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十八章 水淹陈塘

第八十八章 水淹陈塘

    龙,一种很神奇的生物,得天地之眷顾,具有无匹伟力,既可以修炼肉体,也能掌控神通,简直是通杀嘛。

    张百仁愣了愣,却也没有多说,二人正要往外走,忽然间虚空中风云动荡,天地间一片片惨淡、黑压压的乌云裹挟着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向着此地卷来。

    大殿中的众人被异象惊醒,瞬间安静了下来。

    鱼俱罗与国珍猛然间站起身,一双双眼睛严肃的看着天空中的风雨,空中变了颜色,散发出一股惨淡的味道。

    “来了,真是快啊”鱼俱罗走到了大殿门前,看着空中的风雨,没入了雨幕之中。

    国珍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道气机流转,阳神已经离体。

    宋老生连忙去找伞,张百仁顾不得宋老生,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城楼前,陈塘大将此时一双眼睛担忧的看着远处卷动的波涛,手掌攥住了腰间的剑柄,手指发白。

    “如何了?”鱼俱罗大步走上了城头,迈步之间身上的水雾瞬间炸开,消散在空中。

    国珍此时也如影随形,出现在鱼俱罗身边。

    张百仁在雨幕中行走,任凭雨水瓢泼,却点滴不沾身,缓缓登上了城楼。

    守将看着鱼俱罗与国珍道士,到不觉得如何,这二人都是高手,他早就打过照面,可是见到张百仁滴水不沾的走上来后顿时心中一惊:“高手!”

    别说是守将,就算是鱼俱罗与国珍看到张百仁滴水不沾的走上了城楼,都是齐齐一愣,心中暗自惊诧:“好高深的道行。”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张百仁缓步而行,来到了城楼前:“这附近的百姓可曾都撤离?”

    “除了少数顽固分子之外,都已经撤走了”将军恭敬道。

    “百姓所有的损失,都算在我头上,至于说那些顽固分子……死了也就死了,无非是一些地痞无赖罢了,死了也活该”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看着远处的山河,此时天地水幕滚滚,不多时大地上的河水已经有巴掌深浅。

    “既然都来了,那便出来吧”鱼俱罗开口。

    “咚!”

    “咚!”

    “咚!”

    战鼓敲响,虚空中风云动荡,黑压压的云层中似乎有影子在不断游走。

    腾云驾雾,不得不说会飞的东西确实是很讨厌!

    “本王感应到这里陨落的残魂,在狂风中哭嚎,而杀死我龙族高手之人,就在这城池之中”云层忽然拨开,一只巨大的龙头伸了出来。

    “渤海龙王!”国珍惊呼。

    “楼观派莫非也要多管闲事?”龙王一眼扫射,仿佛两只大灯笼,向着下方扫射而来。

    “哼,你等龙王兴师动众,为祸人间,欲要何为?”国珍冷冷的道。

    “交出来!交出斩杀了萘尤的凶手,本王今日便饶了陈塘的百姓,不然……”渤海龙王声音阴冷。

    “不然如何?”鱼俱罗声音震动虚空,雨幕也随之跳动、共振。

    “不然本王水淹陈塘!叫你陈塘几十万子民陪葬”一声龙吟响彻天地,自远处飞了过来,震动虚空颤抖不停。

    “水淹陈塘,好大的口气,不知是龙族哪路的高手到了?”鱼俱罗冷冷一笑。

    “我乃是东海龙王三太子,今日尔等若是不给我龙族一个满意的交代,休怪我龙族不讲道义,要几十万百姓陪葬”龙三太子霸道无匹。

    “水淹陈塘!好霸道!”鱼俱罗手掌一伸,宋老生不知自何处捧来一张硬弓。

    弓如霹雳弦惊,仿佛是一阵惊雷,炸开了水幕。

    “快闪开”渤海龙王惊呼,龙三太子欲要躲闪,但见那箭矢仿佛是一道闪电,瞬间划破水幕,射入了云层中。

    “啊”

    一声惨叫,点点雨水洒落,瞬间染红了大地,一只龙爪居然被凭空射掉。

    “好霸道的箭!”张百仁心惊肉跳,这一箭自己是如何也接不下来的。

    “你敢伤我?今日本太子便要水淹陈塘!”龙三太子一声咆哮:“还请渤海叔叔助我一臂之力。”

    “大隋欺人太甚,我等今日便要水淹陈塘”渤海龙王一声怒吼,远处波涛翻滚,黄河龙王此时也闻讯赶来。

    “我等借助渤海之水,水淹陈塘!”

    “水淹陈塘!”

    大雨瓢泼,三位龙王开始舞弄波涛,远远的避开了城楼,不给鱼俱罗出手的机会。

    “会飞的东西最讨厌了”鱼俱罗看着远处飞舞的龙王无语,已经出了自己的箭矢射程,他也无能为力。

    江河滚滚,瞬间破开河堤,偏离了河道,只见河水肆虐开始泛滥,无数虾兵蟹将在河水中舞弄波涛,推波助澜。

    “混账!”

    看着水流冲击着村庄,卷走了房屋,张百仁眼中杀机闪烁,居然就那般坐下身子,口中开始念动真言。

    伏波咒!

    张百仁调动真水玉章,加持于伏波咒,以真水之力来压制龙王的力量。

    张百仁咒语模糊,时而急促时而平缓,时而清晰但却似是而非,时而模糊又仿佛近在咫尺。

    伏波咒,乃是水神专门克制天下水族的咒语。龙族是水族的王族,但却脱离不了水族的范畴。

    只见张百仁伏波咒念动,本来正在翻滚、上涨的浪花居然停息,仿佛是失去了力道,然后有了下降的趋势。

    “怎么可能!”云层中的三位龙王齐齐一愣。

    “就是那小子!就是这小子宰杀了萘尤,本王能在其身上感受到萘尤临死前的怨气!他居然将萘尤吃了!吃了!他们在亵渎龙族,简直是罪不可赦!不可饶恕!”一阵阵悲愤的怒吼声在云层中弥漫,长江龙王仰天悲呼。

    “这小子好生的厉害,小小年纪居然踏上了修行之路,莫非是那个老怪物调教出的后辈弟子?”龙三太子的血止住了,一双眼睛透过云层,看着下方城楼中念咒的张百仁。

    “大胆妖龙,居然敢作乱我大隋,简直是罪不可恕!”天空中神光缭绕,此时天宫发兵,无数天兵天将下凡,与河水中的虾兵蟹将斗在一起。

    看着张百仁欲要凭借一己之力压制波涛,黄河龙王冷冷一笑:“你若是阳神真人,我还会畏惧两三分,你如今这般年幼,又有多少法力可供消耗?待你法力耗尽,依旧无法阻挡我等水淹陈塘。”

    “几位龙王,可敢下来一战”鱼俱罗一步迈出,跳下了城墙,脚掌落下水花炸开,气劲四溢,化作了朵朵莲花。

    “大隋名将鱼俱罗,本王仰慕已久,今日本王前来会你”黄河龙王在空中一阵盘旋,居然化作了龙头人身的怪物,手中拿着一双铁锤,向着鱼俱罗当头砸来。

    一阵阵爆鸣声传来,黄河龙王与鱼俱罗化为了一道道虚幻的影子,空中水幕炸开,鱼俱罗也不出刀,只是单凭着手中的力道与长江龙王争斗在一起。

    “龙王实力不错,只是与本将军比起来,还差了一截!不知今日将你留下,龙族会不会心痛欲裂”鱼俱罗周身爆鸣,音浪翻滚,水汽瞬间化为了水分子。

    黄河龙王手中铁锤抡起:“就凭你想杀我?你若是有本事尽管动手就是,何必啰嗦!”

    “是吗?”鱼俱罗冷冷一笑:“见神不坏的道路上,我比你想象中要走的远得多。”

    话语落下,鱼俱罗手中的攻击更是快了几分。

    正在此时,远处天际一道黑影穿梭雨幕,声音震动天地:“大胆,尔等妖龙胆敢冒犯我大隋边疆,其罪罄竹难书,今日便要叫你等见识一下大隋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