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雾锁横江

第一百六十三章 雾锁横江

    神机弩乃是朝廷禁品,不论对于武者还是阳神真人来说,都有很大的威慑力。

    只要被神机弩围住,阳神真人也要避退,见神不坏强者心中多几分顾忌,至于说易骨大成武者,若被神机弩围住化为筛子眼是免不了。

    要不是自己身后有大势力支撑,神机弩这种皇朝大杀器,绝对不会落在自己手中。

    当然了,神机弩不是万能的!

    要拉开足够的距离才行,不然易骨强者突破音爆的速度,一旦冲入神机弩阵营,神机阵营也是被人屠宰的份。

    张百仁出了巴陵,与鱼俱罗分别后,一路上轻舟北上,向着洛阳方向而去。

    就在此时,远远的就见汉水河面铁索横江,一排排面色凶横,身穿各样衣衫的汉子杀气腾腾检查着过往而来的船只。

    “盗匪果真杀之不绝!”张百仁心中暗叹,钻住了手中的剑柄,小船缓缓靠近,不过走了百米后张百仁瞳孔一缩,见到其中一位汉子无意中从船舱里拿起来的东西后顿时愣住了。

    张百仁不认识神机弩,但所有弩箭都是朝廷禁止之物,一旦发现必然会被全部搜刮的一干二净,满门上下诛绝。

    “这不是一群简单的盗匪,身后定然有来头,而且来头还不小”张百仁忽然心中升起警觉,自己在巴陵闹了那么大动静,没准这群盗匪就是巴陵氏族指使,冲着自己来的。

    张百仁绝对不想尝试一下弩箭的滋味,自己剑道修为再高,面对着弩箭也只有化为筛子眼的份。

    张百仁看到了远处的盗匪,此时盗匪也看到了张百仁,只见盗匪微微一阵骚动,然后再次安静下来,不过气氛却是蓦然一变,以张百仁的修为很容易捕捉到空中的那缕气机。

    “冲着我来的!”张百仁心中升起了这个念头,然后冷冷一笑,自怀中掏出了真水钵,却见一只玉盒落入张百仁手中。

    “云母水精,连山道是大好人啊”张百仁笑了笑,随手将玉盒中一团仿佛是云雾般的云母水精拿住,然后猛地一吹。

    “呼”

    好大一股风,霎时间江中雾气弥漫,转瞬间扩散而出,将远处的盗匪笼罩住。

    大雾弥漫,几步外看不到人影。

    作为施法者,张百仁自在不在此列,他倒是看的一清二楚。船队中盗匪一阵慌乱,然后就见到数不清的弓弩拿出来,虎视眈眈扫视打量着四周。

    “弓弩”张百仁一步迈出,脚踏波涛:“尔等既然求死,那我便成全你等”

    脚步轻快的登上了盗匪船只,船上盗匪刚刚发现张百仁踪迹,可惜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一股璀璨剑意迸射,肉身仿佛不在是自己的,根本由不得自己控制,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那‘慢悠悠’长剑划破了自家的喉咙。

    张百仁笑了,弹了弹长剑,血液顺着长剑滑落,剑身滴血不染。

    “杀!”

    张百仁对于杀人很有兴趣,每杀一人自己的剑道便强盛一分,何乐而不为?

    只是盗匪的人数有点多,时间长手都软了。

    看着一把把寒光闪烁的弩箭,张百仁脚底发麻,自脊椎处一股寒意冲入卤门,下手越加狠毒。

    要不是自己率先发现了一点破绽,一旦进入弓弩的射程,今日死的便是自己。

    弓弩不错,但使用弓弩的人太废物。

    血腥味弥漫,血液染红了河水,盗匪虽然实力不错,但那是相对普通人来说,对于修为有成的张百仁,不过是随手可以斩杀的蝼蚁。

    这群人虽然筋骨壮硕,但却连易筋境界都算不上。

    随着张百仁的杀戮,叫叫吵吵的船只逐渐安静下来,变得死寂沉沉,大头领面色一变,站在中间的船舱上,瞧着身前的迷雾,心中开始发慌。

    “老大,怎么那边没了声音”有小头领疑惑道。

    “这股雾气来的突然,显然是有人做法,莫非那小子发现了咱们踪迹,提前动手了?”头领面色阴沉,攥住了手中的大刀,手背青筋暴起:“你去看看。”

    迷雾茫茫,五步外什么都看不到,想要知道什么情况,只能亲自查看。

    小头领面带忐忑而去,陷入了迷雾中再无生息。

    过了许久,依旧不见小头领回来,大头领心中一沉,浓浓的迷雾仿佛是一只妖兽,不断张开大嘴吞噬着自家兄弟。

    “老大,风中有血腥味,显然之前的兄弟遭遇了不测,这小子好身手,居然叫咱们兄弟临死前连声音都发不出,可不是简单货色,莫不是这次被那些大家族给坑了?三百神机弩可不好拿”仿佛师爷一般的男子在头领身边开口。

    “来人!速速传递命令,撤出迷雾外!”大头领当机立断,立即有了断决。

    可惜这伙人小瞧了云母水精,雾气漫漫笼罩方圆几十里,船队走了一会便迷失了方向,反倒不如之前停在江中不动。

    “老大,好多兄弟都没有跟上来”有土匪禀告。

    听闻此言,大头领面色阴沉下来,瑟瑟秋风卷起,却吹不散迷雾,大头领后背也不知是被雾气打湿,还是被冷汗浸透。

    所有土匪都知道,这次碰到硬茬子了。

    “弩箭上弦”大头领面色阴沉道。

    一言落下,括机弹簧拉动的声音响个不停。

    也不知道隋朝什么时候居然有了弹簧,说是弹簧也不像,就仿佛像是弹簧一样的皮绳,经过各种手段炮制冶炼,专门用作神机弩的动力。

    “阁下既然来了,还请现身一见,咱们划下道来,真刀真枪打上一场”大头领对着雾气开口。

    回应大头领的唯有血腥味以及接连不断弓的弩落地之声。

    人被杀了,弓弩自然拿不住,跌落在地。

    此时汉水河岸两边百姓好奇的看着水面,突然卷起的雾气叫许多渔船迷失了方向,汉水之地各路神祗一个个默不作声,只是瞧着河水中的杀戮,管闲事就意味着麻烦,还没活够的神祗怎么会给自己找麻烦?

    张百仁是好惹的吗?

    “在哪个方向,所有人听令,弩箭给我射”盗匪首领开口。

    “大当家的不可,那个方向还有咱们活着的弟兄呢”师爷立即劝阻。

    “滚开,本头领的话何时轮到你质疑,这群人算是交代了,难逃那小子毒手,早晚都要死。既然如此,倒不如成全了他们,叫他们死的有价值”大头领拿过弩箭,看着身前翻滚的迷雾,怒吼一声:“跟我射!”

    “嗖”

    “嗖”

    “嗖”

    音爆滚滚,大头领出手附近的人当然出手,附近的人引得更多的人出手。

    此时大头领面带疯狂,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中等死,不是每个人都能视死如归。

    “铛”

    “铛”

    “铛”

    弩箭射到了船上,一声声惨叫响起,顿时叫放箭的人一个机灵,毫无疑问惨叫死去的是自家兄弟。

    “给我射!”大头领眼中杀机狂涌:“你给我出来,藏头露尾之辈,任凭你再厉害,神机弩下也要化为尸体。”

    没有回应,有的只是默不作声的杀戮。

    张百仁此时坐在船头默默的啃着干粮,瞧着神经兮兮面带紧张之色的土匪,摇了摇头:“也就这点本事!要不是有神机弩,杀你等犹若屠杀鸡犬。”

    喝了一口酒,张百仁缓缓站起身:“人多杀起来就是费劲,神机弩可是好东西,都要全部收走了,日后定然有大用。”

    张百仁在船舱中搜刮着死人财,将神机弩扔入真水钵,一把大火点燃了船只,脚踏波涛向着下一处而去。

    “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杀人了,唯有在杀戮中剑意才能成长”张百仁面带微笑,似乎杀人的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