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十二章 萧皇后

第三十二章 萧皇后

    “张百仁!真没想到,今日居然在这里遇见了你”似乎没听到张百仁的话,韦室将领上下打量着张百仁:“阁下如今在突厥内可是名声大噪!”

    “这种名声,不要也罢!”张百仁不紧不慢的道。

    “越不想出名的人,就越会出名,而且还是名声大噪,不知多少人为了出名而不择手段,你却偏偏不喜欢出名。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但小先生的面子却不能不给!”韦室将领摆摆手:“放人!”

    “将军!回去之后如何交差……”有士兵迟疑。

    “放人!”将军再次重复了一句,士兵不甘心的松开了缰绳。

    张百仁一笑:“劳烦将军替我将马车驱赶过来。”

    “好!”

    将军二话不说,叫人让开路,拍了一下马屁股。

    因为有绊马坑,所以马匹的速度不是很快,马车来到张百仁身前,被张百仁牵住。

    韦室的将领能认出自己,张百仁一点都不奇怪,自从上次杀了那祭祀,看着鱼俱罗的表情,张百仁就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在这漠北传出名气。

    韦室只要不是猪,情报系统不是太弱,就能得到自己的消息。

    漠北之中,剑术犀利的人或许有很多,但如此年幼者,唯有他张百仁一人而已。

    张百仁伸出长剑,挑开马车车帘,然后一愣,马车中坐着三位女子,最中央的女子一袭凤袍,仿佛是一团火焰,半只脸被面纱遮住,红色的面纱,面纱上雕刻着一只金色的凤凰。

    张百仁的目光停在了女子身上,甚至于其余两位女子都没去打量,即便是半张脸,却抢去了整个车厢的颜色,一双如水眸子似乎会说话,给人一种无法言述的感觉。

    张百仁虽不精通相术,但也能看出这女子额头饱满,富贵至极!只是更吸引人的还是那双眸子。

    “咳咳……”一边的女子轻微咳嗽,将张百仁惊醒,收回了长剑,放下了车帘。

    看到张百仁放下帘子,坐在中央一袭凤袍的女子暗中松了一口气,张百仁的目光就像是长剑,肆无忌惮的刺穿了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自家的衣衫在这双眼睛下仿佛化为了虚无。

    “好有侵略性的眼睛,不知道是那个老怪物,居然返老还童,在这漠北似乎有些名气,韦室都要给三分面子”中间的女子轻轻一叹。

    张百仁周身笼罩在黑袍中,暗中松了一口气,刚才自己出丑了,好再被黑袍罩住,没有被人看到。

    来到后面的车辆,里面是一些用度,张百仁将后面的马车缰绳绑在了前面马车的后面,看了那韦室的将军一眼,收回目光,翻身上马,看着身前的马车,有些发愣,自己可不会赶车,随即又翻身下去,牵着马匹的缰绳,缓缓迎着寒风上路。

    “小先生,听人说大漠十三鹰可是追了上来,找你复仇的!你一定要小心一些。还有,突厥骑兵很快就追赶而至,你要抓紧时间赶路。”

    张百仁没有多说,牵着马匹缓缓行走。

    走出韦室骑兵视线,马车中传来女子声音:“先生为何不赶车?这般下去,后面的骑兵很快就会尾随而至。”

    张百仁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闷闷道:“我不会。”

    这下子轮到马车中人无语了。

    “劳烦先生将我等送往隋军大营,本宫感激不尽!”一阵悦耳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凤凰鸣叫。

    “这车中的女子贵不可言,可是我的仙缘在哪里?”迎着寒风,张百仁一边步行,一边暗自思考。

    “这般下去可不行,那突厥人很快就会追上来,本宫在宫中曾经与陛下练过马术,虽然不是精湛,但也可以一试”坐在马车中的女子开口,掀开帘子,一阵狂风呼啸,红色的面纱似乎化为了一只凤凰,在暴躁的风沙中飞走。

    仿若惊鸿,一闪即逝,女子一声惊呼缩入了马车。

    张百仁一愣,被缰绳拽了一下,踉跄脚步醒了过来,回忆着脑海中的惊鸿一瞥,瞬间脚步轻移,停住了马车,向着那天空中飞舞的凤凰抓去。

    飞了十多米,面纱被枝桠挂住,张百仁回走,来到马车前时,女子已经换了面纱,一双纤纤素手抓在了缰绳上。

    “劳烦先生去后面的马车上坐着”女子开口,眼中带着一点薄怒。

    看着那白色的面纱,张百仁将本来想要递出去的面纱缩进了袖子里,闻言转身上了后面的马车。

    “驾~~~”

    马车奔驰了一会,蓦然停住,却见那女子探出头,看着后面车辆上整个人都缩在了袍子中的张百仁:“到前面来。”

    张百仁无语,跳下马车,来到了前面。

    女子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心中恼火:“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老怪物,居然占本宫便宜,真是可恶!”

    “上车”女子道。

    张百仁二话不说,跳上了马车,坐在女子身边。

    “本宫不识得路,你为本宫指路”女子无奈道。

    张百仁点点头,也不多说。

    看着张百仁,女子自腰间一拽,却见一枚玉佩扯出,递给了张百仁:“这玉佩蕴含着上古秘密,只是从来无人可以破解,日后本宫回到皇宫,自会有各种宝物回馈,算是报答先生的救命之恩了。”

    看着那玉佩,张百仁忽然心脏一跳,这玉佩烟雾笼罩,隐约之中似乎有一股水流在流畅,道道甘泉之音激荡。

    接过玉佩,张百仁塞入怀中。看了一袭黑袍的张百仁一眼,女子驾车疾行,给张百仁好处,是想要尽早和这个心术不正的‘老怪物’脱离关系,了断瓜葛。

    “多谢娘娘”张百仁点点头。

    可惜,马车终究是有负重,跑了三十多里,已经可以遥遥看到大隋的军营,军营在望。

    偏偏此时后面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追赶了上来。

    “驾~”

    “驾~”

    女子拼命的抽赶马匹,可惜速度再快岂能快的过骑兵。

    “停车,我来对付他们”张百仁果断道。

    女子闻言不予理会,依旧是疯狂策马狂奔。

    “你要相信我!”张百仁声音稚嫩,听的女子一阵恶寒,但眼见追兵将近,不得不停下了马车。

    张百仁怀抱长剑,跳下了马车:“你千万别跑,突厥骑兵停下马匹,我尚且可以一战,一旦突厥士兵策马狂奔,我也救你不得。”

    “好”女子闻言果断的缩入了马车里。

    张百仁将马匹安抚好,然后一袭黑袍站在那里,静静等候后面的追兵。

    感受到身边的马车帘步掀起一道微不可查的缝隙,张百仁轻轻一叹:“这女人啊,果真是够精明,自己若是稍有不支,此女必然驾车狂奔,做最后一搏。”

    马蹄卷起阵阵烟尘,转眼间将两辆马车围住。

    看着一袭黑袍的张百仁,那突厥将领顿时瞳孔一缩,用蹩脚的汉语,试探着道:“张百仁?”

    “正是!”张百仁动也不动。

    此言一出,二十多位突厥士兵微不可查的变了颜色,将领闻言却是笑了:“那正好,今日既可以杀你领功,又可以掠走大隋的皇后,简直是一举多得,天降大功也!”

    “皇后?萧皇后?”张百仁一愣,本以为是皇宫中的贵妃,不曾想居然是大隋皇后,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做什么?

    萧皇后的名字没有人知道,至少是在后代没有人知道!

    萧皇后的一生,绝对可以用‘坎坷’‘凄苦’来形容,乃是流传于世的大美人之一,在隋唐时代,绝对是最美的女子之一。

    “杀我?当初在战场,有一位突厥祭祀也想杀我,现在想必已经化为枯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