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十七章 千年老鼋

第三十七章 千年老鼋

    张母误将张百仁的长剑当成柴火,却是令张百仁好生无语:“娘,我这可不是柴火,是于将军叫我用来习武的宝剑。”

    一边说着,张百仁走入屋中,将宝剑小心翼翼的放好,心中暗道:“这四道剑胎确实是有够邪门的,自己在前世阅览了道家无数典籍,但像是此剑胎这般邪门的东西,还是第一次见道。”

    三日时间转瞬即过,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而已,对于张百仁来说,除了孕育四剑的剑意外,自己依旧是毫无寸功。

    “娘,我昨日已经和军中的汉子说了,羊群要军中的汉子代我放养几天,将军说要在军营中指导孩儿武艺,这几日孩儿可能有事,就不回来了,家中的用度已经皆数备好,孩儿去去就回”张百仁背上四剑,手中拿着法剑,看了张母一眼,向着河岸走去。

    张百仁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有去无回,莫名其妙的自信,尤其是感应到背后的四把杀剑之后,张百仁的信心更是足了几分。

    张百仁到此之时,淮水水神早就在此等候,看着背负长剑依旧行走自如的张百仁,淮水水神露出了诧异之色,也没多问:“贤弟来的倒是早,我还以为你要在家中耽搁一番。”

    “大哥却是小看我了,小弟行事素来都是干净利落,从未拖泥带水,儿女情长要不得”张百仁来到淮水水神身边,水神指了指河岸的一叶扁舟:“还请贤弟上船,咱们要到关内一行,此去千里,全靠这扁舟。”

    张百仁闻言二话不说,一步迈上扁舟,只见那扁舟仿佛是离弦之箭,瞬间窜出百米,比之后世的飞机还要快速许多。

    此时淮水水神站在张百仁身后:“此去水流波涛涌动,初始之时才能这么快,等到了关内,速度还需慢下来。”

    张百仁看着倒退的河水,不断划开的寒冰而后又瞬间冻结,不得不佩服神道伟力,道家即便是阳神真人也做不得如此。

    “大哥可知当朝的娘娘为何来塞外?”张百仁心中一动。

    “你见过了?”淮水水神一愣。

    张百仁笑了笑,指了指腰间的玉佩:“不然大哥以为这玉佩是自何处来?”

    淮水水神不问因果,只是笑着道:“贤弟倒是好机缘,居然与当朝权贵扯上关系,为兄有件事还要劝你,当今天子刚刚登基,便大肆徭役天下百姓,开工动土,建立奢华豪宅,只怕这大隋气数将近,每当乱世之时,国君都是这般作风。”

    说到这里,水神道:“此地据说有上古异宝出世,所以娘娘要亲自北上坐镇,想那天子、皇后素有命格,乃是我等神祗、修士的克星,武有鱼俱罗,道有当今皇后,这宝物基本上已经尘埃落定,归属大隋了。”

    说到这里,水神道:“说起来本座能发现远古洞天,还是与此宝物出世有几分瓜葛,是这宝物出世的异兆牵扯出了水府痕迹,不然为兄未必能发觉。”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倒也没有多说,二人一路上谈玄论道,听着淮水水神讲述神道轶事,倒也有趣。

    半日功夫,二人已经来到了塞外边缘,此时已经可以遥遥的看到大隋境内的人家,张百仁轻轻一笑:“这便是大隋关内,我终究有朝一日要踏上这片土地。”

    水神停下舟楫,看着冰封的河道:“到了,便是此地。”

    “真是想不到,上古洞天居然流落到塞外,不然也不会轮到本神,早就被那些老不死的给挖掘出来了”淮水水神脚踏寒冰,张百仁也是徐步在寒冰上行走。

    走了一会,才听张百仁道:“这河流倒是宽阔”

    “你小子还真是有眼光,此地接近渤海,当属于辽水的一脉分支,自然是水域广阔,背后可是有渤海支撑,不过此地乃是关外,关内群雄不屑一顾,到是给那老王八成了气候”淮水水神一提到那老鼋,顿时是火冒三丈,显然之前吃的亏不小。

    张百仁暗笑:“神祗也是人,只不过是多了大法力、大神通的人罢了。”

    二人在行一阵,然后淮水水神道:“咱们兄弟要速战速决,此地有大教白云观,这白云观我倒是不惧,若是叫水府消息走漏出去,那才叫麻烦。”

    “兄长尽管邀战”张百仁道。

    “这老王八不肯上来,非要你我亲自下去不可,此水府中有水兵上万,俱都是成了气候的家伙,贤弟跟在我身后便可”淮水水神叮嘱。

    张百仁闻言摇了摇头:“兄长说笑了,还要请兄长为我护法才是,小弟正要以妖兽来磨练剑道神通。”

    “也好,此是一举两得之举”水神笑了笑,算是认同的张百仁的话,脚下寒冰瞬间融化,二人齐齐坠入水中,却见张百仁体内的珠子散发出微光,张百仁居然入水不溺,呼吸通畅。

    “走也”淮水水神推着波涛,二人向着那水底而去,忽然听得一声怒吼,一只房屋大小的乌龟出现在二人眼帘,在那乌龟的身后,却是一群虾兵蟹将。

    确实是虾兵蟹将,各各都不成样子,似人非人。

    “贤弟对这些异类莫要手下留情,我人族只要是落入水中,必然为这异类吞噬,这些异类每当乱世,便会画皮入我人族,大肆作孽,以人族为口粮,练功之滋养,贤弟莫要手下留情,若是在等个几百年,这老龟度过劫数,只怕这一带的百姓要遭殃了,被这妖兽奴役!”

    “淮水水神,我正要找你,没想到你居然送上门来,这里可不是关内,神道体系管不到这里,你无故犯我水府,今日老龟便要和你好生的说道说道,不知道杀了你之后,吞噬了你的神位,老龟我会不会成为下一代淮水水神。”

    “休要狂言,今日便是你的死期”淮水水神冷冷一笑。

    张百仁手中长剑出鞘,二话不说运转剑意,向着那水族阵营杀去。

    鲜血染红了湖水,剑意过处,无数的虾兵蟹将化为了两段。

    “杀”

    人类在面对着妖兽之时,大部分时候还是先天占据着优势的,这老龟不通兵法,上万的大军杂七杂八,尚未与张百仁接触,自己倒是乱了起来。

    面对着虾兵蟹将,张百仁剑意过处,立即定住一大片。

    正是要趁着这个时候孕育剑意,张百仁此时全部精神都放在了诛仙剑胎上,只希望早日将这位大爷给吃了,然后解放出自己的七魄,之后便可开坛做法,布置罡斗。

    没有气魄力场,张百仁想要做法都是千难万难。

    “贤弟好手段”看着张百仁大肆杀戮,虾兵蟹将成片被宰,淮水水神一笑,向着老乌龟扑了过去。

    “淮水水神,你简直是欺人太甚,今日你我势必月缺难圆”老龟口中吞吐,水波泛滥,霎时间河底世界翻江倒海,然后猛地破碎了河面的寒冰,虽是阳春三月,但这塞外依旧是寒冷无比,算得上是冬季。

    只见虚空中云雾蒸腾冲天而起,不断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瞧得人是心惊胆颤,神祗之战确实是惊天动地。

    天空中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异象不断。

    “这老王八,真是混账”淮水水神所过之处,波涛瞬间平息,一掌伸出,神光流转:“风平浪静。”

    “你给我死来”龟丞相一抓向着水神抓来。

    淮水水神手中浮现出一张晶莹剔透的丝网:“老东西,没有三分三,我岂敢来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