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滔天祸事,河图失窃

第一百二十六章 滔天祸事,河图失窃

    不管什么时候,即便知道杨广对自己等人多有忌惮,但对于这些武将来说,杨广都是最重要的。

    群龙无首不行,就像是一只北极熊,虽然四肢强壮力有千斤,但没有脑袋指挥,还不是死物一个。

    天下间从来都不缺高手,一直以来杨广调和着天下间的各路高手,若是杨广死了,大家割地称王,少不了南征北战,但治国之术又不是谁都会的,到时候民怨滔天因果牵扯,灵台蒙蔽,武道毁矣。

    听着杨素的怒吼,众位阳神高真纷纷前往江都救驾,只见天边风云变幻电闪雷鸣,暴风雨不停。

    洛阳城中杨素在黑风中大战各路偷袭强者,待到黑风散尽,场中只留下满地尸体。

    瞧着面色阴沉的杨素,张百仁缓缓走过去:“大人!”

    “怪哉!说是声东击西倒也不像,这群乱党究竟想要干什么”杨素眉头紧锁。

    看着地上缺胳膊少腿,或者是晕过去的黑衣人,张百仁面带沉思之色。

    “都带下去,好生的看押,莫要叫其死了”杨素吩咐手下。

    这场突袭来的莫名其妙,仿佛是风雨骤来,但却又瞬间消散。

    “都散去吧!”杨素对着各路的士兵道。

    瞧着众人退去,杨素看着张百仁:“你随我入宫见娘娘,这群乱党虽然可恶,但绝不会无故放矢,这般大的举动绝对有所图谋。”

    张百仁二人联袂进宫,来到了永安宫,萧皇后站在栏杆处,背对着二人。

    “娘娘圣体安康,可曾受到伤害?”杨素恭敬的垂下头,不敢多看,眼角余光瞧着张百仁在大殿里随便打量,心中暗道:“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果真是年少占足了便宜。”

    “之前是何人偷袭?”萧皇后道。

    “下官不知,正在派人审问”杨素道。

    “也不知道陛下在江都怎么样了”萧皇后声音里带着一抹担忧。

    “娘娘放心,陛下是天下之主,上可压法界,下可镇群魔,乃是人间天子,有命格在身,那个能伤得到他”杨素宽慰了一句。

    正说着,忽然见到天际一道流光闪烁,聚散无形,居然瞬间出现在永安宫外:“陛下加急法旨,还请娘娘莫要怪罪贫道失礼。”

    瞧着虚幻的人影,萧皇后不紧不慢道:“何事如此着急?”

    “陛下说运河阵图失窃了,命令尚书令杨素立即破案,新任巡天司督尉张百仁协助,钦此!”道人说完后一双眼睛瞧着杨素。

    “运河图纸失窃了?真人莫要和本官开玩笑”杨素眉毛跳动,身子在一瞬间都有些颤抖。

    “陛下心有感应,娘娘前往秘库一看便知”道人说完后对着众人一礼:“贫道告退。”

    见到道人离去。

    萧皇后二话不说,快速的向着皇宫秘库而去,张百仁想要跟过去,立即被杨素拉住:“不想活了,皇宫秘库岂容外人知晓。”

    张百仁闻言脚步顿住,看着萧皇后急匆匆的脚步,面色惨白的杨素,心中一突:“运河图纸很重要?”

    “岂止是重要!简直是关乎了大隋帝国的生死存亡,此事你需陪我亲自前往江都走一遭,面朝天子!”杨素坐卧不安的在大殿中来回走动:“天要塌了!要出大事了。”

    不多时,只见萧皇后面色阴沉的走回来,身形有些摇摇欲坠:“不错!绝对错不了,看守秘府的一位阳神真人的肉身被人斩了,如今正在准备夺舍躯壳,河图确实是丢了。”

    “这……”张百仁与杨素你看我我看你,杨素道:“娘娘,下官想要亲自前往江都,朝见陛下。”

    “速去速回”萧皇后坐在那里,许久无神:“百仁就不用去了,留在洛阳吧!以尚书的速度,来回三日足矣。”

    “是,下官遵命”杨素点点头,告退离开了永安宫。

    看着面色苍白的萧皇后,张百仁压低嗓子道:“运河图纸很重要?”

    “岂是用重要二字能叙说的”萧皇后瞧着张百仁:“运河图纸乃是集合我大隋无数强者智慧,用来延续我大隋国运,建立万世不倒基业千秋伟业的大计。一旦运河建成,便可将妖族彻底驱逐出中原大地,自此之后我大隋千秋万代之基业也。”

    运河

    运气之河。

    运河代表的不单单是水流,而且还有大隋的千秋国运。

    怪不得听到运河图纸失窃,杨素与萧皇后都是骇然变色,运河图纸是何等机密,若被方仙道或者外族高手拿到,必然会暗中作乱,坏了大隋气数。

    “这可就麻烦了”张百仁在地上来回走动:“运河图纸如此重要,怎么会忽然失窃?谁知道运河图纸的位置?”

    “知道的人不多,但也不少!皇宫一直以来藏龙卧虎,那个能想到对方居然强攻,而且……世人都以为河图带在陛下身边,谁知道居然藏在大内”萧皇后依靠着座椅上,满面的苍白。

    张百仁坐了一会,然后开口道:“娘娘,恕贫道冒犯,此事朝中必然有内应,而且内应就在陛下身边。”

    “怎么可能,陛下身边俱都是忠心耿耿之辈,没准是方仙道测度天机算到的”萧皇后摇摇头。

    江都

    杨素恭敬的站在杨广下首。

    “陛下,运河图纸之事,是臣失职,没有保护好”杨素惨笑。

    “此事罪不在你,乃天数也!大隋想要有万世不倒的基业,非有劫数不可!强如大秦始皇,二世而亡,不也是劫数?”杨广坐在龙椅上,闭上眼睛敲击着案几:“我大隋欲要开万世基业,岂能没有劫数?”

    说到这里,杨广道:“朕怀疑,此事又有那群见不得光的老鼠在插手!”

    “嘘!陛下慎言”杨素闻言一个激灵。

    “哼,不过是一群见不得光,坐在暗中的鼠辈罢了,胆敢出现在朕的面前,朕一定要亲自将其打的魂飞魄散”杨广眼中杀机流转:“运河图纸之事,爱卿应该晓得严重性,此事若是不能顺利解决,被人给做了手脚,到时候气运反噬,你我君臣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臣明白”杨素还能说什么,踏上杨广的战船,双方成了一条线上的蚂蚱,一个倒霉另外一个还有好?

    “朕听人说,鱼俱罗迈过至关重要的门槛了,爱卿还要努力才行”杨广话语不缓不急,听不出喜怒哀乐。

    杨素闻言一愣,满面怀疑道:“陛下莫要开玩笑,最后这一道门槛,卡死了不知多少英豪,鱼俱罗如何迈过去的?”

    “朕得到的消息还能有假?不过鱼俱罗若是真的突破,我大隋更添柱石,朕不怕鱼俱罗迈过那道门槛,而是怕鱼俱罗迈不过去那道门槛”杨广面带笑容。

    鱼俱罗迈过那道门槛,达到武道至高之境,对于皇位的威胁反而小了。

    至高武道的奥秘可是远比皇位更加吸引人。

    “你有时间去探访鱼俱罗,询问一番武道之事,钦天监说天下气数变动,鱼俱罗突破扯动了天数,上古神物也会陆续出世,你等突破的机会也来了”杨广道。

    “陛下,如今神界似乎有些人不太安分,先帝那边……”杨素略作迟疑道:“此次运河图纸失窃,居然不见天宫动作,臣以为……。”

    “哼,朕用不着天宫,大隋若是灭亡,他们能好受?寄托我大隋而生的可怜虫罢了”杨广闭上眼睛:“一年之内!一年之内朕要见到河图,见到运河的河图。”

    “臣一定不会叫陛下失望”杨素道。

    “你也从未叫朕失望过”杨广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