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诛神

第一百一十六章 诛神

    本以为这小子年幼,见识浅薄,随便弄了点肉糊弄过去,不曾想居然被人家看破。

    说来也是念动之间成仙,念动之间成魔。

    本来张百仁进入客栈之时,想要拉着客栈中的众人替自己挡住异族,谁知道看到了妇孺之后张百仁心生不忍,叫这些人躲过了一劫。

    米饭端上来,肉食都是之前被宰杀的,新鲜的野兽。

    气氛沉闷的吃完饭,张百仁瞧着掌柜:“我那批货物就卖给你了,给我贰拾万两银子算了。”

    没了马车,货物当然运不走。

    掌柜闻言点点头:“好说!好说!全听官爷的。”

    捡了一条命,什么钱财都是身外之物。

    更何况那批货物值这个价。

    “你再给我五十万两银子,那些逃走商人的货物都推到我身上,你只管说是我带走了,至于那批货物能卖多少钱,全靠你们自己本事”张百仁放下筷子。

    “当真?”掌柜的眼睛亮了。

    外面这批货物全算起来,怕不是有几百万两银子。

    须知来的可都是大商贾,要不是怕被牵扯到漩涡逆流之中,丢了性命,这批货物是万万不能丢下的。

    “那就说定了,总共五十万两银子,不知官爷如何取走?”掌柜媚眼如丝,看了就令人有一种撕开衣服,压在身下的冲动。

    “给我信物,日后自然有人来取”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站起身。

    掌柜递过来一快玉佩,张百仁道:“附近可有庙宇?”

    “有,此地的土地庙”掌柜的道。

    张百仁瞧着厨子:“去给我弄一个大盆。”

    厨子领命而去,不多时端来大盆。

    张百仁在兽群中翻找,终于找到了一只摸样怪异的野兽,将其抓起血液放入大盆里,然后走回屋子,自背囊中拿出朱砂笔开始画符。

    将画好的符纸点燃,成为灰烬后融入一盆血液之中,只见血液居然带有一丝丝紫色。

    张百仁面带笑容,不紧不慢的站起身:“带我去土地庙,这老东西胆敢暗算我,今日本官要屠神!”

    张百仁面带冷色,掌柜连忙道:“官爷,随我来。”

    跟着掌柜走了一段路,掌柜指着远处道:“再走里许,便是本地土地庙。”

    张百仁面带冷笑:“李阀,今日就给你们个警告。”

    说完话不理会掌柜,独自一人端着血液来到土地庙,然后猛地一盆血液泼洒了下去。

    “混账,你敢污浊本座金身!”却见一身材魁梧的汉子,周身神光闪烁自雕像中跳出来,拿住叉子向着张百仁捅来。

    “你这神祗助纣为虐,胆敢暗算我,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区区一个小小土地公罢了,杀尔犹若是屠宰鸡鸭”张百仁面带不屑,下一刻一抹璀璨剑光照亮土地庙,接着就见土地化为了流光,缓缓崩散在空中,被张百仁剑囊后的四把长剑吸收。

    感受着如同吃了虎狼之药疯狂增长的剑胎,以及体外四把长剑在此时轻轻颤抖,张百仁一愣:“果真有古怪,诛杀神祗居然有利于我的剑胎成长。”

    正在想着,就见空中一张金色的纸片缓缓落下。

    “神位!这便是神位!”张百仁好奇的打量着手中似金非金,似纸非纸的长方形神位,上面道道玄妙花纹流转,看起来颇为神奇。

    “怪哉,这神位倒是可以好好研究一番,不知神位是怎么来的”张百仁将神位收起来,露出好奇之色。

    “咔嚓”

    一声轻响,接着就见土地雕塑裂开,化为了一堆砂石。

    张百仁冷冷一下:“不知进退之辈,死了着实活该。”

    说完后走出庙宇,瞧着依旧在远处观望的女掌柜,张百仁摆摆手:“山高路远,日后有缘在会。”

    说实话,女掌柜确实是一个妙人,眼睛似乎能放电,每个看到这双眼睛的男人都会被电倒。

    张百仁大步走出,瞧着张百仁远去,女掌柜轻轻一叹:“总归是将这小魔头送走了。”

    天庭

    虚空动荡,某一处大殿中忽然‘咔嚓’一声脆响,仿佛是瓷片碎裂一般,惊得大殿中几位神祗纷纷抬头望去。

    “有一位土地陨落了”一位神祗看着碎裂的空缺之处,面色难看:“该死的,不会是那群方仙道捣的鬼,又要开始准备翻天覆地,重新洗牌吧。”

    “速去禀告天帝”神祗立即压低嗓子。

    “神祗有的厉害,有的强,厉害的逆天的要死,不厉害的甚至于承受不住我一剑”张百仁摇头晃脑:“也不知道这神道体系的本质是什么,神道倒是有些妙处,居然可以另类长生不死,获得大威能,只可惜前世关于神道的消息都已经失传了,本座难以窥视半点鳞爪。”

    张百仁拿着手中的神位,不断研究上面的符文,露出了好奇之色。

    过了一会后张百仁一愣:“怪哉!怪哉!神位上面的符文居然在缓缓消失,怪哉!怪哉!”

    虽然神位上的符文消失的很慢,但张百仁却能看得出来,神位上的符文正在缓缓崩溃,似乎有一种玄妙的力量正在逐渐消散。

    张百仁一路急行,到了中途驿站调了一辆马车,一边赶车追赶宋老生,一边研究着手中的神位。

    过了三五日的功夫,张百仁手中的神位所有符文彻底崩塌,化为了一张金黄色的纸张,散发着淡淡金光,看起来颇为玄妙。

    神位依旧是神位,或者说神位不再是神位,神位上的符文已经消失,只是一张简简单单带有玄妙力量的符纸而已,说是符纸也不对,此纸张似金非金似玉非玉,好生的玄妙。

    既不是葛布,也不是蓖麻,任凭张百仁拉扯,不见神位崩碎。

    “妙!妙!妙!果真是玄妙,妙不可言!”张百仁手掌磨擦着神位,眼中带有点点神光,剑意缭绕却看不出半点异常。

    “神道果真玄妙,只是不知道为何消亡在历史长河中,再也不见半点痕迹”张百仁回想着二十一世纪,确实是不见神道显圣,甚至于道家也少有高真出世,至于说道教更是稀少的很,佛家就从来都不曾有过,反倒是沽名钓誉之辈,数不胜数,骗子横行。

    “人心啊”张百仁轻轻一叹,抽赶了一下马儿,加快速度赶路。

    张百仁走后没多久,两道凡人不可察觉的金光垂落,降临于庙宇前。

    缓步走入庙宇,瞧着碎掉的雕像,其中一位神祗道:“好锋锐、好霸道的剑意,本座的灵魂都在颤抖,是人仙出手了!”

    “那边血腥冲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二位神祗正要过去查看,却见一道神光自远处走来。

    “见过大人”二位神祗恭敬一礼。

    “此地没什么,本官已经查明,是一位人间剑仙与土地起了冲突,你等回去复命吧”李昞背负双手:“人间仙道不遵管束,尤其是人仙只求纵横快活百年,此事到此为止!天庭也不会为了区区一位土地大动干戈。”

    二位神祗闻言点点头,再次行礼转身离去。

    待到二人走远,李昞面色阴沉下来,感受着空中的剑意,眉头紧锁:“这小子的剑道越加锋锐了,本座体内的这一缕剑气居然无法磨灭,而且还在不断蚕食着本座的本源,好可怕的剑道神通,这小子必须死,还需想个办法将我体内的剑气拔除才是。”

    李昞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自从上次接了张百仁一剑,李昞感觉自己神体就开始出现不适,那缕剑气驱之不散,而且还有壮大的趋势,麻烦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