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零一章 满城风雨,异象乍现

第一百零一章 满城风雨,异象乍现

    瞧着张百仁在哪里细心的配置着药材,骁龙、骁虎却是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张百仁不断称量、打磨着药材矿石,瞧着木楞愣的骁龙、骁虎,张百仁道:“别傻站着哪里瞅,赶紧的往鼎炉里填煤炭,莫要叫炉子里面的火焰熄灭。”

    炼制宝物,炉子里的火焰熄灭了可不行。

    张百仁一边炮制着矿石、药材,一边指挥着骁龙、骁虎兄弟不断搬运着各种物资。

    就在这样过去了十几日,才将所有前奏准备好,然后陆续向着丹炉加入各种矿石,许多矿石早就在二十一世就销声匿迹了,别说是矿石的样子,就算是名字张百仁都不曾听说过。

    一锅颜色怪异的铁矿熬制了一个月,此时张百仁蓬头垢面,骁龙骁虎尚且可以轮流替班,但张百仁却不行,张百仁要二十四小时盯着,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这次是差不多将自己一半身价都砸了进去,一旦炼宝不成功,那可真是要命的事情,张百仁估计要气的吐血。

    “去给我将龙筋端来”看着丹炉中五色的铁液,张百仁对着骁龙骁虎道。

    骁虎走进屋,不多时搬着大缸走了出来。

    张百仁看着大缸以及大缸中的龙筋,一半是五彩之色,被五彩金线缠绕住,看起来就像是一根彩色的绳子,另外一半是裸露在外的龙筋。

    张百仁面色严肃:“能否成功,就看今朝了,将龙筋塞入丹炉中。”

    “大人,您没说笑吧,这丹炉经过一个月的祭炼,别说是龙筋,就算是钢铁扔进去也要瞬间融化,龙筋若是塞进去,那可是要气化的”骁虎瞪着眼睛。

    “别墨迹,免得耽误了时间,照我说的做就是了”张百仁翻着白眼。

    骁虎闻言无奈,只能试探着将彩线缠绕的龙筋缓缓塞入丹炉中,只见龙筋在翻滚的铁液中沉浮,居然没有丝毫的变化。

    “我了个乖乖,大人……神了!这龙筋居然没有融化”骁龙惊呼。

    张百仁上前踹了二人一脚:“快点干活,别墨迹。”

    龙筋经过真水玉章秘法加持,再被张百仁加入了溺水之力,溺水之力最善于化解一切力量,其实热也是一种力量。

    将剩下的龙筋也一股脑的塞了进去,只见没有被彩线缠绕住的龙筋瞬间萎缩,所有的精华不断被丹炉淬炼,向着五彩缠绕之地而去。

    五千米长的龙筋淬炼到一百米,道家果真是有些门道。

    有些事情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岂不知飞船、飞机大炮在古人眼中也是不可思议?也是仙家法术?

    有的事情只是不理解而已,并不是不存在。

    瞧着龙筋化为一体,只有百米长在丹炉之中不断游动,搅得铁液不断卷动,张百仁睁开法眼能清晰地看到五彩铁液逐渐经过五彩绳索被龙筋吸收。

    一样样的天才地宝不断加进去,却见张百仁摆了祭坛,仿佛是跳大神一般,摇摇晃晃也不知道在念些什么。

    每隔三两日张百仁便要念一番,瞧着骁龙骁虎不注意,手中出现了一块大米粒大小的骨头,仿佛是晶莹剔透的玉石一般:“不知道加一点祖龙的骨头进去,会有什么效果。”

    张百仁嘀咕着手指一弹,祖龙一点骨头茬子瞬间飞出,射入了丹炉之中。

    “融化了?化为灰烬了?”站在丹炉前瞧了一会,没发现什么异常,张百仁摇摇头:“浪费啊!”

    祖龙的骨头茬子可是好东西,用一点少一点,整个天下的祖龙骨头茬子,估计也就剩下自己手中的这些了。

    “用文火,武火太猛了!”张百仁转身走入屋子里开始洗漱睡觉,任谁一个月来每日只睡一两个时辰,都会困得要死。

    如今各种药材都已经塞入了丹炉中一锅炖,只待龙筋吸收了精华,便可大功告成。

    留下骁龙骁虎看守,张百仁还是挺放心的,经过将近两个月的观察,这二人不愧是萧家培养的英才,做起事来毫不含糊。

    洗漱完毕,张百仁略作打坐,然后倒在床上便开始睡大觉。

    朦胧之中,张百仁只觉得地动山摇,空气爆鸣,一股刺耳的龙吟声响起,震动东都,房屋、窗纸、树叶都在瑟瑟发抖,水流卷起了阵阵涟漪。

    天空中风起云涌,黑压压的乌云遮蔽了整个东都,暴雨狂落,惊雷不断。

    “这是有龙王要进攻皇城?”模糊中张百仁猛然间坐起身。

    “大人!大人!不好了!不好了!”骁虎跌跌撞撞的跑进来,样子狼狈七窍出血。

    “该死的,不会是龙族找上门来了吧”张百仁瞬间卷起身边的剑囊。

    “不……不是……大人快去……咳咳……看看吧”骁虎口中喷血。

    此时此刻,丹炉中终于起了反应,那一块祖龙骨头忽然炸开,不断化为液体被龙筋吸收,只见那五彩金线居然缓缓的融化,彻底的融入了龙筋之中,然后就见到龙筋在祖龙骨头的作用下居然化为了金黄色,仿佛是真的绳索一般,外面被一层细线仔细的缠好,甚是喜人、贵气。

    绳子在丹炉之中游动,不断吞噬着丹炉中的铁液,什么时候绳子彻底将铁液吞噬干净,什么时候宝物也就练成了。

    大隋皇宫。

    肉体交叠,酒池肉林,一袭龙袍的男子就这般跌倒在酒池边上,身边无数赤身裸体的宫娥身上狼藉。

    忽然风雨来袭,男子模糊中睁开眼:“怎么变天了?莫非龙族敢来上京城作乱不成?”

    杨广整理好衣衫,匆匆站起身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整个东都笼罩在水幕之中,看不真切。

    “钦天监、司天台可有奏告?”杨广面色苍白的看着天空中的云雨,小黄门连忙上前打开雨伞:“回禀陛下,钦天监说上京城有宝物欲要出世,所以才惹得满城风雨。”

    “宝物出世?”杨广的眼睛顿时亮了:“哪里有宝物?”

    “皇城中皇气缭绕,法界大开,测算不得”小黄门道。

    杨广一双眼睛扫视整个东都:“能惊得满城风雨的宝物,定然非同寻常,马上派人去寻找。”

    “遵命”小太监闻言立即下去吩咐。

    瞧着那满城风雨,杨广露出好奇之色:“宝物,是何宝物居然有这等异象?”

    永安宫

    萧皇后看着手中的书信,露出了沉思之色:“真没想到,小先生炼宝居然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果真不同寻常。”

    “娘娘,陛下那边可是在追查宝物的源头呢”小黄门压低嗓子道。

    萧皇后缓缓将手中的书信点燃:“告诉骁龙、骁虎,一定要严守秘密。”

    “是”

    同一时间

    东都城的无数门阀世家纷纷有修士走出来,一双双眼睛看着天空中的云雨,露出了意动之色。

    “爹,你是说有宝物出世?”宇文CD站在大厅外看着空中的雨水。

    宇文化及点点头:“派人出去寻找,这宝物尚未出世便惹得满城风雨,定然非同寻常,若是有呼风唤雨之能,用处可就大了。”

    “是,孩儿亲自去”宇文CD道。

    “蠢货!”宇文化及骂了一声:“你若是亲自去,目标太大,必然会被人盯上,我宇文阀也有自家的密探高手,何须亲自动手!能炼制这等宝物的必然非寻常人。”

    “是,孩儿一时激动,居然糊涂了”宇文CD拍了拍脑袋:“不过我师弟宋老生几个月前来到了上京,孩儿尚未来得及拜会……。”

    “去可以,但不许去烟花之地,我宇文家不缺女人,你想要什么样的没有,何必去寻花问柳”宇文化及没好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