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超级司机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众神殿的深处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众神殿的深处

    这场因为苏秋白而起的风波,最终也是用这样一种方式结束了。!

    不过从这一刻开始,再没有什么人有着要去招惹众神殿那三个家伙的意思,众神殿也完全变成了一个似乎独立的场所。

    所有学员每个月依旧会有一次进入其寻宝的机会,但是对于苏秋白跟老酒鬼他们,却是敬而远之,能躲多远躲多远。

    而追命禅师,继续着自己醉生梦死的日子,苏秋白都是很少见到他。

    小远忙着画画,苏秋白忙着不断的冲入到众神殿里面,出来之后稍作休息,又是会继续进去。

    自从老司机来到了路亚星之后,这是一断之前少有的平静生活,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样过去了。

    这一个月,那场风波所造成的影响,也是逐渐的散去,整个第六十学院,也是开始完全被另外一个消息所席卷。

    新的学院排名赛,要开始了!

    这个消息代表着什么,只有千山王国的人才会明白,因为完全可以将它称之为整个王国的盛会。

    为了保持高度的竞争性,千山王国每隔五年的时间,会举行一次学院排名赛。

    规则很简单,整个千山王国范围内的星球,本土的学院都会参加这场排名赛,最终前面的一百名可以获得称号奖励,以及之后五年时间王国的资源倾斜。

    这种事情,对于任何一个星球,以及任何一个学院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如果抓住了这个机会,绝对能够一飞冲天,进入了一个新的高度。

    所以在这条消息散开之后,所有高级学堂的学员,都开始全力冲刺和准备。

    作为路亚星学院的天才,他们是这场排名赛的坚力量,所以必须要拿出最好的状态才行。

    而且,这也是一个巨大的舞台,如果表现优异,将会被整个千山王国的人看到,甚至于被王国的皇族特殊培养。

    种种原因,让整个学院的气氛变得极度紧张,所有在外面的天才,也是一个跟着一个返回。

    而众神殿的气氛,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苏秋白依旧是背着那口棺材,他还是不知道究竟这一次的任务打算跟自己怎么玩,这位客人躺在棺材里面,没有任何的动静。

    他或许是睡着了,或许根本是个死人。

    不过死人从棺材里面爬出来,会让自己送他去什么地方?

    阴曹地府?

    说起来倒是没有多害怕,毕竟他已经去过一次了。

    但是真正让苏秋白感到古怪的,却是这棺材偶尔会发生轻微的震动声,好像是里面的东西在试探着想要出来。

    但是终究到现在,他都没有出现。

    众神殿之,苏秋白已经前进了到了两万米的位置,深渊之花成功晋升到了二级妖王巅峰,苏秋白自己……也是正式踏入了武王的境界。

    诛仙剑还是没有拔出来,剑气仍旧在酝酿着,谁都不知道最终会爆发出什么样的破坏力。

    在这一天,当他深入到众神殿的两万米之后,异变突生。

    面前莫名其妙出现了一条河流,这河流的颜色跟周围的荒野一样,一片漆黑。

    至于说这条河流的对面,却是根本看不清楚有些什么东西。

    背着棺材,站在黑水河边,苏秋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是继续前进,还是转身离开?

    此时此刻,他距离脑域等级提升,真的差一丁点了。

    所以,还是没有克制自己的好心,苏秋白选择渡过了这条河流。

    岸的那一刻,老司机完全愣住了。

    这是一片什么样的地方,难以形容的荒凉,偏偏其却是有着难以形容的沧桑感。

    除此之外,苏秋白更是能够看到黑色的坟墓,好像是一座又一座挺拔的山丘,随意的分布着。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最怪的是,到了这个地方之后,那种特殊的压力反而是消失不见了。

    四周寂静的听不到任何声音,仿佛下一刻会从这坟墓之爬出来一只恶鬼,将苏秋白给吞掉。

    “我想……这才是真正的众神殿!”

    突然,隆拉多的声音响起,他的语气之带着一丝惊疑,系统如今还在恢复之,所以记忆找回来的不多,此刻的结论也是依赖于推断而已。

    众神殿?

    这三个字,让苏秋白脑子里却是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隆拉多说的没错,之前苏秋白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个地方会有众神殿这样一个名字?

    现在看来,这些坟墓应该是所谓的众神了。

    如果这样,似乎叫做众神墓地会更加合适一些。

    “走!马走!离开这里!”

    在停顿了片刻之后,突然之间隆拉多的声音再度响起,其满是难以形容的焦急。

    这一下,苏秋白猝不及防,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是出于对隆拉多的信任,他马转身朝着黑水河奔去。

    是在这个时候,地面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下面钻出来。

    “快走,快!”

    隆拉多连声催促着,恨不得直接帮忙让苏秋白赶快离开。

    老司机则是根本不敢回头,他可以想象一定有什么巨大的危机降临了,否则隆拉多一定不会这样。

    眼看着黑水河已经到了面前,苏秋白终于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却是让他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在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坟墓之,已经出现了一只腐烂的右手,那只手非常的巨大,看去充满了腐朽的气息。

    “这特么是什么?”

    瞪大了眼睛,苏秋白只觉得心跳加速,更是一秒钟都不敢耽误,直接跳入了黑水河之。

    然而,那只手的速度却是更快,直接到了他的身后,好似是要将苏秋白从水里面给捞出来一样。

    最重要的是那种冰冷的气息,完完全全禁锢了周围的空间,苏秋白感觉跟从水里面捞出来的鱼一般,根本没了活下去的希望。

    内心焦急到爆炸,苏秋白耳朵里听到了疯狂的笑声。

    这个笑声,不仅仅是从后面那个坟墓之响起,貌似是整个空间都有着混乱的笑声,让他甚至于分不清楚方向。

    “来了这里,还能走得了吗……”

    这个声音,似乎是那座坟墓的主人,其带着戏谑和开心。

    苏秋白张了张嘴,却是发不出声音。

    他明白自己再次面临着难以想象的生死危机,或许真的要完蛋了。

    眼看着那只大手终于是要抓住苏秋白了。

    却在这个时候,他背后的棺材再次动了动。

    然后……这道棺材突然出现了一道缝隙,是这道缝隙……让那只右手突然停了下来。

    同时,苏秋白耳朵里那种疯狂混乱的笑声,也是跟着消失了,他自己也是再次恢复了行动能力。

    来不及多想,他再次朝着前面跑去,想要远离身后的危机。

    这一次,再没了那种束缚感,很快他渡过了黑水河,重新回到了那片荒野,背后这口棺材的缝隙,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我的妈呀……差点完犊子了。”

    直接躺在地,老司机汗流浃背,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刚才到底是多么的危险。

    此时此刻,那条黑水河又是看不见了,天还是那轮蓝色的月亮,四周荒芜一人。

    “刚刚那到底是什么地方?”

    再一次回忆起之前紧张到爆炸的场景,苏秋白口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那应该是另外一片空间,肯定跟众神殿三个字有关系,具体是什么……我也猜不出来。”

    隆拉多给出了他的回答,当时的情况的确是紧张到窒息,关于那口棺材的变化,他也没有告知苏秋白,毕竟这是属于系统任务的一部分,他是不能够说太多的。

    “先回去了……真是吓死我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嘴里面嘟囔着,苏秋白跟着起身,然后返回了众神殿。

    ……

    而同一时间,此刻的高级学堂,却是被一种肃穆的气息所笼罩。

    眼看着学院排名赛这要开始了,与路亚星相邻的麋鹿星,来了一群强盗!

    没错,的确是强盗,却是规则允许范围内的强盗。

    按照千山王国的规则,在牌面赛开始之前,各个学院可以通过赌斗的方式来获取更多的参赛资格证!

    有了这个参赛资格证,可以派更多的武者参加学院排名赛,最终取得好成绩的可能性也越大。

    本来路亚星学院打算派人去其他星球赌斗抢夺资格证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却是有人他们抢先一步,直接门了。

    麋鹿星学院,排名五十八!

    按照排名来说的话,虽然是在路亚星的前面,但是差的不是很多。

    然而这几年来,麋鹿星跟千山王国的某位皇族扯了关系。

    不要小看这么一点关系,却是获得了难以想象的资源,让其他几所排名差不多的学院,非常的羡慕和嫉妒,路亚星学院是其之一。

    现在,麋鹿星直接派出天才学员来抢夺资格证,实际也是在彰显着他们的实力,顺便打压一下路亚星。

    这样的话,在学院排名赛之,一旦他们真正遇到了路亚星,也可以有更充分的准备。

    嘭!

    此刻,在那个魔方空间之,南宫飞被一拳击倒在了地。

    仅仅只是三个回合,他已经败了。

    “这是路亚星学院排名第十的武者?实在是太弱了……”

    对面的年轻人,正是麋鹿星的天才,此刻他的嘴角满是讥讽,说完之后现场其他麋鹿星的学员都是跟着笑了起来。

    这场资格证的抢夺之战,仅仅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但是这一个小时,对于路亚星学院来说,完全是巨大的煎熬。

    因为他们全部输了,连一场都没有赢下来。

    此时此刻,随着南宫飞倒地,也代表着这边的高端战力跟麋鹿星的学员都有着巨大的差距。

    脸色很难看,这一下南宫飞也是明白自己的资格证丢掉了,没有说话从魔方空间跳了出来。

    这一次的斗,是能够被所有学员都看到的。

    诺大的广场,黑压压的路亚星学员,却是全部面色严峻,没有任何的声音。

    相之下,麋鹿星的学员数量少了很多,但是人家的表情却是都很放松,甚至是相当的开心。

    任何时候,这种学院之间的斗,都是有着一些火药味在其,尤其是这两座学院的竞争已经持续了很长的时间。

    “今天的斗到这里吧,明天继续……”

    脸色难看的傲寒长老,这个时候看向了麋鹿学院的长老,声音低沉的说道。

    在他说完之后,对面那个戴着金耳环的老头已经笑了起来。

    “可以可以,希望你们能够好好商量一下,尽量派拿得出手的学员出战,不然的话资格证可要全部归我们了。”

    这金耳环满是得意,说完之后站了起来,傲寒的脸色……则是变得越发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