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科幻小说 > 位面游轮 > 第一零三八章 临危装不惧

第一零三八章 临危装不惧

    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这就是孩童修士在幻境之中经历的总结,在幻境之中,他一“炮”干掉了黑山老祖,还吞噬了黑山老祖的一身功力,过程出乎意料的简单,他一跃成为天地之间最为强大的修士之一,然后接手了黑山老祖的势力,还迎娶了鬼界之中,最美丽的女鬼……

    这人生,不应该是鬼生,简直就是完美。

    这就是陈堪这个幻象之阵的威力,这个阵法对准的是欲望,世间没有任何存在是真正的无欲无求,不管是谁都有欲求,只要他有生命,就有欲求,就会沉迷于陈堪的这个阵法之后不可自拔。

    凡人自然不用说,欲望很多,修士也免不了有欲望,多少而已,比如陈堪想要变强,这就是欲望。

    变强,可以说是所有修士的欲望,即使是在洪荒体系之中,天道的代言人鸿钧,也要讲道、也要合道,这就是所求,有所求就有所欲,有所欲,就是破绽,更不要说那些洪荒的圣人们,更是为了气运各种谋算,大打出手。

    连传说中的圣人都免不了有所求,普通修士自然更不用说了,单从这点上来看,这个阵法是无敌的。

    当然,世间不可能存在真正无敌的事物,这个阵法也有破绽,想要破除这个阵法至少有两种办法。

    第一种就是双方的修为相差太大,直接以大法力将阵法破除,这自然是不用多说了,不过这个阵法是陈堪用日月拂尘加持过的,以日月拂尘之中的日月精华布下的,除非是强过陈堪甚多的修士,否则难以破阵。

    第二种,就是大毅力、心志坚定的修士,可以看破一切的幻象,这样的幻象根本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大毅力”、“心志坚定”这两个词听起来好像很普通,哪一个修为强大的修士心志不坚定呢,否则也修炼不到高深的境界。

    但是实际上,每一个境界都对应着不同的标准,就像一个千万富翁和一个亿万富翁,虽然都是富翁,但是“赚钱”的概念对他们两人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

    说起来简单,但是真正能做到的修士,少之又少,陈堪甚至都不认为自己能做到。

    这个阵法就是以修士的“欲”为突破口而设置的,就像是人难以堪破自己梦境一样,这个幻象之阵也很难堪破。

    对于做梦,很多人好像在醒来之后就知道自己做梦了,甚至还知道内容是什么,但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根据研究,人在进入深度睡眠之后,学术术语叫做“快速眼动睡眠期”,平均五分钟就会做一个梦,而这些梦,通常情况下是无法觉知的。

    那些有印象的梦,只不过是你一次睡眠之中很少的一部分而已,而且大部分的人只有等到醒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做梦了,在梦境的之中,更多时候是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好像知道自己在做梦,但是却又醒不过来,这种是最为难受的。

    现在这个孩童修士就陷入了这种境地,在无比辉煌的成就之后,他感觉到了一阵空虚,好像缺少了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是什么,整个人显得很彷徨、惊恐不安。

    最后,他也摆脱不了生老病死,虽然修为极高,虽然寿命极长,但是依旧是堕入地狱,被黑白无常用铁链捆绑,接受最终的审判。

    ……

    “什么?”惊醒过来的孩童修士,发现自己竟然还活着,并不是在地狱,而是在一个洞府中。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中幻阵了。”

    确实是见多识广之辈,立刻就反应过来,自己之前中了幻阵,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幻的,现在他如同梦中一样,被捆绑了起来,一身修为已经完全被禁锢了。

    “谁,出来?”他很平静地说道,并未歇斯底里的乱喊乱叫。

    “你终于是醒啦,看来你的修为和你的心境并不匹配啊。”陈堪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背负着双手笑道。

    这个鬼修的修为极强,只比陈堪差上一筹,但是没想到心境那么差,竟然陷入陈堪的幻阵之中无法自拔,轻松被陈堪给擒拿了,甚至修为被封都没有察觉。

    “哼,你是何人?”

    “你也不用再白费力气了。”陈堪一眼就看出,他是在暗中聚力,想要挣破陈堪的束缚,现在和陈堪说话,不过是转移陈堪的注意力罢了。

    “你是不可能挣开的。”陈堪笑着说道,因为捆绑他的东西可不是凡物,是陈堪刚刚炼化不久的日月拂尘。

    “你究竟是何人?”孩童修士眼中闪过一丝惊慌,随后镇定下来,看着陈堪镇定自若地说道。

    而这一切都被陈堪看在了眼中,陈堪笑了笑。

    “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你又是谁,为什么要轰击我的护山阵法。”陈堪问道。

    “是你杀了栗山。”

    陈堪一愣,反问道:“黑山老祖吗?你是黑山老祖的人?”

    本来陈堪以为自己不过是干掉了一个小喽喽而已,就算他真的和黑山老祖有什么关系,应该也不会引来这个大boss才对,毕竟那么多位面下来,陈堪见识过太多扯着虎皮当大旗的人了,人家大boss可忙了,哪有时间去理会这些小喽喽呢,甚至可能陈堪在他看来都是一个小喽喽。

    “看来栗山真的是你杀的。”

    “是又怎么样?”陈堪看着他,笑道。

    “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坏了黑山老祖的大事,你说会怎么样?”孩童修士语气阴森地说道。

    “会怎么样?”陈堪问道。

    “会永世不得超生,除非你愿意代替栗山的位置,帮黑山老祖做事,我可以帮你引荐。”

    绕了一大圈,其实他还是在变相的威胁陈堪,目的不过是要陈堪放过他,但是可能吗?

    “呵呵,你真的以为我傻啊。”陈堪不屑地说道:

    “放了你,你想太多了,正好我这个阵法还缺少一个阵灵,我看你倒是很合适。”

    听到陈堪的话,他终于无法在镇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