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十一章 狗眼看人低,在见于俱罗

第七十一章 狗眼看人低,在见于俱罗

    张百仁走在前面,白云道士跟在后面,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过了一会,看到张百仁没有听进去,只能无奈道:“小先生,你自己去见郡侯吧,我尚且有事,咱们就此分别。”

    听了白云的话,张百仁一愣,然后点点头:“好啊!”

    说完后看着张丽华:“丽华将包裹取下来。”

    “不用!不用!马匹留给你们”白云连连摆手。

    “我们都不会骑马,用不到”张百仁提起两只酒坛,张丽华背着包裹。

    “道长一路顺风”张百仁轻轻一叹,手掌缓缓提起酒坛:“江湖路远,有缘再见。”

    说完后张百仁转身就走,毫无拖泥带水,张丽华跟在张百仁身后,寸步不离。

    瞅着张百仁与张丽华走远,白云道士扯着嗓子道:“小先生,你放心,等我忙完了正事,我肯定回来度化你的。”

    张百仁闻言满头黑线,脚步加快了几分。

    两坛酒,再加上一个包裹,对于张百仁和张丽华来说,还是很有重量的。

    二人一路上走走停停,走了半日,终于遥遥的看到了郡侯府,才刚刚走近,却见看门的侍卫道:“此乃郡侯府,闲杂人等速速离去。”

    看着张百仁与张丽华手中提着东西,样子狼狈,不像是富贵人家,看门的侍卫远远驱赶。

    “我与侯爷有约,应邀前来,还请阁下通传”张百仁转身看着张丽华:“请帖呢?”

    张丽华放下包裹,一阵翻找,然后才拍了拍脑袋:“公子,怕是不妙,请帖似乎遗落在道士哪里了。”

    张百仁闻言一愣,涿郡人海茫茫,你叫他去哪里寻找白云道士?

    “莫要装模作样,你们这种人我见多了,还不赶紧滚!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们这种泥腿子能来的吗?”瞧着侍卫趾高气昂的样子,张百仁肺都要气炸了,你丫的不过是一个狗腿子罢了,居然在这里狗仗人势?

    看着侍卫,张百仁怒火上涌,一阵剧烈咳嗽,转身便走:“郡侯府居然是这般样子,不去也罢!也罢!”

    说完后张百仁转身便走,还没走几步,就见远处一道熟悉的人影吊儿郎当的吃着瓜子,一副悠闲的样子。

    “宋老生!”张百仁喊了一嗓子。

    “哟,小先生怎么会在这里?”宋老生一愣,赶紧收起瓜子跑过来将张百仁手中的酒坛接过去,然后打量张丽华,顿时一愣,远远的还以为这女子是张母,到了近前却发现不像。

    “来,包裹给这小子背上”张百仁将张丽华身上的包裹拿下来,递给了宋老生。

    宋老生将包裹甩在了肩膀上,一双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张百仁:“小先生果真是天赋禀异,但也需节制身子,免得坏了道行。”

    张百仁闻言听的莫名其妙,一边的张丽华也是愕然,宋老生道:“小先生来到侯府,怎么不进去?”

    “这郡侯府全都是势利眼,狗腿子。我将请帖丢了,不但进不得大门,反而被这侍卫好生的羞辱,真是气煞我也!不知大将军何在?”张百仁道。

    “大将军别苑在远处,小先生随我来就是了”宋老生嘿嘿一笑,看了一眼远处看门的侍卫,引路在前。

    瞧着宋老生这幅恭谨的面孔,之前的看门侍卫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宋老生随着鱼俱罗来过郡侯府几次,每次都是郡侯亲自出门迎接,而眼下这小子居然叫宋老生这般恭敬对待,岂不是来头大的有些吓人?

    此时侍卫腿肚子都开始颤抖了,手中攥着刀柄,想要上前,但却是又不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百仁与宋老生走远。

    “小先生也别生气”宋老生安慰了张百仁一句:“官府门前都是这般做派,俗话说得好,宰相门前七品官,这句话可不是说说,一个个都势利眼,你习惯就好了。”

    张百仁背着剑囊不语,宋老生转过身看着张百仁:“小先生,你这身子骨怎么这般虚弱?”

    “之前生了一场大病”张百仁道。

    宋老生讶然:“小先生可是道门高人,居然也会生病,倒是奇了怪了。”

    三人走走停停,走了一个时辰,来到一处僻静的庄园,有士兵严密站岗,遥遥的看着张百仁,俱都是眼睛一亮,等几人走上前后纷纷行礼:

    “见过小先生。”

    “小先生咱们可是有些日子不见了。”

    “风采更胜往昔,只是身子骨怎么病怏怏的。”

    侍卫都是鱼俱罗的亲卫或者是当时大营中人,自然认得张百仁这名人。

    “大家好”张百仁抱拳似模似样的行了一礼,随着宋老生走入庄园。

    一大片五颜六色的花圃,打理的井井有条,房屋林碧青砖绿瓦,有汉子在空地上演练武艺,还有的汉子在打磨着刀枪。

    远远的看到张百仁后俱都是眼睛一亮,纷纷主动打招呼,张百仁一一还礼,三人走入正堂,却见鱼俱罗端坐在哪里细细的吃着糕点。

    “小先生可终于来了”鱼俱罗看着走入大堂的张百仁,顿时一笑。

    看了看张百仁身边的女子,再看看张百仁弱不禁风的身子,顿时眉头一皱:“少年人气血方刚,女儿乃是修道第一忌讳。小先生可是要保重身子,莫要被女色消磨了真气。”

    张百仁闻言苦笑,看着面带纱布的张丽华,拉着她坐在了一边:“将军莫要打趣我,最近患了一场大病罢了。”

    “原来如此,你道功深厚,怎么会大病?”鱼俱罗一愣。

    “这世道浑浊,清浊难辨”张百仁面面唏嘘。

    鱼俱罗道:“我这里正好有一件大好处,你来的可真是时候。”

    “好处?什么好处?”张百仁一愣。

    宋老生嘿嘿一笑:“前日将军射杀了一只蛟龙,正安排人去清蒸呢!你说算不上得上是大好处?”

    “蛟龙?”张百仁一愣,两世为人,他还真没见过蛟龙是什么样子。

    “别那么惊讶,蛟龙罢了!虽然天生异能,但与寻常妖兽并无区别,蛟龙可是大补之物,若是吃了必然延年益寿,滋补气血,定能助小先生一臂之力,早日恢复身体。”

    正说着,忽然听到门外有侍卫道:“将军,末将有事禀告。”

    “进来说话”鱼俱罗道。

    一位偏将身穿盔甲走了进来,一双眼睛看了张百仁一眼,然后怪异道:“州府之前发了通缉令,说是小先生杀了人,如今官府满大街找小先生的踪迹呢。”

    “有这回事?”鱼俱罗一愣,看向了张百仁。

    张百仁摸了摸鼻子,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我倒是多大的事情,区区一位校尉罢了,不过是砍了一双手,没杀了他就不错了,此人胆敢为非作歹,若是寻常也就罢了,既然撞在了小先生的刀口上,实在是该杀!要我说小先生下手太轻了!算他倒霉。”鱼俱罗哂笑,对着侍卫道:“你带上本将军的拜帖,前去处理一番吧。”

    “遵命”

    侍卫闻言立即转身离去。

    侍卫才刚走,就听门外又有亲卫道:“大将军,郡侯送上请柬,欲要请大将军晚上赴宴。”

    “不去不去,将宴席推了,郡侯估计是没安好心,听到本将军宰杀了蛟龙,想要过来分一杯羹,赶紧推了,就说本将军今晚有贵客招待”鱼俱罗摆摆手,随意将侍卫打发出去。

    侍卫走远,一边的宋老生道:“师傅,小先生今日去了郡侯府,居然吃了闭门羹,被那门卫好生的羞辱。”

    “有这事?”鱼俱罗又是一愣。

    张百仁闻言尴尬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