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章 诛仙一剑

第九章 诛仙一剑

    第二日天刚刚亮,鸡鸣第二次,张百仁缓缓的整理好衣衫,菖蒲草的事情不用多提,这件事一提张母整个人的表情都不对了,看来自己还要想个别的法子才行。

    看着东方高升的紫气,张百仁强行忍住开口吐纳的冲动,此时自己已经开了玄关,不同前日。

    前日自己不行修炼之法,吸引而来的紫气在身子骨中走一遭,祛除病气也就消散了,而此时自己已经开始采药,若敢吞噬紫气,后果实在是难以预料。

    要么自己炼化了紫气,要么紫气伤了自己的经脉。

    更何况张母就在身边,张百仁也不敢啊。

    看着早饭端上来的似粥非粥的糊糊,张百仁强行忍住想吐的冲动,自己身子骨弱,必须要多吃一些才能采得大药,不然到时候必然要死掉。

    吃好早饭,张百仁遥遥的看了远处的山川,整理一下衣衫,披上了自家的彩色的皮衣,各种动物皮毛经过张母的妙手,居然完美的缝补到了一起。

    “娘,我出去了,昨日居然丢了一只鸡笼,今日非要找回来不可,倒要看看是谁偷了我猎物”张百仁嘀咕一声。

    “你这孩子,是你自己猎物跑了,你还赖别人,这附近都是乡里乡亲的住着,谁会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张母瞪了张百仁一眼。

    张百仁摸了摸鼻子,没有多说,拿起了笼子就向着山中走去,一路检查,昨夜倒也有收获,居然逮捕到了一只兔子。

    张百仁一笑,将那笼子换了,然后提着兔子继续向着山中走。

    一只兔子的重量对于四岁的张百仁来说,确实是一个考验,尤其是还要爬山。

    很快,张百仁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双眼睛剑意缭绕,杀机四溢,周边的山林瞬间安静了下来。

    缓缓的将笼子放下,张百仁看着空荡荡的土地,深吸一口气:“欺人太甚!居然将我这里当成你改善伙食的地方了!今日非要给你个教训不可。”

    张百仁攥着兔笼,看了空地一眼,迎着寒冷的北风,紧了紧衣衫,寻了一处树叶杂厚之地坐下,背着那北风,整个人都缩在了皮衣之中,将自己捂得密不透风,开始逐渐陷入了观想采药状态。

    时间在缓缓流逝,三个时辰之后,已经要接近晌午,才听得一阵阵踩断枯枝落叶上的声音响起。

    “来了”打坐中的张百仁瞬间惊醒,抓起手边的兔笼,立即站起身。

    山中的猎户知道张家母子可怜,整个山头都让给了张家母子,村中的猎户都要到很远的山头去打猎。

    张百仁看得清楚,一个身穿盔甲的汉子,暂且说是汉子,这汉子打量了左右一眼,见到没人,将手中鸡笼放好,得意的擦了擦嘴:“这山中的猎户还真是好人啊,知道我整日里吃不饱,特意送我一只鸡。”

    只是这人没走几步,便看到了挡在自己前面的一个矮小人影,姑且说是矮小人影,至少对于这人来说,此时的张百仁是矮小的。

    这矮小人影手中提着兔笼,周身笼罩在五颜六色的袍子之下,就连脑袋都缩在了里面。

    “哟,谁家的小娃娃,居然在山中乱跑,小心豺狼来了,将你叼走”那人影身上盔甲晃荡,叮当当作响。

    张百仁不识得隋朝的官服、将士的级别,但此人身上的盔甲看起来做工不错,应该不是普通的士兵。

    “你偷了我的鸡,难道就想这么走了吗?”那汉子越过张百仁,走了十来步,张百仁忽然开口。

    “你的鸡?”汉子一愣,顿时停住脚步。

    “总归不是天上掉下个鸡笼,然后正好捕捉到野鸡给你打牙祭”张百仁身子不动如山,静静的背对着将领。

    那将领被张百仁的话挤兑的面红耳赤,略带恼羞成怒道:“你这小娃娃,好生的牙尖嘴利,不就是吃了你一只鸡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要想象隋朝的士兵有多麽好,其实与土匪差不多,差别不是很大。

    隋朝的兵痞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一只鸡?这不是鸡的问题,而是做人的原则问题,在这荒山野岭,一只鸡,你就是有钱都买不来”张百仁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兔笼,转过身慢慢的挽起身上的衣袍:“给你两个选择!”

    “哟~今个还真是碰到有意思的人了”那士兵见到张百仁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顿时来了兴趣:“你说说什么选择?”

    “第一,你陪我两只鸡,算上前日的那只鸡,你一共吃了我两只鸡。”

    张百仁白嫩的手指缓缓伸出一根。

    “另外一个选择呢?”士兵好奇的看着张百仁。

    “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你赔偿我十倍两只鸡的银钱”张百仁伸出了第二根手指。

    “我要是这两个选择都不要呢?”士兵哈哈大笑。

    “那我会教你如何做人!”张百仁收回了手掌,缩回了披风内,外面的北风太冷。

    “教我做人?有趣!有趣!你如何教我做人?”士兵好奇道。

    “看来你是不打算选择另外两条路了”张百仁缓缓放下了自己的披风,露出了苍白的小脸,仿佛是一个病秧子,一阵北风都能吹倒,看起来令人心惊。

    张百仁小心翼翼的将袍子放好:“你是军伍中人,定然通晓武艺,你若是能接得下我一剑,这两只鸡便算罢了,不然你只怕是有命来,无命回了!这附近突厥人横行霸道,谁知道是那个突厥人在这里宰了你!军营也不会有人替你报仇。”

    听着张百仁杀意盎然的话,那小将顿时一愣,随即警惕起来,下意识摸到了腰间的长刀,不知道为何,听了张百仁的话,他忽然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咔嚓”张百仁随意将附近的一根两米长的树枝撅断,然后晃了晃:“你准备好了吗?”

    剑诀神奇,张百仁感受着体内环绕的剑意,露出了一丝丝笑容:“我这一剑,唤作是:诛仙!”

    “诛仙?好大的气魄”将士一愣。

    “唰”

    张百仁手中的枝条在寒冷的北风中瞬间绷直。

    寒风冷,但是张百仁的剑意更冷。

    快!

    北风快,张百仁的剑更快。

    宋老生很肯定,自己这一辈子行军七八年,见识到军中的高手无数,绝对没有见到这么快的剑,这么冷的剑,这般杀机盎然的剑。

    不错,是剑,不是树枝。

    在宋老生的眼中,张百仁手中的树枝化为了剑,化为了锋锐长剑。

    天地万物似乎消失,只剩下这一剑。

    这一剑诛尽群仙,败尽群雄。

    “剑意!”宋老生骇然,他实在是想不出这么一个四五岁的小娃娃为何领悟出这么犀利的剑意,为何掌握这么霸道的剑招。

    “铛!”

    宋老生长刀出鞘,只见火光闪烁,宋老生深吸一口气,一股莫名的欢呼在心中升起:“挡住了!挡住了!”

    但是随即宋老生瞳孔猛地一缩,自家百炼钢刀居然在那枯枝下留下了一道毫米深的划痕。

    若是一位剑仙,宋老生并不感到意外,但是他不知道,区区一位四五岁的小娃娃,为何会有这么犀利的手段。

    “有些本事”张百仁一笑,手中枯枝化为灰烬,看的宋老生是瞳孔一缩。

    “阁下好本事,本将军佩服!”宋老生恭敬一礼,丝毫不敢因为张百仁的年纪而有丝毫的小觑。

    “你也不错”张百仁笑了笑。

    拿起来披风,卷起鸡笼,迎着寒风向着山下走去。

    “阁下且慢”宋老生上前一步,赶紧呼喝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