏诚也一直把她看做亲妹妹,平时和她玩闹都只限于开玩笑,舍不得凶她。

    可现在,这个站在苏诚不远处,穿着西装的老外,居然敢凶她,这就让苏诚心里非常地不愉快了。

    这一次带着姚可儿出来是放松心情的,不应该出现这些情况,没想到却发生了。

    “反正就是凶巴巴的,要我赔钱……”姚可儿咕哝了一句。

    “陪什么钱?”苏诚蹙眉道。

    “我刚刚在这里玩,不小心把吊灯给打坏了,然后落下来砸到了那辆车的旁边,我道了歉了,说愿意赔钱,但他一过来就吼我,还说如果车出了问题,我就走不了了。”姚可儿指着旁边的那辆兰博基尼afforest道。

    “就那辆破车?”苏诚瞄了眼兰博基尼afforest。

    “嗯,就是它,虽然不破……”姚可儿偷偷地望着苏诚。

    “我说它是破车,它就是破车。”苏诚不容置疑地道。

    “先生,这位小姑娘是你的家人吧,她刚刚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展区展览秩序,不过,看在她年龄小,我们不和她计较,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你带她快走吧。”

    卡利现在虽然有些不悦,但在这件事情上,他冷静下来后,还是觉得应该低调处理,不应该放大,否则对兰博基尼afforest接下来的展览,会有大不利。

    苏诚这边,从一开始过来的时候,就没把正脸对着卡利,卡利看到的只是他的背面,顶多侧脸,所以没有认出他。

    而听到卡利的话以后,苏诚缓缓地转过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