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章 诛仙四剑胎(新书求推荐票)

第五章 诛仙四剑胎(新书求推荐票)

    张百仁采药功行完毕,身子稍微暖和了一些,内视着脑海中的真湛灵光,正要起身睁开眼睛,忽然之间那真湛灵光之中,无量剑气冲天而起,化为了四道煌煌剑意,似乎要扫灭一起生机,镇杀一切鬼神,毁灭天地万物,乃是杀伐至道也。

    “诛仙死,戮仙亡,陷仙过处有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一道歌诀在张百仁的脑海中响彻,震动得张百仁三魂七魄动弹不得,似乎自己被某一种大凶之物锁定,只要是稍有动荡,便可顷刻丧命,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这是、这是,,,,,,”张百仁身子都在颤抖,一行热泪滑落:“我就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苍天果真是眷顾我,没想到这传说中的上古四剑诀的剑胎居然在时空穿梭之中,与我元神融为了一体,化作了仙胎,果真是苍天不弃,我乃是有福之人也。”

    张百仁激动的语无伦次,此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感受真湛灵光之中传来的剑诀、消息,张百仁激动不能自已。

    这四道剑诀,绝对是张百仁穿越到此方世界的罪魁祸首,自己的三魂沉睡,七魄融合,迟迟不能正常,就是因为自己的三魂、七魄分别承担着诛仙四剑的一种剑胎,传承着一种剑诀。

    猛地张开眼睛,一道剑光仿佛是开天辟地,自张百仁眼中划过,身前的火堆熊熊火焰居然被那股剑意冲击的熄灭了热量,瞬间化为冷灰。群山鸟雀惊飞,走兽咆哮,不安的低吼着,似乎一种大凶之物近在眼前,随时都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命。

    “诛仙四剑不是传说中,小说家编撰的东西吗?怎么还会真的有这种东西?”张百仁缓缓拿出火石,不紧不慢的自真湛灵光之中,参悟着剑诀之中传来的信息。

    通天教主没有,但通天道人是有的,通天道人不是通天教主,这四道剑诀乃的来源不可考证,似乎可以追溯到开天辟地时期,至于说具体的来源,却是不可考究。

    张百仁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在前世穿越的因由,当年张百仁修为已经至当代巅峰,欲求突破,却迟迟不得办法,此时亏得自家师傅将自己领到了神农架深山老林之中,来到了某一处石洞。

    石洞中耸立着四把古朴、威严的石剑,这石剑高万丈,一眼望去直插云端,张百仁很奇怪,地球上有这么大的长剑,居然没有被卫星侦测到,实在是有些令人不敢相信。

    张百仁犹记得自家师尊当时说:“此四剑经过为师考究,似乎自太古之初,乃至于开天辟地的时代存留下来,四剑成就一方阵法,若是不到近前,你绝不会发现这四剑的存在,现代科技虽然厉害,但依旧稚嫩的很,无法法阴阳,定乾坤。”

    然后自家师尊就走了,将自己扔在了神农架的深山老林,参悟着那四只石剑的秘密。这石剑张百仁师徒代代相传,历代祖师也参悟不出此剑阵的秘密。

    也是张百仁幸运,胡乱试探,阳神出窍,直接冲入了剑阵之中,也不晓得触动了什么关键点,居然使得剑阵爆发,撕裂虚空,张百仁在醒来之后,已经到了异乡。

    轻轻的摸了摸下巴,张百仁缓缓站起身,那剑胎已经在时空穿梭之中,彻底被炼入了自家的三魂七魄之中,而且自己的灵魂因为穿梭时空的原因,虽然有剑胎护持,但也依旧是受到了时空之力的洗炼,修为虽然废了,但是道行还在。如今有了这剑诀,张百仁心中已经有了断绝,魂魄已经这个样子,想要在修炼别的功法,有所成就极其困难,看来只能修炼这四道剑诀,然后在辅助修炼了。

    道家与道教不一样,是本质的区别,张百仁属于道家,却不属于道家的某一个宗教,所以也不遵守道家的戒律、科仪。

    “如今已经开始采药,正好开始磨练剑罡,修炼神通”张百仁苦笑,自己没得选择,想要修炼某一种神通,需要漫长的时间来采集天地间的某一种罡气,而张百仁发现自家体内剑胎霸道至极,根本就容不得任何罡气进入,如此一来,只能修炼这四道剑诀的神通。

    “剑诀还真是坑爹”张百仁只能自认倒霉,这剑诀能将自己自前世穿梭时空带来这个鬼地方,应该威能不弱才是。

    火堆重新升起,张百仁手掌伸出,一根枝桠被其拿在手中“借用剑胎的一丝丝力量,看看这剑诀的威能”。

    “噗嗤”。

    仿佛是切豆腐一般,山石瞬间被切开,手中的树枝依旧是完好无损。

    “我了个乖乖,厉害了,这要是给人身上捅一下,岂不是要死翘翘”张百仁眼睛放光。

    可惜了,这一丝丝力量相对于剑胎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再想借用剑胎的力量,只能修炼剑诀,然后练成剑种,才能真正的掌控剑胎。

    “咦?不对劲?他娘的,你没骗我吧,这剑胎只是一个初级货色,等到自己练成了四套剑诀之后,还要自己孕养,将其练成,这他娘的不是坑人吗?我要修炼啊,不能及时玉液还丹,透支的秘窍如何补回来?到时候寿命大限到来,岂不是要魂归幽冥”张百仁浏览剑诀,待看到后面的一段真文之后,顿时无语了,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了,真是麻烦,这剑胎只是初级的剑胎,我要炼出自己的剑胎,将那四个剑胎的力量逐渐的吸纳转移过来,才能解放魂魄,突破玉液还丹,真是坑爹”张百仁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时间来得及,时间来得及,还有五十年的时间”张百仁无语。

    修炼这四道剑诀,有一个重要的步骤,就是要孕养剑意,或者说剑胎乃是内在体现,内炼之物,而剑意才是外炼之神通。

    “听起来有些不明觉厉,但确实是一副好厉害的样子,老子纵观古今无数大法,我家师尊也收拢了不知道多少功法,单论复杂程度,却没有一个及得上这个的”看着身前的火堆,张百仁松开手中的枝桠,只见枝桠居然化为了灰灰,消散在世间。

    “好厉害、好霸道的剑胎,托这剑胎的福,我已经有了一丝丝剑意”张百仁直观剑胎,已经在无意识中孕养出一丝丝剑意。

    “好饿,剑意之事下午再说,却不能被饿死,还是先吃饭吧”张百仁看了看天色:“也该回家了,若是再不回去,母亲不知道要担心成什么样子。”

    只是想想自己如今酒色过度的样子,小脸发白,张百仁就苦笑:“回去之后,该如何与娘亲解释?。”

    有了剑胎护体,护住自己的五脏六腑,诸般关窍经脉,寒风呼啸,但对于张百仁来说却是热乎乎的。

    匆匆忙忙熄灭了火焰,张百仁着急忙慌的向着山下走去,顺路看了看笼子,只见那笼子中钻进去一只贪吃的野鸡。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若是吃了你,是在度化你呢,你切莫慌张惊惧,乖乖的入我肚中”张百仁提着野鸡一路小跑,只觉得两脚发软,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底蕴掏空了,消耗的太厉害,日后还要多吃一些灵物补回来才是”张百仁心中暗道。

    “娘,我回来了”张百仁遥遥的看着家门,就开始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