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十章 菖蒲丸

第六十章 菖蒲丸

    抱着一大堆的菖蒲草,三个人回到家中,张母看的是目瞪口呆:

    “弄这么多菖蒲草做什么?”

    “孩儿学了一些制药之法,欲要制作丹药”张百仁笑着道。

    白云站在大门外远远的看着,却是不敢进院子,张百仁与张丽华将菖蒲草放好,然后搬来清水洗净,把坚硬的一头切薄,然后看了看天气:“寻个好天气,将这菖蒲草晒干。”

    瞧着远处眼巴巴的白云道士一眼,张百仁道:“你去想办法买一些糯米来。”

    “好嘞”白云道士顿时一个激灵,如同得了圣旨一般,向着镇上跑去。

    看着张百仁的动作,张母没有多说,进屋准备晚饭。

    吃了晚饭,张百仁与张丽华起身回屋,张百仁搬运了一会河车之后,停下动作,看着体内的大药被胚胎吸收一空,顿时无语:“算了!反正我这三魂七魄没有解救出来,吞噬就吞噬吧,只希望我化了剑胎之后,你别打扰我玉液还丹就好。”

    看着屏风外的张丽华,张百仁观想自家魂魄,瞬间进入紫府秘境,却见那龙珠静静的悬浮在紫府中。

    龙珠散发着淡淡的紫光,看起来黑不溜秋,若是扔在外面,都不会有人去捡。

    “龙珠有什么用?”张百仁疑惑道。

    一边想着,张百仁调动魂魄之力:“不管了,待我吞噬了这龙珠,自然可以见识到龙珠的玄妙。”

    张百仁魂魄精粹至极,虽然与剑胎容纳为一体,但分出那么一缕还是没有问题的。

    或许是之前的四道剑气太过于锋锐,斩掉了龙珠上的所有祖龙魂魄,面对着张百仁魂魄的入侵,龙珠居然没有丝毫反应,任由张百仁的魂魄钻入其中。

    “轰”

    天塌地陷,电闪雷鸣,江河泛滥,火灾纵横。

    天灾人祸,莫不过如此。

    张百仁一惊,唬得他瞬间撤出了魂魄,待到飞出龙珠外后,却发现没有任何伤害,随即一愣:“幻觉?莫非是祖龙的记忆残片?”

    这般想着,张百仁在次钻入了龙珠之中,这回任凭那天塌地陷,山崩地裂,张百仁也是毫不动摇。

    “祖龙的记忆,而且还是断断续续的残片,要来何用?简直就是鸡肋嘛”张百仁劈了撇嘴,这记忆残片无数,而且太过于散乱,还需要张百仁自己一点点的整理,很是麻烦。

    “就当成是看电影吧,电影的主角是祖龙,祖龙大战天下群雄”张百仁撇撇嘴。

    说是这么说,对与张百仁来说,祖龙的龙珠就像是一本教科书,记载着关于天地力量的感悟,不过因为太过于散乱,没有头绪,看起来太费力,还要张百仁自己将其中的无数记忆碎片整理归类,好多碎片对于张百仁认识到术法、神通的本质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风和日丽,张百仁翻晒着菖蒲草,远远的传来一阵马蹄声,接着就听到马有才的大嗓门远远传来:“小先生!小先生!咱们可是又见面了。”

    透过大门,张百仁看到了在村中狂奔的马有才,略带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低头翻动着菖蒲草。

    一边的张丽华连忙带上面纱,张母也是起身走入屋子里。

    “你怎么来了?”看着来到身前,风尘仆仆的马有才,张百仁问了一声。

    马有才走入院子,看着张丽华愣了一愣,不敢多看,立即低下头:“是大将军传来消息,陛下听闻大将军将上古异兽弄丢的消息震怒,责令将军前来寻找,就连涿郡的郡候也受到朝廷斥责,从丰州马不停蹄的向着此地赶来。”

    “丰州?”张百仁一愣:“不是叠洲吗?”

    马有才愕然:“那可都是几年前的老黄历了,小先生在塞外消息闭塞,不知道倒也正常,郡候托我带来请帖,请小先生过府一述。”

    张百仁看着马有才递过来的请帖,缓缓拿在手中,不紧不慢的拍打起来:“历史就此改变,鱼俱罗不镇守丰州,而是来到涿郡寻找上古神兽,必然会引发连锁反应,这世界再也不是张百仁以前认识的那个世界。”

    “我已经被将军打发出来,日后不再是军伍中人,还请小先生收留”马有才嘿嘿一笑。

    张百仁摸着下巴:“我身边正好缺个使唤的人手,你留在身边听用倒也好。”

    说完后看着手中的请帖:“早一日晚一日到无妨,我这菖蒲草处理可离不开人。”

    正说着,白云提着糯米站在门外,张百仁看着马有才:“你去和那道士一起住宿,也好有个照应。”

    “是”

    马有才应了一声。

    张百仁点点头,继续低头翻着菖蒲草:“对了,别忘了将你母亲接来。”

    “丽华,给这小子拿三十两银子当成路费,将其母亲接过来”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张丽华转身走入屋内。

    马有才悄悄的看了张丽华背影一眼,然后压低嗓子道:“小先生哪里找的这么个侍从。”

    “多嘴”张百元瞧了马有才一眼,眼中剑意迸发,瞬间刺的马有才眼角流泪,疼的张不开眼。

    “小先生,你这剑道修为可是越来越恐怖了,居然凭借目光伤害到我,当真是匪夷所思”马有才眼泪模糊道。

    张丽华拿着银两下来,瞧着‘痛哭流涕’的马有才一愣,将银子递给了张百仁,张百仁递给马有才:“以后机灵点,快去将你母亲接过来,在涿郡里买个房子,请个佣人。”

    “多谢小先生,多谢小先生”马有才连连鞠躬,千恩万谢的转身离去。

    此时白云道士将糯米提了进来,放在张百仁脚下。

    张百仁翻好了菖蒲草,看着脚下的糯米,再看看白云:“过些日子等我炼制好了菖蒲丸,便要去涿郡走一遭。”

    “同去!同去!道士我也好久没有热闹过了”白云嘿嘿一笑。

    张百仁解开袋子,看着袋子中的糯米,再看看道士,随手在袋子里拔了两下:“你倒是老马识途,知道买陈糯米。”

    如今天气炎热,菖蒲草没几日便晒干了,张母整日呆在屋子里,对于院子中的白云视若不见。

    “将那菖蒲草杵罗,化作粉末”张百仁看着白云。

    白云顿时面色一苦,手掌都差点哆嗦了:“小先生,你莫要开玩笑,这么多菖蒲草,我要杵到猴年马月。”

    “这可就是你的问题了,待我糯米炮制好,你若是没有杵罗好菖蒲草,我看这菖蒲丸你也没必要学了”张百仁将糯米倒在了大盆中,放入清水浸泡。

    白云道士无奈,只能听了张百仁的话,乖乖的去杵罗菖蒲草。

    将菖蒲草杵罗成粉末,可是力气活,张百仁年幼做不来,张母与张丽华都是女流之辈,总不能叫他们亲自动手。

    第二日,张百仁早早起来,见到糯米已经泡透,去了汤汁,看着双手红肿的白云,在看看那一大盆子糯米,白云吓得‘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哀嚎道:“小先生,你就放过我吧。”

    古时候的秘法可都是秘传,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

    为了学习技艺,整日里当孙子都是寻常,白云道士为了学习菖蒲丸只是做苦力,张百仁确实是有良心的人,大大的有良心。

    “你自己看着办”

    张百仁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我干!我干!”白云苦笑,揉了揉红肿的胳膊,看着那一大盆糯米,转身跑了出去:“老张,老张,我花一两银子雇你做工。”

    “一两银子?什么活?我干了!”隔壁传来张大叔狂喜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