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草原风动

第一百六十五章 草原风动

    蝴蝶效应张百仁不知道,这个世界本来就与他所知的真正隋朝不一样,真正隋朝你见过有神祗俯视众生吗?你见过阳神有道高真吗?你见过见神不坏坦克一般的强者吗?

    世界本来就不一样了,就算是知道自己引发了蝴蝶效应,但张百仁也会毫不在意。

    自己如今在这个世界已经初步构建了利益网络,不论是鱼俱罗也好,淮水水神乃至于杨素、萧皇后也罢,这都是一张大网,可以为张百仁提供庇佑的大网。

    汉水河面的事情张百仁没有过多理会,而是一路轻舟直上,重返洛阳。

    说实话如今大隋国力鼎盛,尚未见颓势,各大世家也只是暗中发劲,绝对不敢和杨广正面抬杠顶牛,所以说派遣高手截杀张百仁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不过巴陵水深得很,张百仁虽然不知道巴陵的水有多深,但从鱼俱罗的表情也可以窥视一二。

    “大人”骁龙骁虎早就在码头上等候。

    张百仁点点头:“先去入宫朝见娘娘。”

    张百仁一行人低调入宫,重回洛阳确实是可以感觉到洛阳的气氛不一般。

    “参见娘娘”张百仁鞠躬行了一礼。

    “听闻小先生旗开得胜,运河图纸被小先生追回来了”萧皇后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连忙从怀中掏出一卷图纸,递到了萧皇后身前。

    萧皇后缓缓将图纸铺开,过了许久才点点头:“不错!不错!正是运河图纸,小先生追回运河图纸,理应重赏。”

    张百仁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娘娘,运河图纸之事怕是还有些波折,下官怀疑巴陵乱党复制了这半卷运河图纸,所以才乖乖的交出来,可惜臣当时没有证据,无法指责。”

    萧皇后眉毛一皱,好看的眉毛簇成一团,过了一会才缓缓舒张开:“此事本宫心中已经有了断决,巴陵贼子好手段,居然将我军机秘府的手脚都斩断了,使得咱们在巴陵成为了瞎子。这次也亏得你命大,暗中还有几个苟延残喘的军机秘府侍卫藏在巴陵,所以才能及时传递信息到朝廷,不然你死定了!你若是死在天宫手中,陛下都无法为你复仇。”

    “巴陵有这么严重?”张百仁愕然。

    “岂止!”萧皇后摇着头:“这次去的要不是鱼俱罗,只怕未必能那般顺利解决!巴陵势力的手掌已经伸入了天宫,不然你以为鱼俱罗为什么挑了巴陵那么多山寨”萧皇后话语阴沉。

    张百仁心中暗自诽谤:“那老财迷当然是为了钱了。”

    张百仁把玩着真水钵默不作声,过了一会萧皇后道:“小先生还是去洗漱一番吧,朝廷的封赏稍后自然会有人奉上。”

    “多谢娘娘”张百仁咧嘴一笑,为朝廷效力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钱财与灵物。

    当然了,张百仁也有一番报恩的心思,这世上本无因果法则,但你认为有就是有,你认为没有就没有,就看你能不能过得去自己那关。

    就像是别人捡到你的钱包还给你,你若是认为应该拿出一部分钱作为奖赏,那自然可以拿出来。你要是不领情,送还你钱包的人也没有办法不是?

    张百仁虽然手段偏激,但总归是道家的人,心没有变,本性并没有变化。

    道家有道高真大师,那个不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辈?

    而且朝廷乃天下最大的势力,实力最强、宝物最多,能给张百仁的也最多,那些门阀世家岂值得叫张百仁投靠?

    张百仁背负着剑囊,转身走出永安宫,回到自家府邸之后一番洗漱,心里开始思家了

    “眼下年关将近,京城虽然热闹,但我与母亲相依为命,此事不可拖延,我若是不回去过年,不知道母亲有多伤心”张百仁整理着衣衫,擦拭着剑囊。

    眼下这剑囊逐渐不适合张百仁,诛仙四剑已经开始外炼,普通剑囊根本就承受不住四把剑的力道。

    “左丘无忌”张百仁道。

    “大人”左丘无忌走进来。

    张百仁笑了笑:“别整日里绷着脸,没事多笑笑。”

    左丘无忌尴尬一笑。

    “可有人突破易骨?”张百仁道。

    “倒是有几个”左丘无忌道。

    张百仁拿出一个小包裹:“里面是些银钱,你尽管拿去用,越早突破易骨,对本座的作用越大。”

    “是,多谢大人”左丘无忌恭敬道。

    张百仁点点头,示意左丘无忌退下,一个人来到后院的花园,放下了自家剑囊,随手拿起一把木剑,缓缓的舞动起来。

    一套剑法行云流水,颇为赏心悦目,但张百仁的动作却停在那里,眉头微微皱起:“陷仙剑意的领悟还是不够,差太多!”

    剑意的领悟强求不得,你悟了就是悟了……

    随手一抛将木剑挂在墙上,张百仁盘坐在凉亭中开始打坐搬运河车,滋养自家体内的神胎。

    神胎依旧是老样子,张百仁大药不满则罢了,若是大药完满,必然会被这混账吞噬。

    不过随着张百仁与神胎的联系越加密切,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玄妙感悟传入了张百仁的脑海。

    这丝丝玄妙感悟若有若无,叫人好生着脑,犹若是雾里看花,根本就看不真切。

    “还是与这神胎的联系不够密切,我若能得窥先天神胎的传承神通,必然大有作为”张百仁心中自语,既然看不清那就干脆不去看,而是继续搬运着河车来滋润神胎。

    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打坐修行,外界却已经翻天覆地,巴陵之事正在秘密发酵。

    “陛下”有内侍端来奏折。

    杨广睡眼朦胧的拿起奏折,看了一会才道:“巴陵!没想到是巴陵那群混账出手,好在张百仁将运河图纸追了回来,不过时间有点长,这群混账有备而来,未必不能描目运河图纸。”

    内侍闻言低下头,这等事情他可不敢插嘴。

    杨广站起身背负双手在大殿之中散步,过了许久才见杨广道:“忍不住了吗?这运河才开,尔等见不得光的小丑就忍不住了吗?果真,万世基业不是那么容易开辟的。”

    杨广来回走动,内侍不语。

    “去传召裴蕴入宫议事”杨广抬起头。

    “是”

    小黄门闻言恭敬退下,留下杨广站在大殿中不语,过了许久才开口:“不得不防啊!”

    塞北

    鱼俱罗手中啃着猪蹄,在这个时代猪肉绝对不好吃,因为此时还没有煽猪的这个说法,所以猪肉吃起来有些骚味,不过为了补充营养,鱼俱罗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没办法,牛羊肉太贵,自己现在是一个无底洞,虽然上次在契丹劫掠了不少牛羊,但也不够啊!干脆将牛羊卖了,换成更便宜的猪肉。

    “我说大将军,你好不容易去了巴蜀,怎么没好好敲那些家伙一杆子”涿郡侯痛心疾首。

    鱼俱罗面色阴沉:“陛下不给我机会,说是塞外宝物有了踪迹,我又能如何?敢抗旨不遵不成?”

    “如今天气渐寒,想来要不了多久那小子就该回来了,张氏一家还好吧!”鱼俱罗漫不经心道。

    “你放心,有本侯照应,能出什么意外”涿郡侯笑了笑,一双眼睛扫视着辽阔的塞外:“如今即将入冬,恐怕突厥又不老实了,这几日探子说突厥人准备作法之物,看来今年边关依旧不太平。”

    “草原有上古遗迹出世,突厥人现在所有精力都用来培养更高武道强者、挖掘遗迹的身上,怎么还会入侵中原”鱼俱罗眉头皱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