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十章 魔非魔,道非道

第七十章 魔非魔,道非道

    张百仁闻言依旧是默不作声的赶路,经过半个月的走走停停,遥遥可见一座城郭雏形,涿郡已经遥遥可见。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边的张丽华跟在身边,白云道士细心的安抚着马儿,口中嘀咕道:“我说小先生,你不会骑马就直说得了,何必这般遮遮掩掩,咱们知道后又不会取笑你。”

    “这里便是涿郡?”张百仁遥遥看着远处的城池,这里是靠近契丹比较近的一个城池,称得上是边关重地,商旅往来都要通过涿郡,然后才能出关。

    “走吧”白云道士赶着马匹:“到了城中好生的休息一番。”

    张百仁如今面色依旧苍白,只是好看了许多。

    跟在白云身后,走了小半日才来到了车门前。看着饱经风雨、刀疮箭伤的城墙,张百仁轻轻一叹,白云道士嘿嘿一笑,瞧着城门前检查的士兵,牵着马匹走了过去。

    马匹在这个时代是什么?

    相当于二十一世界的保时捷、宝马之类的轿车,能开这种车的人,肯定不会太穷,最少也是小康之家。

    瞧着白云道妆,守城的士兵不敢得罪,检查了路引之后放行。

    张百仁与张丽华正要跟着白云走,却听守城的士兵喊了一声:“哎哎哎,停住!哪个叫你走了!你给我站住!”

    一杆长枪挡在了张百仁身前,仿佛是小将一般的士兵上下一双眼睛打量着张丽华,虽然粗布麻衣,面纱遮面,但却难掩其天生丽质本质,一双滴溜溜的眼睛似乎会说话,只看了那双眼睛一眼便会知道,这个姑娘肯定不会太丑。

    “军爷有什么事吗?”张丽华怀抱长剑,不过长剑被布匹缠了起来,外人看起来只以为是棍子。

    “前日州府下发通缉令,说是有女囚逃窜,盗取了白银几十两,我看姑娘身上鼓囊,欲要搜身!”小军官放下手中的长枪,眼中满是调笑,一边的众位士兵也是纷纷起哄凑热闹。

    远处百姓见此,纷纷停住脚步,绕道而行。

    一边说着,士兵伸出手就要向着张丽华摸去,张丽华眼睛眨也不眨,一副顺来逆受的样子,只是双睛瞪着那小将。

    眼见着小将的手掌已经触及张丽华的衣衫,却听得‘哐’的一声,一道白光闪烁,血液瞬间喷溅,张百仁大袖一浮,血水飞了出去。

    一双手掌落地,小将呆愣愣的看着地上的手掌,愣了几个呼息,剑光太快,快到这小将还没反应过来,快到小将的疼痛还没有弥散。

    “啊!”接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哀嚎声传来,叫周边的众人霎时间变了颜色。

    “大胆,你敢袭击官府!”周边看热闹的士兵醒悟过来,纷纷举起长枪将张百仁与张丽华围住。

    “小爷不胆敢袭击官府,我还敢杀人”张百仁面容白皙,苍白的有些令人担忧,小脸上满是病怏怏的样子,时不时的咳嗽一声,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其吹倒。

    但偏偏这病怏怏,看起来要早夭的小子,说的话令众人心中发冷,一股寒意自尾骨上窜,瞬间头皮发麻。

    “今日斩了你狗爪,已做惩戒,要是在被我看到,定要取你狗命”张百仁冷冷的看着哀嚎的军官,与其说小惩戒,倒不如说说是张百仁故意在折磨此人,一双手臂被砍下,日后如何生存?吃饭?

    而且医学落后的年代,稍有不注意就会感染,此人必然不得好死。

    要么被饿死,要么就是活活疼死,周身腐烂发脓而死。

    “唰”

    周边人群瞬间退开,远远的与张百仁拉开距离,生怕被张百仁牵连到,在这个时代,敢杀官的都已经被砍了脑袋。

    听到长剑出鞘之声,前面的白云道士已经感觉到不妙,可惜张百仁的剑太快,快到白云道士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小先生……你怎的这么凶戾!”看着地上一双手掌,白云有些目瞪口呆。

    张百仁弹了弹衣袖:“一个败类罢了,杀之毫不手软!若是真个有良家妇女被搜身,岂不是名节败坏,哪里还有脸活下去!这等人渣坏人名节,死不足惜。”

    “我……”纵使是白云满肚子的话,此时也被张百仁说的哑口无言,明明知道张百仁是歪理邪说,但自己偏偏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要么让路要么死,咳咳!”张百仁一阵剧烈咳嗽,似乎将肺都要咳嗽了出来。

    “上,都给我上!给我杀了他!”小将眼睛充血,怒斥着周边的士兵。

    可惜了,有胆子的人从来不多,尤其是这个时代,侠以武犯禁,面对着张百仁这等狠人,普通的士兵只能认怂了。

    看着退开的士兵,张百仁点点头:“算你们有眼光,不然只能留下一片尸体。”

    说到这里,张百仁带着张丽华从容离去,似乎之前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待到张百仁走远,城门前瞬间炸开了锅,看着不断哀嚎的校尉,有群众咬牙切齿,暗中拊掌称赞:“这刘扒皮,可终究是栽了,就因为这厮,王二的老婆上吊自尽了,一尸两命啊!”

    “岂止啊!麻子的老婆不也是喝药死了吗?”

    “这混账终于遭了报应”

    众人拍掌称赞,只见校尉怒斥着一边士兵:“还不速去通报,全城缉拿此人,在这里瞪着做什么?快送我去医曙啊。”

    “小先生,你到底修炼的是什么法门啊,剑仙之道贫道也曾见过,可没有你这般戾气!你这样下去可不行,早晚要成为刽子手,走入歧途的!”白云跟在张百仁身边,苦口婆心道。

    “去买酒浆,先将飞天蜈蚣泡上再说”对于白云的啰嗦,张百仁充耳不闻。

    “我说小先生,你这样下去可不行!你现在惹上麻烦了!涿郡会通拿你的”白云道长苦笑。

    “鱼俱罗大将军在此,再加上郡侯请我来,此事自然有他们摆平。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不就是废了一个校尉吗?还没死呢!”张百仁轻描淡写。

    “小先生,你如今可真不像是道家高真”白云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别啰嗦了,我自己心中有数”张百仁穿梭在闹市人群中,左右打量着两侧的楼阁,酒楼林立,热闹非凡,大街上卖各种零食的可真不少。

    “这里有卖酒的”张百仁看着眼前的酒楼,上书‘醉乡楼’三个字,一股浓郁的酒香传来。

    张百仁手中吃着糖炒栗子,迈着细步来到酒楼,看着伙计道:“给我来两坛最好、年岁最久的酒浆。”

    瞧见张百仁人不大,身后的道士牵着马,跟在张百仁身后,小伙一笑:“小爷,这陈酿酒浆可不便宜。”

    “啪”

    张丽华闻言不乐意了,虽然自家粗布麻衣,但你不能这般瞧不起人啊。

    看着在桌子上翻滚的两块银子,伙计一愣,然后点点头:“好好好,几位等着,酒浆这就上来,八十年的陈酿了。”

    不多时,伙计提着两个婴孩脑袋大小的酒坛走了出来:“两坛。”

    张百仁上前打开酒坛,酒香扑鼻而来,点点头:“确实是纯酿,可惜浓度不够,不过没关系,经过我处理一番就好了。”

    说到这里,张百仁盖上酒坛,张丽华将其挂在马上。

    “伙计,郡侯府怎么走?”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看着张百仁一袭怪异的造型,身后背着比自己还高一点的剑囊,伙计暗中偷笑,面色却恭敬道:“小爷要往大里面走,顺着南建路,走三刻钟便是了。”

    “谢了”说完后张百仁扔掉手中的栗子壳,转身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