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十二章 突破音速的宇文成du

第十二章 突破音速的宇文成du

    “哎,师兄、师兄,你别走啊,你别走啊!在和我说说刚柔并济之道吧”银袍小将紧紧的跟在宋老生后面。

    宋老生看了那银袍小将一眼,要不是自己有一手绝活,只怕这小子未必能看得起自己,大家族的那副德行,宋老生最清楚不过了。

    即便二人是同门师兄弟,感情不错,但自家这个师弟,骨子里透漏着傲气。

    “替我领了军法”宋老生看着银袍小将。

    “好”银袍小将二话不说,直接向着前方继续走去,宋老生留在了原地。

    不多时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

    宋老生摇摇头:“何必呢!刚柔并济领悟了就是领悟了,没领悟就是没领悟,教给你也没有用。”

    第二日,张百仁早早起床,想起宋老生说给自己好处,顿时心中火热,早早的吃过早饭,就提着笼子上了山。

    宋老生与银袍小将早就早早的在哪里等候,此时二人一板一眼的演练着刀法,远远看去,张百仁似乎闻到了扑鼻的血腥味。

    “早啊!”张百仁缓缓走上山,紧了紧自家的披风:“你们在这里练武,可是将我的猎物都给吓跑了。”

    银袍小将停下动作,看着病怏怏,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的张百仁,愕然道:“师兄,你别骗我,这病秧子就是你说的高手?”

    无怪乎银袍小将不敢相信,眼前的张百仁面色苍白,一副酒色过度、发育不良的样子,任谁看到了都会感觉到不可思议。

    “师弟莫要乱说,小先生可是有道高人”宋老生连忙来到张百仁身前赔了一礼:“我师弟就是这样,这位是我师弟宇文成du,宇文cheng都张百仁放眼打量着这位日后葬送了隋朝最后气数的男子,看起来很是英武,气势不凡,一副大家弟子的模样。

    看到了宇文成du的那副表情,张百仁想到了这个世界的门阀观念,心中轻轻念叨了一声:“门阀!”

    “师兄,就这小泥腿子,便是你说的高手?我却不信!且叫我来试试他的深浅”宇文成du刚要动手,一边的宋老生赶紧拦在了宇文cheng都身前,却被宇文成du一掌推开,一拳带着狂风,卷起了罡风,向着张百仁砸了过来。

    “音速!”张百仁瞳孔猛地一缩,瞬间心神一颤,然后一根手指下意识点出,全部精神内敛,此时精神高度集中,眼中点点杀机闪烁。

    宇文CD下手毫不留情,或者说这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情面,若是自己没有真本事,只怕今日要被其一拳打死,即便打不死,扑面而来的罡风也会将自己创伤。

    此时张百仁顾不得思考其他,诛仙剑诀运转,一丝丝剑气携带着剑意,瞬间灌注张百仁手指,然后间不容发之际,点在了宇文cheng都的手腕。

    “砰”

    张百仁耳边轰鸣,音爆震动的其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仿佛是要吐出来一般。

    “不要”

    宋老生的话语此时才传来,猛的挡在了张百仁身前。

    宇文CD手腕垂落,动也不动,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好厉害的神通,好精纯的剑意!”

    关键时刻,张百仁的一丝剑气透过肌肤,打入了宇文CD的体内,叫宇文CD停下了手。

    “师弟,你怎么还是这般莽撞!若是伤害了小先生,看你如何与师傅交代”宋老生拿于俱罗来压这银袍小将。

    “哪里!哪里!我不过是和小真人开了个玩笑!”宇文CD嘿嘿一笑。

    张百仁看了宇文CD一眼,心中冷笑,中了自己的诛仙剑气,宇文CD绝不好受,这一丝诛仙剑气虽然微弱,但却不可磨灭,精纯至极,不断吞噬着宇文CD体内的生命元气壮大自己,最终攻入心脉,叫宇文CD命丧黄泉。

    “这般祸害,若是除了,倒也算是功德,只是剑气太弱,若是发作,没有个十年二十年难以要了这厮的性命,一旦其修为在做突破,我这刚刚感悟的剑意未必不能被其排出体外”张百仁心中冷笑,宇文CD下手不留情面,他自然也不会留手。

    此时以宇文CD的修为,若是双方争斗,自己只有死亡的份,之前那一丝剑气,已经是自己几日的苦功。

    “可恶,若是给自己几个月的时间,绝不至于只有一己之力”张百仁摇了摇头,那日之所以与宋老生赌斗,缘由也是在此。

    而且自己这一次挡住宇文CD的攻击,绝对是有侥幸的因素,突破音爆的速度,绝对是超乎任何人的想象,要不是张百仁灵魂精纯至极,更有剑意化为神通,今日必然有苦头吃了。

    “将军可曾将我的物资带来了?”张百仁没有看宇文CD而是看向了身前的宋老生。

    “自然带来了,我这就给你搬出来”宋老生在一块山石后面拿出一个大包裹,放在了张百仁面前。

    看着眼前的包裹,张百仁头疼了,这么大包裹,自己怎么拿得回去?

    似乎是看出了张百仁的难题,宋老生对着宇文CD道:“师弟你先回去,我将这东西帮忙扛下山。”

    见到张百仁与宇文CD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宇文CD面色不好看,宋老生连忙道。

    “那好,师兄去吧,我先回去了”宇文CD面色阴沉道。

    遥遥的看着宇文CD走远,张百仁轻轻一叹,散了宇文CD体内的剑意,自己现在实力还未成长起来,得罪了宇文CD绝没好处,门阀弟子的作风,张百仁虽然不知道,但通过之前宇文CD的动作,也可管中窥豹。

    高傲!不屑一切的高傲!

    “小真人,我家师弟就是这幅脾气!”宋老生苦笑:“先生手段果真高明,我师弟都吃了大亏,不过小先生放心,我师弟是世家弟子,高傲的很,即便是想要找回场子,也会光明正大的较量,更何况他一个大人,也没脸和孩子斗气。”

    宋老生这倒是实话,宇文CD虽然不爽,但却是真没脸找回场子,看着自家体内的剑意消散,也就笑了笑,这事情便算是过去了,不然如何?和一个泥腿子斗气?而且是小泥腿子?之前听自己师傅说,这小子身后最少有一位阳神境界大高手,自己目前还是招惹不起的。

    张百仁点点头,看着宋老生道:“不知道此地是何处地界?”

    “此地临近河北,乃是突厥与韦室的交界处”宋老生笑了笑。

    “韦室是哪里?”张百仁一愣,对于历史,他并不是很清楚,不过也没多问,而是转移话题:“不知今夕何年?”

    “如今仁寿四年,去年陛下刚刚继承大统,正是志得意满,欲要大刀阔斧之年”宋老生笑了笑:“你们常在山中,不知道外界甲子,倒也正常!”

    张百仁沉默,公元他倒是知道,不过这仁寿是什么玩意,他确实不晓得。

    “到了!”宋老生放下物资:“我就不进去了,身份尴尬!”

    宋老生看着自己的一身衣裳,兵痞并不受到众人欢迎。

    张百仁点点头:“谢谢!”

    “对了,我师父欲要请小先生会晤,不知……”宋老生突然开口。

    张百仁闻言笑了笑:“日后自有见面之机,将军勿忧!”

    “也好,我这便转达家师,日后小先生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就是了”宋老生道了个别,转身走回军营。

    看着宋老生走远,张百仁才走进村子,来到自家门口喊了一声,狼哭鬼嚎一嗓子:“娘!娘!快来搬运好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