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十六章 神胎、魔胎,四剑雏形

第三十六章 神胎、魔胎,四剑雏形

    笑完之后,张百仁随即是面色一苦:“这回人情可是欠大发了,这可是首阳山青铜,本以为萧皇后给我的玉佩只是有仙道线索而已,不曾想到居然直接换来了首阳山青铜,这人情可是有点大啊!”

    说到底张百仁知道,萧皇后虽然贵为皇后,但性命却绝对及不上这首阳山青铜万一。

    便是杨广贵为天子,也绝对不及这首阳山的青铜贵重。

    “以后那皇后要是有什么事情,我大不了帮衬帮衬,正好老杨家事多,我籍此剑试天下群雄”张百仁紧了紧披风。

    第二日,张百仁早早的来到了河岸,直至晌午,才见到淮水水神背着一个包裹走了出来。

    包裹长一米五,有成人小腿那么粗细,被黑布细细的笼罩住,河神来到了张百仁身前:“诺,这就是首阳山青铜了,乃是天地间异宝,你若是想要炼制法剑,足够你炼制四五柄了,若不是我无法将这青铜分开,万万是不会给你这么多的,便宜你小子了。”

    首阳山青铜之事,若是想要熔炼,就必须请人帮忙,请人帮忙难保消息不会泄露,到时候各方势力就会像是苍蝇一样盯上了,这么多老家伙惦记着你,早晚都要陨落。

    所以思来想去,淮水水神干脆不去做这赔本的买卖,而是直接送了张百仁一个人情。

    “好沉”张百仁一个趔趄,差点被包裹砸倒,手中的剑意下意识笼罩了包裹中的青铜,只见青铜居然与张百仁的意识发生了共鸣。

    不应该说是与张百仁发生了共鸣,而是与张百仁灵魂中的剑胎发生了共鸣,都是先天之物,难免会有共性。

    “贤弟日后冶炼这首阳山青铜,可是个麻烦,若是寻不到信任之人,万万莫要随便请人帮忙”淮水水神叮嘱道。

    “大哥放心,小弟日后定会小心行事”张百仁抚摸着怀中的铁疙瘩,犹若是在抚摸着一个女人,看的淮水水神恶寒无比。

    “行了,为兄去探探情况,三日后你我兄弟共闯水府”淮水水神苦笑着道。

    张百仁点点头:“大哥自去就是。”

    看着面色痴迷的张百仁,淮水水神一个哆嗦,转身离去。

    其实张百仁那里是痴迷啊,而是极力的压制着自家体内躁动的剑胎,见到淮水水神走远,张百仁连忙提着几十斤重的首阳山青铜赶着羊群往家走,待走入山中之后,体内的剑胎再也压制不住,只见那剑胎中的四道意识争先恐后钻入玉独秀怀中的铜铁之中。

    “嗡”

    一震怪异的颤抖、共鸣之后,似乎是循着某种脉络,只听得‘咔’‘咔’‘咔’‘咔’接连四声震动怪响,然后张百仁就傻眼了,赶紧松开了自家怀中的铁疙瘩,扯开布匹,只见本来完整一块的首阳山青铜,已经化为了四份。

    看着这眼前的圆滚滚烧火棍,圆滚滚这样子如果算作是剑的话,张百仁只想一头撞死。

    首阳山青铜化为了四根扁平圆滚的‘柱子’,可以想象一下杨过玄铁剑的样子,你丫的又不是重剑无锋,你既然裂开,干脆形成宝剑好了,还省得自己麻烦,以后费心思祭炼。

    这确实是四把剑。

    四把最丑、最不像剑的剑,若是说棍子,倒也有人信。

    但张百仁却能感觉到,四把剑内已经融入了剑胎的气机,时刻都在不断与自己的剑意呼应,只待自己的修炼了。

    其实张百仁修炼的过程很简单,修炼的过程就是练剑的过程,首先张百仁要孕育出自己的剑意,然后结出属于自己的四道剑胎,在通过这四把长剑过滤掉先天剑胎中的力量,将那先天剑胎中的力量吸收,化为属于自己的剑胎,这样一来剑胎有了,宝剑也祭炼了。

    也就是说,先天剑胎张百仁不能直接吸收,而是要打入四把长剑之中,经过长剑的孕育温养,然后在纳入自己的剑胎。

    同时张百仁要不断利用长剑淬炼自己的剑意,不断将自家的剑意斩入长剑之中,用来与长剑通灵感应,直到剑意彻底的融入长剑之后,便算是大功告成了。

    说起来麻烦,做起来更麻烦,首先就是要凝聚属于自己的剑意,有了足够的剑意才能凝练自己的剑胎,然后吸纳先天剑胎的力量,化虚为实……。

    看着自家孕育的剑意,张百仁摇了摇头:“日后先天剑胎的力量只能当做是底牌,我还要孕育属于自己的剑意,凝聚属于自己的剑胎,这可是一个大麻烦,路漫漫其修远兮!”

    张百仁终于感觉到时间不够用了,自己这辈子都未必能将自己的剑道意识凝练为剑胎的地步,这可是要很大的苦功、很大、很大。

    看着手中的首阳山青铜,张百仁再次将其给缠绕起来,莫名的首阳山青铜居然变轻了,似乎只有十几斤重,被张百仁背在后背。

    “日后就要日夜孕育剑意,先修炼诛仙剑意,将七魄放出来再说”张百仁苦笑着驱赶着羊群,开始在山中牧养羊群:“我倒是忘了问我那便宜大哥,不知当朝的娘娘来这里做什么。”

    “内养神胎,外养凶胎,以神压凶,以凶养神”张百仁仔细品悟着剑诀的妙意。

    张百仁体内养神胎,也就是剑胎,而四把长剑中要以杀伐、血腥之气孕育凶胎,凶神相互感应融洽,方才符合天地大道。

    “怪了!怪了!这剑诀太邪门了,要不是没有办法,我才不会修炼”张百仁撇着嘴,看向了远处的战场:“正好去战场养胎。”

    张百仁任凭羊群自己吃草,一路上潜行,来到之前的战场之中,看着地上尚未干涸、带着冰碴的血渍,摸了摸背后的四根铁棍,看着虚空中咆哮不安的战魂,拔出身后的铁棍,猛地扎入了泥土之中。

    凡人无法看到,但此时张百仁剑意灌注双眼,可以清晰的看到空中的煞气、杀气、战魂犹若是滔天瀑布一般,向着四把长剑灌注而来,就连地上的血渍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了灰烬,消失在空中。

    埋葬在土中的尸体,也在不断化为了灰灰,成为了黄土一胚。

    “好邪门的剑诀,我尚未催动,这四剑内的剑胎意识居然自动感应,组成了一个气场,将所有的煞气吸纳一空”看着无数战魂消失,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这是魔剑!杀戮之剑!”

    说完后张百仁二话不说,开始奔向了下一处战场。

    足足奔驰了一天的时间,张百仁自己累得不行,但是长剑除了变成了黝黑色外,并无半点反应,似乎白日里那些煞气、杀气不是四把长剑吸收的一般。

    “任重而道远啊,我若是想要快速凝聚剑意,只能不断杀人!正好这漠北突厥作乱,杀这些异族我心中也没有什么障碍,早日凝聚了剑胎,好早日解放我的七魄”张百仁揉着鼻子,看了看夕阳西下的太阳,转身驱赶羊群,离开了战场。

    战场的异样,没有人发觉,这荒凉的塞外,根本就不会有人来查看战场,在这个人命不如狗的年代,死了就死了,人活着才重要。

    “我要活着,很好的活下去!所以埋葬在土中的只能是别人,绝不会是我!”张百仁在寒风中,背负着四把长剑,消散在风沙中,驱赶着羊群向着村中赶去。

    “你上山就上山,还捡柴火做什么”看着张百仁背着的一团,张母露出心疼之色,眼中露出一抹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