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零四章 鱼俱罗的死劫

第一百零四章 鱼俱罗的死劫

    马车辘轳,一路上畅行无阻,永安宫已经到了。

    张百仁背着剑囊下了马车,还是上次那个守卫将领,看了小黄门手中皇后的手谕之后,二话不说直接放行。

    永安宫,萧皇后正低着头与巧燕做女工。

    “娘娘,小先生来了,就在门外候着”小黄门是时候走进来。

    “这小子,两个月没见了,叫他进来吧”萧皇后道。

    小黄门走出去,不多时张百仁走入大殿,对着萧皇后行了一礼:“见过娘娘。”

    “行啊,小先生可真是厉害,不知道炼制了什么宝物,居然惊动整个京都,小先生炼宝居然有天雷垂落,为之冶炼,可谓是当世欧冶子”萧皇后一双美目看着张百仁,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女工:“本宫果真没有看错人。”

    张百仁笑了笑:“娘娘过奖了,当世欧冶子不敢称。”

    “不敢称?等到墨家的人找上你,就晚了!”萧皇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张百仁:“知道欧冶子对于墨家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张百仁摇摇头,萧皇后面色凝重,缓缓的走了过来,体态风流婀娜多姿,低着头与张百仁平齐,张百仁甚至能顺着领子看到深深乳白的沟壑。

    “神器!墨家的机关术最强状态,必须要大宗师出手打造,唯有大宗师才能锻造出近乎不朽、不坏、不磨的机关武器”萧皇后看着张百仁略带扩散的瞳孔,循着张百仁的目光一低头,顿时面色一红,揪住了张百仁的耳朵:“行啊,小小年纪居然不学好,被那些兵痞子带坏了,居然也知道偷看女人了。”

    张百仁苦笑,他能说什么?

    “本宫好看吗?”萧皇后松开手,缓缓揉了揉张百仁的耳朵。

    “好……好看”张百仁有些尴尬,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说好看有些轻浮,说不好看估计死的会很难看。

    “男人都是色胚,就连你也是这样,小小年纪不学好,陛下后宫佳丽何止三千,居然还不满足,天下的男儿都是一般”萧皇后面带落寞,眼中闪过一抹凄苦、失望,但却转瞬即逝,再次揪住了张百仁的耳朵:“快点给我看看你的宝贝,本宫就饶了你的冒犯。”

    “娘娘松手!松手!疼死我了!不就是宝贝嘛,你要看我就给你看好了,何必动手”张百仁连忙抓住萧皇后的手掌,犹若是暖玉一般,令人心中荡漾。

    “快点把宝贝拿出来”萧皇后松手。

    张百仁在袖子里一掏,一捆明晃晃的绳子被其拿在手中。

    “这便是那宝物?”萧皇后伸出手缓缓抚摸了一下,疑惑的看着张百仁:“倒也不曾发现什么异样,有何功效?。”

    “还需找个人演示一番”张百仁摸着困仙绳。

    “本宫亲自陪你演示”萧皇后道。

    “当真?”张百仁一愣。

    “你尽管演示就是了”萧皇后道。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请娘娘恕下官无礼。”

    话语落下,在巧燕、萧皇后震惊的目光中,张百仁手中的绳子仿佛是灵蛇一般,瞬间将萧皇后捆绑起来。

    瞧着捆绑后的萧皇后,宽大衣袍瞬间锁紧,凹凸有致的身材亮瞎了张百仁的狗眼。

    困仙绳束缚住萧皇后,张百仁瞬间收回:“娘娘以为如何?”

    “这是上古法器!唯有上古法器才有这诸般种种神效”萧皇后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张百仁不语,萧皇后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张百仁:“当真是小先生炼制的?”

    “嗯”张百仁点点头。

    “小先生大才也,不知这困仙绳有何妙用?”萧皇后道。

    “只要被我这困仙绳困住肉身,就算是阳神真人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阳神被封在躯壳中走脱不得,若是武者……”想到鱼俱罗那般见神不坏开山裂石的威能,张百仁挠了挠脑袋:“见神不坏打磨肉体,虽然未必能挣脱开我这困仙绳,但却可以借助外力。”

    “借助外力?你这宝物能困得住见神不坏强者?”萧皇后眼睛瞬间一亮。

    “这么多天才地宝,再加上天雷洗炼,应该没有问题”张百仁抚摸着下巴。

    “好宝物!当真是好宝物!高手之间分秒必夺,你这困仙绳简直就是大杀器!”萧皇后的眼睛仿佛是小灯笼。

    张百仁笑而不语,萧皇后看着张百仁满脸倦容:“你那府邸如今已经成为了东都的是非之地,暂且留在永安宫中修行吧。”

    “这……宫中不留宿男子,这怕是不好吧!”张百仁面带迟疑。

    “男人?你?你离男人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萧皇后捂嘴轻笑:“巧燕,稍后为小先生安排一处偏殿。”

    “是”巧燕恭敬的道。

    “听闻鱼俱罗将五十位沐浴龙血的战士交给你了?”萧皇后瞧着张百仁。

    “是”张百仁不敢否认。

    “可惜了!鱼俱罗天生重瞳,有天子气象,即便是自污、韬光养晦,陛下依旧容不得他”萧皇后轻轻一叹:“你以后离鱼俱罗远一些,免得受到牵连。”

    “难道没有办法救回鱼俱罗吗?”张百仁瞧着萧皇后:“鱼俱罗待我不薄,下官非是无情无义之辈。”

    “唉!”萧皇后叹了一口气,站在窗子边看着远处的侍女,过了一会才道:“鱼俱罗自己也早有察觉,开始不断分散手下的力量,不断削弱自己,就是为了叫朝廷放心,但是……人有的时候会魔怔的,鱼俱罗越是如此,陛下便越想杀他。”

    张百仁闻言苦笑,自污并不适合每一个人。

    “就因为他重瞳?”张百仁哭笑不得。

    “不错!自古以来重瞳者俱都是一鸣惊人,必成大业!大隋出了个鱼俱罗,你叫陛下如何安心?陛下早就不是以前的陛下了,陛下已经魔怔了”萧皇后面带悲伤之色。

    “真的一点破局办法都没有?鱼俱罗好歹也是见神不坏强者,是大隋的中流砥柱,是国之基石啊,杀了鱼俱罗大隋不下于自毁长城”张百仁不甘心。

    “见神不坏,我大隋还是有几位的,甚至于民间也有,强如贺若弼、张须驼,杨素也距离这个境界不远了,而且军机秘府也不是没有见神不坏的强者”萧皇后压低嗓子道。

    张百仁苦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萧皇后过了一会才道。

    “什么办法?”张百仁迫切道。

    “突破见神不坏,达到武道至高之境,自秦末以来达到此境界的屈指可数,本宫也只听闻西楚霸王项羽似乎打破极限”萧皇后看着张百仁:“你认为鱼俱罗有可能吗?”

    “武道至高之境,那是什么?”张百仁干净道。

    萧皇后摇摇头:“历史上没有记载,鱼俱罗也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在不断与时间赛跑,也不知道找没找到突破的关隘。”

    张百仁将困仙绳塞入了袖子里,苦笑不语,西楚霸王的境界,确实是有些不可思议。

    恨天无把,恨地无环。

    “不过小先生天资如此出众,日后未尝没有希望问鼎此境界”萧皇后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低着头,他知道鱼俱罗的处境了,鱼俱罗身为见神不坏强者,若是跑到塞外估计朝廷也奈何不得他,但他全家老小都在大隋境内,你就算是武道通天,但这天下被神祗把持,你刚踏入中原,神祗就会发现你的踪迹。

    “这是一个死结!无解的死结!”张百仁嘀咕:“若是鱼俱罗修持阳神,或许还可以转世诈死,可惜了!世上没有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