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十五章 飞天蜈蚣

第六十五章 飞天蜈蚣

    看着围杀而来的突厥高手,张百仁眼中剑意酝酿!

    本身黑山鬼王不足为惧,但若是加上这十几个突厥武士,还有一边虎视眈眈,不知深浅的突厥祭祀,张百仁感觉事情有些大条了。

    “杀!”

    突厥武士杀来,张百仁也毫不示弱,手中长剑挥出,剑意纵横,同时调动真水玉章修炼而出的神通,瞬间操控对方的血液。

    血液的流动,是一个人活着的根本。

    血液,是流传力量的纽带。

    可惜张百仁功夫不到家,只能影响对方的血液,不能直接爆开对方心脏与血管,不然还用得着花费这般力气?

    众位突厥武士忽然只觉得身子一僵,自家体内的血液逆流,心脏剧痛袭来,侵占了整个神经,这剧痛来的淬不及防,没有丝毫的征兆。

    “杀”

    瞬间五名突厥武士枭首,在那璀璨的剑意中,五朵血花迸射而出。

    领先的五名突厥武士被张百仁轻易授首,顿时叫场中的众人变了颜色,一双双眼睛看向吹着长剑的张百仁,俱都是面露骇然之色。

    此时张百仁长剑犹若是蛟龙出海,卷起阵阵惊涛骇浪,空气被搅动,仿佛是舞弄的浪花,众位突厥武士犹若处于惊涛骇浪之中。

    好歹也是突厥派来围杀张百仁的好手,一个个都是易筋大成的强者,战斗意识惊人,众人趁机居然与张百仁厮杀到了一起。

    白云道士远远的看着,并没有出手,自家根本就不擅长近身搏杀,上去之后肯定第一个被突厥武士杀死。

    说实话,出动十几位易筋大成的强者,确实是看得起张百仁,毕竟他才是一位五岁的孩子。

    张百仁长剑流转,自己领悟而出的剑法,是张百仁感悟到了水之精髓之后创造而出,一旦出剑便是连绵不绝,见缝插针,时刻攻击着敌人的破绽。

    任凭你武道修为再高,只要你出手就会有破绽,而张百仁就是对着你破绽去的,你若是不回守防备,肯定比张百仁先死。

    张百仁剑法时而狂躁爆裂,犹若是汪洋大海,浩荡无边,时而又犹若是微弱溪流,润物细无声。随即剑意流转,却又仿佛是惊涛骇浪的瀑布,势若雷霆有万斤不挡之力,虚实之间变幻不定,剩下的十几位突厥武士虽然排成阵法,但面对着张百仁却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修为相差不大的境界下,武技的重要性显而易见。

    “嗖”张百仁找准机会,一剑格挡开众位突厥士兵的劈砍之后,卸掉了所有刀芒,瞬间运转真水,身前的两位突厥士兵一双眼睛惊恐的看着张百仁,眼睁睁的看着长剑刺入了自家咽喉,一边的同伴救援不及,只能无力的看着。

    “咕咕咕”血液喷溅,两位突厥武士手中长刀落地,一手捂着咽喉,一手指着张百仁,嘴里呀呀呵呵,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得出来。

    死了之后,也知道张百仁为何能轻而易举杀了之前的几位突厥武将,可惜喉咙已经被张百仁划破,再也没有机会将真相说出来。

    眼见着张百仁顷刻间连杀七人,拓跋祭祀顿时面色一变,黑山老鬼阴冷一笑:“咱们出手,这小子好生难缠,也不知道是那个老家伙调教出的变态。”

    说着话,只见黑山老鬼在地上一抓,之前死去的突厥士兵身子动了动,再无反应。

    黑山老鬼面色一变:“魂魄呢?怎么不见死去士兵的魂魄?”

    突厥祭祀此时一双眼睛看着场中,轻轻一叹:“小子,不得不说你确实是真正的天纵之骄,可惜了……你不应该与我突厥为敌,能死在老夫手中,也算是你的荣幸。”

    说完后,祭祀手中拿出了一只葫芦,缓缓打开葫芦,却见一条条细小的蜈蚣飞了出来。

    不错,确实是飞了出来,仿若是电光一般,钻入之前死去的突厥士兵体内,只听得‘嘎吱’‘嘎吱’一阵响,所有突厥士兵的尸体都化为了一个皮囊,空瘪了下去。

    “小先生小心,这是飞天蜈蚣后裔,有上古飞天蜈蚣的血液,只要被这飞天蜈蚣盯上,除非是阳神真人,不然都要兵解不可”白云道士迈着禹步,瞬间逃了出去。

    蜈蚣火红,仿佛是黑夜中红色的彩灯,看起来颇为妖艳,此时穿插在突厥大阵之中,向着张百仁袭来。

    “真难缠”要不是身后有张丽华,张百仁早就跑了。

    “这飞天蜈蚣后裔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小子你就好好享受吧”突厥祭祀狂笑。

    “旁门左道”张百仁冷冷一哼,体内一丝诛仙剑气瞬间落入了长剑之中,只见长剑剑芒纵横,剑意迸射,在剑意的笼罩下,即便是飞天蜈蚣也开始反应迟钝起来。

    “噗嗤”

    “噗嗤”

    仿佛是硫酸一般的血液将大地侵蚀的坑坑洼洼,三条飞天蜈蚣瞬间枭首,在诛仙剑意下化为了两段。

    “好厉害!”远处的白云道士惊呼。

    一边的突厥祭祀与黑山老鬼俱都是面色狂变,这飞天蜈蚣可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此时居然被眼前这小子给一剑斩了,这小子的剑道神通到底有多么了得。

    “回来!飞天蜈蚣有多少给骨节,就有多少颗心脏,你杀不死他们!”突厥祭祀面色不变。

    “是吗?”张百仁冷冷一笑,手中长剑舞动,突然脱手而出,仿佛是凭空舞动一般,被其手掌来回牵制,在周身左右腾挪,四面八方五一不顾及,叫那突厥士兵一时无法近身。

    “砰”

    飞天蜈蚣伤口处的剑意猛然爆发,任凭你飞天蜈蚣多少心脏,魂魄都没了,你也就一个植物人而已,或者说也是死翘翘的下场。

    “回来”祭祀再次拍了拍葫芦,地上的飞天蜈蚣没有反应,剩下的几条飞天蜈蚣瞬间钻入大地,土地在几条飞天蜈蚣的脚下似乎化为了水流。

    张百仁面色一变,飞天蜈蚣钻入大地,这可是要命的事情,自己没有办法防备。

    “回来!给我回来!”看着地上被斩断的飞天蜈蚣,突厥祭祀面色焦急道。

    “莫要喊叫了,死去的飞天蜈蚣已经魂飞魄散了”黑山老鬼轻轻一叹,此时心中暗自后怕:“这小子剑意当真霸道,只要中技便是魂飞魄散的下场,还好没有叫其斩在我身上,不然老鬼我也是凶多吉少。”

    “小子,你敢杀我宝贝,咱们今日没完”拓跋怒火冲天,这飞天蜈蚣的后裔培养起来极为不易,就算是几百年都未必能培育出一条,若不是自己机缘够好,眼前这些飞天蜈蚣怎么会孕育出来?

    “杀了又能如何?只许你杀我,不许我杀你?”张百仁嗤笑,手中长剑再次扭转,剑柄脱离手掌三尺,不断在周身舞动,这等剑技已经近乎于道矣。

    “噗嗤”

    “噗嗤”

    又有两名突厥士兵被张百仁划破了喉咙,一边的突厥祭祀手中掐诀,只见死去的士兵血液流出,居然缓缓形成了一个诡异图案,向着张百仁‘流动’而来。

    “小心,这是突厥的诅咒之术”白云道士在远处喊了一声。

    “多嘴”祭祀瞪了白云一眼,顾不得白云,眼下主要对付的是面前的张百仁。

    “杀!”

    黑山老鬼化作黑烟钻入地下,再出现时一只手抓住张百仁的脚掌,欲要将其拖拽入地下。

    “找死”张百仁手中剑光纵横,向着脚下的鬼爪斩去,只听得一声疾呼,老鬼急忙松开手掌,但张百仁间速太快,依旧有一丝剑意打入了老鬼肌肤内,向着其体内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