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章 菖蒲草与张母眼中的神棍

第八章 菖蒲草与张母眼中的神棍

    “我特喵的到底是在哪里啊”张百仁无力的叹了一口气,虽然听闻村中之人所说,此地处于河北之地,但自家母亲气质不凡,容貌出众,绝对不是寻常人家女子,而且熟读经卷,这一点更是印证了自家母亲的不凡。

    相比那些目不识丁之人,还是自家母亲更靠谱。

    “朝廷的大军来这塞外做什么?”这是张百仁应该尽快弄明白的事情。

    自己所处位置,张百仁大概有了猜测,是在后世的东北三省、内蒙一代,至于具体在哪里,张百仁就不敢确定了,不过肯定距离河北最近。

    “塞外荒僻、苦寒,对于中原之人来说,乃是蛮夷所在,但却偏偏有一只朝廷军队潜入了塞外,驻扎在了突厥人的眼皮底下,修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土城,显然是打算做长久准备,而且突厥的大军迟迟没有包围过来,只是派人骚扰,这就显得有些奇怪了”张百仁啃着树皮,不对……是鸡骨头,暗中猜疑。

    “你这小子可别多想”张母白了张百仁一眼。

    “娘,难道咱们就永远呆在关外吗?”张百仁看着张母,自己来到隋朝走一遭,若是终老关外,那可真是太可笑,日后隋唐之争,英雄辈出,况且有神道高悬,必然有与真正历史不同之处,若是叫张百仁终老此地,张百仁绝对不甘心。

    “哼,关内有什么好?有一个天子管着你,还有无数贪官压榨着你,欺男霸女横行,没有王法,哪里及得上这塞外自由,虽然说没有中原繁华,但是却落得自在,没有天王老子管束,有什么不好”张母瞪了张百仁一眼:“总之,你不许再有此想法,明日就叫你和你张大叔家的丫头定亲,早日结婚生子,传宗接代。”

    说完之后,张母不理会张百仁,转身走出了屋内,去外屋收拾东西。

    天色渐渐暗下来,张百仁放下筷子,将碗筷收拾下去之后,轻轻一叹,点燃了昏暗的油灯,一双眼睛看着身前的书籍发呆。

    俗话说的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塞外风寒甚大,自己如今又身子虚弱,还需早做准备。

    而且隋唐食物也不甚干净,这三四年过来,张百仁感觉自己的肚子里肯定有了蛔虫。

    “丹药”张百仁暗自琢磨,自己应该炼制什么丹药好,好多丹药自己年纪太小,而且关外荒僻,根本就寻找不到,拿什么去炼制,就算是自己懂得炼丹之道,也难以练成。

    “倒是有一味丹药,或许可以试试,只是这菖蒲难寻啊!尤其是这苦寒之地!不过驻军肯定和中原有沟通,此事或许该从驻军身上想办法”张百仁翻看着手中的书籍。

    前世有一门丹药,唤作是‘菖蒲妙应丹’,菖蒲属水,乃是水之精华,神仙之灵草,大圣之珍方,自宋代之后,游山隐士皆服用。

    此丹方兴于梁武帝,当时梁武帝心在仙方,搜求天下智士,寻觅贤人,此时吕娄云进表:昔中散大夫东方朔,汉武帝时仙人也。惟敬尚服菖蒲,伏愿陛下依之。梁主效而服之,百病消除,聪明爽利。

    这是道家典籍的记载,不过是神化了这菖蒲丸的药效而已。

    不过菖蒲草确实是天灵地精,治病以神为主。

    仙人以道为尊,禀性淳和,以药为本。菖者盛也,蒲者普也,精者灵也。能广救诸病,延年益寿强志,童颜日驻。

    不过菖蒲草也不是乱吃的,还需经过炼制,这炼制之法乃是不传之秘,不过恰好张百仁却知道。

    想要炼制这菖蒲草,从采摘到炼制,俱都是不传之秘,这北地少有菖蒲草,若是请人去采药,岂不是泄露了丹方?

    张百仁开始有些头疼了,不在那繁华之地,自己年幼未成,什么事情也做不好。

    “娘,可曾听过菖蒲草?”张百仁看着对面的张母。

    “菖蒲草?”张母一愣,然后道:“听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孩儿听闻,菖蒲草服经十月,能消食。两月,除冷疾。三月,百病痊。而至四年,精神有余。五年,骨髓充满。六年,颜色光泽,状如童子。七年,发白再黑。八年,齿落重生。九年,皮肤滑腻。十年,面如桃花。十一年,骨轻。十二年,永是真人,长生度世,颜如芙蓉,役使万灵,精邪不近,祸患永消。此药大仙服之上升,世人莫知。其得之者,镇心益气,强志壮神,填髓补精,发髭皆黑。若能志服,永保长生也”说到这里,张百仁看着张母:“若能得菖蒲草,可以叫母亲延年益寿,青春永驻也。”

    张母闻言一愣:“哪个说的菖蒲草有如此神效?世人虽然将菖蒲草当成草药,但吾儿此言,未免有些夸大之嫌!切莫胡思乱想。”

    张百仁闻言一愣:“这不是孩儿说的,而是扁鹊与刘根说的。”

    “你小小年纪,哪里知道的菖蒲草?”张母一双眼睛审视着张百仁,虽然依旧温柔,但温柔中却带有一丝丝冷意。

    “诺,这书里说的”看着张母眼中莫名的严厉,张百仁顿时一愣。

    张母接过书籍,略作翻看,确实是有提到菖蒲草,这书籍乃是一本药典,提到菖蒲草自然不在话下。

    “娘以前曾经接触过一些方士,整日里装神弄鬼,夸大其词,都是鸡鸣狗盗之辈,你切莫学那方士之行”张母瞪了张百仁一眼。

    张百仁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装作不在意道:“孩儿就是见这菖蒲草说的神奇,想要试试而已!”

    张百仁暗自苦笑,好在自己早有准备,提到菖蒲草之前,早就做足了功课,不然今日麻烦大了,面对着张母责问,自己该如何应答?

    这也是给张百仁提了一个醒,以后有事情要暗中瞒着张母才行。

    “菖蒲草确实是有些效用,日后去集市看看是否有置换的”张母道。

    张百仁心中暗叹,菖蒲草即便是有了,不知炮制之法,也定然是药效流逝,白费了苦功。

    张母看着张百仁,去了外屋填火,张百仁缓缓打开手中的书籍,上述:“菖蒲草可治瘴气、纪年风疾,可以杀肚子里的蛔虫,可以治疗中风,手足瘫痪,赢瘦弱损、又治诸风腰脚,半身不遂,手足疗痹,瘫痪偏风,五劳七伤,痔疮,眼涩脚疼,腹藏不调,或泻或痢,如此疾状羸啜不差,服之永除根,又治女人产后血晕,冲心,赤白带下,相连命绝女人产后晕血……”。

    “日后菖蒲草之事,还需我秘密进行,这修行之事,更是不能提半个字,看母亲今天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张百仁闭合了书籍,默默闭着眼睛,开始参悟四道法诀。

    烛火昏黑,张母不知道何时来到了张百仁身前,静静的看着张百仁,许久之后才轻轻一叹:“百仁,你告诉娘,你是不是前日在山中遇见了什么怪人或者是奇怪的事物?”

    “娘怎么这么说?”张百仁睁开眼,愕然道。

    “唉!”张母轻轻一叹:“你年纪还小,莫要胡乱接触人,被那些神棍给骗了,整日里神神叨叨的,糊弄人,害的人妻离子散,那便是罪过了。”

    “孩儿晓得”张百仁努力让自己变得乖巧一些。

    “娘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你一个,若是你也离娘而去,那娘真的活不下去了……”张母眼中两行清泪滑落。

    “娘怎么这般说,孩儿说菖蒲草,还不是为了母亲好,为母亲尽一份孝心”张百仁赶紧扑上去卖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