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十七章 一剑劈开那浑浊

第六十七章 一剑劈开那浑浊

    “全死了,被女鬼迷惑,自相残杀!死的很惨,都被剁成了肉泥”白云道士面色铁青。

    张百仁抚摸着手中的长剑:“我势必不能饶他,山高路远,日后终有相见之日。”

    说完后张百仁看着地上的三只飞天蜈蚣,用长剑巴拉了一下,拿出葫芦塞了进去:“好东西啊,这飞天蜈蚣炮制成药酒,可治百病!”

    看着张百仁的动作,白云道士眼热的凑了过去:“飞天蜈蚣有上古飞天蜈蚣的血脉,你小子要不然分我一条?拓拔祭祀精心饲养的飞天蜈蚣被你斩杀殆尽,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不会放过你的。”

    “我倒是希望他不会放过我,毕竟塞外很大,想要找一个人很难”张百仁将飞天蜈蚣塞入了三只葫芦中密封好:“等去了涿郡,咱们寻一家好的酒坊,买些上好的美酒,泡上个十天半个月,便可见效果。”

    一边说着,张百仁将葫芦塞入了张丽华身后的背囊中,此时一阵细微的啜啼声传来,三个人循着声音望去,看到了那顶大红轿子。

    “倒是忘了,轿子里还有人来着”张百仁抚摸着腰间的长剑,缓缓走过去挑开轿子门帘,露出一张如花似玉的面孔,此时哭成了泪人,一袭大红色袍子,甚是喜庆。

    “姑娘,妖怪已经走了,你可以回去了”张百仁轻轻一叹。

    “回去?哪里回得去!我既然被配做了冥婚,已然被村中视为不祥之人,那里还回得去”女子哭的梨花带雨,缓缓自轿子里走出来,跪倒在张百仁脚下,恭敬的磕了三个头:“之前小先生的一举一动,小女子有亲眼目睹,还要多谢小先生替我主持公道。”

    “还请小先生收留!小女子愿意为奴为婢”女子跪倒在哪里。

    “快起来,你快起来!我如今已经有了侍女,你还是回家吧!姑娘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何必入道忍受那凄冷苦清”张百仁将女子扶起来。

    女子闻言低头沉默,过了一会才抬起头,灿烂一笑:“我懂了,小先生也是嫌弃我不干净,认为我是不祥之人是不是?。”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张百仁辩解。

    不待张百仁说完,只见那女子扯下身上的红色盖头,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小先生看我美吗?”

    “美,怪不得那老鬼会选中姑娘”张百仁点点头,不知道眼下这姑娘是什么意思。

    女子轻笑,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美艳至极,弯腰凑到张百仁耳边,张百仁还以为这姑娘要说些隐秘的话,不想下一刻一阵湿热传来,红唇印在了张百仁的耳唇,顿时叫其打了个激灵。

    “姑娘,你……”张百仁无语。

    “小先生今年多大?”不等张百仁回答,那姑娘笑着道:“看来也就是四五岁的样子,我若是来生依旧为女儿身,定然以身相许。”

    张百仁一愣,还不待其反应过来,姑娘已经一头撞在了轿门上,顿时脑浆迸裂,跌倒在地在无声息。

    “啪嗒”

    看着鲜红的血液流过如花似玉的面孔,染红了大红袍,张百仁长剑‘啪嗒’一声坠落在地,目光呆滞:“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好不容易在鬼王手中救下这姑娘,为什么他会自己?

    不单单是张百仁看傻了眼,一边的张丽华也傻了眼。

    “好刚烈的女子”张丽华喃喃自语。

    “这女子已经被配做了冥婚,日后那个敢娶她?回到村子里也是受尽白眼,日夜遭人指责,还会牵连到父母双亲,家族蒙羞,没脸活下去了”白云道士沉默许久,缓缓走到张百仁身边。

    ‘咯吱’张百仁攥着拳头,指着女子的尸体怒骂:“你是猪吗?你是猪吗?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若是答应你入道,你也不会这般枉死。”

    张百仁面色激动的指着女子尸体大骂,口中一口鲜血喷出,牵扯了之前的内伤。

    “小先生!”

    “小先生!”

    张丽华与白云齐齐扶住张百仁,张百仁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缓缓的站住身子,眼中杀机冲天而起,面色狰狞,声音凄厉,充满了嘲弄:

    “这浑浊的世道,神祗作恶,妖魔横行,人心犹若是鬼祟,我必然要杀出个朗朗乾坤!还天地一个清白。”

    “小先生!”

    看着张百仁眼角流出的血泪,张丽华与白云俱都是心中一突,一股不妙的感觉升起。

    “这浑浊的世道,我必然要一剑劈出个朗朗乾坤,一剑劈出个朗朗乾坤!李阀!李阀!尔等为了皇位,居然敢暗中谋害苍生,勾结突厥,我势必与你等不能善罢甘休!”张百仁手掌刺破了掌心,此时一股灭绝天下叛党的火气自心中升起,不知不觉间,绝仙剑意已经开始生根发芽。

    “放开我”张百仁挣脱了二人手掌,缓缓来到了女子身前,看着那双失去光泽的眼睛,颤抖着手掌缓缓抚摸而下:“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复仇!这愚昧的世界,罪孽不堪。”

    “逝者已矣,咱们还是早早超度了她吧”白云道士叹息一声。

    张百仁看着尸体中缓缓升起的魂魄,那迷蒙的眼睛,呆呆的站在那里与张百仁对视。

    “恨我没有回天之力,没有起死回生之功”张百仁牙骨咬得咯咯作响,他恨得不是这女子,而是这浑浊的世道,浑浊的世俗愚昧、可笑。

    张百仁长剑出鞘,开始在地上挖坑。

    “小先生,此地风水不好,远处十五里外的风水正好”白云小心翼翼道,看着眼前明显状态不对的张百仁,白云不敢多说,啰嗦都不敢了。

    “之前一队人不是有马匹吗?你去牵来!”张百仁道。

    白云没有多说,不多时牵来马匹,众人不顾夜色开始收拾行囊,将女子尸体驼在马匹上。

    看着张百仁在前面木然的牵着马匹,白云与张丽华走在后面。

    “我与他认识几个月,从未见过他这般狰狞、愤怒!”白云道士压低嗓子。

    “公子肯定是恨死了李阀,日后李阀估计日子难过了,任凭谁被公子这般人物盯上,都会寝食难安的”张丽华低沉道。

    “我从未见过公子这般愤怒”张丽华低着头。

    “怒火伤神,再加上之前被神祗打伤,这小子少不得过后要大病一场,你要提前准备好药材”白云道。

    夜色很美,无暇的月光洒落,整个大地披上了一层银纱。

    “就是这里吗?”张百仁看着白云。

    白云左右打量,然后迈步测算了一会,才点点头:“不错,就是这里!”

    “噌”

    长剑出鞘,张百仁开始挖掘地上的泥土。

    一边的白云欲要过来帮忙,却被张百仁阻止:“不用你,我自己来。”

    白云无语,看着张百仁一下、一下的挖好了土坑,转身离去。

    张百仁挖好坑,然后左右打量,此时白云拖着轿子走了过来:“棺木没有,这轿子倒是不错。”

    张百仁点点头,剑光闪烁,瞬间将轿子劈砍,然后拿出手帕将女子额头上凝固的血渍缓缓擦洗干净,轻轻的放入了轿子里,看着那一袭大红色的轿子,张百仁攥紧手掌:“等着吧!那神祗、祭祀、妖王,一个都跑不了,都会为你陪葬。”

    说完后张百仁吃力的将轿子推入了土坑之中,开始填土,将女子逐渐掩埋。

    这一番折腾,已经是东边一缕紫气开始露头。

    “我要为这女子守墓七日”张百仁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声音嘶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