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十一章 于俱罗的震惊

第十一章 于俱罗的震惊

    张百仁提着鸡笼往回走,走到山下的时候却是忽然愣住:“对了,倒是忘记问这厮如今是哪一年,也不知道杨广登基了没有,自己如今所处之地,理应该为河北或者说是河北之外,突厥之地,也就是内蒙之地。”

    张百仁嘀咕着,眼中带着精光,对于历史张百仁说不上熟悉,对于历史的地理位置,更是搞不清楚,只能大概模糊的知道一个方位。

    “娘,我回来了!”张百仁拎着兔子,看着手中瑟瑟发抖的兔子,张百仁轻轻一笑:“兔子啊兔子,你放心,我吃了你便是超度你,来世你就会投胎为人,不会再有这么多的痛苦折磨了。”

    张百仁敢对那宋老生出手,自然不怕军营的报复,堂堂一位将军居然被一个四五岁的孩童给教训了,若是不怕丢脸,不怕手下的军痞嘲笑找麻烦,尽管到处宣扬就是了,张百仁也就认了。

    人都是要脸的,尤其是军伍中人,若是丢了脸面,如何统帅下属。

    “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张母在院子中清理一些杂物。

    张百仁将手中的兔笼放下,然后一笑:“碰到了远处的边关军人,买了孩儿两只野鸡,居然说付十倍价钱,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太凄苦,就算是驻军也伙食清淡,孩儿见有利可图,便许了那将军两只野鸡,明日将军说送一些物资,也不知道是什么好处。”

    张母闻言一愣:“你这傻孩子,军伍中那里有好人,日后遇见那军伍众人,赶紧绕着走,莫要惹祸上身!这两只鸡便算是买个教训吧。”

    听着张母的话,张百仁闻言配合的低下头,耷拉着脑袋道:“孩儿见那军人保家卫国,还以为是……却不曾想居然也是无赖。”

    “这军人和土匪没差别,你莫要多接触”张母一边叮嘱,一边拿了野兔,走进屋子里:“快进来暖喝一下。”

    “嗯”张百仁应了一声,走入屋中。

    隋军驻地,却见宋老生走入军营,一双眼睛到处转,一路上躲躲闪闪,走入了自家营帐。

    “师兄,你可回来了!咦,今日怎么不见野鸡?”营帐中响起一阵大笑,却见那银袍小将正满脸热切的凑上来,待看到宋老生空荡荡的手,顿时一愣。

    “唉!”宋老生叹了一口气,拿起案几上的水杯一饮而尽,然后才郁闷道:“邪门了!今个栽了!”

    “栽了?”银袍小将一愣。

    “走,随我去见师傅,我有要事禀告”宋老生扯起银袍小将,转身出了大帐,来到了中军主帐前。

    看守的亲卫对二人视若不见,宋老生拉着银袍小将走入了大帐,对着主座一拜:“见过将军!”

    虽然为师徒,但既然在军营中,就要遵守军营的规矩。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端坐在主位上的男子低着头,手中持着狼嚎大笔,泼墨疾书。

    “将军,末将今日在山中遇见了一位异士”宋老生低着头道。

    “嗯?私自出营,稍后自领四十大板”于俱罗头也不抬的道。

    宋老生苦笑,他就知道会这样,但这件事却不得不说。

    “说说那异士的事情,能值得你不惜自领军法的,肯定非同寻常”于俱罗话语一转。

    宋老生竖起大拇指:“将军明鉴,果真是瞒不过将军,弟子武道虽然比不上师弟,但在军中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一位好手,不想今日却是败了!”

    于俱罗动作一顿,然后继续不紧不慢的练习书法:“你不过才是易筋而已,天下比你高强之人,多了去了,败了也不足为道!”

    “末将若是说,对方是一位道人呢?以拳脚击败了末将”宋老生道。

    “嗯?”于俱罗缓缓抬起头,面色严肃:“道人?这蛮夷之地,哪里来的道人?莫非是窥视宝藏的?”

    于俱罗看起来三十多岁,但真正的年龄却叫人看不真切,犹若是雾里看花,说他五十多岁也行,二十多岁也罢,好像是都可以。

    修道与练武是决然不同的两条路,道人能击败宋老生一点都不稀奇,但能在拳脚上击败易筋境界的宋老生,必然是道门已经开始由内而外的高人,说不定已经开始玉液还丹了,怪不得于俱罗如此紧张。

    宋老生苦笑:“弟子若是说,对方只是一位四五岁的童子呢?”

    “什么!”一边的银袍小将惊呼,随即断然否决:“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想要修道须有两步,第一便是能够入静,婴孩好动,如何能够入静?简直是难如登天。

    这第二点,便是活子时采药之功,四五岁的孩子就开始发育成熟,不要开玩笑好不好。

    不单单是银袍小将惊呼,就连于俱罗也是一愣:“当真?”

    “这话还能有假,此事一辨,便可知真伪”宋老生认真道:“弟子从未见过那么犀利的剑意!简直能诛尽天地间的一切!灭尽众生,斩尽仙人、鬼神!”

    “剑意?师弟莫要开玩笑!这剑意已经是神通,你别告诉我一位婴孩练成了神通,莫非这婴孩是阳神真人转世?便是阳神真人,也不可能四五岁入道啊!”银袍小将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若不是亲眼所见,弟子也绝不敢相信,还请将军明鉴”宋老生道。

    于俱罗终于停下了笔,背负双手看着大帐棚顶,开始慢慢思考。

    “你们如何认识的?”于俱罗道。

    宋老生苦笑,一张脸仿佛是猴子屁股一般,讪讪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胡闹!”于俱罗训斥了一句:“你出门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偷人家的猎物,真是胡闹!稍后再加二十大板。”

    “是”宋老生苦着脸道。

    “不过你若是所说为真,那这孩童可了不得,必然是天纵之骄,身后的传法师傅也定是境界不下于我”于俱罗背负双手,露出好奇之色:“我大隋帝国风雨飘摇,如今方仙道暗中谋划,这等英才若是能收之于帐下,他日必为我大隋柱石。”

    “将军明鉴,弟子也是这般想的!”宋老生奉承了一句。

    于俱罗道:“本将军倒是很想见见你口中这位英才,明日各种物资,加倍送去,天长日久,不怕收复不得这等英才。”

    “将军英明,弟子这就照办,为将军引荐!”宋老生大喜。

    “据密报消息,明年开春,朝中即将有贵人到来,镇压此地各路高手,防止异宝被盗,钦天监传来消息,若是没有错的话,咱们最多在此地呆到明年六月,便可返回河北”于俱罗道。

    “终于不用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一边的银袍小将一声欢呼。

    于俱罗瞪了小将一眼,然后道:“莫要大意,这位贵人身份尊贵,若有闪失……你我都是死罪!”

    “不会吧!”宋老生与银袍小将俱都是一愣。

    “你们下去吧,尽快将那英才引入我军中,本将军若是能将其推荐入朝廷,也能为朝廷增加栋梁”于俱罗挥挥手,示意二人退下。

    二人出了大帐,银袍小将好奇道:“师兄,那小子真的有那么玄乎?”

    “玄乎不玄乎,你自己跟我去看看就知道,我去准备物资”宋老生白了银袍小将一眼。

    “师兄,不可能吧!师兄已经领悟了刚柔并济,我虽然修为境界比师兄高,但若是想拿下师兄,非要几百招不可,他一个稚子,凭什么有这般实力”银袍小将有些不忿道。

    “哼哼,这就是你们门阀弟子的通病,见不得别人比你们好”宋老生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