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兽群围困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兽群围困

    “哟,小爷您来的可真是不巧,上房没有了”老板娘不好意思道。

    “那就将你的房间让出来”张百仁话语之间好像是理所当然,老板娘眨了眨眼睛:“妾身的房间?妾身的房间价钱可不便宜。”

    “五十两”张百仁漫不经心道。

    “好,妾身的上房就让给小爷了”老板娘眼睛眯起,满面笑容:“小爷身上似乎有血腥味,莫非是遭遇了盗贼?”

    张百仁闻言脚步一顿,转过身来看着老板娘,举起袖子闻了闻:“哪里有血腥味,乱说可是要掉脑袋的。”

    “是是是,妾身在乱说,只是这里是天黑客栈,不论谁来到这里,都要守规矩”老板娘风情万种的笑着道。

    “什么规矩?”张百仁好奇的看着老板娘。

    “不能死人!”老板娘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手中的长剑。

    “这规矩好,我喜欢”张百仁穿过庭院,来到了大堂中,此时大堂爆满,喧闹之声仿佛是苍蝇一般,烦人至极。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单独的座椅,张百仁缓步迈出,瞧着角落里的一个老者。

    一盏昏昏烛火,桌子上放着花生米、茴香豆,还有一壶浊酒。

    大堂所有桌子都满了,因为这里是角落,灯光太暗没有人愿意过来。

    等到张百仁走到近前才一愣,在老者身边昏昏的黑影中,还坐着一个四五岁的姑娘,此时口中嚼着花生,脸上一对大酒窝满是幸福。

    “啪”张百仁长剑放在一边,剑囊却依旧背着:“老丈,不介意同坐吧。”

    老者点点头,小姑娘好奇的看着张百仁。

    老板娘跟着走过来,路上惹得无数男人吹口哨,到处是打情骂俏之音。

    “小官人想要什么?”老板娘凑过来道。

    “要最好的菜”张百仁道:“我赶来的马车中有一坛七十年的陈酿,你去替我搬来。”

    张百仁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老板娘翻翻白眼:“我这客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可是贵得很。”

    “啰嗦什么,直接上菜就是了”张百仁不耐烦道。

    老板娘哼了哼,转身离去。

    “老朽这里浊酒一壶,公子若是不嫌弃,暂且先解解渴”老者满是沟壑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张百仁没有拒绝,拿起酒壶倒了一杯,放在嘴边细细的喝了一口,随即放下酒杯,不肯在喝。

    老者好心的提醒着张百仁:“这家客栈心黑的要死,一道菜要百两银子,可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起的。”

    张百仁笑了笑:“客栈的名字倒是好生奇怪。”

    “每当旅客途经此地,恰好天黑,若是不想在野外露宿,只能在这家客栈休息了”老者笑着道。

    不多时老板娘怀抱着酒坛,婴孩头颅大小的酒坛,被大红绸布缠绕密封,放在了张百仁身前:“倒是好酒,上了百年的酒可不多见。”

    张百仁弹开塞子,瞬间酒香四溢,惹得整个大堂众人到处寻找,纷纷望来,瞧着张百仁手中的酒坛,有人开口:“小公子,你这酒水卖不卖?”

    张百仁摇摇头,将对面老者的酒水倒掉,慢慢的斟酌了一杯,却见酒液粘稠,仿佛是蜂蜜。

    “小哥哥,请你吃花生”小女孩将手中花生递过来。

    张百仁接过花生,笑了笑:“谢谢小妹。”

    “兹”老者喝了一口:“真是好酒,这一口下去怕是十两银子。”

    瞧着老者舒张的眉头,脸上的皱纹都似乎消失了一些,张百仁拿起盘子里的花生拨开,塞入嘴中:“老先生吃完饭,若是没事就赶紧离去吧,晚些怕是要送命此地。”

    “小公子的话倒是奇怪,我一把老骨头,谁会来杀我?要钱没钱,杀我做什么?倒是公子眉心发黑,似乎有麻烦事缠身”老者瞧着张百仁。

    张百仁一愣,他本是好心劝这一对爷孙离去,但这老者却似乎有些门道。

    “自从公子走入这屋子后,客栈中的几百人,每个人都蒙上了死气,有无常在暗中窥视”老者毫不客气,端起酒水喝了一口。

    “不该死的,绝对不会死!该死的自己作死,谁都救不了他”张百仁吃着茴香豆,此时五道菜色香味俱全的摆了上来,但张百仁与老者只口未动,只是吃着茴香豆与花生。

    眼见着天色渐暗,张百仁站起身,略带醉意道:“可惜了,你现在想走也晚了。”

    “有公子在,老朽这把老骨头应该还能多活几年”老者笑着道。

    张百仁醉醺醺的被小二领到了掌柜的屋中,看着粉红色的大床,毫不客气的扑了上去。

    一阵阵怪异低微的音调响起,张百仁听到了山中野兽的咆哮与愤怒。

    睡眼朦胧中,屋门吱呀一声打开,接着暖玉温香扑了过来。

    张百仁手掌一推,正好拖住了女掌柜的胸口,一把抓不尽的酥软弹绵。

    “你干嘛!”张百仁睁开眼。

    掌柜此时脸如桃花,声音弱不可闻,身子瘫软了下来,瞬间向着张百仁砸来。

    “你去睡柴房,今晚你这间屋子是我的”张百仁面不改色的收回手掌,似乎之前抓了人家私密之地的不是他。

    “你叫我去睡柴房?”掌柜的一愣,瞪大眼睛瞧着张百仁。

    “不然呢?我不习惯和人同睡”

    瞧着张百仁一副‘铁石心肠’的样子,掌柜面色一僵,心中暗恨“果真是小屁孩,不知女人滋味”,一边骂着只能转身走出客房。

    下半夜时,张百仁缓缓站起身,耳边低沉的笛音变得越加清晰曲折,一阵阵喘息、咆哮、低吼之音传遍了整个客栈。

    “糟了,野兽居然围住了客栈,后院的马匹都被吃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整个客栈瞬间灯火通明一阵阵吵闹叫嚷、沸腾。

    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穿好衣衫,打开窗子借助月色瞧着外面,只见一道道黑影在地上奔驰,马匹凄厉的嘶鸣之音不绝于耳。

    “虎豹豺狼,还有蛇,山中的毒物可都是聚全了,好大的手笔”张百仁慢慢关上窗子,背上剑囊走出了屋子,只见外界众人手中拿着钢刀,把守着门户,与外面的虎豹豺狼对峙。

    忽然笛音急促起来,只听得一阵阵吼叫,然后猛虎、豺狼撞击着屋子门窗。

    “大家不要怕,咱们这里几百人,只要齐心协力,区区狼虫虎豹罢了,有什么难对付的”掌柜的在二楼打开窗子,手中拿着火把瞬间扔了出去,也不知道是那只倒霉的老虎被火把缠住,瞬间火焰爆开,将老虎化为了一团火焰。

    火,才是人类文明的起源,降妖除魔的利器。

    “区区野兽罢了,又有什么可怕的”老板娘不屑的道。

    话语落下,只听得阵阵呼啸,一群飞鸟噼里啪啦的向着掌柜冲过来。

    掌柜面色惨白,刹那关闭窗子,但见群鸟似乎不要命了,窗纸瞬间破开,向着掌柜身上撞击而来。

    瞧着掌柜惊慌失措,花容失色,张百仁摇摇头,剑意笼罩而下,群鸟魂魄被剑意冲散,仿佛是下饺子一般噼里啪啦的落在地上一堆。

    张百仁上前,拿住了一只苍鹰,瞅着吓呆的掌柜,不紧不慢道:“发什么呆,快去生火,今天可以烧烤了,这可都是美食。”

    “哦哦哦”听着张百仁的话,掌柜不经思考,立即转身离去准备火焰。

    “这么大动静,莫非是客栈里有什么东西惹得兽群来袭?难道客栈里有宝物?”有汉子压低嗓子道。

    此言一出,众人俱都是目光一动,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给苍鹰擇毛:“契丹人,好手段啊。”

    ps:今天更新完毕,谢谢大家的订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