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十九章 押送俘虏

第七十九章 押送俘虏

    听着鱼俱罗的话,张百仁点点头,算作是承了对方的人情。

    “如今天色不早,贫道这就启程,不知将军可还有什么交代的”张百仁看着鱼俱罗。

    “交代没有,不过你到了东都,一定要在娘娘面前替我美言几句”鱼俱罗苦笑着道。

    “这倒是好说”张百仁转身离去。

    大门外,宋老生与四十多位身穿盔甲的汉子静静站在那里,见到张百仁走过来后,俱都是面带喜色:“出发!还是东都好玩,涿郡比起东都差远了。”

    “今天夜里有雨,可曾做好防护措施?”张百仁不紧不慢的在前面走着。

    听了张百仁的话,宋老生抬头看看天色:“不像是有雨的样子,天朗气清,怎么会有雨。”

    张百仁不和宋老生啰嗦,观察天文地理,乃是修士必备课程之一。

    宋老生领路,众人上了马车,来到了漕运之地,却见此时整条河流码头已经被封锁,无数船只连绵浩荡不见边际,也不知道几千条大船,每条船上都有三五名侍卫看守。

    张百仁眉头皱起,十万俘虏,每条船上住三十人,也要三千多条大船……不过,若是再算上船舱底部的话,一条船上住六十人,那也要上千条。

    张百仁真是服了这郡侯,也不知在哪里凑的这么多大船。

    哭嚎声接天连地,有妇孺、小孩,还有汉子,为了躲避自家的劫数,郡侯真可谓是无其不用,就连小孩与妇人都拿来充账。

    远远的听着哭嚎,士兵的喝骂声,张百仁眉头一簇。

    “唉……”宋老生叹了一口气:“死外族,总比死自家人强,郡侯爱民如子,不忍治下百姓家破人亡,只能将主意打在外族人的身上。”

    “见过宋将军……见过都督”有将军走来对着宋老生一礼,随即看到了身边一袭黑衣的张百仁,腰带上军机秘府的腰牌悬挂,顿时瞳孔一缩,赶紧行礼。

    “喧绍,你小子行啊,都混到了将军的位子了,看来日子过得不错”宋老生似乎和那将领很熟,上前打着招呼。

    “这位是?”喧绍没有回宋老生的话,而是一双眼睛看向了其身后的张百仁。

    “此次压船的高手,将军与侯爷生怕出现意外”宋老生点点头:“小先生既然到了,那便开船吧。”

    “还请各位上船”喧绍笑了笑,手掌一伸。

    张百仁背着剑囊,缓缓登临大船,看着张百仁的背影,喧绍道:“这麽小的都督,本将军倒是第一次看到。”

    “小先生是有真本事的人,身后能量大得惊人,背景深的很”宋老生神神秘秘道。

    喧绍闻言暗中一惊,宋老生都说有背景的人,而且还是大背景的人,那此人背景该有多深厚?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大腿嘛!

    张百仁登临船头,一声令下大船开拨,瞧着身后无数的契丹妇孺,那一双双恐惧、悲切、麻木、绝望的面孔,张百仁的心莫名其妙的动了一下。

    “小先生在发怜悯之心?”宋老生来到了张百仁身前。

    张百仁默然,没有否认。

    宋老生轻轻一叹:“你看那幼童,再过个十年八年,只要契丹皇帝一声令下,便可从军参战,成为摧残我中原的一把弯刀,关内不知道多少大好儿郎必然会殒命于此。”

    “再说妇孺,妇孺虽然无罪,但生下的孩子却是罪恶源头,暗中窥视着我中原的领土,对我汉人下一代造成威胁!无数的血液染红了边关,小先生与其可怜他们,倒不如可怜大隋战死的士兵,被蹂躏致死的汉家妇女”宋老生眼中一抹杀机酝酿:“异族不死光,我汉家威胁永无止境。”

    张百仁手掌攥紧,想到了五胡乱华!

    眉宇间的那一抹病气,显得更加娇柔,英武中多了一抹令人着迷的气质。

    张百仁怀抱长剑,看着船下倒退的水流,自袖子里拿出一副卷轴:“吩咐下去,悬挂在头船旗幡之上。”

    宋老生不多问,立即照办。

    卷轴是一幅字帖,上面有淮水水神的气息。

    “希望我那便宜大哥靠谱,不然……少不得麻烦”张百仁闭目孕育着剑胎,炼化着体内的先天剑胎。

    “砰”

    远处一阵吵闹惊动了张百仁。

    猛地张开眼睛,一缕剑芒瞬间划过虚空,刺的附近众位士兵肌肤生疼。

    “给我饭吃,我要吃饱!我要吃饱!”有契丹大汉在吵闹。

    “官老爷,行行好吧,我家孩子就要不行了,你们就给点粮食吧”有妇女在悲啼哀求。

    张百仁站在船头,看着士兵拿起皮鞭就是一顿猛抽,一时间场中闹腾起来,吵吵闹闹就连远处的大船都晃动起来。

    “吵什么吵!”张百仁面色阴沉,声音不大,但却能传到了后面的船舱中,霎时间船舱安静了下来。

    张百仁抱着长剑,有士兵见机立即搭上两船间的木板,张百仁缓步走了过去。

    “都督”

    几位士兵对着张百仁恭敬的行了一礼。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瞧着地上被饿得翻着白眼的幼童,再看看那精龙活虎的大汉。

    “铛”

    一抹匹练划过,血液喷溅,整条大船霎时间惊呼不断,哭嚎之音喊个不停。

    张百仁一脚将死去的大汉踹入水中,一双眼睛扫视着场中的众人,只见张百仁目光过处,众人瞬间噤若寒蝉,不敢声张,瑟瑟发抖的缩在哪里。

    任谁都不会想到,眼前这个面容稚嫩,眉宇间一抹病气缠绕的小娃娃,居然心狠手辣至极,一言不合便拔剑杀人。

    “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么行,传令下去……”张百仁声音很低,但船舱所有的人都能听到。

    “自今日起,十岁之下的孩子给吃饱、妇孺半饱,十五岁以上的汉子,一天只吃一顿饭,每顿饭二两米”张百仁道。

    “大人,这些俘虏吃饱了会闹事的”士兵连忙上前劝解。

    “本座如何行事,还要你教吗?”张百仁冷冷的看了士兵一眼,士兵立即低下头,不敢说话。

    “先生,发生了什么事?”喧绍与宋老生走了出来。

    “将军,这位都督大人说,自今日起十岁以下的孩子管饱,妇孺半饱,十五岁以上的汉子一日二两米”士兵赶紧道。

    “这……”宋老生与喧绍面带犹豫之色,宋老生上前低声道:“小先生,咱们船上的物资有限,而且这群叛党吃饱了会闹事,大将军不在,若是闹起事来咱们可弹压不住。”

    “坐船本来就消耗体力,妇孺与孩童身子骨天生就弱,你若是不怕这些人在半路就死掉,你尽管饿着他们就是了”张百仁面无表情的走回了之前的船舱。

    看着张百仁离去,喧绍与宋老生犹豫起来,喧绍道:“都督的话未必不是正理,若是真的叫这些人在路上折损一半,完不成郡侯交代的任务,只怕咱们的日子可绝对不好过。”

    “那就按照小先生说的办”宋老生没好气道。

    “可是粮食不够支撑那么多天啊”喧绍苦笑。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宋老生看着喧绍,嘴角翘起:“反正你家郡侯又不缺钱,沿途直接赊欠就是了,想必买账的人很多。”

    “就怕回去郡侯会砍了我脑袋”喧绍苦笑。

    “你要是完不成任务,皇帝就会砍了郡侯的脑袋。郡侯又不傻,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宋老生拍了拍喧绍的肩膀,转身走回船舱,留着喧绍在哪里迟疑不决。

    宋老生与张百仁是帮忙,他可是要付主要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