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零九章 炼尸

第一百零九章 炼尸

    张百仁喝了好多水,然后端着钵盂,一双眼睛瞧着那将军。

    “不要!不要!不要啊……”看着那小恶魔又端着钵盂走了过来,隔着一丈远似乎都能闻到那股尿骚味,将军满面苍白、无助。

    “嗯”张百仁甩了甩脑袋,宋老生二话不说上前搬住了将领的脑袋,正在擦拭着身子的韦云起赶紧跑过来,拿出铁棍轻车路熟撬开了将军的嘴巴。

    “唔……唔……唔……不要啊……不要……”

    瞧着契丹将军瞳孔睁大,张百仁端着‘乖乖水’毫不犹豫的倒了进去:“虽然说士可杀不可辱,但你等外族当年五胡乱华,差点叫我中原亡族灭种,对于你等禽兽不如的东西来说,没有什么侮辱不侮辱的。”

    在契丹将军悲愤欲绝的目光中,好大一碗乖乖水再次倒了进去。

    灌完之后张百仁瞬间跳开,宋老生连忙跳到后面,手中拿着铁棍的韦云起嘿嘿一笑,不知在哪里拿出来一块抹布:“我早有……。”

    “噗”

    好大一口童子尿,再次喷了韦云起一脸,叫其‘准备’两个字生生的咽了回去。

    头部失去了固定,耶律旗只是一摆脑袋,便挣脱了铁棍,然后喷了韦云起一脸。

    “嘴里面怎么酸酸的,涩涩的”韦云起下意识的吧嗒吧嗒嘴,猛地开始干呕。

    张百仁瞧着韦云起,摇了摇头:“这倒霉孩子。”

    “去挖坑吧”张百仁瞧着宋老生。

    “哎”宋老生应了一声,起身去挖坑。

    张百仁来到耶律旗身前,耶律旗破口大骂,一双眼睛仿佛是刀子一般,似乎能将张百仁身上的肉给剜掉。

    过了一会,就见耶律旗的目光逐渐涣散,张百仁再次开始了一轮新的拷问。

    当耶律旗醒来之后,就见到张百仁背对着自己,整个人有大部分被剑囊遮挡住,这剑囊比张百仁还略微高了一些。

    坑挖好了,宋老生手脚麻利的从坑中跳出来:“好了。”

    张百仁瞧着那大坑,长宽一平方米,深大概有三米。

    “够了!”说完后张百仁手掌一伸,口中念咒,困仙绳收缩,耶律旗自树上掉了下来。

    “将他抬到这大坑中”张百仁不紧不慢的道。

    听了张百仁的话,宋老生不疑有他,抱起地上的耶律旗直接头上脚下塞入了大坑中。

    “小子,你要做什么!”瞧着阵势,耶律旗顿时慌了。

    “自然是送你上路”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拿起铁锨开始往坑里填土,很快土壤就没过了耶律旗的脖子。

    张百仁停住动作,瞧着只有脑袋露在地表耶律旗:“你放心,此地山清水秀,正是埋骨的好地方,也不算辱没了你。”

    说着话,张百仁转身开始翻找背囊,拿出朱砂与黄色符纸,口中念咒,跳大神般围绕着耶律旗左蹦右跳:“你放心,这养尸之术,我也是第一次施展,要不了多久你就会重现人间,杀了你至亲血脉,子孙断绝。”

    这话叫一边的韦云起与宋老生同时打了个哆嗦,这小爷也忒狠毒了,以后若没必要,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说着话,张百仁将拿出一个瓷碗,将手中的符纸烧掉,落入瓷碗中,张百仁再次开始念咒,伸出手指在瓷碗中搅合一番,来到耶律旗身前。

    此时耶律旗紧闭牙关,不肯开口。

    “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张百仁摇摇头:“你太小瞧我了。”

    “呼”张百仁对着清水吹了一口气,但见水波翻滚,居然化为了雾气,逆着呼吸钻入了耶律旗的鼻孔、七窍之中。

    “这下好了,本公子马上就送你上路”说完后张百仁转身瞧着宋老生与韦云起:“可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二人一个哆嗦,齐齐摇头。

    “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终究有朝一日你会遭报应的!”耶律旗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符水有没有效果张百仁不知道,自己三魂七魄被束缚,术法根本就施展不得。

    张百仁不过是见到耶律旗根骨不错,随意试验了一下而已,试试手,若是日后真的修行这术法,也熟一些。

    而且术法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好多术法要不断实践不断去完善,才会真正掌握自如。

    一道匹练划过,耶律旗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血液缓缓自喉咙中溢出,张百仁不敢扯了困仙绳,这等武者就算是身体重要部位被击碎,也是能活一段时间。

    见过杀鸡吗?

    即便是割断了喉咙,依旧可以扑腾挣扎好久。

    鸡尚且如此,更何况已经在易骨这条路上走了很远的武者。

    张百仁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一双眼睛与耶律旗对视。

    时间一点点流逝,过了一刻钟后,耶律旗嗓子漏风道:“我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做鬼?你有机会做鬼再说吧”张百仁慢慢擦拭着自家腰间的长剑。

    瞧着耶律旗尸体,张百仁仔细的看着耶律旗,拿着红色的朱砂笔在耶律旗头上鬼画符一般,画了一大片后,手中出现了七根银针,猛地扎入其脑袋上诸般窍穴之内,齐根没入。

    张百仁笑了笑,手掌一伸收回困仙绳,然后开始填土。

    一边的宋老生也跑过来帮忙,将所有的泥土推了下去。

    地面填平,张百仁放下铁锹,累的气喘吁吁:“你带着韦大人先回边关,暗探追杀之事交给我就好了。”

    “契丹人心狠手辣,绝不会留情,小先生自己一个人,我不放心”宋老生担忧道。

    显然韦云起的性命在宋老生眼中不如张百仁值钱。

    “韦大人不精通武道,带着反而束手束脚,困仙绳的威能你也看到了,再不济打不过,我想跑还是没人能追得上的。到了边关替我照看家母,马车中十万两银子给你用作武道突破,我身上现在还真没多少钱,炼宝都花的差不多了”张百仁背起自家的剑囊,卷起马车中的包裹,摆了摆手潇洒的向着远处走去:“记得在边关等我。”

    “小先生一路保重”宋老生高喊了一声。

    张百仁背对着二人摆了摆手,跳上了马车,拙笨的驱赶着马车开始狂奔。

    “小先生真乃是洒脱之人”韦云起瞧着张百仁走远,轻轻一叹:“谜一般的男子,笑容纯洁,手段很辣,本官看不透。”

    “大人,以后回了东都,多替鱼俱罗将军说说好话,也不枉我兄弟二人救你一回,你这次出事可是把将军害惨了,好多人还以为是将军把你害了”宋老生瞧着韦云起。

    韦云起点点头:“你放心,本官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说完后围绕着耶律旗的埋骨之地转悠了两圈,眼中满是好奇之色:“你说,耶律旗真的会变成僵尸?”

    “八九不离十,之前这小子故意屡次灌尿,然后再用言语刺激、折辱耶律旗,使得其体内怨气不散,程序是做足了,能不能成功还要看天意”宋老生摸着下巴:“大人,咱们上路吧!”

    “好!好!好!咱们上路。”

    过了一会,韦云起又道:“那你说,僵尸还有没有意识、思想?是不是长生不死?”

    宋老生赶着马车,闻言一愣,心中暗笑:“原来如此,长生不死确实是每个人都绕不过去的槛。”

    “大人放心,只要你平定了契丹之乱,死后必然可入法界朝见先帝,获得一个长生不死的果位”宋老生打趣着韦云起。

    “法界天庭?”韦云起摸了摸下巴。

    ps:新书上架,谢谢大家的支持哈,非常感谢……激动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