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十一章 剑意收敛,剑胎初现

第四十一章 剑意收敛,剑胎初现

    张百仁总感觉自己已经剑走偏锋,走的非道家正统,而是旁门左道,这般大肆杀戮才能成道之术,纵观古今,除了白起、黄巢那个变态之外,可是从未听人说过。

    回到家中,张百仁吃了饭,就着昏昏烛火看着书籍,在这个世界,就算是道法神通显圣,但也依旧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不要质疑儒家在这个世界的力量,妥妥的正统,为当朝统治者的必须之术,已经奠定了儒家不可代替的地位。

    “道家有长生者,可以长生久视,对于朝代更迭早就不感兴趣,看穿了世事人情冷暖,不然应该是我道家大兴正统才对,哪里还有儒家什么事情!兵家开疆扩土,六甲奇门也是这方世界的主流,说来说去佛家道家都是末流,或者说非是末流,而是道家修士把自己给修炼傻了,活的时间太长,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所以一个个躲在深山老林里参悟天道”张百仁放下手中的书籍,看着张母在外面忙碌,这些日子不见宋老生与宇文城都,想必是前线战事吃紧,宝物出土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张百仁缓缓翻看着书籍,虽然已经踏上修道之路,但张百仁并无那种看一眼就能全部记住的天赋,张百仁可以说过目不忘是天赋好吗?或者说过目不忘也是一种神通,张百仁却不知道修炼的方法。

    第二日,迎着春风,依旧是很冷的春风,但总归是比冬日里暖和了许多。

    走出家门,马有才早早就在那里等着,张百仁轻轻一笑:“今日这羊群就交给你了,我尚且还有点事。”

    “小先生放心,牧羊是我的职责任务”马有才嘿嘿一笑。

    看着马有才赶着羊群向淮水流域而去,张百仁背负长剑,缓缓在山中行走,来到自家第一次闭关的山洞,开始参悟剑意,洗炼剑意。上次在那河流中与老乌龟一战,斩杀异族无数,再上老乌龟的精华洗练四剑,张百仁终于感觉到自家的诛仙剑胎可以凝聚了。

    不是先天剑胎,是属于自己的剑胎,就是自己灵魂的一部分。

    张百仁闭着眼睛观想,也不再搬运河车,自家的修为到了这种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的境界,不解决体内的四道剑胎,就算是搬运再多的河车,也未必会在增进道行分毫。

    “七魄,每一魄承载着一部分剑胎,我欲要凝练自己的剑胎也需如此,不过那先天剑胎在外,而我自己孕育的剑胎在内,此内非内,此外非外,常人不可得见”念动间张百仁魂魄中无数思维化作了电光火石,几个呼吸间已经是念头千回百转,一道璀璨的剑光瞬间划过冥冥虚空,斩杀了无数的杂念,一股玄妙的意境开始在缓缓衍生。

    “想要凝练诛仙剑胎,关键在于符文的冥想,做到万劫不灭,永恒常定,便可初步化为属于自己的剑胎,然后淬炼四剑,吸纳诛仙四剑的仙胎”张百仁努力的观想着诛仙剑的符文。

    其实这四道剑胎乃是天地成就,日后若无人发觉,将会孕育出四位先天神灵,但偏偏被张百仁给得到了,又在巧合中借助庞大的能量穿越时空,来到了隋唐时期。

    张百仁的剑胎,说是神胎也不为过,是先天神灵的胚胎。

    张百仁要做的就是在自己的三魂七魄内观想出诛仙剑胎,然后吸纳了神胎,取而代之,使得自己的灵魂化为先天神灵。

    此举为亵渎,亵渎天地造化,亵渎天地神灵,好在张百仁穿越时空之时灵魂被时空之力洗练的精粹无比,到了万劫难灭的地步,而且四道剑胎自动与其灵魂融合,穿越时空消耗了四道剑胎莫大的力量,不然今日不是张百仁吸纳神胎,而是神胎反噬张百仁了。

    “化为先天神灵,听起来感觉很不错的样子,只是这剑胎中遗传的先天奥义实在是太过于晦涩,即便是以我的境界,怕是也难以破解万一”张百仁心生感慨。

    随着时间流逝,张百仁冥冥之中见得灵光闪烁,化作了一枚枚符文,这符文虚幻无比,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崩溃掉。

    “剑胎最基本的核心符文只要我能观想出来,随着日后吸纳四剑的力量,其余的符文逐渐也会被我吸收过来,然后自动补齐,而我要做的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参悟出符文的真意”张百仁笑了,看着那模糊虚幻,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散去的胚胎,以剑道意志驾驭着一丝丝先天剑胎的力量没入诛仙剑中,在诛仙剑内游走了一圈之后,锋芒居然被搓掉七分,瞬间被张百仁体内刚刚形成的虚幻剑胎吸收。

    随着这一缕剑气的注入,张百仁松了一口气,自家的剑胎终于算是稳定了下来。

    接下来张百仁要做的就是杀戮、孕育剑胎、参悟剑意,然后可以初步尝试修炼一些剑道妙术,或者说是自己从剑胎中参悟而出的精妙剑法。

    在孕育剑胎之时,张百仁必须控制进度,要保证自己的剑道意志跟得上去,方才能驾驭体内的剑胎,不然调动不得自家体内剑胎的力量不说,一旦剑胎失控,最先死掉的就是他张百仁,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成了!多亏了那水府中的妖兽为我贡献出这么多剑意,不然我依旧是难以凝练出属于自己的剑胎。自今日起这先天剑胎只能做保命之用,以后对敌全凭我自己的剑胎力量,唯有我不断御使自己的剑胎,才能壮大剑胎、磨练剑胎的力量”张百仁站起身,睁开眼睛,抚摸着身前的四把长剑,体内剑胎在不断与长剑交流淬炼吸收。

    “我如今修行才算是入了门路,至于说在前面等着我的是什么,只有天知道”张百仁将剑胎挂在身后,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着荒凉的山川:“我现在方才有了入驻中原的资格,只是剑道修为还要加强。”

    说完后张百仁紧了紧衣衫,起身向着山下而去。

    自从张百仁整日里放羊,有了军中的接济,山中的猎物可是倒了大霉,以前这山头让给张家母子,如今张家母子富裕了,大家自不再客气,纷纷来到山中捕猎,所以山中剩下的猎物是越来越少。

    “有才,今日我在教你十个字,等咱们回了关内,你就可以为我办一些事了”张百仁笑着道。

    “于将军说,到了关内,我就可以退役了”马有才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一愣:“那倒是好事情,这年头兵荒马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战死了,你回家吗?家中可还有什么亲人?”

    马有才嘿嘿一笑:“将军说小先生看中我,所以提前解了徭役,我家中只有老母一人,还要请小先生收留,小先生前途无量,我可不会离开。”

    “算你小子识相,我还寻思找时间为你请个武师,传授你武艺呢,你若是走了,我倒是省心了!你日后将母亲接过来,如今大隋风雨动荡,乱相初现,有我照看总归是安心一些。”

    “多谢小先生!多谢小先生!”马有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张百仁连连磕头。

    “快起来,莫要客气,你既然投奔我,我自然应该为你做主”张百仁笑了笑,摸着马有才的肩膀,然后将其扶起来。

    “别说那么多,咱们开始识字吧,不认识字可不行”张百仁道。

    这话刚刚落下,只听得远处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仿佛是山川断裂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