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两百零七节 培训班4

第两百零七节 培训班4

    脱了上衣,以**的方式进行裸奔的赌约最终没能实现。

    这不是因为袁教练插手——事实上袁教练可能根本不知情——而是因为赌输的人马上就毁约了。

    当然如果在场的人中没有张立强,或许这个赌约还有可能(仅仅是可能)被实践一下。但是有这么一个端着照相机的男人在场,那接下来发生的一切简直可以说顺理成章。至少叶楠没有对她们的表现有任何意外。

    先是笑脸讨饶,想把事情轻描淡写的一笔抹消。但是可惜的,哪怕是洋韭菜也不是那么好骗的。琥珀不依不饶的说了几句,换来的是一群义愤填膺的看客的共同不满。这些看客纷纷插嘴,表示所谓赌约只是一个玩笑。这么一个荒诞的赌约,本来就不是拿来兑现的。

    最终这个话题不欢而散。当然,每个人都能明白,在一方打定主意要赖账之后,胜利者事实上也是没办法追究的。毕竟这是一个私下里,不能公开的赌约不是?要是给教练知道,天晓得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叶楠没有插嘴。从一开始,或者说从看到张立强在场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赌约的兑现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无非就是毁约的到底是哪一方罢了。洋韭菜如果毁约的话,那么所有人对她的评价估计会立刻会降到谷底,就会成为所有人眼里被歧视的那一个。

    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个歧视其实已经存在了,只是还没有发展到欺负人的那一步。

    但是既然她们撞上了铁板,那么这个尝试可以说已经彻底失败了。洋韭菜赢得了这一战,以后可能会被孤立,但是已经很难被欺负了。

    这是一种莫名的默契。就像叶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立场放在洋韭菜这一边,可能是因为都是差生组,立场相似吧。

    晚上洗澡的时候,她开始察觉洋韭菜有点不同寻常。

    当然,这个不同寻常所指的并不是身材——外国血统呗,大家都懂得。腿长一点,臀翘一点,胸大一点,那是应有之意——而是发现这个洋韭菜非常的无知。

    她居然不懂得使用洗发水洗澡!

    叶楠有些惊讶的看着洋韭菜站在用香皂往头发上擦。

    沐浴间之间的隔墙并不是水泥的,而是一种磨砂玻璃,所以隔壁的两个人能够看到对方模糊的身影。

    没错,在不经意之间,她发现洋韭菜正在那边在使用香皂来洗头发。

    要特别说明的是,浴室里有着洗发液、香皂以及沐浴液。这些是公用的,如果个人有自己的爱好的话,可以自己携带自己的洗发水,自己随便携带,这边不禁止。但是呢,必须要说虽然是公用的,但是相关的东西绝不是那种三流旅馆里的低档次洗发液沐浴液,而是相当高档的一个牌子的。无论是档次还是使用效果都很不错的那一种。

    至少叶楠自己在看了这个条件之后,就认为自己不需要从家里带各种沐浴用品了。

    “琥珀,你在用香皂洗头发?”隔着磨砂玻璃,可以看到洋韭菜手里的香皂。这种外形显然就是公用的的香皂。

    “是啊。”隔壁传来洋韭菜的声音。

    天晓得洋韭菜那一头笔直柔顺,看起来清爽干净的头发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该不会真的是天生異稟吧?可又是不可能的。再天赋异禀,在汗水、灰尘还有人类皮肤天然分泌的油脂面前也厉害不起来。

    说起来话来才知道,洋韭菜居然对洗发香波、香皂、沐浴液之类居然一无所知。她似乎,不,不是似乎,而是确实觉得这三者没什么区别。

    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这个叫做琥珀的洋韭菜,似乎是来自某个不知名的山沟沟。一个贫穷落后,对外界的剧变一无所知的穷地方。

    好吧,这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说到底,这个世界很大。听说在中亚、非洲那种鬼地方,还有处于原始社会的人类族群呢。而且不是到处都有说法吗,那些欧洲,特别是东欧的美女,基本上都在那种穷山沟沟里被星探发现,然后带到外面来见识世界之类的。事实上别说其他地方了,哪怕中国,相差个二十年,那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了啊。

    但是……说到底,这画风有点不对啊!

    晚上的时候,叶楠特意的来到洋韭菜的房间。和她想象的差不多,洋韭菜的房间意外的简单朴素。事实上,这里几乎没什么特别之处,一定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房间角落里有个白色塑料质地,金字塔状的,她没见识过的电器。感觉应该是某种型号的加湿器。

    前面说过,也许是因为人少地大,所以学员们是一个人拥有一个房间的。和普通的集体宿舍不同,房间大了的话,能放的东西自然也就多了。很多人都携带了相当多的零碎,比方说电吹风、笔记本电脑、热水壶……等等一系列生活中用得到的零碎。甚至有人带了微波炉和简易衣柜(那种木头骨架,布料作为外壁的衣柜)之类的东西。

    至少,会因为感觉宿舍的被褥不够卫生,而携带自己的日常被褥之类的东西吧?

    但是琥珀这里真的是一穷二白,几乎什么都没有。除了极少数物品之外,简直就可以说一切都是原版。

    当然,其实原配的被褥看起来也是干干净净,闻起来也是洗过香香的,本身来说也不能说很差啦。但是呢,说到底人家也是换过好几批学员的不是?

    洋韭菜倒是对于来访客人相当客气的。至少说起话来很愉快,没有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更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傲慢。三两句话后,话题就被很自然的引导过来。然后她发现了一个很惊人的事情。

    “……什么!你一直和那个陆五……你男朋友住在一起?”

    “是啊……”琥珀一脸的“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表情。

    “从来到这边……中国开始,就一直这样了?”叶楠觉得自己三观都有些混乱。那个……这叫什么来着?美少女养成?

    “没错。”琥珀回答道。

    叶楠越来越确定了自己最初的猜测。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只是有过这么一个猜想,一个脑海里闪过的直觉,或者说只是一道灵光,并不真的这么认为。但是经过这一番对话之后,她心底整个凉了个透彻。

    那个陆五,绝对是拐骗犯啊!好吧,可惜不是拐卖未成年少女,法律上似乎不会追究这方面的责任。但是她确信了,洋韭菜被送到这里来培训,绝对是为了榨取更大的利用价值。说白了就是赚钱。说白了,这么多韭菜里,也就这么一根洋韭菜啊!俗话说物以稀为贵。这洋韭菜要是有机会走红了,估计赚钱不是一般的多吧?

    可惜的是,洋韭菜显然被送过来之前已经被彻底洗了脑。叶楠苦口婆心的把中国的法律、习俗、人权、男女平等、普世价值和其他一些东西科普了半天。本以为哪怕洋韭菜是铁打心肠,也让她见火就软。但是没料到洋韭菜居然是豆腐心肠——越煮越硬!

    叶楠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她有一种自己似乎在放风筝,没想到最终却被风筝拖着扯着拉出十几里地的感觉。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笑话一样。一个被拐骗的姑娘,却反过来为拐子辩护。这简直就是所谓的世事无常啊!更过分的是,它可以无常,你却只能把它的无常当做寻常。不然怎么办?它看不见摸不着,你哪怕想要给它一顿教训,都不知道从哪里入手啊。

    去告诉教练?但是显然教练那边一定已经被吹过风了。而且说到底,这事情的关键不在外面,在洋韭菜自己。人家也没有给洋韭菜套上锁链绑在身边啊!只要洋韭菜自己脑子一根筋,别说教练,估计****来了都不好使吧!

    幸好这只是刚刚开始。应该还有机会的!至少她觉得,刚才科普了那么一大堆东西之后,洋韭菜至少脸上有了那么几分犹豫之色。

    被洗脑的人,通常来说是没办法一次性说服的。但是多几次就行。

    第二天是形体测试,说白了就是测试身体的柔软程度。这方面也是一种基本素质,不要求你像体操运动员一样玩什么单杆鞍马凌空侧后翻外加转体一百八十度什么,但照理来说,既然来参加这个培训班了,每根韭菜多多少少都有这方面的一些基础才对,可能不同人之间水平会有高下,但不至于过不了关出丑。但是呢,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因为等到开始测试的时候,你才明白关键不在这里——经过昨天的万米长跑后,正常的人,浑身的肌肉都酸痛得好像从泡菜缸里捞出来。

    别说做那些需要全身力量支撑的动作了,估计连普普通通的抬腿站立一下都站不稳。事实上别说展示自己的技巧了,在宿舍下楼梯还要扶墙挪动呢!

    整个测试过程,所有人都是失误连篇,表现失常,别说复杂的体操动作,就连简单的一些基础中的基础,也很少有人做得好。

    洋韭菜再一次显出她的另类来。

    袁教练当场演示了一连串赏心悦目,但是极为基础的舞蹈动作,让所有人依样画葫芦的重复一遍。前面说过,因为昨天的长跑,今天几乎所有人都做的破绽百出。但是这不是大家做不来,而是身体上支撑不住。很多人其实动作都显得熟练,却在关键位置动作变形。而洋韭菜动作在关键位置没有变形——她在整体上显得生涩和稚嫩。

    洋韭菜的动作看上去没那么灵活,或者说,她属于那种一看见就知道没练过舞蹈的人。虽然身体素质本身很不错,单独的柔软性动作,比方说劈叉、扭髋之类都能做到,但是却做的毫无美感,那种动作一看就知道是完全没有练过舞蹈的人做出来的。

    叶楠自己都开始怀疑洋韭菜到底是干什么出身的。她肯定是练过,不练过的人是没办法做出那种高度柔软性的动作。比方说劈叉,不管是横劈叉还是竖劈叉。

    但是洋韭菜的动作……莫名的让人想起格斗。

    非常生硬、直接,让人联想起那些即将上擂台的格斗选手进行的那种热身操——只考虑实用价值,丝毫不考虑观众感受的那一种。

    说起来,那些职业格斗家其实个个身体都很柔软——科学理论早就指出,人类的肌肉越锻炼,就会越柔软。

    不过整体来说,基本素质还行。就算是教练也没有表达更多。

    顺带说一下,叶楠自己也只是勉强过关,蒋小云完败——她的身体显然是没练过的那一种,像一只小鸽子一样,傻傻的在地上蹦啊跳啊,就是飞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