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十四章 蛟龙肉的副作用

第七十四章 蛟龙肉的副作用

    一场酒宴,宾客尽欢,郡侯醉醺醺的看着张百仁,脸上满是愧疚:“小先生不如去我府中做客如何?本官府中风景雅致,伺候到位,各种美食数不胜数……。”

    张百仁摇摇头:“在这里跟着将军身边最好,还可以随时请教将军武艺,郡侯自去就是。”

    “唉,今日那狗腿子坏了本官大事,居然将小先生赶走,实在是该千刀万剐,都是本官考虑不周,心中好生的愧疚”郡侯脸上满是内疚,一双手拉着张百仁,不断道歉。

    费尽百般力气,终于摆脱了郡侯的纠缠,见到郡侯走出庄园,张百仁看着张丽华:“你说这郡侯有几分诚意?”

    “诚意未必有,却生怕小先生记恨,小先生前途广大,上达天庭,若是背后给这郡侯穿小鞋,只怕这厮没好日子过”张丽华轻笑。

    辞别了宋老生,在鱼俱罗怪异的目光中,张百仁随着张丽华来到了客房,二人走入屋子,打量着客房。

    客房已经清扫过,纤尘不染,屋中点燃着烛火,床被都是新的,如今天气潮湿,而被子却丝毫不见阴潮,显然提前晒过。

    张百仁钻入床榻,一边的张丽华看着张百仁,面带一丝犹豫。

    张百仁笑着道:“怎么了,咱们俩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张丽华闻言翻了翻白眼:“小先生今晚可不一样,妾身就怕小先生吃了我。”

    一边说着,张丽华咬了咬银牙,熄灭了烛火,缓缓钻入了床榻之中。

    软玉温香,张百仁缩在哪里,闭着眼睛开始睡觉,难得今日没有修行。

    前些日子伤了身子,没想到今天吃了一顿蛟龙肉,居然叫张百仁的元气恢复了大半。

    一边的张丽华今夜难得没有过来拉扯张百仁,而是不着痕迹的用被子将二人隔开。

    一开始睡得倒是舒服,可是谁知到了下半夜,张百仁朦胧中只觉得一阵燥热在周身升腾,恨不得找一块凉冰抱着才舒服,周身燥热的令人心烦意乱。

    迷糊的睁开眼,如今天气湿热,被子早就不知被二人蹬到了哪里,此时黑夜中张百仁钻入了张丽华怀中,仿佛是一块凉凉的冰块,抱着十分舒服。

    张丽华此时忽然呼吸略带急促起来,一双手死死的纠缠住张百仁,看着睡得迷迷糊糊的张百仁,一口咬住张百仁的耳朵,感受着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掌,疼的张百仁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坐起身。

    “早就和你说了,叫你少吃一些蛟龙肉,你偏偏不听!这回难受了吧!”张丽华松开牙齿。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张丽华:“蛟龙肉怎么了?”

    “你年纪太小,和你说也说不明白”张丽华呼吸略微散乱,听在张百仁耳边却犹若是惊雷,带有一种玄妙的韵律,诱人至极。

    “睡吧!”张百仁斩去心中杂念,背对着张丽华,此时即便是灵魂清明,但肉身的难受却无法屏蔽。

    躺在床榻上,张百仁只感觉自己体内仿佛是一个大火炉,不断烘烤着自家的每一寸肌肤,就连空气都充满了烦躁、炙热,令人心烦意乱睡不着觉。

    看着张百仁不断翻滚,月色下张丽华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两行清泪缓缓划过,打湿了枕边。

    过了一会,才见张丽华略带迟疑的伸出手,慢慢的摸到了张百仁的腰间,往后一拽,张百仁整个人都贴在了张丽华的怀中。

    自炎热的酷暑里忽然到了冷秋是什么感受?

    夏日里抱着一块冰块是什么感觉?

    张丽华的一只手掌仿佛是灵蛇一般,轻轻的在张百仁胸口抚摸,所过之处所有燥热居然瞬间被压制了下去。

    “妾身日后可是郎君的人了,希望郎君莫要辜负、抛弃了妾身,日后为奴为婢,也莫要抛弃我”张丽华附在张百仁耳边一阵低声喃呢,仿佛是梦幻一般,一只手掌顺着张百仁的双乳、肚脐,灵巧的钻入了裤子里,一把攥住了张百仁的命根子,却是叫张百仁身子一个哆嗦。

    “太小了!”张丽华打趣,感受着手中的僵硬似铁,身前缓缓的摩擦着张百仁的后背。

    张百仁苦笑,五岁的孩子你还要多大?自己又不是成年人。

    张百仁翻过身,一把将张丽华搂在怀中,扯去了身上的衣服,开始一阵乱摸。

    一夜无话,迷迷糊糊的过了一整夜,张百仁缓缓坐起身,看着只穿肚兜的张丽华,张百仁苦笑,自己做的什么事啊,简直是自讨苦吃!

    其实张百仁和张丽华什么都没有做,真的没有做,只是胡乱‘摸’了一番而已。

    看着依旧在熟睡的张丽华,此时面若桃花,呼吸细密,张百仁缓缓穿好衣服:“蛟龙肉!怪不得鱼俱罗会那般表情,感情是早就知道,等着看好戏是不是?”

    张百仁无语,手掌一划,水镜浮现,瞧着镜中的人影,确实是比之前气色好了许多。

    此时有侍女听到屋中动静,悄悄的推开门,端来了热水。

    张百仁擦了擦脸,张丽华此时坐起身,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张百仁,瞧得张百仁有些无地自容,转过身擦拭着头发。

    张丽华‘噗嗤’一笑,缓缓穿戴好衣衫,来到张百仁身后,替张百仁梳着头发。

    “昨晚……”张百仁略带尴尬。

    张丽华动作一顿,抚摸着张百仁的三千青丝,拿出梳子缓缓梳理着细密的头发:“每个男人都要有的经历,小先生不用害羞。”

    气氛沉闷,张百仁苦笑,他还能说什么?

    “只是对不住你,叫你为难了”张百仁道。

    “自从妾身被郎君捡回来的那一刻,妾身就是郎君的私有物品,妾身的一切都是郎君的”张丽华抚摸着张百仁的发丝,梳洗的很认真,然后卷起来,带上发冠,中间插上木簪。

    “好一个如玉小郎君,可惜就是身子骨太弱,多了一抹病气”张丽华打趣。

    张百仁转过身看着张丽华,过了一会才道:“来,你坐下,我替你梳妆。”

    “小先生也会?”张丽华好奇的坐下来,张百仁拿起竖子,松散了张丽华的发丝:“我娘教我的。”

    一边说着,张百仁缓缓整理着张丽华的头发,过了一会梳洗完毕之后才拿起画笔,来到张丽华身前,看着犹若是画中人的女子,张百仁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落笔。

    “用这画笔,反而显得庸俗,破坏了你的美感”张百仁轻叹,许久之后放下画笔。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妾身如今已经是二十多岁,小先生才五岁,等小先生成为壮年男子,妾身已经是人老色衰了”张丽华忽然眼中含泪,滴滴泪水滑落。

    “整日里瞎说什么,道家有返老还童之功,只要你努力修行道法,要不了三五年便可驻颜有术,到时候我即便是八十岁,你还是十八呢”张百仁擦干了张丽华眼中的泪水,亲了亲芳唇:“所以说,你要努力修炼哟。”

    “好,妾身知道了,妾身一定努力修炼”张丽华话语坚定道。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摸了摸张丽华的面颊,给其带上面纱:“走,咱们去吃饭,估计大将军等着看咱们热闹,咱们偏偏要叫他们不如意。蛟龙肉有这般副作用,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当时营帐中那么多人,妾身怎么说得出口”张丽华此时满脸委屈的看着张百仁,摸了摸自家的面纱,然后站起身道:“小先生当时只顾得吃,哪里注意到人家的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