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血染三河帮

第一百五十六章 血染三河帮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不愿意交出运河图纸了?”张百仁手掌缓缓落在了腰间的剑柄上。

    “非也!图纸交给阁下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本帮主身后一群大佬也不是好糊弄的,我将图纸交给阁下,阁下需给我一个拿得出手的理由和背后之人解释才行,不然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就这般交出运河图纸背后那群大佬也不会放过我”翻天河直接闭上眼睛。

    盯着翻天河许久,张百仁才道:“也罢,你且划下道来。”

    “好,督尉果真明事理,下官也不和督尉为难,只要督尉能将此三人战而胜之,半卷运河图纸在下双手奉上!”三河帮主一边说着一边退出场中。

    “怎么个比斗法?”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三局两胜!”三河帮主道:“客厅太小,后院是在下的私人武场,还请督尉大人移步。”

    听了三河帮主的话,张百仁点点头:“也好!也好!”

    来到后院,武场占地亩许大小,下面是泥土,非青砖铺就。

    “三位那个先来?”张百仁不紧不慢,静静站立在场中。

    其中一个人默默走上来,对着张百仁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然后猛地窜出,手中细长弯刀出鞘,裹挟着匹练卷起阵阵杀机,身形晃动之间居然一分为三,自四面向着张百仁斩杀而来。

    “有些意思,幻术到了你这种地步,着实不易,只可惜遇到了我”张百仁犹自有力气点评,眼中诛仙剑气缭绕,一抹匹练划过场中,没有人能形容那一道匹练的惊艳,天地浩荡苍茫,那一抹剑光就是这浩荡天地间的太阳。

    “噗嗤”

    一捧热血洒落,张百仁的长剑没入了对方的咽喉。

    “咕咕咕”

    血液不断喷溅。

    “八嘎¥%¥%¥%#@()”一连串的东瀛语,张百仁只听懂了‘八嘎’二字。

    “我苦练此神通三十年,为何被你一剑破掉!”感受着攻入心脉的剑气,自家防御仿佛纸糊的一般。

    “小道而已!”听着对方生硬的汉语,张百仁猛的抽出长剑,血珠滚滚顺着长剑滑落,滴落在地面上。

    “我最讨厌东瀛人,没想到三河帮居然与东瀛人勾结”张百仁话语淡漠,寒意叫人周身汗毛耸立。

    “八嘎”

    其余两位东瀛人见到自家同伴尚未走过一招,瞬间齐齐出手,一位居然直接钻入了地下,另外一人手中刀芒闪烁,向着张百仁项上人头斩了过来。

    “砰”

    泥土破开,二人配合的恰到好处,对张百仁形成了必杀的一击。

    “烟”其中一位东瀛人口中念咒,只见青烟缭绕,整个人消失在青烟中。

    “唯有这遁地术可圈可点,算得上是上等神通,余者不过幻术罢了!若是别人遇见,或许真会有些麻烦,只可惜我练的是先天剑道,先天剑意破除一切妄虚,幻术在我眼中毫无遮掩”张百仁心中冷笑,这话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唰”

    一步迈出,恰好避过地上冒出来的弯刀,张百仁一步迈出长剑送入了身前的烟雾中。

    “咕咕咕”

    烟雾中的忍者一双眼睛骇然至极,死不瞑目!身子无力瘫软在地。

    泥土翻滚,半截弯刀在泥土中闪烁着寒芒,向着张百仁的胯下切来,一旦被弯刀斩中,不说是断子绝孙,整个人都会被长剑刺穿。

    而偏偏对方躲在地下,想要诛杀对方可谓是难上加难。

    “噗嗤”张百仁手中长剑脱手而出,地面缓缓染红,半截弯刀在地上轻轻摇摆。

    张百仁轻身落在树上,瞧着衣摆被从中间切开,心底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只要在慢一点,自家的子孙根估计就不是自己的了。

    “烟雾里有毒!”张百仁脑袋略微晕眩,好在之前当机立断斩杀了对方,不然这次真的有可能要栽一个跟头,不说丢了性命,至少也要缺胳膊少腿。

    “好俊的身手!天下人都小瞧你了!”一边的三河帮主愣了愣神,没想到张百仁不过是三十几个呼吸便将组织精心准备的武者杀掉。

    张百仁抚摸着长剑,瞧着血液缓缓滑落,一双眼睛抬起看着对面的三河帮主:“本督尉已经斩杀了三位异族,现在阁下可以说了。”

    “可惜了,即便是你斩杀了三人,我也不可能说!”话语落下三河帮主带着滚滚音爆转身便要跳墙而走。

    “早就知道尔等匪类言而无信,你以为跑得掉吗?”张百仁长剑入鞘,困仙绳自袖子里自动飞出,瞬间攒射而去,电光火石间还不待那三河帮主跳上围墙,已经将其牢牢困住。

    张百仁握着困仙绳的另外一端,猛地一震、拉扯,三河帮主被拖了回来。

    “这……”三河帮主不断挣扎,却难以破开身上绳索,顿时勃然变色。

    “如何?这回死心了吧!”张百仁拿住长剑拍打着三河帮主的脸蛋:“这回可以说出运河图纸的下落了吧。”

    “哼,我若不说,或许还有几分活路,我若是说出来,立即横死当场”翻天河不屑道。

    “不错啊,你倒是看的通透,本来还想留你一命的,但谁想到你居然与东瀛武者勾结……今日留你不得”张百仁长剑在三河帮主脸蛋上划过,一抹血痕流转:“说了本督尉给你痛快,不然咱们好生炮制你一番,到要看你熬不熬得住。”

    “哼!”三河帮主冷冷一哼。

    张百仁收了长剑,虽然六岁,但困仙绳有妙用,自带神威,翻天河在其手中好像是没有重量,被张百仁拖拽着来到大堂,向着大堂外走去。

    “帮主!”见到灰头土脸,不断吃土的翻天河,三河帮众俱都是面色一变,拿起武器围了上来。

    “一群匪类,危害一方没有好东西”张百仁冷冷一哼:“朝廷办案,尔等还不速速让开。”

    “放开帮主,饶你一命!”

    “快点将帮主放下来。”

    “小崽子,居然敢暗算咱们帮主,今日便要叫你好看。”

    瞧着一群花花绿绿,衣衫各异的三河帮众,面色凶狠的看着自己,张百仁无奈一叹:“果真,小孩子吃亏!我若是大人身子,保管这群混帐乖乖闭嘴。”

    说着话张百仁二话不说,松开了困仙绳持着长剑便冲入人群。

    剑意笼罩而下,眼前的三河帮众虽然打磨筋骨,对于寻常人算得上是好手,但对于张百仁来说,却不堪一击,犹若杀鸡宰鸭。

    众人根本就看不到张百仁的剑,只觉得喉咙一凉,连疼痛都感觉不到,身上的力气已经被抽走。

    “杀!”

    张百仁下手毫不留情,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人惨状,不断来回拥簇,里面的人见到张百仁剑术狠辣,拼了命的往外退,但却挤不过外面人,一时间三河帮演武堂一片慌乱,叫喊声不断。

    直到地上铺了横七竖八的一层尸体,血腥味冲天而起,血液顺着白色的大理石弥漫全场,所有人才猛然愣住,然后轰然而散,争先恐后的逃出了三河帮总坛。

    随意的在三河帮搜刮了一番,张百仁背着背囊,拖拽着三河帮主向着当地衙门监狱而去。

    “站住!”

    看着张百仁这幅怪异的样子,衙门差役顿时一愣。

    “我乃军机秘府督尉,如今征调衙门监狱,速速准备各种大刑之物,不得违背!”张百仁拿出军机秘府的腰牌。

    “军机秘府?”差役看着张百仁手中阴沉的令牌,只感觉一股寒气瞬间冲顶。

    ps:稍后两更奉上,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