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是开玩笑 > 第941章 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第941章 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郭邵良突然觉得身子发冷时,11大帝已经纷纷收回目光,跟着唐准离开了。

    他们聚会就是和以前一样,主别墅草坪上请一圈厨师摆一堆美酒,有专业的服务人员运行,来了搅局的,唐准就是带着人群进了别墅大厅罢了。

    人群离去,乐惠宇一步跨出挡在了郭邵良身前,一脸冷笑,“郭邵良?从哪里来给我滚回哪里去,这里不是你胡来的地方,你也没资格,听得懂?”

    “……”郭邵良这才从之前的莫名悸动里清醒,深吸一口气,眼中忌惮和羞愤之色上升到了极点,“你也要插一手?为了一个书法家,和我作对?”

    他在何伟生来求助时,当然查过底,他很震惊,自己这么牛的天才,背景也那么强,所求也不是干掉唐准什么的,让对方赔礼道歉再随便戏弄下,就是丢些面子,这种小事以他的身份和修炼天赋,谷正旭不可能不给面子,归根结底那是外人,又不是让谷正旭那么做。

    现在不止姓谷的那么强硬,乐惠宇都……,他毕竟是忌惮乐惠宇的。

    “给你五分钟。”谷正旭也开口了,先对郭邵良这么说了一句,他才看向从大门口追来的保镖们,“五分钟不走,打出去。”

    “你敢?!”郭邵良面皮涨得通红,可回头一看,两个保镖已经抽出警棍摩拳擦掌时,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他知道自己靠武力,能轻松解决两个保镖,但等保镖动手,就算他打赢了又如何?自己的面子依旧会被削的干净。

    谷正旭却没理他了,招呼乐惠宇一声也走向别墅内,只有两个保镖虎视眈眈,当着郭邵良的路,做了请人滚蛋的姿态。

    郭邵良肺都快炸了,一张脸表情来回变幻,难看的吓人,直到何伟生哆哆嗦嗦,充满惊惧的走来喊了一声郭少,郭邵良才回过神,伸出大手啪的一下狠狠括在了何伟生脸上。

    “走!”

    他是收了礼还是大礼,才出面帮忙的,原本想着小事,谷正旭不可能不卖面子,现在?他还有什么面子,一张脸都被按在地上被对方用鞋底翻来覆去蹂躏了。

    就算他最恨的还是谷正旭和乐惠宇,可让他有了这丢脸机会的何伟生,也算坑货了。

    何伟生被甩了一耳光,疼却不敢抱怨,只是崩溃的随着郭邵良的步子,走向保时捷继续当司机。

    他也没想到,在他眼中大哥级的郭少,会这么被扫地出门,被人这么打脸啊。

    说起来何伟生家室也不差,他们家最初是从医药销售发家,至今和南泉各大公立私立医院都有着不错的影响力,但何家不止于医药销售这一步,随着社会发展,美容、整形等越来越受欢迎,何家还第一时间建立庞大的连锁企业。

    目前所有资产加起来,也有数十亿产业,有这样的底蕴,他才会在某一次认识了郭邵良,更靠着自己机灵认了这个大哥。

    他真没想到这个大哥,这么牛的大哥,竟然也有这么吃瘪被打脸的时候啊。

    因他而起的被打脸,郭邵良就算给他一耳光,他也不敢抗议,只能小受一样开着车离开。

    一路驶出谷家别墅,路上有些受不了压抑氛围,也生怕散开后郭邵良在对他迁怒出手,何伟生才透过倒后镜瞥了一眼,发现连某少妇都战战兢兢不敢说话,他才尴尬的自扇了一记耳光,“良哥,我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我真以为那个唐准只是仗着认识谷正旭才敢那么欺负人……”

    “良哥,今天都是我的错,我认罚。”

    说完,他又给了自己两记耳光,很响也很疼。

    黑着脸的郭邵良才终于缓了下神色,毕竟理智上他知道,这事也不太怪何伟生。

    前两天何伟生求他说自己吃了大亏,被人被坑了,求他帮忙时,是郭邵良亲自派人查了唐准的底细,自己查清楚,无非是靠着书法结交了谷正旭、乐惠宇、高家毅等等。

    想着自己又不会下狠手,最多让唐准丢些面子,也不可能有人因这一点小事,不给他郭邵良面子,才应下来出手的。

    事情发展太出乎预料,丢这么大的面子何伟生该打,但也打过了,真正让他震怒,窝火的还是乐惠宇两个啊。

    特么那两个家伙,这么不给他郭邵良面子?他郭邵良可是天才啊?!

    还是武道和修真强者,那两个简直是找死!

    “这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本就是打个招呼在动手的,不给面子,也别怪我下手狠了!”

    咬牙低语一声,郭邵良虽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暴打谷正旭一顿出气,那太上不了台面,但归根结底不就是收拾唐准么?

    谷正旭这么打脸,那就收拾的唐准狠一点吧,那也是一种有力的回击了。

    “良哥?”何伟生惊奇的低呼。

    郭邵良冷着脸摆手,“我心里有数。”

    他去找姓谷的,对方给面子他自然收拾的轻,不给面子,他把唐准玩死的心都有了,你不是要保人?那就看看谁更有影响力吧。

    修炼有成以来,整个东岳省不管是和他一样分量的,还是比他更有分量的,都在各种给他面子的。否则他也不会膨胀到直接开车杀进谷正旭家里,大庭广众谈事情了。

    当然,怎么收拾唐准?这不是打个电话去找点事胡乱栽赃就行,那没屁用,这得好好想一想。

    ………………

    同样时间里,谷家别墅一楼大厅,唐准、两个大少以及11大帝,却像没被打扰过似的,没人去谈论已经离去的郭邵良、何伟生,全都在沿着之前话题,边聊边吃喝。

    这一次聚餐直到晚上10点多才结束,唐准率先离去,谷正旭则安排着给邦哥,民哥等准备休息的客房,才把人们送进去,一个个大多表面上醉过去的牛人们,纷纷清醒了。

    “唐准,书法家?这是谁?不管了,不管那是谁,既然是谷正旭和乐惠宇的朋友,也算自己人,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和道长聚餐,被这种小纨绔打扰了兴致,这可是机会!”

    “一个向道长示好,以及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

    “就算没人明说,这么多人都是阶段性复活,绝对和道长有关,连死人都能复活的道长,嘿,……”

    …………

    邦哥民哥,正哥,坚哥和璋哥,哪个不是对于这种天赐良机振奋欣喜?

    雷霆雨露俱是天恩,大帝们全都在摩拳擦掌,打算让两个二代纨绔明白世界的残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