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逃走

第一百四十一章 逃走

    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裴仁基都不能真的叫若兰死在水池之中,这贱人胆敢背叛自己,就算是死也要必须叫其受尽折磨而死!

    甚至于此时裴仁基再想,要将其卖入妓院,方才能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水池翻滚,张百仁来到了‘牛哥’身前,轻轻一叹:“蠢货!真是没见过你这种蠢货,好歹也是易骨强者,居然将自己的青梅竹马推入火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砰”

    水池炸开,裴仁基面色铁青的走出来,张百仁一愣:“贵夫人呢?”

    “这贱人好心思,下面的水池中居然有一条暗道,老夫气血不足,在水下闭气时间有限,居然被这贱人跑了,也不知道这贱人跑到了哪里”裴仁基声音阴狠。

    张百仁瞧着裴仁基头顶,怎么看怎么感觉绿油油的!

    张百仁目光怪异至极,叫裴仁基如芒在背,来到那牛哥身前猛地一脚踩下去,‘咔嚓’一声顿时叫牛哥筋断骨折:“居然敢来本官府里偷人,简直是欺人太甚!当本官是软柿子不成?”

    “大人,留口气!这小子涉及到运河图纸的下落,你莫要将其折磨死,到时候陛下哪里不好交代啊”张百仁慢悠悠的提醒着裴仁基,只是语调中带着一股子怪异,叫裴仁基怎么听怎么别扭。

    “督尉大人……”裴仁基面色难看,强行挤出一个笑容:“俗话说得好,家丑不可外扬,今日之事只要大人替我保守秘密,日后咱们便是朋友,以后军机秘府的事情,老夫绝不为难。”

    裴仁基好歹也是当朝的权贵,脸面人家。这事若是传出去,他裴仁基不用做人了。

    “好说!好说!下官也不是多嘴之人,日后咱们还要多多相互照应才是”张百仁看着裴仁基:“其实裴大人想法有些偏颇,你想想啊,咱们可都是为了陛下办事,诏狱的存在是为了震慑暗中的异端,这种手段用在异端身上自然是合适至极,裴大人将心比心,你若真的是异端,那手段用在你身上便是不屈,大人若不是异端……那也不会进诏狱啊,军机秘府的存在利大于弊,不然满朝文武早就叫嚷着将军机秘府取缔了。”

    裴仁基面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不是不明白这般道理,只是当年遭遇确实在其心底形成了阴影。

    不理会裴仁基的脸色,张百仁知道裴仁基肯定要领自己的人情,不然自家小妾偷汉子的事情败露,裴仁基以后见人都要矮一头,心里怪怪的。

    “啪”

    手中长鞭抽爆空气,张百仁对着外面道:“裴大人亲自出手将叛党擒住了,尔等速速将此人带入诏狱严加看管。”

    骁龙骁虎跑进来,瞧着裴仁基破破烂烂的衣衫,再看看地上筋断骨折的男子,上前用特制的锁链将其困住提走。

    “张督尉,这小子审问完后能不能交给本官,老夫要亲自了结他的性命”裴仁基面色狰狞。

    “这个好说,不过就怕这小子挺不过大刑,大人若有时间,不妨陪这小子来诏狱玩玩”张百仁道。

    裴仁基闻言略带犹豫,随即猛地点点头:“好,本官收拾一番,还请督尉稍待片刻。”

    看着裴仁基的背影,张百仁摇摇头。裴仁基此时定然恨极了这男子,这种问题发生在权贵之家绝对是惊天丑闻,暴漏出去日后在同僚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对于‘牛哥’张百仁没有丝毫的同情,这小子在诏狱中差点置自己于死地,而且居然还将自己青梅竹马下嫁他人,将其推入火坑,还舔着脸跑来暗中勾搭,简直是男人中的败类人渣。

    不多时裴仁基换好了衣服,一行人压着牛哥来到诏狱,此时有内侍走来:“张大人!”

    瞧着熟悉的面孔,正是皇后身边的太监。

    张百仁脚步顿住:“娘娘有何吩咐?”

    “娘娘问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太监凑过来道。

    张百仁点点头:“回禀娘娘,就说犯人已经抓到,正要严加审问,请娘娘不必担忧。”

    “那就好!那就好!娘娘听到这消息也就放心了”一边说着,打量一眼身边的裴仁基:“裴大人,你不是与诏狱有过节吗?怎么混到了一起。”

    张百仁闻言乐了,小黄门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只见裴仁基黑着脸道:“合好了不行!不劳内侍大人操心。”

    见到裴仁基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劲,小黄门没有多问,张百仁给小黄门使了个眼色,小黄门点点头告退。

    众人进入诏狱,将牛子锁在墙壁上,成了一个大字型。

    张百仁嗑着瓜子,面色悠闲:“你小子,你叫本官怎么说你好。”

    张百仁看着牛哥:“知道这里是那吗?”

    “诏狱!”牛哥道。

    “对了,本官倒是忘了,你来过这里”张百仁吃着瓜子:“怎么样,屋子熟悉不?”

    “上次在这里和大人交了一次手”牛哥倒是很配合。

    “唉,你说你好歹也是易骨强者,在军中也是纵横一方万人敌的存在,何必去给人私下里卖命”张百仁惋惜道。

    牛二血了呼喇的脸抬起头,瞧着张百仁,面带嗤笑:“你含着金汤勺出身,哪里知道我等底层人的苦处,挣扎!”

    说到这里,牛哥瞧着张百仁:“我吃过馊的泔水,生吃过蚂蚱虫子,被店家老板毒打,有一次在街头横尸七天,差点病死!我不知道明日的生活,不知能不能看到第二天的日出。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吃饱,这有错吗?。人世间的种种折磨我都经历过,大人若是想要叫我开口吐露主家秘密,倒不如杀了我!若没有主家搭手,我与若兰已经在街头饿死了!天知道在若兰嫁给这老不死的时候,我心中是何等挣扎,但主家对我有恩,有恩便一定要报答。”

    张百仁闻言沉默,一边的裴仁基面色变幻,红了紫紫了青,拿起一边的鞭子劈头盖脸狠狠抽了下去。

    但见皮开肉绽,男子却是面色不变,如清风拂面,仿佛受罚的不是自己,任凭裴仁基抽打。

    “呼”好一通劈头盖脸,却不见男子脸上表情有任何波动。

    “悲哀莫过于心死!”张百仁轻轻一叹:“可是后来你修得一身武艺,有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我的一切都是主家给的,包括我这条命!”男子话语低沉,似乎是受伤的野兽:“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你们这些权贵作威作福,根本就不管我们这些底下人的死活,既然如此……没人管我们那我们就自己管自己,自己想办法!”

    张百仁默然,一边的赵德宇走上前来:“大人,要不要大刑伺候?咱们诏狱千百般手段,就不怕这小子不招。”

    “上次那群叛党也没见开口啊,你除了扯人卵蛋之外,还有什么本事”张百仁白了赵德宇一眼。

    赵德宇闻言尴尬一笑,张百仁来到男子身前:“本官再问你最后一遍,招还是不招!”

    “招什么?”牛哥不紧不慢道。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不知好歹!你若是招了,或许给你一条生路,虽然本官也同情你的遭遇,但是运河图纸事关中原气数,涉及到我中原千秋万代子孙之根基,个人感情是小,民族存亡是大。”

    说完后张百仁转身离去,毫不犹豫着的走出了诏狱:“留一口气就行!”

    张百仁话语远远传来。

    赵德宇冷冷一笑:“好嘞,咱们可就是喜欢这硬骨头!硬骨头拷问起来才有意思。”

    赵德宇拍拍手,一个推车进来,整整齐齐的各样刑具摆放整齐。一边的裴仁基顿时面色一变。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