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巡河督尉,图纸的延续

第一百六十六章 巡河督尉,图纸的延续

    鱼俱罗的突破,打破了天下大势的平衡,打破了各大势力的平衡。

    尤其是对于草原等塞外势力,压力可想而知。

    本来大家都是见神不坏强者,相安无事倒也挺好。

    就像是现在的核武器,各国都有核武器,甭管谁多谁少,起个威慑作用就好,突厥虽然只有一个见神不坏强者,但也起到了威慑作用。

    而且突厥的这个见神不坏武者本身实力在众多见神不坏武者中都是数一数二的,以前自然可以威慑中原,如今鱼俱罗迈出了关键性一步,对于塞外武士冲击可想而知。

    塞外人疯了一般到处挖掘远古遗迹,希望找到上古宝物来对抗鱼俱罗。

    其实不单单是塞外人,就算中原各大世家也在不断寻找各种上古遗迹的线索,以期望能够突破对抗鱼俱罗。

    本来风平浪静的武林因为鱼俱罗的存在,使得中原风起云涌,天下震动,各种宝物遗址成为了主要话题。

    按理说突厥人此时应该忙着找宝物,怎么还有时间来大隋边境劫掠?

    只是在边境劫掠,至于说进入大隋,与大隋真正开战那是不可能的,此时大隋兵强马壮,高手如云猛将如雨,突厥人根本就不敢掠大隋虎须。

    启民可汗还要依仗大隋的威势来压制族中的一些各家下属。

    每年冬季突厥南下劫掠已经成为了突厥的盛宴,突厥人本身不事生产,没有粮食,仅仅凭靠着羊肉、牛肉根本就熬不过寒冬,而且突厥所在之地是真正的北方,寒冷无比,自然要找大隋‘借’一批物资,包括女人还有两脚羊。

    鱼俱罗面色凝重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睛看着远处的草原山河,许久无语。

    过了一会才道:“我倒是希望突厥南下,给我一个借口。”

    洛阳城

    张府,张百仁的张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即命张百仁巡视运河,加封巡河督尉,赐黄金千两,白玉碧一对,灵药一株,钦此!”

    “谢陛下”张百仁接过圣旨,眉头皱起:“巡河督尉,这是什么官?好像从来都没有听人说起过。”

    “督尉,陛下可是将巡视运河的任务交给你了,一事不劳二主,运河图纸失窃了一次,难保那群叛党不拿图纸做手脚”小黄门笑眯眯道。

    “陛下也忒小器了”张百仁心中诽谤一句,黄金千两对张百仁来说不算多,巴陵刺史的贿赂比这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动声色的将圣旨收起来,打发了小黄门,张百仁把玩着圣旨,过一会才笑了笑:“到要和他们好好玩玩,若能趁机宰杀几位神祗,那是再好不过了。”

    张百仁隐藏在暗中的仇家可不少,天宫、巴陵、突厥,这些势力都要靠着朝廷的力量来对抗。

    而且运河图纸之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这事情就是一个大漩涡,谁被卷进来都无法脱身。

    张百仁轻轻一笑,不胡乱搀和,好处怎么来?

    地法侣财,地张百仁不缺,法的修炼就需要大量金钱来支持,至于说侣……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并不曾有道侣,财就不用说,张百仁需要钱,需要很多钱。

    修整了几日,张百仁进入皇宫,萧皇后为了拉拢他可下了大本钱,整日里皇宫中的山珍海味,美味至极。

    张百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所有美食都来者不拒,越精致的美食对于张百仁的帮助就越大。

    萧皇后一袭凤冠霞帔坐在张百仁身边,不断给张百仁碗里夹菜,瞧得一边小黄门眼睛都直了。

    “你慢点吃”见到张百仁和小狼崽子一般狼吞虎咽的吃着食物,不由得嗔了一声。

    皇宫中的美食,确实不是外面能比的。

    酒足饭饱,停下碗筷,萧皇后看着张百仁:“陛下的圣旨接到了?”

    张百仁点点头:“大隋能人无数,怎么派我前去巡视运河?”

    对于张百仁的不解,萧皇后早有预料:“一事不劳二主,陛下对你的手段很满意,朝中的大臣手段太温和,难以威慑群雄。那群逆党已经忘了我大隋当年开国之时的霸道,陛下如今志得气满,岂容那群隐藏在暗中的老鼠嚣张。”

    张百仁闻言不语,巡河督尉听起来威风,实际上就是一个监工,所有监工的头目而已。

    “朝廷如今也是无人可用,各路强者分散天下威慑异党,哪里有时间去巡视运河”萧皇后道:“你这次要小心了,陛下手段没那么简单,怕是陛下冲着本宫来的,将你牵扯了进来。”

    萧皇后轻轻一叹,张百仁闻言一愣,不过没有多问。

    “年关将近,如今天寒地坼,不宜开工动土,还是等来年再说吧”张百仁沉默了一会。

    “南方天气暖和,陛下雄才大略,岂会遵循天数?虽然即将入冬,但陛下依旧在赶工”萧皇后摇摇头。

    张百仁沉默,和萧皇后说了一会话后退出永安宫。

    “大人”

    永安宫外杨素府上的侍卫赶着马车停在门口:“大都督请大人过去。”

    张百仁点点头,上了马车后向着杨素府邸而去。

    “你小子,皇后对你太看重了,老夫想要找你都没机会”杨素哈哈大笑。

    “大人恕罪,娘娘所诏,不敢不从”张百仁摇着头。

    “坐吧”杨素坐在主位上,有人端上茶水。

    张百仁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杨素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轻轻一叹:“小先生在巴陵可是惹了好大的动静,给咱们军机秘府长了脸,巴陵有些混账瞧不起咱们军机秘府,这回可被狠狠的打了脸,如今巴陵各大势力有所收敛,我军机秘府在巴陵总算站稳了脚跟,日后还需徐徐图之。”

    张百仁喝着茶水,不知道杨素和自己说这些做什么。

    “运河图纸之事,你不必担心。陛下雄才伟略自然不惧怕阴谋诡计,当今天下群雄都小瞧了陛下,不过是描目了军机秘府的图纸罢了,还真以为能在运河中做手脚?陛下要比肩秦皇汉武,当然不会惧怕那些魑魅魍魉,朝廷实力鼎盛,若有人敢作乱,直接碾压过去就是了。”

    张百仁默然不语,大隋实力在鼎盛,也禁不起杨广这般祸害折腾,运河之事虽然利在千秋,但却弊在当代。而且运河之事涉及到门阀斗阵,天子欲要借机消弱门阀的力量,门阀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这其实是一次门阀与当今天子的斗法。

    杨广抽调人力、物力哪里来?还不是各大门阀的力量,面对着杨广的强势霸道,众人敢说‘不’吗?

    “门阀”张百仁轻轻一叹,说实话,没有炼化剑胎之前,张百仁是绝对不想招惹门阀的。

    “如今年关将近,下官要返回塞北过年,陛下虽有圣旨下达……”

    “本官知道”不等张百仁开口,杨素直接打断了张百仁的话:“陛下哪里我替你顶着,不过你回到涿郡要小心些,契丹、突厥可不会老实。”

    “多谢大人提点”张百仁笑笑,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

    张百仁回到府中之时,已经天色变暗。

    “左丘无忌,替本官收拾东西,咱们明日启程回涿郡”张百仁笑着道。

    “大人要回涿郡”左丘无忌的眼睛顿时亮了。

    “废话,明日陪我上街采买一些物品”张百仁走入屋子,放下剑囊,一双眼睛看着升起的名月,眼中露出一抹怀念。

    好长时间没见到母亲了,这是自己与母亲分别最久的一次。

    张百仁背负手掌,心思杂乱。